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醫生了不起啊,算個鳥啊!我勸你還是不要多管閑事,不然吃不了兜著走!」幾名混混有恃無恐,完全沒有將盛國鋒給放在眼裡。

「你!你們真是一群無賴,我也不給你們多說,小張,你馬上將保安叫來將他們趕走!」盛國鋒對護士小張說道。

「你他媽的敢!奶奶的,給臉不要臉吧!老子給你一點厲害的!」一名痞子說著就一拳砸向盛國鋒的臉蛋。

「夠了!給我滾出去!」

一道冷喝響起,然後那名痞子發現自己的手腕忽然被捉住了,然後一股大力湧入他的體內,接著他就飛了出去。

「砰砰砰砰!」

他的身體撞在他身後的痞子身上,一時,四名痞子一起飛出了病房,掉落在了走廊之上。

林洛幾步就走出了走廊,居高臨下的看著四名痞子,冷冷的說道「回去告訴姓董的,不要太囂張,否則會遭報應的!」

「媽的!小子你偷襲老子,上,揍他!」

四名痞子爬起來,就朝著林洛沖了過來!

「滾!」

「砰砰砰砰」

林洛的身影消失在原地,然後就見到四名痞子一下子就飛了出去,掉落在走廊上還一直滑出了好遠,剛剛衝出病房的盛國鋒和護士李媽周媽幾人就看到了這一幕,不由暗自驚訝「林先生打架好厲害!」 四名痞子艱難的從走廊上爬起,看向林洛的眼神中充滿了畏懼,還沒有看清楚怎麼回事,自個兒就飛了出去,這樣的人不能招惹!

「走!」

看著四名痞子倉皇逃走,周媽夫婦臉上心中俱是露出了輕鬆的表情來。

「林先生,我們夫婦只能對您說謝謝了!」看到林洛轉過身,周媽夫婦連忙感激的說道。

林洛點點頭輕聲道「好了,周媽,你放心,姓董的不會再來找你們的麻煩了,好好照顧好小菲,你也不用慌著回來上班,小菲的身體重要!」

「林先生,過了明天,我就可以回來上班的!」周媽連忙說道,臉上露出一絲焦急之色。

「周媽,你放心,我不會請別的人的,你就放心照顧好小菲吧!對了,這裡是一萬塊,你們先拿著用!」林洛從兜里拿出了一疊錢交到了周媽的手上。

「林先生,這怎麼可以,您已經幫了我們很多,我怎麼好意思要你的錢呢。」周媽的老公連忙拒絕。

「沒事的,就當我發給你的獎金,等你回來,多給我做一些好吃的就行了!」林洛擺擺手,示意他們收下。

「林先生……!」

「周媽,趙叔叔你們什麼也不用說了,我知道,我也懂,時間也挺晚的了,我該走了!改天再來看小菲!」

隨後林洛進病房給小菲打了一個招呼,然後就帶著李媽一起走了。

「李媽,這是一百塊錢,你自己打車回去吧,我還有一點事要辦!」林洛將一百塊錢遞給了李媽。

李媽走後,林洛拿出了電話,撥通了老陳的電話「老陳,我是林洛,恐怕又有事情要麻煩你了!」

「呵呵,小林啊,我們倆誰跟誰,說吧,只要幫得上的,我一定幫!」

「老陳你真夠義氣,別的我就不說了,一起出來喝酒吧!」林洛笑著說道。

「那好啊,要不把牛局和周秘書也叫上!」陳健康提議道。

「那好,我正有此意!」

半個小時候,好味道干鍋店。

「來,周書記先走一個!恭喜你!」牛成軍舉起了杯子。

周建和滿臉紅光,豪氣的說道「好!」

賀為民晉陞為省長,論功行賞,他這個秘書當然是跑不了的,賀為民給了他兩個選擇,一個是去周林市做一把手市委書記,一個是去大華市做市長,周林市縣級市,所以市委書記也是副廳級的,而大華市則是地級市,市長卻也是副廳級別。

