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是你要的。」何凡取出三顆頭顱:「已經全部殺了,任務完成。」

「嗯。」陸青天沉悶地嗯了一聲,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別這麼不開心,我理解你,風裡希和藺無雲,就像是東方的女兒,嫁女兒這種事,總是內心有不舍。」何凡安慰道。

「何凡,風裡希和無雲,絕不可能愛上你。」陸青天看著何凡,雙目充滿血絲:「你說,你在騙我們,她們不可能喜歡你!」

「你這麼激動幹啥,視頻你也看了,還是說,你們不想給嫁妝?信不信我回去就洞房?」何凡不滿地道。

「東西可以給你,但是,我們有一個條件。」陸青天沉聲道。

「什麼條件?」何凡皺眉。

「讓風裡希和藺無雲,回歸東方聯盟。」陸青天沉聲道。

「這個,他們愛我愛的……」

「你自己信嗎?」陸青天嗤聲道:「我已經問清楚了,你在東方聯盟的名聲,而且,風裡希不會愛上任何人。」

「不會愛上任何人?」何凡愣了愣,滿是好奇地道:「這個我一直在想,沒有愛人,是怎麼繁衍的?」

陸青天:「……」

你就不能想點別的?比如放了風裡希她們?

「何凡,你和我說,你還會不會回東方?」陸青天神色嚴肅地道:「你要的儀器,還有那些資源,我總有種,你是來罪域安家的感覺。」

「你現在才知道,我打算定居罪域了?」何凡看著陸青天,摸著一個個空間包:「你不覺得,這裡的人都很好么,我想搶誰就搶誰,傳出去你們還誇我,整治了罪孽,這地方真好。」

陸青天:「……」

你果然是來安家的,握草,這才多久,你搶了多少人?八級藥材?

「你搶了誰?釋靈八級?」陸青天麵皮一抽,心中很不安。

「琿權,好像是什麼渾沌霸主的孫子。」何凡說道。

「噗。」陸青天直接噴了,連忙擦了擦嘴:「你就不能安分點,你是來罪域安家,還敢對霸主孫子下手?你這是打算干一票就走?」

你說你來罪域安家,結果你直接搶了霸主孫子,這是安家還是作死來了?

「安家啊,霸主孫子又怎麼了,我還是東方姑爺呢。」何凡昂著頭,西方耶和華兄弟就不和你說了,這對你來說,暫時是隱藏身份。

「不是姑爺!」陸青天臉都氣綠了,沉聲道:「何凡,你不能說是姑爺,我們商量下,你就當你綁架,搶劫,或者我們報答救命之恩,東西給你,但你不能自稱姑爺。」

「好吧。」何凡聳了聳肩,道:「那嫁妝什麼時候來?」

「贖金!報酬!」陸青天咬牙。

「你樂意就好。」何凡淡淡地道:「我只關心什麼時候到。」

「還要一段時間,到了我通知你。」陸青天悶聲道:「你殺了這三人,有沒有找到特殊東西?比如一個腕錶?」

「沒有,我什麼都沒找到。」何凡搖頭:「你之前也沒說,有什麼東西啊,對了我殺其中一人的時候,他說明天你就會暴露什麼的,我沒聽,直接弄死了。」

「這就難辦了,我要準備一下,你先離開。」陸青天站起身來,面上焦急地道。 回到房間,何凡看著藥材,八株七級藥材,三株八級的,基因數據總共+7,琿權雖然窮,但他身邊那位八級還是富有的,一株八級藥材,兩株七級的。

何凡將藥材燙熟,全部吃下去,基因數據到了74.5%,搶劫才是發家致富的道路。

吃完東西,何凡直接睡覺,明天去問問垂釣的事情。

一夜無話。



房門直接被推開,耶和華渾身聖光繚繞:「何凡閣下,該起床了。」

「耶和華,你搞什麼?」何凡看著耶和華:「大早上不好好念經,找我幹啥?」

「何凡閣下,我們眾人商議一番,不能讓你一人辛苦勞累,我們總要做點什麼,我和風裡希他們不宜拋頭露面,但普恩他們可以。」耶和華說道。

「他們都是這麼想的?」何凡皺了皺眉,道:「你先出去,我洗漱一番,大家一起談談。」

「好的,閣下。」耶和華點頭,轉身離開。

「好好地當條鹹魚不好么?」何凡嘟囔,要是他有當鹹魚的機會,絕對不會這麼忙,真是一群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傢伙。

