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裡水質很特別,用它釀出來的酒有一種特別的清香和甘甜!」金清石滿意的點了點頭道。

「是啊!現在很多人都想要這裡的酒,可是我不想擴大生產,因為這樣會破壞這裡的環境!」甘大山微笑著道。

「是啊!要不然以後再也釀不出神農美酒了!」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在酒廠里,十多個身材魁梧的保安牽著幾隻大狼狗,在酒廠里巡視著,甘大山拿出一張磁卡,在山洞牆壁上的電子門鎖嘀了一下后,沉重的兩扇大鐵門緩緩的縮進了石壁里,一股沁人肺腑的酒香立即迎面撲來!

「這些都是特別定製的酒缸,每缸都能裝六百多斤酒!」甘大山指著一個個又粗又高的大酒缸微笑著道。

「那我可要連酒帶缸一起拿走了!」金清石笑著道。

「拿吧!只要你喜歡,全部拿走都可以!沒有你,就沒有我們甘家的今天!」甘大山認真的說道。

「甘爺爺!你可千萬別這麼說!這裡面也有你一半的功勞啊!」金清石微笑著道。

「呵!呵!呵!可惜這種機會太少了!如果還有這樣的機會,一定要叫上我!」甘大山開心的笑著道。

「好!到時候我一定叫上你!這些酒我先要十缸,錢我就不給了,不過這顆先天靈獸的內丹你可一定要收下!」金清石說完左手一動,一隻翠綠的玉盒出現在手掌上。

「啊?這這…這是怎麼來的?」甘大山和甘朝陽同時瞪著眼睛吃驚的問道。

「儲物戒啊!」金清石舉起左手,微笑著道。

「原來真的有儲物戒啊?這也太神奇了!」甘大山瞪著眼睛緊緊盯著金清石左手中指上帶著的骷髏戒指,吃驚的說道。

「甘爺爺!你先別頂著儲物戒啊!這可是先天靈獸的內丹!」金清石笑著道。

「這這…這禮物也太貴重了!」甘大山激動的道。

「有了這顆內丹,朝陽應該很快就可以突破到先天了!」金清石微笑著道。

「石頭!大恩不言謝!我就厚著臉皮將內丹收下了!等你的東陵島開業以後,我就過去幫你!」甘大山認真的說道。

「甘爺爺!我可沒有這個意思啊!我是讓你老冬天過去度假的!」金清石連忙說道。

「現在雖然的有錢了,可是我感覺好像沒有了自由一樣!天天釀酒、泡酒,我是真的有點累了!所以我準備去你哪裡先好好休息兩年再說!」甘大山苦笑著搖了搖頭道。

「爺爺!都是我連累了你!等石頭哥的東陵島搞好了,你就過去好好休息一下!」甘朝陽愧疚的道。

「嗯!等你突破先天之後,我也就解放了!」甘大山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甘爺爺!那我要收酒啦!」金清石笑著道。

「全收了!將來我上的島好有酒喝!」甘大山馬上大聲的回答道。

金清石最後收了二十缸白酒和一缸極品酒後,甘大山才讓他從山洞裡走了出來。

第二天一大早,穿著迷彩服的金清石和靈靈開始進入到神農架的大山裡。

自從金清石突破到築基期之後,空間里的山脈又擴大一倍,山裡的各種靈藥材也從三四百年,增長到了七八百年,而且數量非常的驚人,對神農架里的幾十年和上百年的藥材已經再也看不上眼了,兩個人進到山裡之後一路快速的前進著。

下午三點鐘,兩個人來到了小溪的源頭,四面環山天然大湖前。

「哥哥!我喜歡這裡!真是太漂亮了!」靈靈一邊快速的脫著衣服一邊興奮的大叫著道。

「那我們以後每年都來一次!」金清石一邊從空間里拿出炊具一邊微笑著道。

「好啊!最好把雅姐、影姐、麗莎姐、憐惜姐還有若水姐全帶過來!」靈靈同興的道。

「為什麼不帶你瑩姐呢?」金清石笑著道。

「我怕她生氣啦!」靈靈撅著小嘴道。

「生你個頭!趕緊去湖裡抓幾條大魚!我們燉魚吃!」金清石苦笑著道。

「是!司令!」靈靈敬了一個軍禮之後,立即赤身裸體的跳進了大湖裡。

「嗷……」金清石將三隻大青狼從空間里放了出來,三隻大青狼立即興奮的嚎叫起來!

「呼啦啦!」大湖四周茂密的樹林里,立即飛起一群群白鶴、白鸛、野鴨、鴛鴦!

「呵!呵!呵!哥哥!你看我都抓到了什麼!」沒過一會,靈靈從水中跳到岸上,然後左手一揮!

「嘩啦」一聲!上百條一尺多長,四五斤重的野生齊口裂腹魚出現以金清石的腳下!

