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是戰之天道。」

畫面中,全為戰爭的畫面,大至成百上千萬的戰鬥,小至孩童之間的摩擦推搡。

這一刻,林東彷彿看穿了這個世界上每一個角落所發生的戰鬥。與此同時,林東的心神迅速的沉入到每一副畫面之內。

不知不覺間,林東整個人盤膝而坐。用讓人汗顏的速度領悟著天道之力。


額頭處的紅光構成的戰字,越來越明顯。跳動的幅度也越來越大,彷彿要脫離一般。

此時魂祖的聲音卻帶著些許詫異的響起:「沒想到只憑一顆朱靈果,這小子的天道修為竟然提升的這麼快。照這個速度下去,很可能提前將符文實體化,形成領域之力。」

這化靈境的修士就是能夠將自己的符文給實體化,但林東此刻卻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在淬靈二重之時,就大有符文實體化,結成領域之力的趨勢。

與此同時,房間外的陳超和顏峰兩伙勢力,此刻卻皆是沉默不言。

「沒錯,這是朱靈果。不過是個下等的。但在這下位面應該也是了不得的東西了。」魂祖回應道。

「這東西還有上等下等之分?」

「當然,人分三六九等,這朱靈果自然也不例外。上等的朱靈果在整個上位面都不好找,果實上共有9999顆顆粒,中等的有6666顆顆粒。像這個,則只有3333顆顆粒。」

聞言,林東重新打量了一下朱靈果,晶瑩剔透,讓人看之便有食慾。

「反正既然得到了,不吃反倒是浪費。」

至於外面陳超那些傢伙,自然是在朱靈果的誘惑中自動過濾掉了。

手握著朱靈果,上面的顆粒摩擦在掌心,極為有彈性,甚至握著這樣的東西,都有一種要將之捏碎的衝動。

「吃,不吃白不吃!」

咕咚!

隨著林東剛剛將之放入口中,這朱靈果彷彿有人性一般,根本就沒有給林東咬下去的機會,碩大的果實,直接沖入林東的小腹。

「恩?」

在原地駐足了良久,林東感覺好似並沒有什麼變化,不禁喃喃道:「難道這東西是假冒的不成?怎麼……」

話音未落,突地!林東只覺得小腹處傳來一陣清涼,那種感覺就彷彿置身在冰泉中一般,眨眼的功夫,這種清涼之感迅速席捲整個身體。

轟!

伴隨著一聲巨大的轟鳴,林東覺得自己的腦海中彷彿來了一次巨大的爆炸。

然而就在這一剎那,林東只覺得自己眼前的一切好似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心神翻轉間,好似能從空氣中看到一條條介乎於時至和虛幻的線。

「這是…………」

隨著林東輕輕一抓,視線中一條最為耀眼的紅線被他輕輕的握在手中。但就在這時,突地!林東整個身體一顫。

一幅幅畫面猶如電影一般在自己的腦海中劃過,片刻不停的閃爍。

「這是戰之天道。」

畫面中,全為戰爭的畫面,大至成百上千萬的戰鬥,小至孩童之間的摩擦推搡。

這一刻,林東彷彿看穿了這個世界上每一個角落所發生的戰鬥。與此同時,林東的心神迅速的沉入到每一副畫面之內。

不知不覺間,林東整個人盤膝而坐。用讓人汗顏的速度領悟著天道之力。

額頭處的紅光構成的戰字,越來越明顯。跳動的幅度也越來越大,彷彿要脫離一般。

此時魂祖的聲音卻帶著些許詫異的響起:「沒想到只憑一顆朱靈果,這小子的天道修為竟然提升的這麼快。照這個速度下去,很可能提前將符文實體化,形成領域之力。」

這化靈境的修士就是能夠將自己的符文給實體化,但林東此刻卻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在淬靈二重之時,就大有符文實體化,結成領域之力的趨勢。