洗漱完畢,一群人已經聚集,齊齊刷刷地看著他。

「龐塵,將東西分給大家。」何凡取出空間包,這是昨天搶的藥劑和藥材,高級的沒多少,低級的還是有不少的,畢竟其中有位進化學家,何凡可是搬空了整個研究所。

「何凡,你這樣,我們該如何自處?」道子苦笑道:「何凡,貧道覺得,眾人該做點什麼。」

「你們啊,要是有人這麼對我,我肯定當一條鹹魚。」何凡嘆道:「可惜我就是勞碌命。」

可惜,道子這群人,沒有一個願意當鹹魚的,都是有理想,並且努力的天才。

「你們要是真過意不去,風裡希和耶和華,將你們進化法給我,就當幫我忙了。」何凡說道。

「咳,我們可以幫閣下,處理些別的事情。」耶和華輕咳一聲,說道。

「那你們還是當鹹魚算了。」何凡撇嘴:「你們實力太差,連釋靈七級都沒有,如何幫我?我這都是搶了八九級的才弄來的。」

「搶的?」一群人愣了愣:「不是大人給的么?」

「想多了,陸青天,艾德文沒那麼富有,給一次就掏光了。」何凡淡淡地道:「你們放心,我會搶更多的給你們。」

「這……」

「這是在罪域,實力至上,我實力強,這些都該是我的。」何凡沉聲道:「我現在扮演獨行者,你們別亂來,真要是有事,我會讓你們幫忙的。」

「那……耶和華為閣下吟誦聖經,洗禮閣下心靈。」耶和華遲疑了一下,說道,他發現,自己這個當代上帝,居然什麼忙都幫不上,只能當鹹魚。

「你還是給他們念聖經去吧。」何凡呵呵一笑,道:「過幾天我要去參加垂釣,普恩他們太弱了,我到時沒時間照顧你們,所以你們一定要老實待著,切記不可出亂子。」

「我們不會給你添亂。」道子連忙說道,頓了頓,又道:「何凡道友,罪域難道就沒有我們吃的下的么?」

「對啊,我們也可以去搶,至少能自力更生。」邪子道。

「我正在考察,剛來罪域才多久,我都還沒弄清楚,等我弄清楚了,就通知你們。」何凡說道,沒想到道子這些人這麼有覺悟,你放心,到時絕不讓你們閑著。

何凡離開,直接去找柳擎,柳鳴知道的太少了,柳擎這種老油子,對罪域的了解的更多。

直接去了柳擎研究所,得知他要來,柳擎已經放下研究,恭敬地道:「大人,您怎麼來了?」

「我來問問垂釣的事情,靈是什麼模樣?又有什麼特殊,讓五大霸主一起下禁令?」何凡問道。

「靈這種凶獸,體型極小,最大的都只有巴掌大,生長在水中,能夠變換身軀顏色,也能變得透明如水。」柳清緣想了想,回道:「但具體有什麼用,屬下不知,因為就算是死去的靈,五大霸主也不會流露出來。」

「難道,就沒有一點消息?一直未曾流露出靈?」何凡皺眉。

「曾有一隻靈流露出來,被一位進化學家所得,只是,那位還未開始研究,就被五大霸主聯手抹殺了。」柳擎沉聲道:「每一次垂釣靈,五大霸主都會派人看守,清點靈的數量,一滴血也不能帶出。」

「對於風族,你又了解多少?」何凡還記著風族的仇,風族在罪域有勢力,自己找到,定要弄死。

「風族?」柳擎面色微變,眼中閃過一絲恐懼。

「看來你知道很多?」何凡問道。

「屬下知道一些,罪域也有風族成員,但不知大人與風族,是何關係?」柳擎小心地問道。

「不共戴天。」何凡冷聲道,害的他毀了一次佛道之身,險些掉一級,不弄死風族,咽不下這口惡氣!