「呵!呵!呵!這可是好東西!它叫齊口裂腹魚!身體里含有二十七種種脂肪酸和十八種氨基酸,都是我們人體所需要的!」金清石一邊將這些齊口裂腹魚收進自已的空間里,一邊微笑著道。

「那我再去抓一些回來!」靈靈說完立即騰空而去,向著大湖中心沖了過去。

金清石將兩條齊口裂腹魚清理乾淨后,開始用大鍋燉了起來。

二十多分鐘后,靈靈再一次衝出水面落在了金清石的身前,這一次上千條齊口裂腹魚鋪滿了岸邊!

「嗯!真的很好吃哦!」靈靈一邊大口大口的吃著燉好的齊口裂腹魚,一邊不停的點著頭道。

「湖裡只有這一種魚嗎?我上次來的時候,可是遇到過一條十多米長的怪魚!看起來很嚇人!」金清石微笑著道。

「水下是有不少魚啊!可是都長得太丑了,我對它們沒有食慾!」靈靈撇著嘴道。

「你可不能以貌取魚啊!好吃的魚大部都長得比較丑!如果你不吃那可就虧大了!」金清石笑著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我吃完再去抓一些回來!」靈靈馬上兩眼放光的道。

「行啦!吃完了我們趕緊去齊岳山!先找到靈脈再說!」金清石微笑著道。

「那好吧!」靈靈無可奈何的點了點頭道。

晚上十點鐘,金清石和靈靈在一座近二千米高的山峰前停了下來,「這裡就是齊岳山的山後,不過齊岳山有五百多平方公里,我們要想到靈雲山莊,無疑跟大海撈針差不多!」金清石苦笑著道。

「這個簡單啊!他們如果要采靈石,必然會出現大量的廢石!只要我們沿著廢石,就一定能找到靈脈!」靈靈微笑著道。

「萬一他們也有儲物戒呢?」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那你說該怎麼找?」靈靈鬱悶的道。 「靈雲山莊不是煉丹嗎!那他們一定種藥材!我們就從藥材開始尋找!如果能發現廢石,那當然就更好了!」金清石想了想道。

「那樣也行!」靈靈點了點頭道。

兩個翻過高山連夜開始在齊岳山裡四處搜尋起來。

第二天早上,兩個人站在一座海拔一千五米的山峰上,金清石拿著高倍望遠鏡向著山下搜索著。

「靈靈!左邊那坐山峰有煙霧冒出來!我們馬上過去看一看!」當一縷青煙出現在望遠鏡里的時候,金清石馬上高興的說道。

「也許又是上山採藥的人在做飯呢!」靈靈苦著道。

「我有種直覺!靈雲山莊就在哪裡!」金清石認真的說道。

「你的直覺准嗎?」靈靈撇著嘴道。

「當然准了!要不然我當時怎麼會把你這個小屁孩帶回家?」金清石笑著道。

「哦!原來你當時把我帶回家,就是為了給你當媳婦啊?」靈靈瞪著眼睛道。

「呵!呵!呵!不是當媳婦!而是當保鏢!」金清石笑著道。

「我辭職!」靈靈大聲的說道。

「我不批!」金清石說完一把抱起靈靈,飛身從山峰上跳了下去!

在左側山峰的山腳下,十幾棟小木樓坐落在茂密的樹林里,一條小溪從木樓前緩緩流過。

「是藥味!應該就是這裡了!」金清石和靈靈站在半山腰的一顆大樹上,當煙霧到金清石的鼻中,他馬上眼睛一亮,然後激動的說道。

「他們怎麼會躲在山腳下呢?難道靈脈入口就在山腳下?」靈靈好奇的問道。

「在木屋的四周沒有發現廢石!如果靈脈真的在這裡,那他們一定有空間法寶!」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萬一他們有高手怎麼辦?」靈靈擔心的說道。

「那就跑唄!」金清石笑著道。

「如果他們真的有高手,那你千萬不要離開我!我現在可以驅動幽靈劍十分鐘,只要他們手裡沒有靈器,就是金丹後期的高手也追不上我們!」靈靈認真的說道。

「好!到時候我緊緊的抱著你!」金清石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那我現在就下去嗎?」

「不!我們喬裝改扮!直接從正門進去!」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半個小時后,穿著山裝,背著旅行包、手裡拿著登山杖的一男一女沿著小溪向著木屋的方向走了過去。

「站住!」兩個人剛剛走到離木屋還有五十米的時侯,突然兩道身影從一顆大樹上跳了下來。

「你好!我們夫妻是來齊岳山探險的!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啊?」金清石連忙向著落在身前的兩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微笑著問道。

