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都讓開,都讓開,」楚凌飛拉著莫凝珊剛剛從人群中走出來,都沒來得及逃走就被迎面而來的人給逼退了,

一大群穿著統一鎧甲的人嘩啦啦的涌到了檯子附近,就連天皇階的青蘿都不敢對城防兵動手,只是柳眉緊蹙顯得很是不滿,就是因為那個不成文的規定,江湖人不能對王朝人出手,

穿著銀色鎧甲的領頭者稍微一躍就踏上了青蘿所在的檯子之上,理都沒有理她就從身後掏出一張畫像嘩啦一聲展示在眾人面前:「大家聽好了,這人是詹台家族必抓之人,凡是提供線索或者將其擒獲者將會受到非一般的待遇或者得到詹台家族獎勵的一百枚靈晶,」

「來人,將這畫像張貼到各大大小小的街道,」

「是,」身後的手下領了畫像各自行事去了,

看到這畫像的時候楚凌飛猛地一拉莫凝珊走進了一個幽靜的小巷子里,臨走之前他回頭一看,檯子上的青蘿正滿懷笑意的看著自己的一舉一動,

「這女人不簡單,」這是在拐角處楚凌飛對北青蘿的唯一印象,看她那信心滿滿的樣子是認出了城防官手裡的畫像正是自己,

他自己也沒有想到,昨天剛剛將那個詹台家的小子給殺了,這麼快就滿城皆知了,自己這頭紅色的頭髮太明顯了, 「好險啊,幸虧剛才我們走的早,不然以你這一頭顯眼的紅頭髮絕對會被人認出來的,現場那麼多人想要離開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吧……」回到了原先居住的地方,莫凝珊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

「若是被認出來的話現場那麼多人絕對逃不掉的,也許你沒有注意,那個身穿銀白色鎧甲的人擁有偽皇階的實力,從其血氣充盈度能夠看出來,那傢伙修為比我高出很多,」楚凌飛也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會知道自己的模樣,

現場那麼多人,若是將自己包圍的話真的很難突圍,除非朝著那些修為低微的王朝之人動手,但是那樣的話自己將會成為整個無極界諸人共誅之人,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啊,難道要隱藏在這個角落裡不出去嗎,」莫凝珊還是忍不住問道,

緩緩搖了搖頭,楚凌飛端坐在梨木雕花圈椅上給自己斟了一杯清茶,低聲說道:「這王朝之內我們得不到什麼有用的消息,今天能夠看到那名叫青蘿的女子吸收信仰之力已經很僥倖了,」說道這裡楚凌飛心裡有了一定的計較,他有一種感覺,曾經界王神告訴自己的那個修羅神的傳承者可能會與四大王朝的這四個絕世美女有關係,

兩人都不再說話,本來只是出去逛街的,但今天遇到的事情著實讓楚凌飛有點慌亂,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砰,,

楚凌飛猛的一拍茶几就站了起來,急忙忙的收拾起東西來,一邊和莫凝珊說道:「此地不得就留,我們必須離開這裡,」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楚凌飛會突然急切,但是莫凝珊還是選擇了相信他,急匆匆的將東西都收拾到了儲物戒指之中,

就在楚凌飛他們剛剛進入巷尾轉角處的時候,迎面走來了七八個人攔住了兩人的去路,

看著前面全身黑衣的蒙面人,楚凌飛沒有妄動,很是謹慎的將莫凝珊拉倒了背後,一臉戒備的看著這些人,從領頭的那個傢伙身上楚凌飛感應到了強烈的威脅,這傢伙至少也得有真皇階的勢力,

