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不好吧?」

白雅婷的眼神落在了孟辭的身上了,那模樣弄得好像是孟辭不允許她進去一般。

賈慈立刻附和道:「孟辭,你該不會是還在生氣吧?我們剛才說的也是事實,當初誰不知道我們雅婷和三爺是郎才女貌的一對,若不是她出國留學了,能有你的機會嗎?」御書屋www.7ys.cc

賈慈這話裡帶著濃濃的酸味:「再說我們雅婷和三爺也不過是朋友,你至於這麼小心眼?今天可是我們雅婷的生日,難道你真的要這麼斤斤計較?不過是一起唱K罷了,這你都不願意?」

孟辭斂眉:「第一,我從頭到尾沒有說不想和你們一起唱K。第二我和我老公的感情不需要外人來給機會,若是他不喜歡,誰又能趁虛而入?」

霍宸看著眼前這一幕交鋒的模樣,這才意識到自己犯了大錯:「三嫂,對不起,我……」

「沒事。既然白小姐想和我們一起玩,那就一起吧。」孟辭不冷不淡的開口。

一行人走進包間,端著酒杯的的林婉兒看著一群人浩浩蕩蕩的走了進來,一把拉住了霍宸:「這人誰呀?你怎麼帶進來了這麼多人?」

林婉兒一臉不善的看著白雅婷一行人,眼中閃爍著濃郁的不滿。

霍宸扯唇一笑,瀲灧的眸子裡布滿了細碎的星光:「怎麼,吃醋了?」

林婉兒深諳霍宸的脾氣,頓時沒了興緻:「吃你的醋?得了吧,就你,還能認識這麼漂亮的姑娘?」

霍宸受了白眼也不生氣,還很好脾氣的解釋:「這是白雅婷,白家的姐姐。」

「姐姐?」

林婉兒仔細的打量著白雅婷的打扮,腦子裡搜索一番之後,最終放棄了掙扎:「你們很熟悉?」

「算不上。三哥和她關係不錯,在遇到三嫂之前,雅婷姐是唯一能夠和三哥說上話的人,你說厲不厲害。」霍宸說的津津有味,絲毫沒有發現林婉兒的臉色已經有些不對勁了。

「她喜歡你三哥?」

不怪林婉兒多心,霍庭深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說都是極其優秀的,而且白雅婷和他曾經關係親近過,或許真的有什麼親密的牽扯也說不定。

