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孩子干出什麼事居然被學校停課了!」孟奶奶的驚叫聲,讓家裡幾個孩子更惶惶恐恐。

被學校停課!這種懲罰,哪怕是再調皮搗蛋被學校老師批評的小四都沒有遇到過。

「四哥,三姐發生什麼事情了?」孟晨橙拉著自己四哥孟晨峻的衣服問。

磊磊被孟奶奶的聲音驚到,一塊跑到了小四叔面前,小眼珠睜得圓呼呼的:什麼是停課?

「怎麼回事,你給我說清楚!」孟奶奶更是一口氣把老四叫過來要問清楚了。

孟晨峻不知道怎麼描述,煩惱地撓著自己頭髮說:「他們說的,可我覺得好像不是。」

「什麼是不是,你說清楚了!」孟奶奶說。

「尚賢哥哥不是沒有和三姐在一起嗎?他們要是像大哥大嫂那樣,會和我們說的。」孟晨峻說。

孟奶奶孟爺爺這下算是聽明白了。老三被人說是和林尚賢談戀愛所以被停課。

「不可能呀!」孟爺爺說,「他們兩個人談戀愛我們家裡人能不知道?」

「對啊,我都說我在家都沒有看見過這回事兒。可人家說的有板有眼的,說三姐和一個男生說的。那個男生還說三姐腳踏兩條船。」

「哪個男生?」

「三姐班上的。」

孟爺爺突然想起了自己那時候在公交站上碰上的事兒,抬手一拍自己腦門:「我早說了,這事得管。看吧,現在終於鬧出大事來了!」

「什麼事,我怎麼不知道?」孟奶奶問。

「我和晨浩那天說過了,說兩個男孩子要追我們家老三,不行。晨浩說他會處理,結果怎麼——」孟爺爺拍著手掌心沒有說完這個話。

門口傳來腳步聲。

「爸爸!」磊磊的小耳朵一聽馬上知道是爸爸回來的聲音,小腿咚咚咚衝到門口。孟晨橙過去幫小侄子一塊開門。

孟晨浩儼然是接到了相關電話急匆匆從部隊趕了回來。

「你回來了,晨浩。」孟爺爺轉過頭去一副焦急的模樣問。

「爸爸。」磊磊的小手用力地抓著爸爸的褲腿,小爺好像已經預感到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

感覺到兒子的不安,孟晨浩彎下腰抱起兒子。

「媽媽呢?」磊磊問。

「你媽媽在工作。」孟奶奶告訴小曾孫子,「你忘了?你媽媽工作完才能回來。」

在磊磊的印象里,媽媽都是比爸爸早回家的。現在爸爸比媽媽早回家,磊磊的小手摟住爸爸的脖子,小臉蛋寫滿了沒安全感。

「你媽媽等會兒馬上回來的了。」孟晨浩摸著兒子的小腦袋對兒子說。

「爸爸?」磊磊又問,爸爸說這話的根據從哪裡來。

這娃問問題簡直比大人要更仔細,要證據證實否則小娃兒不信。大概是因當年爸爸的一封雞毛信在幼小的心靈里留下陰影了。所以說,大人再怎樣都不可以騙娃子。 「爸爸不騙你。」孟晨浩繼續摸摸兒子的頭頂安慰,「你媽媽坐你苗阿姨的車回來,我剛打電話去問過的。」