「大人,在罪域的風族,隱藏的很深,大人若查,需要接近五大霸主,若是想追尋風族的起源,需要去兩個地方。」柳擎面色凝重地道。

「哪兩個地方?」

「南北兩大聯盟!」柳擎沉聲道:「我當初之所以叛出北方,就是因為風族,北方聯盟信仰真神,以信仰掌控北方人,而風族,和北方聯盟有密切聯繫,至於什麼聯繫,我也不知道。」

「南方呢?」何凡皺眉。

「南方,屬下曾偶然得知,南方聯盟同樣和風族有聯繫,好像是什麼交易,具體屬下也不清楚。」柳擎說道。

「你幫我調查一下,罪域釋靈五級的勢力,獨行者這些。」何凡又道。

「是,大人。」柳擎應道,取出一個空間包交給他:「大人,這是您要我收集的藥材,吳天他們的也在。」

「嗯,不錯,兩株八級的,一瓶八級進化液。」何凡看了眼,一瓶八級進化液,只有1.5數據了,八級的藥材+1。

「以後多弄點八級進化液,這些我先收起來了。」何凡將東西收走,又道:「那腕錶破譯了沒有?」

「還需要幾個小時。」柳擎回道。

「趕緊破譯,我感覺裡面會有好東西,說不定我能賺一筆。」何凡催促道。

柳擎去忙了,何凡將進化液和藥材吃掉,基因數據到了76,.25%。

「若是天天都有這收穫,自己應該能在最短時間,提升到釋靈九級。」何凡思索道,到時自己是當第六霸主呢,還是幹掉一個霸主,自己上位呢? 罪域死人真的很正常,何凡殺了幾個人,也沒引起多大動靜,甚至連談論的都少。

至於陸青天,一樣沒人談論,說好的暴露呢?何凡都打算再救下陸青天,多要點嫁妝什麼的,可惜沒有這個機會。

一邊喝茶,一邊等待,幾個小時后,柳擎滿頭大汗地走了出來,將腕錶交給他:「大人,這消息有些嚇人。」

何凡接過腕錶,看著上面的信息,面色也變了:「靈?東方名單?」

「大人,這事我們還是不參合了吧?」柳擎雙腿都在打顫:「如果這事暴露出去,五大霸主肯定會滅了我們。」

何凡看著腕錶上的名單和靈的信息:「這個靈,究竟有什麼作用?」

腕錶上,五大霸主壟斷的靈,其實輸送到了四大聯盟,而東方名單,是東方安插在罪域的進化者和進化學家,一旦暴露出去,東方在罪域絕對玩完。

「不傳出去便好。」何凡收下腕錶,起身道:「我還有事處理,你就當什麼都不知道,五大霸主而已,我還不放在心上。」

「大人身份尊貴,這是自然。」柳擎這才想起何凡的身份,東方的姑爺,西方的當代上帝兄弟,這還怕誰?五大霸主應該怕何凡才對!

何凡沒說這是假的,這個身份還是挺好用的,雖然東西方都不會承認,但沒關係,罪域的人信就行了。

回到宅院,何凡等待天黑到來,約定時間將至,何凡前去見琿權。

黑色夜幕,道邪之氣籠罩,何凡御空而行,感應之力擴散,只有下方兩人,一個琿權,一個釋靈九級進化者,感應了一下,只是剛進釋靈九級不久,遠比不上他幹掉的風族進化者,這種他能吊著打。

「琿權,我來了。」何凡御空而下,從沒見過這種要求,還要他搶第二次,這肯定要滿足他。

「你終於出現了。」琿權面帶冷笑:「你若能打敗莫長空,我身上的東西,你儘管拿去。」

「打敗他,太容易了。」何凡掃了眼釋靈九級,沒放在眼裡,人刀上手,刀芒破空:「一刀成湯。」

「找死!」莫長空冷喝一聲,一桿長槍爆發,槍芒破空,毫無所懼。



刀槍碰撞,血水噴洒,何凡持刀而立,莫長空已經飛了出去。

「現在將身上的東西交出來吧。」何凡淡淡地道。

「一招?」琿權呆了呆,打釋靈九級,你也是一招?你這實力究竟有多強?