與此同時,房間外的陳超和顏峰兩伙勢力,此刻卻皆是沉默不言。

「超哥,那小子已經進去一天了,還沒有動靜。我們一直這麼乾等著也不是個辦法,是不是要……」

一個小弟有些隱晦的說道。其實明眼人一聽就知道是什麼意思,畢竟不能因為林東一個人就耽誤所有人的時間,他們可都是被家族寄予厚望的人,若是因為林東一個,全部斷送去往七大宗派的機會。那樣子的話……

陳超此刻陰沉著臉,目光注視著緊閉的房門。朱靈果就這麼被奪走,他很是不甘心。但若真的是一味的等下去,恐怕他做不到。

良久,陳超幾乎咬牙切齒的說道:「我們走!」

現在距離最後試煉結束的日子,只剩下了三天,每一分一秒都耽誤不得。

不多久,陳超這邊兒的人剛走。顏峰那邊兒也相繼離開,只是在離開之時,空氣中盪起顏峰冰冷之極的聲音:「若是這林東能進入七大宗派,他必死!」

然而,此刻完全陷入天道中不能自拔的林東自然是不知道外面發生的一切。

良久,當時間在林東的腦海中變得沒有意義,林東只覺得身體一震,所有的感悟如同海水一般濃縮在自己的意識里。

一聲輕喝劃破了整個房間的寂靜。


「戰之領域。」

刷!

隨著聲音的發出,整個房間瞬間被一層紅光所覆蓋。一股讓人熱血沸騰的戰意瀰漫在每個分子之中。

「戰之領域,戰無不勝!」

刺啦!

一道猶如紙張破碎的聲音瞬間響起,而空氣中一道道黑色的裂痕出現,將空間撕裂成千瘡百孔。

「戰之領域,混戰。」

立時間,虛空中仿若有咚咚的擂鼓之聲響起,瞬間便能把所有人心底的戰意調動出來。

「戰之領域,停戰。」

刷!

這一刻,整個空間都彷彿要凝結一般,所有的一切都被凝固在最原始的狀態。

「呼…………」

突地,一聲長呼重重的響起。原本瀰漫的紅光也瞬間消散,一切又重新恢復到最初的狀態。

只是林東此刻的額頭卻布滿了汗水,盯著有些顫抖的手掌喃喃自語道:「雖然能夠發揮出領域之力,不過像現在已經領悟的天道攻擊,還不能融合在一起,只能在領域之力將攻擊擴大化,所以只能算作半步化靈的狀態。但可惜的是,我現在本身的實力還不夠。貿然使用領域之力,消耗太大,甚至還不如單純的使用戰無不勝來的強。」

不過這樣的話立馬換來魂祖的鄙視之語:「小子,你是在本座面前裝逼嗎。這尋常人想要到半步化靈,靈魂境界是主要的,然後就是需要領悟領域之力,最後是本身的境界要達到,才能進入化靈境。你小子現在領域之力夠了,靈魂境界夠了,就差自身的境界,不知道比別人快了多少。竟然還在這裡唏噓。鄙視。」

「額…………」

魂祖的話讓林東有些語塞,如果按照他這麼說,確實是這樣。現在只要等到自己的本身境界就能夠水到渠成的進入半步化靈,速度確實比其他人快了不少。

而且林東的真實年齡不過才16歲,這樣的年紀達到半步化靈就算是在上等國也是極為少見的。

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繼續和魂祖多做糾纏,轉移話題道:「老傢伙,我在這裡多長時間了?不會是試煉的時間了吧?要是真那樣,我就悲劇了。」

林東在剛才的感悟時感覺不到時間的存在,修士眨眼間閉關十天半月極為正常。若是耽誤了,那林東真的是連腸子都悔青了。

「還好,你在這裡是兩天左右的時間。距離結束應該還有一天吧。」

這事兒上魂祖並沒有調侃林東,如實的說道。畢竟他現在更著急的是,林東快點兒進入七大宗派修行陣法,把幻祖那個擁有極大威脅的傢伙先處理掉。

「只有一天了?!」

聞言,林東猛地一驚!

