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就是七星武靈的實力么……」

蕭凌緩緩的站了起來,隨意揮動著拳腳,風嘯聲驟然響徹,那強悍的力量讓蕭凌嘴角勾起一絲弧度,顯然很滿意。

現在,若是他再度激戰魔蠍教主的話,他就算沒有這眾多教徒的血氣,都有把握與其一戰。

他拿起了魔蠍教主的納戒,然後收了起來,目光看向軒轅月嬈那裡,嘴角掛著笑意。

而在不遠處看著蕭凌修鍊突破,直接到達了七星武靈,這讓軒轅月嬈等人張了張嘴巴,眼中有著震驚之色。

這種突破速度,猶如吃飯喝茶一樣簡單,讓人有些不敢相信。

要知道,不少天之驕子從四星武靈到達七星武靈,都需要一年的時間,普通武修的話,恐怕要數年。

因此,蕭凌這種突破速度,簡直是匪夷所思,太過撼人心魄。

「蕭哥哥,恭喜你突破七星武靈!」

軒轅月嬈一個箭步,來到蕭凌面前,笑嘻嘻的拍了拍蕭凌的肩膀。

「怎麼?未婚妻,你難道不要獎勵我一個擁抱嗎?」

蕭凌臉上布滿了笑容,緩緩的展開手,一本正經的說道。

「討厭。」

軒轅月嬈臉蛋一紅,顯然沒有料到蕭凌還記得福滿樓的事情,當初她也只是好玩說說而已。

「大哥,厲害!」君流也是走了過來,笑道。

在其身後,柳擎和柳妙衣,還有那些被解救的少女,以及那些一樣潛入魔蠍宮的武修們皆是走了過來。

「蕭兄,多謝你這次出手,解救了我妹妹。」柳擎拱手道。

他心中有萬千言語,很多的感激,卻不知道如何說出來。

現在的蕭凌實力太強大了,他心中滿是敬畏,畢竟,神武大陸強者為尊,強大的人都會受到別人的尊敬。

「舉手之勞而已。」

蕭凌擺了擺手,看著柳妙衣,笑了笑,道:「你沒事就好。」

「謝謝,蕭凌哥哥。」

柳妙衣臉上掛著幸福的笑容,一雙美眸盯著蕭凌,然後微微撇開,一下子不知道說什麼話了。

「多謝蕭少俠出手,殲滅了魔蠍聖教。」

其餘混入此地的武修皆是拱手說著,蕭凌展現出來強大的實力,得到了他們的敬畏和尊敬。

在其身後,那些鶯鶯燕燕的少女們也是齊聲向蕭凌道謝,那一雙雙好奇美眸皆是盯著蕭凌,將蕭凌的名字深深的記在芳心當中。

感受到這麼多的目光注視,這讓蕭凌摸了摸鼻子,有些渾身不自在,旋即,他瀟洒一笑。

「諸位,今日殲滅魔蠍聖教,功勞不止是我的,還是大家的。」

蕭凌拱手道:「若不是大家出手,分擔了魔蠍教徒許多力量,我也不會輕易擊殺魔蠍教主。」

眾人自然知道蕭凌這是客氣話,他們忍不住高看了一眼蕭凌。

這少年不驕不傲,為人平和,無疑讓他們心中敬佩不已。

若是換做其他天之驕子,早就恨不得將功勞全部往自己身上攬了。

「少俠真乃人中之龍也!」

眾人皆是誇讚起蕭凌,一番話過後,皆是拱手告辭。

「小流,你將這些少女安頓好來。」蕭凌看著君流說道。

眼下眾多的鶯鶯燕燕的少女的確讓他頭疼,不過,他們來到這裡就是為了解救這些少女,因此不能丟下她們不管。

「大哥,你放心。」

君流拍了拍胸膛,笑道:「雖說我現在實力不行,但是處事能力還是可以的。」

作為真武城城主之子,君流組建了自己的勢力,並且在長時間的鬥智斗勇下,心智可不是普通人能夠擬比的。

