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就是我當保姆的那個別墅的主人,這個女的是他的女朋友。」

吳秀英輕聲解釋道,她一直都以為楚雪是姜辰的女朋友。

「哦,原來是他!」

劉偉銘聞言恍然,他知道自己的母親給有錢人當保姆,而且他調查過母親服侍的那個有錢人的治療,知道名字是姜辰。

不過劉偉銘也就只知道姜辰的名字,以及姜辰開的公司的名字了,其他的一概不知。對於在媽港那艘船上,姜辰看到他,救了他一命的事情,他也是毫不知情。

姜辰此時正坐在椅子上,看著被捆著的兩個混混,陷入了沉思。

「草擬大爺的,欠錢不還,還敢動手打人,看勞資不把給你們告上法院,你們都等著吃牢飯吧。」

兩個混混此時都緩過來了,不過他們還沒認清楚形式,依舊是一臉囂張憤恨的威脅著姜辰。

「別跟我說這些,我沒有說不還錢。我這次就是過來還錢的,不過我來得及說清楚,你們就直接動手了,我只不過是自保罷了。」

姜辰眯著眼睛看著兩人,他早就考慮到了會出現眼前的狀況。所以一開始他就只是激怒兩人,並沒有直接動手,待到兩人動手以後,他才開始反擊。

所以兩人說的那些,根本就威脅不了他,更別提把他告上法院了。而且姜辰相信,這兩個混混背後的人,絕對不想把事情鬧大。

「那,那你要還錢,你怎麼不早說!」

兩個混混此時已經有些懵了,兩人感覺自己好像莫名其妙的就掉進了套子里。

「我現在不是說了嗎,把欠條拿出來吧,我好還錢。」

姜辰的眉毛一挑,輕笑著看著兩人。

「這……」

兩人聞言一愣,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他們兩個只是奉命前來要賬的,哪裡有什麼欠條。

「你們兩個不會是沒有欠條吧?那我懷疑你們兩個是知道了……,嗯……」

姜辰說到這兒微微一頓,回頭看向劉偉銘。

「你叫啥名?」

「啊?我?」

劉偉銘聞言一愣,繼而反應過來姜辰也不可能是問別人,連忙回答道:「劉偉銘,偉大的偉,銘記的銘。」

「嗯,知道了。」姜辰聞言點點頭,回頭繼續看著兩個混混。

「我現在懷疑你們兩個知道了劉偉大欠了錢,然後便冒充債主上門要債。你們兩個這可是敲詐勒索啊,我要是把你們兩個告上法院,你們兩個肯定得吃幾年牢飯。」

聽到姜辰的話,兩個混混俱都臉色一變,慌亂異常。

而另一邊的劉偉銘此時也是一頭黑線。

「勞資叫劉偉銘,劉偉銘!你大爺的劉偉大!」

劉偉銘在心底不停的咆哮,不過他卻不敢直接咆哮出聲。因為姜辰在幫他,看樣子還要幫他還錢,他就更不好開腔了。

畢竟,吃人嘴軟,拿人手短。

「我們是奉命行事,我老大他是有借條的,只是我們兩個沒有帶在身上。」

花臂混混連忙出聲解釋,他可不想坐實自己是敲詐勒索,他可不想去吃牢飯。

「對對對,借條在我們老大那裡。」

跟花臂混混藏在一起的鼻環混混,此時也連連符合。

「那就讓你老大帶著借條過來,我再還錢。如果你們叫不過來的話,我就直接把你們兩個給送到公安局裡去。」

姜辰繼續威脅,讓兩個混混連忙給他老大打電話。

「你把我們放開啊,不然我怎麼打電話。」

花臂混混有些犯難,此時他被緊緊捆住,還真打不了電話。

「沒事兒,我幫你,手機是在褲兜里吧。」

姜辰從他褲兜里掏出手機,撥通了他老大的電話。

姜辰此時咧嘴一笑,現在的情況跟他剛剛預想的差不多,兩個人果然禁不住嚇。

姜辰知道兩人不過是馬前卒罷了,所以他一直想辦法,打算見見兩人背後的人。現在,一切都按著他的預想在進行。 嘟……嘟……嘟!