磊磊剛要點頭表示相信爸爸的話。突然家裡電話一響,無疑像是在現場所有人繃緊的神經上引爆了一顆炸彈似的。孟爺爺和孟奶奶都哆嗦了下,看著電話機不知道又要發生什麼事。

孟晨浩抱著兒子走過去,伸出一隻手拿起電話筒。

電話是曹德奉打來的,詢問著情況說:「聽說你們家出事了?」

「是,家裡出了點事,所以我交代了史連長后先回家。」

「我聽說了,和我家三弟家裡的孩子有關係。」曹德奉低聲道,「這事兒真是對不起了。我讓德工——」

「別。政委,別急著說孩子。」孟晨浩道,「這事兒都完全沒有搞清楚。弄清楚了再說。你也不用打電話給他們家,免得他們著急說孩子。」

「可是,這事兒我怕瞞也瞞不住的——我爸要是知道的話——還有,我聽說有另一件事關於寧老師的——」

孟晨浩擰了擰眉頭,道:「會弄清楚的,政委。」

「反正,我是不相信寧老師是會做出這種事情的人。」

孟晨浩不用其他人說也絕對相信自己媳婦的為人。

「什麼事?」在旁聽他們說話的孟爺爺孟奶奶更加緊張了,本來不是只說家裡老三被停課嗎,怎麼扯上了當老師的寧雲夕了。

聽見爺爺奶奶聲音的孟晨熙,其實在房間里一直沒有能看得進書或是睡著,現在聽到寧雲夕受到牽連立馬打開房門走了出來:「大哥,大嫂怎麼了?我們這些事情和大嫂完全沒關係的!誰亂說的,我去和他說!」

孟晨熙憤怒到兩隻拳頭都拽了起來,要準備去和誰大幹一架一樣。

孟晨浩只好先掛了電話,轉頭對妹妹說道:「什麼事都沒有。你冷靜下來,好嗎?」

「大哥,可我剛剛明明聽見——」

「媽媽!」磊磊的小鼻子吸了起來,從長輩們的聲音里這娃子能感覺到媽媽好像出什麼大事了。

孟晨浩的手指給兒子的小臉蛋上擦擦,道:「哭什麼?我不是和你說了媽媽沒事嗎?有什麼好哭的?一個小男子漢,動不動哭?爸爸媽媽都和你說過什麼?」

磊磊要堅強。磊磊努力吸住鼻子和小眼睛里的水花兒,鼓著兩邊小臉頰。

孟晨熙低下頭,拳頭繼續緊拽著。

「好了。」孟晨浩冷靜地看著一圈家裡的老人和孩子們,「有什麼好擔心的?你們大哥在這。」

「是——」孟晨峻和孟晨橙一塊吸著氣說,他們兩人一樣心頭都是不安。

大嫂發生什麼事了嗎?他們想都不敢想這個問題。大嫂一直像是他們這群孩子心頭的支撐一樣。

大家惴惴不安時,樓下傳來了自行車車鈴聲和寧雲夕的聲音:「晨逸。」

聽見大嫂的聲音,孟晨逸立馬把住自行車車頭從車座上跳了下來,回頭看著自己大嫂:「大嫂。」

「你怎麼回來了?」寧雲夕問他。 「尚賢打電話給我。我才知道家裡發生事情了。」孟晨逸說。

「尚賢他在醫院學校有沒有——」

孟晨熙站在了窗口往下看,似乎聽見了下面飄上來的話,一聽心頭一揪:連他都被她牽累了嗎?

「尚賢說他沒事,說醫院學校都會給他作證。所以他比較擔心的是晨熙她們,因為那些人亂說話,還說晨熙和其他人有關係。」孟晨逸一邊說一邊清秀的眉宇擰巴著,露出少有的嚴肅的神態。

「人家亂說話,嘴巴在人家嘴上,只要拿出確實的證據,人家也就沒話說了。」 椒房之寵 寧雲夕的手放到老二肩膀上拍拍,知道這個老二最暖心的了,家裡誰有事孟晨逸心頭都恨不得替誰受罪。雖然老二和她丈夫一樣都不愛說話。

「大嫂,二哥。」孟晨峻和孟晨橙從樓上跑了下來。

「你們跑下來做什麼?」寧雲夕回頭看著小四和小五說,「樓梯黑漆漆的,你們不開燈還跑不怕摔著?」

被大嫂批評的孟晨峻和孟晨橙剎住腳。跟在小姑姑小四叔後面邁著小腿要匆匆下樓的磊磊,被爸爸再次抱了起來。接到爸爸的虎眼,磊磊委屈地扁一扁小嘴角:我要看媽媽。

寧雲夕同其他人一塊走到樓上,站在自己家門口的時候,兒子在爸爸懷裡沖她伸出小手:要,要媽媽抱!

