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轟!」

牛頭魔鬼再次舉起手中的銀色大劍,那大劍上,此時綻放一種黑**光,與林寒的黃金拳頭碰撞在了一起。

「咔嚓!」

一道裂口在銀色大劍上崩裂。

「什麼?!」

看到這一幕,那牛頭魔鬼差點把眼珠子都瞪了出來。

他神色滿是不可思議。

自己傳承千年的本命戰兵,竟然被一個人族小子給轟碎了?

而且,還是用拳頭轟碎的!

「怪胎!怪胎!」

牛頭魔鬼驚叫一聲,身軀瘋狂倒退,要逃出這封閉的古堡大殿。

「哪裡走!」

林寒自然不會讓其逃走,他背後陡然生長出一對黑色羽翅。

正是惡魔之翼!

「唰!」

一瞬間,林寒就爆閃來到了那牛頭魔鬼身前,他此刻變成黃金之軀,肉身無比強橫,流淌著充滿毀滅性的力量。

「砰!」

林寒再次一拳轟出,整條龍臂爆發無與倫比的恐怖衝擊力,瞬間將牛頭魔鬼的後背脊骨給轟得寸寸崩碎開來。

血液飛濺,夾雜著那牛頭魔鬼的慘嚎,響徹整個大殿。

雖然這牛頭魔鬼,乃是邪魔和惡魔的混血存在,肉身強悍得不可思議,但終究是擋不住林寒的龍帝戰體。

「啊……該死!」

牛頭魔鬼憤怒嘶吼,渾身黑光大盛,速度陡然加快。

「你跑不掉的。」

但林寒淡漠的聲音,在其耳邊響起,讓牛頭魔鬼心驚膽戰。

「死吧!」

林寒不想再浪費時間,他似乎聽到了古堡外無數邪魔士兵蘇醒的聲音,不能再拖下去了,林寒將自己的戰力提升到了一個巔峰,肌體金光璀璨,恍若一尊古戰神降臨。

「嘭!」

他伸手,一尊巨大的黃金龍爪橫空拍下,如一片遮天金雲,沉重得讓人窒息,整個古堡大地被擊得粉碎。

「噗!」

那牛頭魔鬼被黃金龍爪拍中,直接噴出一口鮮血,氣息瞬間萎靡了下去,跌落大殿的地面上。

「小崽子,我恨……」

噗!

牛頭魔鬼正要咆哮,一桿猙獰的暗金長矛,已經刺入了他的身軀中。

「嗡嗡……」

瞬間,一股股龐大的生命精氣,從修羅煉獄矛中傳遞到了林寒的身軀中,不斷壯大他的力量。

「你?你在幹什麼?!」

感受著自己身體中快速流逝的生命力,牛頭魔鬼瞳孔充滿了恐懼。

他看著面前那張冰冷的少年面孔,但卻是感到自己像是看到了一張比自己還要恐怖的惡魔面孔。

「你……」

牛頭魔鬼還想要說些什麼,但林寒猛地加大力量,他整個高大雄健的魔軀,瞬間乾癟下來,化為一具乾屍。

龐大的生命精氣,如同大河滾滾,沖入林寒的身軀中,瞬間讓林寒的修為,快速突破。

洞天境七重天巔峰!

「轟!」

洞天境八重天初期!

「轟!」

洞天境八重天中期!

「轟!」

洞天境八重天後期!

「呼……」

林寒長出一口氣,他握了握雙拳,只覺得自己的戰力,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倍。

若是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對於剛才那牛頭魔鬼,根本不用戰鬥這麼長時間。

一招足矣!

「嘭咚!」

而這個時候,古堡大殿的大門,陡然破碎。

一道身影,頓時被什麼巨大力量轟飛進來。

是西門無歌!

「西門!」

林寒神色微微一變,他連忙踏步過去,將西門無歌扶起來。

他本來以為西門無歌是被那古堡外蘇醒的邪魔士兵給轟飛了打傷。

但當林寒看著西門無歌胸口前那一道被某種利器撕裂的巨大血口,神色猛地一驚。

這血口,絕對是劍痕!

那些邪魔士兵的武器,都是傳承祖上的戰戈,不可能撕裂出來這種血口。

而且,外面邪魔士兵雖然多,但實力並不強大,西門無歌不可能遭受如此巨大的重創。

「是誰?」

林寒看著昏迷過去的西門無歌,陡然將其背負身後,猛地站起身,望向古堡大殿入口的方向。

那裡,傾塌的古堡大門廢墟,緩緩踏步進來一道道身影。

不是邪魔!