本來以為王朝和江湖是互不相干的,楚凌飛也沒想到在這北部王朝的主城會碰到這麼多的高手,

看到楚凌飛沒有說話,那個領頭的傢伙不著痕迹的點了點頭大步上前說道:「你們不要緊張,我們家主子想要請你們去府上一坐,」

「哦,請問貴府的主子是哪位,」雖然這些傢伙表面看去並沒有多少惡意,但身在異鄉楚凌飛不敢有絲毫的鬆懈,急忙反問道,

領頭的那個黑衣人很隨意的用手拍了拍肩膀上的沒有多少的灰塵,隨意的說道:「見了你們就知道了,帶走,」

「慢著,」這下莫凝珊不幹了,自己的兒子還在這裡,怎麼能夠隨意跟別人走呢,

「這可由不得你們咯,你信不信明天我會用很短的時間通知詹台家族的人過來,保准你們連北部王朝的大門都沒有出就會被他們抓到,我知道你是識相的人,想活命的話最好還是跟我們走一趟,面的妻兒受到連累,」後面的話明顯是對楚凌飛說的,而且很滑稽的扭動著頭顱,那樣子已經很明顯了,若是楚凌飛不識時務的話,他不介意活動活動手腳將其給拿下強行帶會王府,

「那就勞煩前面帶路了,」

「走,」那人手臂一揮,自己的手下齊刷刷的掉頭,自覺從中間讓出一條道路讓自己的老大過去,他們絲毫不在乎楚凌飛會不會逃走,

雖然不知道是誰得知了自己的下落,但是楚凌飛不敢怠慢,萬一這些傢伙真的動起手來自己絕對不是對手的,而且自己身邊還有莫凝珊和小寶在,更加不能輕易的開戰了,

漆黑的夜空中顆顆明星宛若銀盤一般照耀,幾個黑衣人在前面走的不緊不慢,楚凌飛亦步亦趨,緊緊跟著他們,同時記住了自己所走的道路,自己本來就對這裡不熟悉,就更加不能怠慢了,

慢慢的楚凌飛感覺不對勁了,很多路自己明明走過了,為什麼這些傢伙在帶著自己三人繞圈圈呢,

由於不知道對方的來頭,楚凌飛很是謹慎的沒有多話,繼續前進,直到他們莫名其妙的突然停了下來,

領頭的傢伙伸手一揮,前面本來低矮的房屋瞬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座華麗麗的宮殿,

在楚凌飛還沒有回過神的時候,那個領頭者回頭叫道:「請,」

看到楚凌飛動了,他繼續朝前走,走到了這座詭異的宮殿前面,伸手在殿門上一探,殿門之上憑空出現一個缺口,從裡面探出了一個人臉,四下看了一下之後又縮了回去,

緊接著就在一聲轟隆聲中殿門朝著兩邊移去,露出了一條寬敞的道路,領頭者帶著自己的手下快步走了進去,對於身後的楚凌飛並沒有多大的不放心,看樣子到了這裡了並不怕楚凌飛再逃走了,

跟著前面的人進去之後,殿門在一聲嘈雜的轟隆聲中再次關閉,緊接著四周突突的亮起了各異的亮光將四周照亮,道路兩側站著不少人,著裝各異,沒有統一的劃分,顯得很不正式,

「來了,」道路正中央有一個高高在上的踏椅在光影之中,踏椅上傳出來一聲清脆的聲音,

「是,」

「歡迎啊,沒想到我們會再次相見吧,」光影轉換,露出了高高在上的踏椅,一個穿著青色絲綢的女子輕移蓮步,悠閑的從上面走了下來,

「是你,」當看到這人的模樣之後,楚凌飛有點意外,

「咯咯咯咯……很意外嗎,你來北部王朝才多久啊,除了我你還認識其他人嗎,」青蘿毫不介意的走到了楚凌飛的對面,似笑非笑的看著這個有點妖艷的年輕人,


「哦,看樣子你對我很了解嘛,不知道閣下今晚將我們一家三口叫過來所為何事,」看到青蘿這種表情,楚凌飛心裡有點沒底,故作強勢的問道,

北青蘿縴手朝著身後一擺,一個手下很乖巧的搬上來三張椅子,正好供他們坐下,

「坐就免了吧,有什麼事情你直截了當的說了吧,」青蘿本身具有相當強的實力,楚凌飛並沒有打算和她在這裡耗時間,看到椅子也沒有坐下,冷眼說道,

騰,,

楚凌飛說出這一句之後,剛才領頭的那個傢伙身上突然冒起了大片的黃色光澤,這就準備沖楚凌飛動手,

「退下,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兒嗎,」青蘿對自己的手下態度並不好,頭也沒回朝著後面隔空彈了一指,近乎透明的能量瞬間及身,將那個領頭的傢伙擊飛出好遠,趴在地上大口吐著血,

