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麼說,此人已死?」玄德暗暗發怵,江東之人有仇必報,最好不要得罪他們。

「估計已經進了魚肚!」甘寧見劉備如此問,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我聞江東自稱義士的人不少,怎可如此草菅人命呢!」關羽瞧不起甘寧肆意的大笑聲,他斜眼望向周瑜,似乎有意嘲笑一番。

「敗軍之將,有何顏面苟活於世,丟到江里餵魚,免得回去無顏再見家鄉父老!」周泰見紅臉大漢有些孤傲之色,不免頂撞一句。

「這一點我倒是認同!」張飛朝周泰點點頭。

「主將說話,你們少插嘴!」劉備有點惱火,要讓道不讓道,想要見見降將,竟然被對方給殺了,這個江夏接防接得非常狼狽。

「玄德公,稍安勿躁,要不今晚就在我帥船歇著,我想不出今夜,秣陵的回信就該到了,明晨我親自護送玄德公登岸如何?」周瑜一點都不急,挨在帥船四周的大小艦船三四百,荊州的兩處軍馬加起來還不夠喝一壺的,只要不放他們進入江夏城堅固的城牆後面,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女團締造者 「公瑾老弟一番好意心領了,我領來的可是荊州水軍,又非我劉備的直屬部隊,一夜不歸,足夠他們反叛好幾次,再說周郎千軻在此,萬一他們被嚇破膽逃回漢津去,我怎麼辦,拿什麼守江夏!」劉備自飲一杯,搖搖晃晃站起身來。

「若有答覆,請派小船通知我等,大都督,就此告辭!」劉備朝他一拱手,領著關張二人轉身便走。

「若有消息,一定送到!」周瑜望著三個狂妄的背影,搖頭微笑。

「我看這劉備不過如此,公瑾你是不是看錯人了?」藏在眾將身後的諸葛瑾舉步上前,意味深長地對周瑜說道。

「龍者,隱於深壑之中,騰於九天之上,曹操都曾說過,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可見此人非同尋常!」周瑜起身離開座位,背著雙手走到女牆邊,看著遠去的荊州帥船,憑空感慨一番。

等到劉備離開江東戰陣一段距離,便見劉琦引大隊前來接應,眾人匯于帥船之上。

「劉叔,談得如何?」劉琦最為著急,他倒不是怕劉備把他買給江東,只是擔心能否安然進入江夏。

「能否進江夏城,還要等孫權的回復,大家靜心等待!」此番能安然回來,說明江東對他劉備並無惡意,江夏和談的可能性最大,這也是徐庶意料之中的事。

「看來軍師所料不假,孫權並不想和荊州展開全面戰爭。征伐江夏,完全是為了報殺父之仇!」劉琦轉身為徐庶的料事如神點贊,眾人心中都充滿讚歎。

「黃祖被他們殺了!」劉備原本不想宣布這個噩耗,不過把黃祖安然營救出來也是劉表給他的一個副本任務,如今把這事公之於眾,也算是給個交待。

「黃祖射殺過孫堅,前番又射死江東先鋒凌操,如今被江東所擒,也只能是這個下場!」徐庶點點頭,這一點他早就猜到了。

「黃祖雖然殺過兩員江東大將,但他對我的父親還是蠻忠誠的,我想替他收個全屍,送回鄉里安葬,也算忠有所歸,還望叔父能與江東方面交涉此事!」劉琦聽到這個消息,眼睛里竟在閃出淚花,黃祖支持長子繼位,向來與蔡瑁抗衡,為維持荊州的權力平衡,也算是立下不少功勛。

「很遺憾,賢侄,我聽周瑜說,黃祖被處死後,便被丟入大江之中,只怕此刻已然葬身魚腹了,節哀順變吧!」沒想到劉琦還彼有愛將之心,劉備暗暗稱奇,若是劉表能把荊州交給他,說不定還會有所作為。 遙遠而深邃。

荒蕪而寂寥。

霸道老公的鑽石妻 他,不知在這看似混沌中坐等了多長時間。

數千年?數萬年?百萬年……

漸漸的,時間在他的意識中流逝的飛快。

每一次閉上眼睛再睜開,便是六十年。

他試圖掙破這具牢籠,可無奈依然是失敗,再次閉上,等待下一個六十年。

他是誰?

他誰也不是。

有的稱呼他爲‘無’,有的人稱呼他爲‘魔’,有的人……則喜歡叫他‘滅’。

他曾經記得自己是誰,起碼應該記得。

可惜現在卻忘了。

彷彿這世界只有一片漆黑而已,也許這漆黑也是有靈智,知道自己的悽苦,陪伴自己的身邊。

漸漸的,他連自己要做什麼都忘了。

自然不會記得是誰把他關在這裏,自己又做了什麼樣的事,以至於接受如此絕望的懲罰。

他……只想出去,看一看這天地間,是不是也同樣是一堆黑暗。

如果是那樣,自己活着到底是爲了什麼,抑或者……自己真的活着嗎?