最後周建和決定去周林市,畢竟做一把手總比做副手好。

「周大哥,陞官了?」林洛一聽就連忙問道。

「呵呵,平調而已!」口上雖是這樣說,但是他臉上的得意之色卻是掩蓋不住,給賀為民做秘書,雖然威風,不過畢竟只是秘書,哪有掌權一方來得痛快。

「來,周大哥我也敬你一杯!」

「好!」

放下杯子后,林洛笑著問道「周大哥,你這是調到哪裡去?」

「到周林市做市委書記!」

「不錯!不錯,現在是市委書記了,什麼時候上任啊?」

「就這個月吧,現在我正在帶新秘書,帶會了差不多我就可以走了!」

「周書記,對賀省長真是忠心耿耿啊!」陳健康舉起了杯子與周建和碰了一下。

凌晨,林洛才回到了別墅,至於姓董的那位,林洛已經拜託了牛成軍和陳健康,他們二人一個是公安局長,一個是管理交警的副局長,有他們兩人在,下面的人不敢亂來,相信很快那姓董的就會前來道歉。

果然,在第二日,董熊就提著一袋子高級水果來病房看望趙小菲,先是一個勁的道歉,后又提出要賠償醫藥費和營養費,至於他車子的維修費卻是絕口不提。

最後當董雄離開后,周媽夫婦都不明白這戲法是怎麼變的,囂張的跋扈的董先生,怎麼變得這樣了?

「老趙你說這是怎麼回事?」

老趙沉吟片刻說道「我看這件事多半與林先生有關,你沒有看到昨天那院長的態度都那麼恭敬嗎?老婆子,林先生可是我們家的大恩人,以後你一定要好好的上班來報答林先生。」

周媽白了自己老公一眼「這還用你說嗎?我一定會好好照顧林先生!」

原本心情無比陰霾的夫妻二人,一下子心情就變得開朗了起來。

而此時的林洛呢,又一次來到了黑市的山谷之中「師父,師兄他們快到了吧?」

「不要急,應該還要一會兒了!」上官無畏笑眯眯的說道。

「來,陪我走一盤棋!」

「好!」

於是師徒二人就在這好似世外桃源的山谷中對弈起來,林洛棋藝不錯,連賀老爺子都不是他的對手,不過和師父上官無畏比起來都差的太遠了,遁甲門修鍊奇門遁甲之術,最擅長的就是布局。

所以當林洛在斬斷師父的一條龍尾之後,忽然發現自己落入了一個包圍圈,一時,四面楚歌,一下子就落入了絕路至中年。

「師父,徒兒甘拜下風!」想了半晌,林洛也沒有想出化解的招數,只好認輸。

「他們回來了!」

上官無畏忽然手腕一抖,一枚棋子飛出,落在了山壁上的一處凸起,然後山壁分開,就露出了一條通道來。

「嗖嗖嗖嗖嗖嗖嗖!」

七道身影相繼落在了池塘邊上,林洛一看,頓時不由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心中暗道「好傢夥,居然都是化勁高手!」