看到這一手楚凌飛眼神一凝,他知道這是青蘿在警告自己,若是不按照她的意思去做的話,下一個飛出去的人可能就是自己,而且剛才青蘿出手的時候那股近乎透明的能量正是信仰之力,沒想到她能夠如此嫻熟的運用信仰之力,

饒是這樣,楚凌飛依舊冷眼看著她,沒有多說一句話,

看到楚凌飛不為所動,青蘿對楚凌飛又高看了一眼,

旋即她做了退步,笑著說道:「實不相瞞,我今天請你過來是想和你合作,」

「合作,」這個目的確實是楚凌飛沒有想到的,本來還以為自己看到了她吸收信仰之力,想要殺自己滅口呢,沒想到她一個天皇階的強者竟然拉攏自己來合作,

「對,我就是要找你合作,我知道你得罪了詹台家,而且那天的告示我也看到了,你根本就沒有退路可走,只能選擇與我合作,否則的話我不介意將你交給詹台家那個老頭子換取一百個靈晶,那時候可不是現在這麼簡單了」青蘿拖了一張椅子,悠閑的坐了下來老神在在的說道,


現在楚凌飛感覺自己很無力,他感覺自己面對的不是一個年紀輕輕的女子,反而像是一個久經人事的老妖婆一般難對付,

看到楚凌飛沒有說話,青蘿也沒有多說什麼,纖細的雙手很隨意的玩弄著自己裙擺上的翡翠懸墜,額頭上的青絲微微垂下將其雙眼給擋在了後面,楚凌飛也看到不到青蘿的雙眼,也不知道她現在心裡在想什麼,

過了一會也許是感覺到無聊了,青蘿緩緩抬起頭打量了莫凝珊幾眼之後酸酸的說道:「怪不得昨天你看到我連理都不理呢,原來身邊有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老婆呀,」說著話還忍不住沖楚凌飛拋了一個媚眼,但楚凌飛此刻正在想著如何脫身呢,理都沒理,

楚凌飛看似在斟酌這件事情的利弊,實則在想著如何從這個自己看不透的女人手裡逃出去,有著血神泯滅之地的存在,保全大家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假如真的進了血神泯滅之地,那下次出來還是在青蘿這個大殿里,得想個辦法離開這個如同牢籠一般的大殿,

這時候,門口看守的人跑過來叫道:「大人,門外來了一個自稱詹台家的人,他說想要帶走這個小子,」

「什麼,詹台家怎麼知道這傢伙的下落了,」 「既然是詹台家的人,那就讓他進來吧,」就算青蘿再自大人她也不敢和北方王朝的霸主,,詹台家族作對,

聽到了青蘿的命令,那名手下急匆匆的趕了回去,這下楚凌飛納悶了,既然青蘿想要找自己合作,為什麼還要讓詹台家的人進來呢,

其實青蘿現在也是納悶,自己北青蘿的名號在北部王朝可不是一天兩天了,就算是詹台家知道了自己的宮殿所在,也沒必要這樣興沖沖的沒有通知就上門來要人的啊,而且他們家族是如何知道自己抓到了這個狡猾的紅髮小子呢,

一時間雙方的人都陷入了深深的疑問,直到剛才前來彙報的人將那名自稱詹台家的弟子帶了進來,

看到這個人讓楚凌飛和青蘿都有點驚訝,尤其是楚凌飛,他怎麼也不會想到詹台家第一個來見自己的人竟然是他,旁系弟子程嘯,曾經去過混元大陸帶走憐兒的人,

青蘿疑惑的原因是沒想到找到自己門的人竟然是是一個如此年輕的旁系弟子,她從程嘯胸前的標誌中能夠看的出來,這小子還是詹台家的旁系弟子,但不論是嫡系還是旁系,都是詹台家族的人,自己惹不起的,