「怎麼可能,雅婷姐從小就和三哥認識,要是喜歡三哥早就表白了,這麼多年,她都沒有動靜,怎麼可能喜歡三哥?」

霍宸覺得林婉兒多心了,話落不滿的勾住了她的腰:「怎麼,有空操心別的男人,什麼時候操心操心你男人?」

霍宸英俊的五官隱匿在黑暗之中,一半深邃迷人,一般帶著些許的陰冷,話語之間帶著濃濃的不滿。

林婉兒推開了男人的胸膛,耳根悄然紅了些許:「正經點。」

「我和我女人說話,不需要那麼正經。」

霍宸很喜歡看林婉兒這一副嬌嗔的模樣,趁著夜色足夠濃烈,俯身啄了一口她的唇瓣:「真甜。」

薄薄的唇瓣緊緊地貼著林婉兒的耳畔,帶著幾分低沉喑啞,林婉兒臉上熱氣蒸騰。

跟在白雅婷身後的賈慈看到了兩人的親密互動,拎著包包的手指微微一緊:「賤貨!」

聲音壓得極低,但是依舊落入了孟辭的耳朵里。

孟辭斂眉,回頭看了賈慈一眼。

「孟小姐,有什麼事情嗎?」

看到的是賈慈笑意盈盈的模樣,絲毫沒有方才的陰冷之氣。 孟辭只當自己剛才聽錯了,但是這一聲孟小姐著實有些刺耳,「沒什麼。」

一行人走進了包間,孟辭挨著林婉兒坐了下來,霍宸被推到了霍庭深的身邊,林婉兒給了他一個眼神:「保護好你三哥,不要讓有些人覬覦。」

霍宸雖有不滿,但是也沒有說什麼,依言坐了下來。

霍庭深臉色不悅,看著一臉開心的孟辭坐在林婉兒的身邊,兩個小姑娘已經聊得熱火朝天,尤其是孟辭,儼然沒有將霍庭深放在眼裡的樣子。

「三哥,坐。」

霍宸對自己的定位很清晰,哪怕如今林婉兒不再排斥他,但是距離喜歡還是有一定的距離,所以他一貫掩藏起了自己的本性,給足林婉兒空間和自由。

而且三哥一個大男人,怎麼能一直黏在三嫂身邊?

霍宸伸手拉了拉男人的衣襟,結果男人一記冷眼甩了過來:「閉嘴!」

男人長腿闊步的走到了孟辭的身邊,一把將孟辭撈進了懷裡,坐在了另一邊的雙人沙發上,孟辭有些抗拒:「霍庭深,你這是做什麼?」

「坐我旁邊。」

修長的手指解開領帶,飛快的解開了幾顆衣扣,結實的腹肌若隱若現,隱匿在白色襯衫之下,身材高大的男人深陷在沙發之中,依舊無損於他的優雅矜貴,反倒多了幾分慵懶之意。

他說話的時候,薄唇微微翕動,眉眼淺淡卻帶著一絲不悅。

話中帶著令人無法抗拒的壓迫氣息,孟辭咬咬牙,到底是沒有起身,順從地坐在了霍庭深的身邊,但還是和林婉兒聊得很歡。

霍庭深被忽視之後,也沒有什麼反應,單手搭在沙發邊上,將孟辭整個納入了自己的勢力範圍之內,僅僅只是坐在那裡,便已經是氣場十足。

霍宸沒有像霍庭深這般粘人,坐在單人沙發上,一雙大長腿疊了起來,手中端著一杯烈酒,慢慢的搖晃著酒杯,細碎的燈光從瀲灧的水光里折射出來,浸潤出了點點的光澤。

賈慈和白雅婷坐在一起,看到霍宸一個人坐在那裡,賈慈心念一動,端著酒杯上前,眉眼嬌羞的站在霍宸的面前。

「四少,你好,我是賈慈。」

許是為了參加晚上的局,賈慈打扮得很精緻,一席淺黃色緊身短裙,低胸設計完美的襯托出了她傲人的豐盈,白皙的肌膚在燈光下氤氳著一層淡淡的暖意,修長筆直的長腿是最勾人的地方。