「喂?你打電話幹嘛?」

電話很快接通,裡面傳來一個粗獷的聲音。

「老大,我們遇到了一點麻煩。」

花臂混混小心翼翼的說道。

「麻煩?什麼麻煩?」

「這裡有人幫姓劉的還錢,但是由於我們兩個身上沒有借條,這個還錢的人,以為我們兩個是敲詐勒索的。」

花臂男認真的解釋著。

「啥玩意兒?」電話里的聲音陡然提高,「你們兩個是幹什麼吃的,沒有借條就收不過來錢嗎?要是欠條給了他,我們怎麼威脅姓吳的娘們幫我們辦事兒!」

由於手機是開著免提,捏在姜辰手上的,所以電話里男子說的話,姜辰都聽的十分清楚。

對於電話里男子說的話,姜辰並沒有多大的反應,因為這些他已經猜到。

萌寶速遞:總裁爹地快認領 在知道這些要賬的人,其實是沖自己來的那一刻起。姜辰便明白,這絕對不是還清了錢就能解決的事情。

「估計就算是劉偉銘湊齊了錢,他們肯定也會再漲價,讓劉偉銘還不起,因為劉偉銘能不能還起錢,他們根本就不在乎。」

我有諸天萬界圖 姜辰心裡不由得暗自冷哼,他現在迫切的想要知道,到底是誰,居然想出了這個辦法來對付自己。

「老,老大……」

聽到手機里的聲音,花臂男子異常尷尬,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因為這話都被姜辰等人給聽見了,但是他還不敢出聲點明,因為姜辰正虎視眈眈的盯著他。

「老什麼大!你還想說什麼?這點事都給勞資辦不明白!踏馬的,你最好別回來了,不然勞資廢了你!」

手機另一頭依舊是咆哮不停,絲毫沒發現有什麼不對勁。

「我告訴你,你就跟他說,現在又過了一天了,欠的錢又該翻一番了。他們聽了肯定不願意,還不清,然後你就提出我們的條件,讓姓吳的娘們兒,幫我們做完那件事兒,這賬就一筆勾銷,聽到沒有!」

電話里的人,還在手把手教學著,絲毫不知道這一切都讓姜辰他們給聽到了。

「有意思,不知道你們想讓吳姨幫你們做什麼事?不如說出來給我們聽聽唄。」

姜辰此時輕笑著出聲了,饒有興趣的問道。

「你是誰?」

聽到姜辰的聲音后,電話另一頭的人微微一頓,片刻后沉聲問道。

「我就是幫吳姨還錢的那個人,不過,我覺得現在可能不需要還錢了。」

聽到姜辰的話后,電話另一頭又陷入了沉默,然後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聽著電話里的忙音,姜辰的眉毛微微一挑。如果沒猜錯的話,電話里的那個人,馬上就會趕過來。