「小兄弟,不知道深夜造訪找姐姐有什麼事兒啊,」程嘯站住腳之後,很機智的沒有去看楚凌飛,而是很恭敬的朝著青蘿行了個禮,青蘿緩緩站起來走過去伸手摸著程嘯的下巴調戲似的說道,

一個大男人被一個女人調戲可不怎麼好,程嘯將頭一瞥,冷聲道:「我聽人說你北青蘿將我們家族要捉拿的紅頭髮兇手給抓住了,實不相瞞,小弟今天過來只是為了將這個小子帶走交給家族,」

莫凝珊根本就沒有見過程嘯,看到他是詹台家的人之後真的有點后怕了,前有狼後有虎這下真的糟糕了,旋即看向旁邊,但楚凌飛彷彿沒事兒人一般依舊像剛才一樣淡定,

「哦,難道你是在懷疑我的智商,告示上明明上已經說明了,將兇手親自帶到王者神山交到你們家族手裡將會獲得一百枚靈晶的哦,」青蘿指著楚凌飛衝程嘯說道,那意思很明顯了,她知道今天有詹台家的人在自己想要保住這小子怕不是那麼容易的了,但假如眼前這小傢伙不拿出點讓自己心動的籌碼的話青蘿也斷然不會放手的,

聽到這話程嘯依舊很平靜,他在來之前就已經計劃好了,旋即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想必你也看出來了,我只是詹台家一個旁系的弟子,我希望以這個紅髮小子為踏板進入到家族內部,」

「哦,懂了,你是想要將這小子交給家族獲取提拔的機會,」青蘿冷笑著點了點頭,看樣子對程嘯這種做法很是不恥,

「對,」

「但這還不足以說服我,」得知了程嘯的目的,青蘿又恢復了那種老神在在的樣子回到了剛才的椅子上坐了下來,同時心裡冷笑道:「嚇了我一跳,我還以為是詹台家的老狐狸呢,原來是為了上位的一個旁系小白,」

「假如我將這小子交給家族的話,我保證將家族獎賞的一百枚靈晶全部交給你,而且,,,後續的我會再加五十枚靈晶給你,」在青蘿沉默了之後,程嘯扔出了一枚深水炸彈,讓在場的人全部倒吸一口涼氣,

要知道靈晶可不是靈幣能夠比擬的,為了抓到楚凌飛為自己的重孫報仇,大長老才拿出了一百枚靈晶為酬勞,但程嘯為了自己前途竟然一次性就加了五十枚,要知道這五十枚靈晶基本上要用一百年的時間來償還還不一定能夠還完,

想都沒想青蘿忽的一聲站了起來應道:「成交,」

青蘿現在急需信仰之力,而靈晶不止能夠讓普通的修鍊者從其中提取自身修鍊所需的靈力,而且裡面的信仰之力也不少,正是青蘿現在需要的,

這時候一直沉默不語看著兩人對話的楚凌飛出言反對道:「不行,萬一他是假的呢,要是他根本就不是詹台家的弟子那豈不是把我賣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青蘿會這麼爽快的就答應了程嘯,但是為了撇清自己和程嘯是一夥的關係,楚凌飛很是無辜的說道,

「而且你還沒說我們之間的合作呢,」

「咯咯咯咯….現在知道怕了,很遺憾的告訴你,我現在已經不打算和你合作了,還是和詹台家族的弟子合作比較靠譜,不瞞你說,看到這位小兄弟胸口的標誌了嗎,這東西只有詹台家才能做的出來,即使弟子被殺有人搶奪也不會有效的,這標誌只會在詹台家族的弟子身上才能展現出來,」青蘿看到有利可圖,相比於和楚凌飛合作,能夠得到更多的好處,瞬間轉換了陣營,棄其如糟粕,

「那我就帶他走了,」程嘯並沒有打算在這裡久留,在確定了雙方的合作關係之後立馬說道,

「恩,你可以走了,我會在你身上做上標記,到時候我會自己去找你的,」說完這話青蘿伸手朝著程嘯的身上彈出了一道杏紅色的光柱,在接觸到程嘯身體的時候一瞬間融入到了他的皮膚上去,在小臂上呈現出了一道彎曲的不規則圖案,