賈慈是典型的童顏巨乳型美人兒,加上打扮的格外的勾人,傾身那一剎那,整個包間的聲音頓時安靜了。

就連和孟辭聊得正歡快地林婉兒都將目光落在了賈慈的身上。

不,準確來說,是胸上。

賈慈微微一俯身,白嫩的豐盈暴露在空氣中,深深的溝壑對於男人來說是巨大的誘惑。

和他們一起來的不止有女人,還有不少富家公子哥,如今個個的眼神幾乎都黏在了賈慈的胸前,一時間氣氛變得格外的炙熱。

賈慈的身材好。

這一點他們都是知道的。

但是沒想到賈慈的身材有這麼好,堪稱完美。

林婉兒挑眉,抱著雙臂,目光游移在霍宸的身上,鳳眸微微眯起了起來,若是霍宸敢多看一眼,她就廢了他命根子。

霍宸恍如並沒有聽到賈慈的話,將杯中的烈酒一飲而盡。書荒啦書屋

喉結滾動的動作格外的性感,尤其霍宸本身就是偏向於陰柔的帥氣,酒漬劃過男人白皙的肌膚,一點一點的落入了脖頸,所到之處,勾出了點點的水痕。

賈慈看著男人性感的模樣,一時間有些口乾舌燥。

她伸手,想要擦拭掉那些酒漬。

孟辭蹙眉,賈慈這意圖恐怕有些明顯了,而且這動作幅度怕是訓練多次,不然怎麼剛好就勾動了在場所有男人的心神。

他還沒動作,身側的林婉兒已經起身。

就在即將觸碰到男人肌膚的那一刻,賈慈的手被抓住了,帶著冷意的聲音砸了下來:「你要幹什麼?」

握住她手的人正是林婉兒。

林婉兒比賈慈高出一大截,加上打扮一貫性感,與生俱來的壓迫性瞬間釋放出來,逼得賈慈有些招架不住:「我想幫四少擦擦酒漬……」

擦酒漬?

林婉兒勾唇,本就明艷動人的女人在此刻顯得尤為的霸氣:「我的男人,何時需要你來擦酒漬?」

賈慈臉色一白。

霍宸動作一僵,捏著杯子的手指骨節處有大片的空白處,足以可見男人此刻的心情多大的起伏。

孟辭也沒有想到林婉兒居然也有這麼霸氣的一天。

或者說沒想到她也會在意出現在霍宸身邊的女人,有了那麼一丁點的危機感。

婉兒,你動心了。

孟辭勾唇,殊不知她的側臉完美的落在了男人的眼裡,男人輕輕的將她的手放在唇邊,輕輕的吻,眸中一閃而過的是溫柔。

霍宸忍著激動將酒杯放了下來,抬眸對上了林婉兒明艷的輪廓,有那麼一瞬間,心口微微鬆動。

林婉兒睨了賈慈一眼,放開了賈慈的手,俯身從茶几上拿起了紙巾慢條斯理的擦拭著纖細好看的手指:「賈慈,不要動不該有的心思。」

林婉兒的話很輕,但是裡面的警告意味足夠將賈慈震懾住。

賈慈臉色一白,「抱歉,我也是想和四少打個招呼,我沒有什麼壞心思的。」

這種話,聽聽就算了。

林婉兒斂眉:「那這樣最好。」

賈慈邁著僵硬的步伐走回了白雅婷的身邊,眼角請寫出了大片的狠意,猶如毒蛇一般的陰鷙佔據了她的心。

林婉兒這次沒有再坐到孟辭的身邊,而是坐在了霍宸的身邊,男人一把將她的手拉住,炙熱的體溫昭示著男人的心潮澎湃,他俯身,炙熱的呼吸輕輕地刮動著耳膜:「婉兒,你吃醋了。」

他的聲音裡帶著幾分歡喜,從眼角到眉梢都是歡喜。

林婉兒下意識想要否認,但是對上男人瀲灧的眸,到了嘴邊的話到底是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霍宸歡喜的厲害,纏著林婉兒的手指,一直細細的摩挲著,在不為人知的地方,某些東西悄然蘇醒。 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好在一幫富二代都是善於調節氣氛的,一番插科打諢之後,氣氛逐漸地回暖,這是有人提議玩真心話大冒險。