對此,寧雲夕把自己的書包交了出去:「不要媽媽的書包了?」

磊磊的小臉蛋被媽媽這一問,硬是怔了怔。過會兒,他的小腦袋好像想明白了什麼,從爸爸懷裡跳下來後繼續像以往那樣伸出小手抓住媽媽的書包帶子,用力地拖著媽媽的書包去房間里。

寧雲夕再對其他幾個孩子說著:「什麼事都沒有。罪名都沒有正式定下。你們著急什麼?巴不得我們真有罪嗎?」

「沒有,大嫂!」幾個孩子急急喊。

把媽媽的書包剛拖進房間里的磊磊,聽見媽媽這話,放下書包又咚咚跑出來,小手伸出來抱住媽媽的腿。

兒子那雙小手越來越有力了,都是被孩子爸給鍛鍊出來的,好了,現在都抓到她腿上的肉了疼了。寧雲夕深深地嘆口氣,彎下腰對兒子說:「你這麼不安做什麼?都沒人抓你。」

磊磊仰起小腦瓜:我擔心媽媽~

「有人抓你媽媽了嗎?」寧雲夕再問兒子。

磊磊的小眼睛望到媽媽背後,看到了同樣對著他皺眉頭的爸爸,立馬縮回小腦袋。

「你真是凡事都比家裡任何人都憂心忡忡的。」寧雲夕的手放到了兒子腦袋一邊摸一邊說,「你年紀最小,你問問這家裡所有人,大家都需要你去擔心嗎?」

「哎呀。」孟奶奶孟爺爺此時冷靜下來了,走上來對小曾孫子說道,「磊磊,你媽媽說得對。你想擔心我們,你怎麼不想想我們會擔心你呢。」

磊磊轉過小腦袋看看太爺爺太奶奶,張開小嘴巴:「我、不、會。」小爺自信心很強的,從來不會讓人擔心的。 這娃子一張自信滿滿的臉,讓現場所有人不由破涕為笑。

聽著撲哧幾聲,姑姑叔叔都笑起他的樣子,磊磊氣鼓鼓地扭過小腦袋去:小爺不理你們了。

「奶奶,我去幫你做飯。有什麼事先吃飯,吃飽了才有力氣。」寧雲夕捲起袖管說。

孟奶奶一聽,直點頭:「對,出什麼事都好。飯得吃。」

幾個孩子聽著孟奶奶這個百年不變的吃飯口吻,真是不太理解老一輩的那種想法。但是,論到要吃飯了,孟晨橙和孟晨峻都不由自主地伸出舌頭舔嘴巴了。

「大嫂。」孟晨熙站在寧雲夕後面喊。

寧雲夕回頭,沖她臉上示意了下:「吃完飯再說。反正都是休息在家。 總裁初戀:丫頭,別太壞 明天我也在家。」

所有人驚了下。

「大嫂,這是?」孟晨逸急忙走上前問。

孟晨熙已經感覺自己鼻頭都酸起來了,她連累人了,這回把她最重要的人都連累到了!

「和你的事情沒有任何關係,晨熙。」寧雲夕對老三說道。

「怎麼會沒有關係?明明都是今天——」

「不是的。晨熙。你冷靜點聽我說。你那個事兒,你自己想想,能和我有什麼關係?」

說的是,如果她談戀愛要追究老師責任,首先應該是班主任杜老師,其次追究家長的話,應該是她的大哥爺爺奶奶吧。 名門閃婚:陸少的心尖寵 大嫂應該其次的。孟晨熙既迷茫了,又害怕:究竟寧雲夕發生什麼事情了?

「好吧,我和奶奶做完飯再說,你們去坐著。」寧雲夕轉身進了廚房。

孟晨浩將兒子交給二弟,跟著媳婦進了廚房幫忙。

一幫孩子站在外面,面面相覷著。

「究竟怎麼回事,晨熙?」孟晨逸抱著小侄子問妹妹。

孟晨熙用力地回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突然想起一個細節,眼珠子一瞪:「不會吧?難道那時候真有人在外面聽?」