「這樣太好了。」

蕭凌笑道,看著這魔蠍宮,說道:「此行終於結束了,我們也離開這裡吧。」 順著魔蠍宮的其他通道,蕭凌等順利離開了魔蠍宮,來到了外面的世界。

「終於出來了。」

蕭凌伸了伸懶腰,看著天際上的太陽,露出一絲笑容。

待在不見天日的魔蠍宮,的確是一件不爽的事情。

好在,一切都過去了。

驀然間,蕭凌汗毛倒豎,看向兩個人站立在不遠處。

這兩人氣息極為強大,其中一人比真武城城主還要厲害,正是一個熟人,林老。

另外一人,則是一個身穿白袍的青年。

青年也就二十歲左右,外貌英俊,身軀挺拔,一雙星眼熠熠生輝,完全是少女殺手的模樣。

更重要的是,青年身上散發著強悍的氣息,五行之意的波動在其周圍蕩漾,這唯獨武王強者才能夠具備。

能夠在二十歲左右到達武王境界,再配上英俊瀟洒的外貌,這個青年,已經將蕭凌身後的少女們迷得神魂顛倒,就連柳妙衣也忍不住多看了一眼,這樣優秀強大的青年,實屬少見。

然而,面對這些少女們的暗送秋波,青年置若未聞,而是將目光看著集中在蕭凌身旁的軒轅月嬈身上……

他看的很深情,很專一,容不得其他人進入視線當中。

「林老,你怎麼來了?」

看到老者的身影后,軒轅月嬈顯然有些意外,出聲問道。

在真武城別過後,她已經交代林老前往皇都,卻沒想到林老出現在這裡。

「老朽,還是放不下公主你啊。」

林老搖了搖頭,說道:「原本我打算先回去,但是想了想,然後就暗自跟著你們。恰好,白公子來到真武城,老朽順帶就將他帶來了。」

「白審,皇都不好好待著,你來這幹啥。」

軒轅月嬈目光看著白審,眼前這青年乃皇都天之驕子,並且一直追求者她。

白審是國公之子,身份顯赫,實力已經到達了武王境界!

這次百城比武,白審也參與其中,在無數人的眼中,第一名已經是白審的囊中之物了。

「公主。」

白審拱了拱手,臉上含笑,猶如春風拂過,引得不少少女尖叫,道:「在下聽聞公主外出歷練,心中有所擔憂。恰好順道路過真武城,碰到了林老,也就一起跟了過來。」

「哦,真的好巧哦。」

軒轅月嬈白了一眼白審,她自然知道白審是來這裡的目的,說白了,就是為了她。

只不過,她並不喜歡白審,所以一直沒有去回應白審的追求。

「公主,此行是否殲滅了魔蠍聖教?」

林老看著那群安然無恙的少女們,微微一怔,問道。

「那是自然。」

軒轅月嬈抬起了螓首,笑道:「有我出馬,還有辦不成的事情嗎?」

她有著小驕傲,心中很開心,她美眸看著蕭凌,立馬拉著蕭凌的胳膊,連忙說道:「林老,這次殲滅魔蠍聖教還多虧了蕭哥哥。魔蠍教主可是武王強者,最後還是被蕭哥哥擊殺了。」

當白審看著軒轅月嬈拉著蕭凌的胳膊,並且親昵的叫蕭凌蕭哥哥,這讓白審身軀一震,來了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在地上。

要知道,他和軒轅月嬈接觸的時間很長,從來沒有見過軒轅月嬈對待一個陌生男人如此的好。

他雙手的拳頭陡然緊緊握著,英俊的臉龐有著蒼白之色,看著蕭凌,彷彿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強敵。