「徒兒屠中!」

「徒兒陳揚!」

「徒兒周昌!」

「徒兒夏飛!」

「徒兒薛洪!」

「徒兒羅星!」

「徒兒尤劍」

「參見師父!」

整齊劃一的聲音響起,然後七人同時朝著上官無畏跪下並且磕頭。

「你們都辛苦了,起來吧!」

「是,師父!」

行禮過後,七人一起走了過來,目光不由落在了林洛身上「你就是小師弟林洛吧,我叫屠中,是你的大師兄!」

「哈哈,林洛我叫陳揚是你的二師兄!」

「我叫周昌,是你的三師兄!」

「林洛參見諸位師兄,小弟初入門派,還請七位兄長以後多多照顧!」林洛朝著七位同時一拜,沉聲說道。

大師兄途中將林洛扶起說道:「小師弟快快請起,以後大家都是兄弟了!互相照顧那都是應該的!」

「不錯!不錯!」其他幾位師兄連忙應和道。

「大師兄,二師兄,三師兄…………你們回來了,我想死你們了!」一道俏麗的身影從屋中飛奔而出,正是被師父打發去修鍊的上官玉兒。

「哈哈,小師妹,我們又見到你了,真是越長越漂亮了!」

「討厭,不準叫我小師妹,叫我八師妹,現在最小的不是我了,是小師弟林洛,是不是啊!」說著,上官玉兒還得意的在林洛的肩膀上拍了拍。

「是,是,是八師姐說的對!」林洛知道上官玉兒是小孩子心態,只能順著她的心思來。

果然,上官玉兒一聽特別的高興,就差雙手叉腰了「你們看,是不是,是不是!」

「嗯,玉兒師妹長大了,也做師姐了!不過做師姐就要有師姐的樣子,以後你快要好好的照顧好小師弟哦!」二師兄陳揚笑著打趣道。

「那是肯定的!」

上官無畏笑道「好了,我們師徒有半年沒有見面了吧,來,都給我去裡面,好好的聊聊,玉兒,你去讓柳樹準備一桌好酒好菜送來!」

「遵命!」

七人收起笑容,連連點頭,然後跟隨上官無畏的腳步一起進入了桃花陣后的屋子中,雖然他們七位不學習奇門遁甲,不過這個桃花陣倒是難不倒他們。

片刻之後,眾人就一起坐上了桌子,上官無畏居於首位,其餘人則分散而坐。

上官玉兒喊了酒菜后,就坐到了林洛的身邊,頓時,他的鼻子中就鑽入了一股香風。

就在這時,上官無畏威嚴的聲音響起「現在,我就宣布一個消息,林洛,將繼承我上官無畏的衣缽,以後你們七人都要好好的輔佐他,不能有二心!」

此語一出,在場除了上官玉兒之外,盡皆變色。

「怎麼,你們有意見?」上官無畏銳利的目光掃過七人冷聲說道,一開始他並沒有打算這麼早就讓林洛成為他的衣缽傳人,不過當林洛爆出煉丹的技能后,他就知道,有林洛在,將帶領黑市成為一個超越丹王宗的傳奇大勢力。

一開始,林洛還沒有明白衣缽傳人的意思,但是一看七位師兄的神色,他明白所謂的衣缽傳人應該就是上官無畏的繼承人,當上官無畏退下后,他將成為黑市的掌權人,一時他心中既是感動又有點恐慌。

「師父,徒兒年幼,恐怕不能擔當起如此重任!」

「林洛,為師是不會看走眼的,再說,我並沒有現在就讓你掌控黑市,等幾年過後,你一定會成為一個合格的繼承人!」

「不錯,小師弟,我們將儘力的輔佐你,讓你成為一個真正的黑市主人!」

「是,我也願意!」

夏飛的眼神有點陰翳,不過他依然沉聲說道「小師弟,你要相信師父的眼光,你行的!」

一時,七名師兄先後表態都願意支持他,不過他知道,這些師兄並沒有完全服他,只是畏懼與上官無畏說的違心之言而已,因為他感受到了數人眼中那不屑與陰沉的神色 春天悄悄的在華南大學的校園間綻放了開來,樹木上都長出了一簇簇綠蔭,一名高瘦的男生走到了一顆樹下站定,臉上出現了糾結和無奈的神色。

今日與七位師兄相識,本算是十分開心的事情,不過席中師父忽然要將他立為衣缽傳人,黑市的傳承者,一下子氣氛都變了。

雖然七位師兄努力的帶著笑臉,但是隱藏在笑臉下面的不過是虛以為蛇以及不屑與不滿和埋怨。

七位師兄都是掌權一方的大人物,經過短暫的失常很快就恢復了過來,所以,誰是真心對他,誰有二心,他完全看不出來。

最後,上官無畏將他單獨留下說的那番話,讓林洛深深為之震驚。

「林洛,我之所以這麼快宣布讓你成為我的衣缽傳人,就是為了試探你的七位師兄,這些年,他們自以為羽翼豐滿,就可以為所欲為,如果我快死之時,才將你定位衣缽傳人,他們就算要傷害你,我也無法阻攔,但是現在,哼,如果他們中誰敢有二心,我會毫不猶豫斬了他!」