是人類的身影!

而且,那身上的服飾,林寒再熟悉不過。

「乾坤劍宗弟子?」

林寒神色微微一動,眸光帶著一份冷意,看著為首的那青年男子,道:「是你打傷的我朋友?」

「沒錯,是我。」

那青年男子點點頭,眼神冷漠,道:「西門無歌?小小的一個新人弟子,也敢阻擋我的步伐,可笑到極點。」

「你是誰?」

林寒冷漠吐出一句。

「葉皓月。」

青年男子淡漠出聲。

「葉皓月?」

林寒眉頭一皺,他從來沒聽說過這個名字,為什麼要對自己出手。

而此時,看到林寒聽到葉皓月的名字,依舊站在原地,似乎在思慮著什麼。

葉皓月身旁,幾個乾坤劍宗弟子中,一個白衣男子頓時踏步而出。

「林寒你膽子太大了,見到內宗弟子葉皓月師兄,還不抓緊過來參拜?」

白衣男子口中厲喝一聲,整個人卻是瞬間化為一道殘影閃爍而來,目光帶著殘忍,大手伸出,似乎要將林寒強勢捕捉禁錮。

轟!

這白衣男子一出手,其渾身釋放的氣息,赫然已經達到了洞天境八重天。

此人,絕對是外宗中的老牌弟子,無比強大。

林寒這個新人,白衣男子自然是完全不放在眼中,他想要以強硬手段鎮壓林寒,表現自己,以此來得到葉皓月的重視。 「小子,敬酒不吃吃罰酒!」

伴隨著一道冷笑聲,那白衣男子的攻擊,瞬間就降臨到了林寒的身前。

「滾!」

林寒猛地吐出一個冰冷字音。

轟隆!

瞬間,他身軀中陡然衝出一股劍氣,化為一柄無形的巨劍,直接將那白衣男子的身軀給轟飛,在高空大口吐血。

「怎麼可能!」

白衣男子本是陰冷的面容大變,他捂著胸口,那裡,一道巨大的劍痕血口,正在流淌血液。

「一招擊敗了白常師兄?」

「這林寒不是一個新人嗎,怎麼這麼厲害。」

不遠處,一眾乾坤劍宗弟子神色都是露出駭然之色。

他們本來以為那白衣男子足夠解決林寒了。

但現在,他們明白,看來這林寒已經不是他們能夠抵擋的了。

所有人都是齊刷刷望向葉皓月。

現在只有葉皓月出手,才能夠鎮壓林寒。

至於葉皓月會不會敗,沒有人會去想這個問題。

葉皓月乃是內宗弟子,神通境級別的存在。

就算那林寒再恐怖,在葉皓月面前,下場絕對只有一個,死。

「葉皓月師兄在這裡,這林寒還不束手就擒,卻是對白常師兄出手,簡直是自尋死路。」

不遠處,一眾追隨葉皓月的弟子,都是目光帶著譏諷,盯著林寒。

「林寒,就是你廢了我的弟弟葉辰。」

葉皓月似乎對於林寒擊敗白常絲毫波動都沒有,他淡漠出聲,眼眸看不出喜怒哀樂。

這是一種高高在上的漠視。

「你是葉辰的哥哥?」

林寒眉頭微微一挑。

他終於明白,為何這葉皓月對自己顯露殺意。

看來,那葉辰,對自己還真的是殺心不散,這一次竟然找到了他身在內宗的哥哥,前來追殺自己。

不過,如今的自己,也不是當初那個任人拿捏的小小新人弟子了。

「神通境第一秘境,靈海境一重天修為,你確定,你能殺得掉我?」

林寒突然出聲了,嘴角劃過一絲譏諷。

「你竟然能夠看出我的真正修為?」

葉皓月終於目光泛起一絲波動,他微微沉默,道:「你天賦很好,又是這一屆的新人王,你現在來到我面前,對我三叩九拜,我可以考慮不殺你,並且,讓你加入青帝盟,追隨我左右。」

葉皓月緩緩說著,目光灼灼,盯著林寒,似乎是經過慎重考慮的提議。

「我不明白,你這種不過靈海境一重天的武者,哪裡來的這種高高在上的傲意。」

林寒突然出聲,眸子閃過一絲不屑。

「你在侮辱我?」

葉皓月神色微微一僵,身上的氣息,陡然變得冰冷森寒。

「不。」

林寒搖了搖頭,冷眸盯著葉皓月,一字一句道:「我是在蔑視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