確實是跟姜辰想的一樣,電話另一頭的沈超,此時臉色陰沉無比。

「這倆廢物,這是被抓起來了啊。」

沈超雖然長得粗獷,但是他卻也不笨,一下子就猜到自己的兩個手下,應該是被控制起來了。

「媽的,壞我大事!」

沈超不停的走來走去,想著破解之法。因為他擔心方才的通話錄音,會交到警方手裡,那麼他就完蛋了。

「不行,勞資得親自去一趟才行。」

沈超打定主意,現在只能先往吳秀英那裡去一趟,如果那些人還沒跑,他就可以直接把姜辰他們給抓起來。

不在多想,沈超叫上了一幫弟兄,直接往棚戶區趕去。

「看來,你們的老大,直接把你們給拋棄了啊,看來我只好把你們兩個給送進公安局了。」

姜辰的臉上充滿了無奈之色,彷彿他非常的迫不得已一般。

「別別別,大哥,大哥!我們錯了。」

鼻環混混聞言直接認慫,向姜辰求饒。

花臂混混此時也不說話,默認了同伴求人的事實。

「這樣吧,你把你們知道的都告訴我,說說你們想讓吳姨幹什麼事情。」

姜辰聞言咧嘴一笑,逼問起兩人。

「少爺,我……」

吳秀英聽到姜辰的話后,臉色一變,欲言又止。

「沒事的吳姨,不管他們讓你做什麼事,你沒有答應他們,這就是最好的結果,你不必有什麼心理負擔。」

姜辰柔聲說道,他不希望吳秀英陷入自責,因為吳秀英本就什麼都沒有做。

吳秀英聞言羞愧不已,因為她今早上差點就沒有堅持住底線,差點就犯了大錯。

劉偉銘此時輕輕的把自己的母親環在懷裡,沒有多說什麼。因為不論自己的母親如何做,都是因為他,如果不是自己當初一時糊塗,也就不會發生現在這事。

「我說,我都說。我們是奉命來上門要債的,只要每次吳阿姨一回來,我們就出現逼他們還錢。其實我們沒想著讓他們還清錢,主要是想讓吳阿姨給她當保姆的那家主人下藥。」

鼻環混混此時什麼都招了,不過他卻是沒想到,眼前的姜辰,便是他們要對付的那個人。

聽到這個混混說的話后,除了已經知道真相的姜辰和吳秀英以外,剩下的楚雪和劉偉銘都是面色一變。

「看樣子,他是早就猜到了。」

劉偉銘看著姜辰平靜如常的神色,心裡暗暗吃驚,他顯然沒想到姜辰居然已經猜到了這一切。如果不是這個鼻環混混解釋,劉偉銘還想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楚雪也是異常驚訝,不過她很快便平復了情緒,因為她跟姜辰相處了還是有些時日,知道姜辰還是比較聰明的。

「你們老大呢?是聽從誰的吩咐?」

姜辰試探著問道,想看看兩人是否知道更多的信息。

「老大?老大還聽人吩咐嗎?我不知道。」

鼻環混混搖了搖頭,他確實不知道更多的事情了,因為他只是最底層的手下罷了。

「看來,只有等他們兩人的老大趕過來,才能知道到底是誰在暗中動手了。」

姜辰陷入了沉思,他知道自己得罪的人比較多,但是在他看來,自己得罪的人,都還算得上的有頭有面的大戶人家了。

像曾家弄他,都是直接派人過來動他的公司,以及刺殺他。像這種找身邊人對他下毒的事情,無疑有些上不了檯面,不太像曾家這種大家族的做事風格。 姜辰迫切的想要知道到底是誰對他動手,這麼一個藏在暗中的敵人,讓姜辰倍感煩躁。

「姜辰,按照你的意思,這兩人老大的背後還有人?」

劉偉銘聽出了姜辰話里的意思,不由得皺著眉問道。

他此時突然覺得,自己好像不經意間,捲入了什麼漩渦之中。

「這些人,都不過是馬前卒罷了,他們的老大也是如此,他們老大肯定也只是按吩咐辦事罷了。」

姜辰摸了摸下巴,沉聲解釋起來。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在這裡等著嗎?」

楚雪輕聲問道,她也猜到了剛剛電話里的那個人,可能正在往這邊趕。

「嗯。」

姜辰點了點頭,他是一定要弄清楚這背後之人的。

「你是多久欠的賬?」

姜辰看向劉偉銘,沉聲詢問道。

劉偉銘仔細的想了想,告訴了姜辰具體的時間。

「按照時間推算,大概是跟曾家對我公司出手的時間差不多,也就是說,差不多是跟曾家同時動的手,難道說真的是曾家乾的?」

姜辰陷入了沉思,他現在也有些拿不定主意。劉偉銘欠錢估計也是遭受的算計,也就是說在曾家對付姜辰公司的時候,劉偉銘這邊的計劃也就開始運作起來。

「不管是不是曾家,這個動手的人,都不簡單啊。」

姜辰的臉色有些難看,這個算計他的人,這步棋早就下好了,直到現在才開始初見成效。

如果不是姜辰發現了吳秀英的不對勁,姜辰估計就中招了。現在姜辰倒也沒自信自己能夠不怕吳秀英下毒了,因為這幕後之人盤算了這麼久,準備的毒藥,肯定是非常不一般的,至少是醫院絕對治不好的。

既然如此,姜辰也不敢保證自己如果中了毒,還能夠輕鬆把這毒給解掉。

「看來,我欠賬的事情,也是遭到了算計啊。我就說,我借的又不多,怎麼會變成這樣。可能我手機壞了的事情,都有可能是有人做的。」

劉偉銘此時也漸漸反應了過來,想起當初自己的手機壞的莫名其妙的,而且修都修不好。只能被迫借錢買一個,現在看來,這一切都充滿了疑點。

「媽的,也就是說,我經歷的這一切,都算的上是無妄之災。」

劉偉銘不由得暗暗咬牙,心裡無比的鬱悶。

不過他倒也沒怪罪姜辰,不管怎麼說,姜辰聘請他的母親,讓他們有了比較優渥的收入,而且姜辰也只不過是受害人罷了。

「哎,這有錢人的世界,還真麻煩,一天到晚勾心鬥角的。」

劉偉銘搖了搖頭,突然堅定了不做有錢人的想法。當然,他是絕對不會承認是自己沒本事做有錢人的。

此時房間里的眾人都不說話了,一時間整個房間都陷入了寂靜之中。

「咳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