何凡走過去,扯下他們的空間包,期待地看著琿權:「你還會讓我搶第三次嗎?」

琿權:「……」

「少爺。」莫長空忍著傷勢,快速來到琿權身邊,神色凝重地看著何凡,很緊張。

「別緊張。」何凡翻找著空間包,皺眉道:「怎麼才兩株八級的,就沒有九級的?」

「八級的資源本就稀少,九級的就算是莫長空,一年也未必能有一瓶進化液。」琿權說道:「我實力太弱,拿不了太高級的東西,你這麼喜歡資源,不如到我身邊做事。」

「你這麼窮,你好意思拉我入伙?」何凡鄙視地道:「我搶了你兩次,都是你身邊人的比你富有,你不羞愧嗎?」

「那是我實力不夠,我若是實力足夠,我爺爺會給同等級的資源。」琿權悶聲道。

「你就只會依靠你爺爺,啃老么?」何凡嘆道:「你這種,我該怎麼看得起你?身為男人,還是霸主的孫子,要學會自己弄資源,自己獨立知道嗎?」

「閣下,少爺如何……」

「你閉嘴,這沒你一個下人說話的份。」何凡瞪了莫長空一眼,看著琿權,訓斥道:「你說,你長這麼大,自己弄過幾次資源?」

「一次?」琿權不確定地道,他好像沒有自己弄過資源。

「就你這種,還想要我給你效力?」何凡不屑地道:「我一直都是自己找資源,都是憑自己努力得來的,你身為霸主的孫子,又是在罪域,這麼好的條件,你居然不懂得利用?」

「我一句話,就有人給我弄來,我為什麼要自己去找?」琿權看著他,很迷茫,一句話的事情,我為什麼要去費力弄?

何凡沉默了,你這話很有道理,但是,你不多弄點資源,我還怎麼搶你?

「你一句話,能弄來很多八九級資源么?」何凡冷笑著道。

「誰都弄不來,我頂多弄到一兩株,能弄到很多的,是霸主。」琿權翻了翻白眼道,你真當這些資源爛大街是么?

「弄不到?那我為什麼幫你辦事?」何凡譏諷地道:「幾年求一瓶九級進化液?琿權,你要明白,你是招攬我這種高手,超級強者,只是一張嘴,是行不通的,要有實際好處,你給不起,就不要說招攬我。」

「好吧,我給不起。」琿權想了想,自己真的給不起,何凡要的太多了,若是一年一瓶九級進化液,他還能去求他爺爺,滿足何凡。

「你果然不是真心想招攬我,你太讓我失望了。」何凡一臉我看清了你的表情,對琿權很失望。

「我是真心的啊。」

「可你連資源都不給,還說真心?」何凡撇嘴,一百塊都不給我,你還說你是真心的?

「我沒有……」

「你有。」何凡沉聲道:「這是罪域,罪域是什麼?一群卑鄙無恥的傢伙聚集地,罪惡的匯聚,你身為罪域霸主的孫子,你不知道怎麼弄資源?」

「可是八九級的,除非去找那些釋靈八級的進化者,但基本上都是五大霸主的人,我爺爺的人我不能亂來,其餘霸主,我也不能亂動。」琿權無奈道。

「你身上還有東西么?」何凡問道:「一些資源什麼的,不用擔心,我不會搶你的,我這種高手,還是有風範的,只是給你展示下。」

「還有一株。」琿權猶豫了下,手中出現一朵嬌艷花朵,八級藥材:「這是我要送給煙兒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