「你們進山的時候沒有看到警示牌嗎?在這方圓三公里之內都是私人的地方!禁止外人入內!」一個年輕人冷冷的說道。

「我們是從山裡繞過來的,並沒有看到任何的警示牌!我還以為這裡是一個度假山莊呢!」金清石苦笑著道。

「我們這裡就是度假山莊!可是還沒有完全開發出來!如果想住在這裡也沒有問題!」這個時候另處一個年輕人微笑著道。

「老四!你想幹什麼?」第一個說話的年輕人黑著臉道。

「三哥!你好好看看躲在他背後的那個女人!」老四趴在三哥的耳邊小聲的說道。

三哥馬上向著底著頭躲在金清石身後的靈靈看了過去。

「雖然看不到臉,可是身材還真的很不錯哦!」三哥馬上眼睛一亮,然後小聲的說道。

「反正大家都進山洞裡去了,不如我們…」老四小聲說道。

「嗯!」三哥馬上高興的點了點頭。

「老婆!那我們要不要在這裡休息一天呢?」這個時侯金清石回頭向著靈靈微笑著問道。

「嗯!正好把衣服好好洗一洗!」靈靈立即點了點頭道。

「請問要多少錢一晚呢?」金清石微笑著問道。

「現在還沒有開業不用錢!」老四連忙回答道。

「真是出門遇到貴人了!」金清石高興的道。

「呵!呵!呵!小事情!我現在就帶你們過去!」老四微笑著道。

「謝謝!真是太感謝了!」金清石連忙說道。

金清石和靈靈跟著老四和三哥哥來了最外邊的一棟二層木樓前,然後帶著兩個人直接來到樓上的一個房間里。

「你們先好好休息一下!我和哥哥去給你們準備早餐!」老四微笑著道。

「這怎麼好意思呢?我們帶了乾糧,隨便吃一點就好了!」金清石連忙說道。

「沒事!反正我們自已也要吃!五分鐘后我就把早餐給你們送上來!」老四微笑著說完,拉著一直盯著靈靈看的三哥轉身走了出去。

「三哥!你也太直接了吧?萬一把人嚇跑了怎麼辦啊?」一出門口老四就小聲的說道。

「長得可真他媽的漂亮!跟仙女下凡一樣!」三哥一邊咽著口水一邊激動的道。

「呵!呵!呵!那你趕緊去準備曼陀羅啊!」老四笑著道。

「太廢事了!直接將那個男的殺了算了!」三哥瞪著眼睛道。

「那樣玩起來沒有意思啊!上次那個女人又哭又嚎的!搞起來一點都不爽!」老四鬱悶的道。

「那好吧!你趕緊去煮麵!我現在就是拿曼陀羅!」三哥點了點頭道。

就在兩個人做著美夢的時候,靈靈在房間里咬牙切齒的小聲說道:「我一會就把那個人的兩隻眼睛挖出來!」

「只要我問完了,你挖心都行!」金清石微笑道。

「哥哥!這麼廢事幹什麼啊?剛才直接將他們制伏就好了!」靈靈鬱悶的道。

「我是想先了解一下這裡情況,一會審問的時候,好知道他們有沒有騙我們!」金清石小聲的說道。

「這裡好像是住了不少人啊!可是怎麼一個人都不見了呢?」靈靈皺著眉頭道。

「最大的可能就是躲到山裡去挖靈石了!」金清石微笑著道。

「如果靈脈真的在這裡,那哥哥馬上就可以突破到金丹期了!」靈靈高興的道。

「那可要準備生寶寶了啊!」金清石笑著道。

「嗯!我保證給你生個超級大帥哥!」靈靈用力點了點頭道。 「咚咚…」五分鐘后,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請進!」金清石向著靈靈使了一個眼色,然後大聲的喊道。

「早上先簡單的吃一點!等中午我給們做野味吃!」老四和三哥一人拿著一碗面走進了來,老四微笑著說道。

「謝謝!謝謝!真是太麻煩你們了!」金清石一邊說著一邊迎了上來,當金清石的右手剛剛接住老四手中的那碗面,左手的中指和食指突然從碗下向著老四胸口的膻學穴點了過去,而靈靈右手接著碗,左手中的幽靈劍也插在了三哥哥的丹田上!

「你你你們是什麼人?」三哥驚恐的說道。

「跪下!」靈靈冷冷的道。

「救命啊!救命…啊!」三哥突然大喊著道。

「噗」的一聲!插在三哥丹田裡的幽靈劍突然向上一劃,三哥胸前立即出現了一道血痕,緊接著鮮血和內臟從裂開的胸腔里涌了出來!

「哼!我讓你色迷迷的盯著我!」靈靈一邊用幽靈劍挖著三哥的眼睛一邊冷冷的說道。

金清石一邊解開老四身上的學位,一邊聞著手中的滿滿一碗麵條微笑著道:「麵條是挺好吃的!可是我喜歡吃天麻燉人腦!」

「你你…你們想幹什麼?」老四驚恐的說道。

「殺人!搶靈石!說!靈雲山莊里有多少人?靈脈在哪裡?」金清石冷冷的道。

「啊?你。你你們怎麼會知道靈脈的事情?」老四吃驚的道。

「少廢話!趕緊回答我的問題!」金清石瞪著眼睛道。

「我我我們這裡一共有六十多人,靈脈就在就在後山的山底下!」老四全身顫抖的回答著道。

「現在山莊里有金丹期的高手嗎?」

「沒沒沒有!前幾天祖師爺帶著一些長老去京城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