「靠!這他媽壞事兒了!一共就100個名額,要是別人搶先的話,那就扯犢子了!」

林東直接從原地起身,一把將桌子腿拿起,將最後一個婆娑字記在腦海中。

「行了,現在逆天指已經齊全了。老傢伙,你幫忙把所有的婆娑字翻譯成通用語言。我現在時間已經不夠了,我要先趕過去再說。」

然而,此刻的階梯之上,一些上等國的修士早已經佔領相對的名額,還有一些運氣不錯的中等國修士也是如此。

但如今這階梯上的最高端,幾個在所有人凶神惡煞的目光下的人物不禁有些瑟瑟發抖。

「下等國的人?!!哈哈哈!真他媽可笑!你們幾個,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就憑你們身份也敢來這裡!可笑!」

「是啊!也不看看自己是個什麼身份就敢來這裡!艹!小子,滾下去或許還能活一名。否則繼續留在這裡,就算是進入了七大宗派,你們也只能是炮灰。」

「算了,和他們說這些幹什麼。既然人家能先我們一步來這階梯,說明人家有本事。嘖嘖嘖,就是這個未來的命啊。聚靈境的修士,哈哈啊!真是可笑!我們竟然被一群聚靈境的修士搶了先!真是諷刺啊。」

眾人視線所及之處,四道人影盡量將身子完全靠攏。這四人自然就是常天野四人。

當初和林東分開之後,他們選擇了反其道而行之。沒有選擇躲避,而是以最快的速度奔向階梯。

幸運的是,當時上等國的修士基本上都在窺寶洞,另外一些中等國的修士忙著四處絞殺曾經的夥伴,獲得令牌。

相反,沒有人去注意他們。所以很是輕鬆的就進入了階梯,而且手中的令牌積分剛好夠。

「喂!下等國怎麼了?!林東同樣也是下等國的,還不是把你們打的屁股尿流嗎!」

階梯之上,是一處極大的平台,足夠容納百人。而在半空,七個蓮花寶座凌空浮現,所有人都知道這是給七大宗派的掌權人所留的。

然而此刻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一聲嬌叱卻打斷了周圍人的議論。

循聲望去,說話的正是南浦靈這個小辣椒,雖然身體在這麼多雙眼睛的注視下瑟瑟發抖。但這小辣椒的臉上滿是不服,挺著胸脯大聲的辯解著。

「恩?」

然而這一刻,之前所有的討論都戛然而止。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向南浦靈。

「我……我……怎麼了嗎!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其他人好像變了個樣子。但南浦靈還是硬著膽子再說了一遍。

突地!就在南浦靈話音剛落的剎那,一聲陰冷的笑意傳到南浦靈幾人的耳中,使的他們身子莫名的一顫。

包裹的人群中,一陣低沉的腳步聲響起,人群自動分開一條過道。

一個二十五六歲的青年緩步而至,黑白分明的雙眸一眼不眨的盯著南浦靈。

「喂,你幹什麼!?」

就在這樣的注視下,南浦靈不知怎的,竟有一種害怕的感覺。身體下意識的倒退了幾步,盯著面前的這張陰沉的臉。

「你幹什麼!?我……」

南浦靈話音未落,面前的男人卻突地一笑,只是那笑容中滿是陰冷。

「沒錯,你說的沒錯。林東確實把我們打的屁股尿流。所以他的下場只有一個字,那就是死。」

「啊?」

南浦靈有些沒反應過來面前這男人說的是個什麼意思。當然,她自然不會知道在窺寶洞發生了什麼事情。


「超哥,你看!下面來個人,好像是林東!」

不知是誰的一聲叫喊,讓所有人的目光都沖著山腳下看去。只見一道人影正用極快的速度沖向這平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