突然,一個十分清脆的聲音從遙遠的天邊響了起來。

很細小,卻太清晰。

他慌張的擡頭望去,就看……有個‘太陽’,在這漆黑的世界中耀眼閃亮……

……

王昃砸吧砸吧嘴,有些痛苦的說道:“奶奶滴,血白流了。”

女神大人也點了點頭,說道:“嗯,看來咱們還得想一些其他的辦法。”

王昃攤手道:“那你加油,咱們暫時就住在這裏好了,憑藉你的能力加上我的聰明才智,早晚會想出辦法的。”

他堅信,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事情,是僅僅有兩條路給人選擇的。

在距離這個封印不遠的地方,王昃從小世界中拿出了‘野營’用具,當真是打算‘過日子’了。

那三名先天巔峯的強者互相看了一眼,苦笑一聲後,紛紛坐在附近打坐修煉起來。

要說修煉環境,這個地方的靈氣含量可比外界要高了不少的。

每個人都清楚,實力每多一分,就多一分希望,如若能突然突破到先天之上,那就算是強行用修爲去修補封印,也並非是不可能的事了。

一切妥當後,王昃伸了個懶腰,拉過妺喜的大腿,直接枕在了上面,美美的吹着口哨。

他很喜歡這種感覺,不管身處何地,身邊擁有這幾個女人,王昃感覺自己這輩子無憾了。

妺喜乖巧懂事,溫柔體貼,有她在身邊,就很舒服。

女神大人愛耍小性子,愛使小心眼,卻透着一種靈動的可愛,有她在身邊,永遠也不用寂寞。

寧飛霜……依舊是那般的寧靜致遠,有她在身邊,王昃就能感受到那種‘安心’。

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女神大人收起了法決,仰着鼻子走到王昃的身邊,用腳在他的大腿上踢了兩下,嘟囔道:“大腿……我沒有嗎?”

顯然是對王昃躺在妺喜的大腿上,有些嫉妒了。

王昃只能報以嘿嘿傻笑。

要說漂亮,女神大人的那兩條大長腿可謂是世間最漂亮的了,看上一眼三天不知肉香,可要說枕起來的話,還是妺喜這種嬌小柔軟的身子更舒服一點,再說了,女神大人的身子冰冷的厲害,毫無溫暖的感覺嘛!真是的……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了。

這裏沒有日出日落的狀態,彷彿永遠是那霧氣升騰的仙境。

就好像世界停滯在林間的黎明。

考慮再三,看着那三個先天巔峯的老者,王昃還是從懷裏拿出六顆五行丹扔了過去。

王昃現在的實力,已經不用再擔心自己有寶貝被人發現了。

作爲祕境中‘拳頭最大’的存在,他就相當於是‘國家博物館’,好東西無數,誰敢動?

月無勾表示了感謝,但也僅僅是點了點頭,雖然在吃下丹藥的時候,還是止不住爲這丹藥的神奇而驚歎。

但對於一個‘小輩’,即便是再‘逆天’的小輩,她也必須維持該有的態度。

畢竟……總不能因爲一個小孩有錢,另一個花甲窮人見到他就下跪吧。

而所有修補封印的工作,就都交給了女神大人。

王昃則帶着兩個女人享受難得的平靜。

這很不公平。

但所謂能者多勞嘛,關於陣法,王昃真的是屁毛都不懂。

不過沒到該休息的時候,兩個女人就自覺的離開王昃身邊,把他留給女神大人,就連那個少話的寧飛霜都是這樣,彷彿……承認了‘大婦’的位置。

王昃和女神大人偶爾聊聊天,偶爾做一些‘小遊戲’,倒也算相安無事。

突然有一天,女神大人略顯興奮的問道:“如果,如果說我和妺喜一起掉到了河裏,你會先救哪一個?”

王昃很無辜的翻了翻白眼,就知道這幾天不應該讓她看那些電視劇,不但把自己帶來的備用電池都快用光了,還讓她學到了這些坑人的東西。

他想了一下,隨即很認真的說道:“拜託,我是旱鴨子啊,從小到大嘗試了無數次都沒學會游泳,你們掉下去還是互相‘幫助’好,指望我來救?嘿嘿……不用擔心,你們‘走’了以後,飛刀她們會照顧我的。”

“呃……你這個該死的混蛋!”

就是一頓小粉拳。

同樣,這段時間王昃其實也沒‘太閒着’。

他還是利用‘空閒’時間,神魂跑到小世界裏面看了看。

要說還真是好久沒來這裏了。

一看之下,大失所望。

往常每次進來,都能發現點驚喜,可這一次絕對跟上次沒啥區別,甚至兩條小龍和小樹的動作都還是那個死樣子。

蹲在陰陽池水旁邊,一瞬不瞬的盯着那個胖胖的荷花。

“唉……‘懷孕’的……不管是人還是植物,都很懶吶。”

王昃嘟囔着也蹲了過去。

因爲他發現,這荷花已經不再吸收零散的靈氣,把它們轉化爲靈氣水珠了。

一副懶綿綿的樣子,蔫蔫的耷拉着葉子。

起身飄了過去,在荷花上摸了摸,還附耳貼了上去,想聽聽裏面的動靜。

“小寶貝,怎麼還沒有動靜吶?”