上官無畏的用心很是讓林洛感動,同時也讓他有些心寒,說真的,黑市雖然勢大,但是林洛自認為自己完全建立起一個遠超黑市的勢力,只是他現在無法拒絕上官無畏而已。

「哎!」

林洛深深嘆了一口氣,不論是小說中,還是電視中,為了爭權奪利,自己人互相廝殺的多了去,他只希望自己不要那麼做。

忽然他想起,要給黃毛和齙牙找老師,所以直接撥通了歐陽玉嫣的電話,對於他提出的這點要求,歐陽玉嫣自然是滿口答應,答應他馬上就可以找一個博士級別的老師去給黃毛齙牙上課。

「林洛,你還會做我們勝天國際的投資顧問嗎?」最後歐陽玉嫣問出了她一個關心的問題,一開始她以為林洛只是一個會一點特殊能力的學生,但是越是相處,就發現了林洛越多神奇的地方,最後才知道,林洛居然已經成為了黑市主人的徒弟,黑市是一個遠遠超過了他們歐陽家的大勢力,一時,她有些擔心林洛會疏遠她。

「當然,我們不是簽過合約嗎?」

「謝謝!」

林洛掛了電話后,漫無目的的校園間走動起來,心中煩躁的他不想去上課,昨天鄭柔已經結束了休假,到了蓉城大學報到,最後他還是沒有達成目的,讓鄭柔搬到別墅中去,這讓他十分的無奈,鄭柔不搬,他總不能強迫人家吧。

「林洛!」

一道帶著驚喜的女聲從前方傳來。

「施影學姐!」林洛抬頭對著對方微微一笑。

施影臉頰微微一紅,眼中閃過一絲尷尬之色,當初在酒吧中林洛給她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後來她想與林洛接觸接觸,所以讓劉揚去探探林洛的意思,最後劉揚帶回來的消息讓她很是失望,她也想過去倒追林洛,不過她是那種外表堅強內心脆弱的女孩,實在無法想象,如果遭受了林洛拒絕她自己會怎麼去面對。

所以,她盡量的不與林洛去接觸,畢竟她對林洛只是有好感,還沒有達到那種愛的地步,只要過段時間不見他就會好了,沒有想到今天無意間跑出來散布,在碰到他的一瞬間,她卻感覺到了內心中散發出一種淡淡的驚喜,很是美妙,就好像平靜湖面上的一點漣漪。

「你這是打算去哪裡?」

「無聊瞎逛唄。」

「啊,那太好了,我也是無聊在瞎逛,既然我們都無聊,不如無聊到一塊吧,一起逛如何?」

「好啊!」對於施影的邀請,林洛欣然答應,本來鬱悶的心情在看到了美女后,突然變得開朗起來,有些事情既然不能阻止,就乾脆不要去想,徒增煩惱。

到了這時,林洛才仔細的打量起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過的學姐來。

隨著春天的到來,也迎來了女孩們的春天,她們的打扮也逐漸的靚麗起來,施影的身材很好,不然上次也不會在酒里里引起刀疤哥的覬覦,緊窄的牛仔褲下的臀部挺翹渾圓,上身穿著淡綠色的緊身小外套,凸顯出那柔弱的柳腰,長發披散著背上自有一股特殊的味道,視線從上而下,就是一個完美的S曲線型。

「原來女孩子的背影也沒有迷人!」林洛心中不由發出一聲長長的感嘆。

「林洛,這段時間武術社團怎麼樣了?」走在前面的施影忽然回頭,卻發現了林洛眼中那一閃而逝的迷戀神色,忽然間,她只感覺心湖中的漣漪在慢慢的擴散,慢慢的增大。

林洛心中一驚,不由有些尷尬,暗道「也不知道對方發現了自己在偷窺她沒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