做完這一切之後,青蘿像是突然對楚凌飛沒有了興趣一般嬌笑一聲:「請,」說完這句話青蘿對於自己這次的決定很是滿意,轉身回到了光影之下的踏椅之上,

在青蘿回頭的時候,程嘯做了做樣子將一枚黃褐色的藥丸強行塞進了楚凌飛的嘴裡,而楚凌飛也裝模作樣的反抗了幾下之後,還是把那枚丹藥咽了下去,然後就開始破口大罵,

明眼人都能夠看的出來,眼前這個詹台家族的旁系弟子修為比這個紅髮的怪異男子高深很多,又往他嘴裡塞進了毒藥,將其順利的帶到王者神山並不是難事,


黃褐色丹藥入喉,楚凌飛感覺到一陣清爽,這丹藥根本就是一枚絲毫不值錢的清神丹,只會對自己有幫助,但為了做戲做的更逼真一點,楚凌飛還是胸部用力,臉瞬間變得通紅,楚凌飛強行逼著自己吐出了一口鮮血,然後一臉怨毒的看著程嘯,

「後會有期,」程嘯朝著光影之下的倩影拱了拱手,旋即推推搡搡的帶著楚凌飛緩緩的離開了這輝煌的大殿,

再次出現在了夜空之中,楚凌飛回頭看去,那大殿再次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依舊是先前的那片破舊的房子,

「不要回頭,快點走,」看到楚凌飛好奇心很重的回頭觀望,程嘯急忙推著他說道,

看到突然熟絡的兩個人,正準備說什麼的莫凝珊很及時的閉上了嘴,她又沒見過程嘯,沒想到楚凌飛竟然還有無極界的熟人,

走出去了很遠之後,程嘯笑著說道:「你演技真是太好了,我都被你騙到了,」

「哪來的什麼演技,我自己用暗勁將內臟給震傷了,剛才吐出來是真血,不然的話你以為青蘿是大白菜啊,隨隨便便就被騙了,」楚凌飛苦笑一聲應道,

「哦對了,憐兒呢,」剛才情況太緊迫,讓楚凌飛慌了神,現在安定下來,他急忙問出了自己迫切希望的事情,

「實不相瞞,上次我帶著憐兒一回來她就被一道青光帶著飛走了,以我的實力根本就追不上,為了這事兒我在家族還受到了懲罰呢……」一說到憐兒,程嘯就感到很無力,任誰也沒有想到一個稍微有點修鍊根基的小丫頭就這樣從自己手底下逃走了,

「哦,,」楚凌飛意味深長的應了一聲,看樣子當時新月斬沒有騙自己,她確實有實力保護憐兒,有了這個消息楚凌飛也就放心了,

「怎麼,貌似你知道點什麼……」看到楚凌飛這表情程嘯疑惑的問道,「所以你不用再朝著詹台家報仇了,憐兒根本就不在我們家族,而且你現在的行為很危險,家族很輕易地就能抓到你,」

知道自己露餡了,楚凌飛笑著說道:「只要憐兒安全我就放心了,實話告訴你,我殺的那個人在他死後才知道了這傢伙的身份的,並不是針對站詹台家族的報復,」

「你這一個不知道可把北部王朝搞的沸沸揚揚,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現在你在北部王朝的任何一個城市都是寸步難行,你真的想不到詹台家這個霸主的具體勢力,而且你當時殺的那個傢伙是我們家族大長老的重孫,一直是他老人家的掌上明珠,」一邊說著程嘯一邊唏噓,一邊暗嘆楚凌飛運氣差,剛來無極界就惹上了這個大一個龐然大物,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莫凝珊一邊幫助楚凌飛治療了一下內髒的損傷,一邊問道,

「我會第一時間將你們送出北部王朝的,這裡你們一刻也不能再待了,不然的話遲早會被抓住的,」程嘯說完這句話之後再次沉思起來,看樣子是在想如何送楚凌飛他們出去,

「報告主人,情況有變,」

「說,」青蘿忽的一聲從踏椅上站起來大聲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