一副猥瑣父親的形象。

黑龍直接翻了翻白眼,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王昃,彷彿再說‘白癡,哪有這麼快的?’

王昃大怒,喝罵道:“唯獨這件事輪不到你來說!”

好嗎,它也知道這太快?那是誰在第一時間就蹲在這裏守株待兔了?是誰打着不走攆完又來的?

整個小世界中,要說唯一有些不同的,就是小樹的‘姿態’。

它雖然還是盯着小水池,但全身的枝葉卻緊縮在一起,彷彿是握起來的拳頭,在蓄力,準備爆發的樣子。

王昃認爲這是小樹要在自己過去的時候敲自己一頓,所以他聰明的選擇了避而遠之。

之後的時間,王昃就化身‘農民’,仔細認真的開始打理起小世界來。

說白了其實也不過是整理整理地面,看到那株小草蔫了,就去扶起來,看到草坪上有石塊,就撿起來丟到一邊。

最大的工作量就是他的那些‘破爛’了,從外面世界帶來的東西,彷彿垃圾場一般被隨意堆在那裏,五顏六色怎麼看怎麼……噁心。

這幾天的時間裏,大部分都在整理它們了。

……

也許,時間可以就這樣平淡而有趣的慢慢流逝掉。

也許一輩子生活在這霧氣重重的小空間裏面也不錯。

但事實上,任何王昃在下意識中所希望的事情,都會馬上變得不那麼讓人喜歡。

這一天,女神大人本應該‘下工回家’了,可當妺喜和寧飛霜離開了一個多小時了,女神大人還沒有回來。

王昃抿了抿嘴,站起身拍了拍屁股,揮開面前的迷霧向‘封’字陣眼走了過去。

就看到女神大人正一臉的嚴肅,雙手法決連續掐動,額頭都見了汗水。

王昃愣了愣,趕忙上前問道:“怎麼樣?出問題了?”

女神大人道:“嗯,昨天的時候,這個地方的靈氣就有點紊亂了,我沒在意,以爲是自己某個嘗試出現了些許錯誤而已,但今天……那種紊亂卻更加嚴重了!”

在她口中能稱之爲‘嚴重’的事情,那就真的是大條了。

王昃也不由的緊張起來,問道:“是怎麼回事?是封印修補不上了?還是發生什麼……排斥之類的事情?”

女神大人嘆了口氣,收回了自己打出的法決,轉頭看了王昃一眼,苦笑道:“不,相反,封印……要被破開了。”

發現她沒有‘回來’,不光有王昃,還有妺喜和寧飛霜,兩個女人又發現王昃走了過去,出於好奇,也都跟了過來。

正好聽到‘封印要破開’的消息。

寧飛霜慌張的喊道:“快做些什麼,封印破了一切都完……”

妺喜也喊道:“快,快進方舟裏面,這裏不安全!”

王昃本來也想湊湊熱鬧喊點什麼,但突然之間,他腦袋裏的一根絃斷開了,一陣發自於內心的恐懼突然襲來。

太快了,快的就像噩夢驚醒,快的如同高速公路上的車禍。

“嗷!!!”

一聲巨大的吼叫,伴隨着巨大的凌亂的無處不在的‘玻璃破碎’的聲音,破空而來。

王昃下意識轉頭望去,就看面前的整個空間,已經被厚重的黑色氣浪佔據,煙塵滾滾宛如粘稠的液體,以一種超乎想像的速度向他襲來。

彷彿……是站在黑色的核爆面前。 「夏昭!」皇帝剛剛小解歸來,他走進章德殿,突然想起一事來,於是扭頭朝身後喊了聲。

「陛下,臣在!」夏昭急步上前,皇帝已經安坐在大位上,抬手端起桌面上的茶盞,像是在思慮某件要緊的事情。

嬌女種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讓你打探丞相府上次曹植受傷的事,結果怎麼樣了?」皇帝並非喜歡聽那些下臣們家裡的八卦新聞,丞相府一直都是他關注的對象,況且這麼大的事,他當時也在場,怎麼能不問清原委。

「據說嫌犯已經被丞相看管起來,正在審理!」天子吩咐的事夏昭自然要盡心去辦,不管是啟用內線也好,明著去相府問也好,總是要有個結果。

「為何不交由尚書台去審理?」皇帝劉協愣了愣。

「嫌犯是相府里的人,按常理,若不是什麼大罪,可以不用提交朝廷衙門審理!」其實夏昭很想提醒漢獻帝,丞府里的事,宮裡壓根管不著,就連問問也只能暗地裡察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