這個少年,年齡十六歲的樣子,實力達到了七星武靈,的確算是驚艷。

但是,軒轅月嬈何等身份,她可是炎黃帝國唯一的公主,皇主的獨生女,實力更是到達了武皇境界。

因此,白審認為蕭凌不配與軒轅月嬈站在一起,他看著蕭凌的目光,有著濃濃的敵意。

「擊殺武王境界的魔蠍教主?」

林老微微一愣,目光看著蕭凌,顯然沒有料到真武城百城比武的冠軍竟然能夠擊殺武王層次的武修。

「你突破到七星武靈了!」

當感受到蕭凌身上的氣息,林老蒼老的身軀一震,眼中有著不可思議。

前幾日,百城比武的時候,蕭凌不過三星武靈。

現在,蕭凌卻直接到達了七星武靈,這種突破速度簡直是驚世駭俗,根本沒有道理在短短几日突破四星,到達七星武靈。

「不錯,能夠憑著七星武靈的實力擊殺魔蠍教主,的確讓人震驚。」

林老點了點頭,深深的打量起蕭凌,眼前的少年不簡單啊。

能夠飛一般的突破,這樣的天才,若是不中途夭折的話,必定能夠成為一方強者。

「你的實力能夠擊殺武王強者?」

白審穩住腳步,眉頭緊鎖,問道:「你不過七星武靈,何德何能擊殺武王強者。你能不能帶我們去魔蠍聖教的老巢看看?」

他不信,就算是他,以武王的實力,要擊殺同級別的武王,都很困難。

畢竟,一旦到了這種武王層次的武修,打不過可以逃。

「怎麼?白審,你難道不相信本公主的話?」

軒轅月嬈柳眉微蹙,嬌叱著白審,她看著白審的目光一直盯著蕭凌,忽然明白了白審為何對蕭凌充滿敵意了。

白審一直追求著她,現在看著她和蕭凌如此親密,有這種敵對態度顯然是正常的。

她心中倒是一笑,看了一眼蕭凌,然後不說話了。

「公主,我自然是相信你的話。」

白審道:「魔蠍聖教乃一方邪惡勢力,我們必須斬草除根,容不得半點疏忽。」

說實在,他還是不相信蕭凌有擊殺武王強者的實力,所以他才向去魔蠍聖教老巢看一看的想法。

「公主,就帶我們去看看吧。」林老也是說道。

他也想了解下,蕭凌是如何擊殺魔蠍教主的。

見林老也說了,軒轅月嬈拉扯著蕭凌的胳膊,說道:「蕭哥哥,我們再去一趟魔蠍宮,如何?」

「好吧。」

蕭凌無奈一笑,他本來不想理會的,既然軒轅月嬈開口了,他也不好拒絕。

「小流,你就先照看下姑娘們,我去去就回。」

聞言,君流點了點頭,道:「大哥,我等你回來。」

隨後,蕭凌等人來到了魔蠍宮當中。

林老和白審看著遍體灰燼的魔蠍宮,微微一怔,眼前死寂的魔蠍宮,讓他們相信了蕭凌的話。

「這些,都是蕭凌做的?」

感受到林老不可置信的言語,蕭凌聳了聳肩,點了點頭。

見蕭凌都承認了,一旁的白審忍不住問道:「那魔蠍教主的屍體呢?」

「他們啊,化為了一堆黑炭了。」

蕭凌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堆黑炭,道:「他已經被我用火焰焚燒了屍體。你們倘若不信的話,在外面隨便拉一個人,都可以問出個結果。」

面對這種質疑的言語,蕭凌也有些無奈。

「不錯,的確是不錯。」

白審忍不住仔細看著蕭凌,說實在,他雖然口頭上這樣說,心中還是不相信蕭凌擊殺了魔蠍教主。

以七星武靈的實力擊殺武王強者,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對了,魔蠍教主的身份是御殺郎。」

就在這時,軒轅月嬈突然說道:「他的本命妖獸是歃血玉蠍,與當初御天帝國發布的追殺令一樣。」

「御殺郎?」

林老身軀一震,問道:「此話當真?」

御天帝國發布的追殺御殺郎的指令已經有數年了,畢竟,這事情是御天帝國的事情,御殺郎的身份也不一般。

「不錯,在我的質問下,魔蠍教主也承認了他的身份。」

軒轅月嬈點了點頭,笑道:「現在,御殺郎被我們殺死了。到時候,御天帝國一定會感激我們的。」

說完了這番話,林老差點跌倒在地。

他不想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林老,你怎麼了?」

軒轅月嬈連忙扶著林老,急切問道。

一旁的蕭凌眉頭微微一挑,心中有著莫名的不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