「什麼人聽什麼了?」幾個人圍住她問。

「那時候傅玉和她媽媽吵架,然後杜老師喊了一句快住口——」

所以,在傅家裡,傅軍醫回到家用手指指著自己媳婦和女兒,叉著腰快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那個事,和我們傅玉沒有關係的。」文文媽媽堅持自己的觀點說。

「我知道沒有關係。問題是你都說了什麼?說我們家傅玉保送是誰的功勞?」傅軍醫大聲地問她們母女倆。

傅玉顫抖的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我——」

「你大嘴巴!」傅軍醫轉頭看到女兒頭上。

「媽當時那樣說,我著急,說漏了嘴。可我沒有說寧老師怎樣。寧老師輔導我功課,又沒有做什麼事情。」傅玉不解地說。

「可是人家聽了你這個話,都想到哪裡去了,你知道不?」傅軍醫指指媳婦和女兒的腦子,「麻煩你們自己用自己的腦子想一想。有些話該怎麼說才是對的。」

文文媽媽這下和傅玉都意識到自己闖大禍了,一同臉色白了起來,連聲道:「我們馬上去給寧老師道歉,跪著道歉!」

「哎!」傅軍醫的手在桌子上拍著,「你們別再去給寧老師添亂了!」 開門要衝出去的文文媽媽和傅玉縮回手,完全不知道怎麼辦:「現在寧老師會怎樣。」

說著文文媽媽都要哭了:「我們不能沒有寧老師!我去求人,求誰——」

「你別提了,還求誰。寧老師用得著你求誰嗎?人家從來都是兢兢業業工作,身正不怕人誣告。」傅軍醫道。

文文媽媽點點頭:「對,誰都知道她人好。是誰?這麼混蛋的,私下這樣告狀老師?」

傅軍醫懶得再和自己媳婦說一句了。要他說,自己媳婦也半斤八兩。什麼事都好,只會一哭二鬧三上吊。

「你們,以後不準給我在外面說寧老師一個字!」傅軍醫警告這對口無遮攔的母女。好事都能被這對母女說成了壞事。

文文媽媽和傅玉齊齊低下腦袋認錯。

林尚賢始終不放心,再次打了電話到孟家裡詢問情況。當時是小丫頭孟晨橙第一個接到他的電話,說:「尚賢哥哥,三姐被停課,我大嫂說是被停課——」

連老師都被波及到了。林尚賢的臉色嘩的一白:「你等等,晨橙,我馬上過去你們那邊看看情況。」

磊磊跑了過來,小手伸著要小姑姑手裡的話筒。小丫頭把話筒交給了小侄子。

「哥哥。」

磊磊的聲音讓林尚賢要掛掉的電話重新拿了起來:「磊磊?」

「哥哥,不用來。」

磊磊的這句話,讓孟晨橙都詫異地瞪了瞪眼球:「磊磊,你幹嘛了?」

磊磊的小腦袋是想,剛爸爸在電話里不是說了嗎?誰都不用來。磊磊信爸爸說的話。

「為什麼,磊磊不想哥哥去?」林尚賢只覺得娃子不讓他去讓他挺受打擊的,難道娃子不喜歡他了。

磊磊的小嘴巴很用力地說:「哥哥,沒事。」

原來磊磊是不想哥哥擔心嗎?

磊磊點點小腦袋:「哥哥,不擔心。」

好吧。林尚賢轉瞬間釋然了,微笑道:「這樣哥哥明天帶點水果去給磊磊吃,好嗎?」

「水果,不用。」

「磊磊不喜歡吃水果嗎?小朋友要吃水果的。」

磊磊的小腦瓜上飛過一排小汗珠:差點忘了,對話的是一個醫生哥哥。趕緊小嘴巴砸吧著解釋道:「紙青蛙。」

「磊磊是更喜歡紙青蛙是吧?行,哥哥明天給你送紙青蛙過去。」

剛好在客廳里擺放椅子的孟晨逸聽見小侄子和自己老同學說的話,沖著小侄子無奈地挑了挑眉:磊磊,二叔給你折了那麼多紙青蛙你還不夠嗎?

接到二叔的眼神兒,磊磊慚愧地羞羞,馬上轉回小腦袋對哥哥說:「一隻。」

磊磊要一隻紙青蛙意思意思夠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