孟辭和林婉兒點頭,另外兩個男人自然是沒有意見的。

提議玩真心話的人叫賈政,是賈慈的小舅舅,雖然是賈慈的長輩,但因為年齡和賈慈相差不多,一直關係都不錯。

方才賈慈惹得林婉兒不高興,他也怕因為這件事危及到賈家,所以致力於改善氣氛。

真心話大冒險其實很無聊,孟辭不大喜歡。

但是這一些富二代明顯很喜歡,最初中招的是白雅婷,賈政不懷好意的笑:「雅婷,請問現場有你喜歡的人嗎?」

這個問題問得很有歧義。

在場不少都是霍庭深年少時的同學,其中不乏有知曉兩人傳聞的人,如今當著孟辭的面問這種話,不知道賈政懷著的是什麼心思。

白雅婷也沒想到會被問到這種問題,溫婉一笑:「沒有。」

不知道是不是孟辭的錯覺,她總覺得白雅婷說沒有的時候,她的眼神往霍庭深的身上瞟了一眼。

「哦——」

賈政遺憾的搖頭,「那我們開始下一輪。」

第二個中招的是一個小女生,長相一般,被問到有沒有喜歡的人,他的目光落在了身側男人的身上,但是後者冷漠的轉過了臉。

小女生眼裡落出了大顆大顆的眼淚,捂著眼睛走出了包間。

一輪又一輪無聊的遊戲之後,最後酒瓶對準了孟辭,孟辭選擇了說真心話。

發問的依舊是賈政,或許是礙於霍庭深還在,賈政沒有問什麼敏感話題,反倒是問了一句:「三少夫人,喜歡吃青椒嗎?」

孟辭:「……」

她沒想到賈政會對她這麼溫和,要知道之前賈政的問題可是一個比一個犀利,一點都沒有留情的模樣。

「賈政,你這問的什麼問題?」

「賈政,你好慫!」

問題一出,不少想要看戲的姑娘們都在哀嚎,但是賈政卻格外的認真,孟辭想了想:「不是很喜歡。」

賈政聞言,很正經的笑了笑:「真巧,三爺爺不喜歡。」

「兩位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對。」

賈政的話很官方,但是讓孟辭不討厭,或者說沒有沒有排斥,想要討好霍庭深的人很多,但是賈政的話無疑讓孟辭很舒服,至少沒有那麼刻板。

「有眼光。」

霍庭深淡淡的抬眼,薄唇翕動。

孟辭:「……」

「三哥,不要這麼虐狗,好嗎?」霍宸深感心酸,自從有了孟辭,三哥就不再是以前那個只知道工作的男人,現在的霍庭深儼然就是狗皮膏藥,時時刻刻都想粘著孟辭,或者將孟辭帶在身邊。

霍庭深不語。

賈政是個識相的人,也知道霍庭深不會為難自己,趕緊開始了下一把遊戲,這一次中招的還是白雅婷。

「哦——」靜愛書小說

賈政眼裡閃爍著笑意:「雅婷姐,現在你要麼回答我一個問題,要麼選擇大冒險。」

「什麼問題?」白雅婷對自己第二次中招沒有任何的心理準備,手指微微一緊。

「雅婷姐,你喜歡傅寒霄嗎?」

這問題相比與之前的問題,更加地刺激,畢竟白雅婷喜歡傅寒霄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

賈政一直對白雅婷有意思,但是白雅婷對於他而言就是仙女一般的存在,他又怎麼能夠去肖想,但是如果能夠輸在傅寒霄的手裡,想來也不會挫敗。

被點中了心事的白雅婷渾身一涼,臉色都有些變了。

在場也有不少人看出了貓膩,正打算起鬨的時候,包間的門被推開了。

身姿頎長的男人走了進來,黑色襯衫加上長褲將男人完美的身材暴露無遺,打理的乾淨利落的短髮之下,男人冷淡英俊的五官若隱若現,他低垂著頭頸,唇角帶著一點猩紅。

黑色襯衫扣到了最上面的那一顆,儘管包裹的嚴嚴實實,但是舉手抬足之間充斥著濃濃的禁慾感。

男人慢慢的走了進來,逆著光,門外的五彩斑斕化作了男人的背景板,他的身後跟著一個身材修長的姑娘,長發猶如海藻一般披散著,身上披著男人的襯衫,眼角還帶著猩紅。

傅寒霄走進了包間,手指間夾著香煙:「抱歉,來晚了。」

男人的聲音沙啞性感,加上夜色的暈染,足以讓男人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你可算來了。」

霍宸起身,「我還以為你要去找小嫂子,不來了呢!」

他調侃的話落入了白雅婷的耳朵里,有那麼一瞬間,白雅婷的心口生出了一陣劇烈的疼痛,這一股疼痛險些將她逼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