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雷掌教連天荒神爐都祭出來了,還真是看得起我琅嬛靜齋,」柳無痕的笑聲傳出,

全能攻略遊戲[快穿] ,你柳無痕的血勉強值得它一飲,」雷海禪大笑,祭出天荒神爐,天荒神爐驟然變大,如同一座大山,鎮壓向琅嬛靜齋的主峰,丹爐所過之處,火焰如暴雨一樣傾斜而下,

琅嬛靜齋主峰上突然站起一個數百丈高的符文巨人,彎弓引箭,

「嗖,」箭矢破空飛出,射在天荒神爐之上,轟一聲巨響,箭矢粉碎,被火焰燒成灰燼,

天荒神爐鎮壓向符文巨人,

轟一聲巨響,符文巨人一拳轟在神爐之上,神爐中噴湧出滔天的火焰,籠罩住了符文巨人,轉瞬之間,符文巨人便被火焰燒成灰燼,

天荒神爐鎮壓而下,琅嬛福地內所有山峰全都震動起來,而後如火山噴發般噴出了符文,符文交織起來,猶如漁網一樣罩向了天荒神爐,

「轟,」

天荒神爐撞擊在密密麻麻的符文上,如撞擊在海綿上,頓時無法繼續前行,

「哼,」雷海禪冷笑,他本想出手,忽有一道劍氣從遠處破空斬殺而至,直逼他的胸膛而來,

「蕭寒衣,」

雷海禪臉色微變,一拳轟向劍氣,無堅不摧的劍氣居然被他一拳打碎了,不過他也被震退了幾步,

嗖嗖嗖,

三條人影從遠處飛來,出現在雷海禪等人前方,來人正是葉峰、邪龍和劍王,

「蕭寒衣,此事與你無關,你最好不要插手此事,」雷海禪冷笑,掃了劍王手中的木劍一眼,他早就聽聞蕭寒衣不久前用一把木劍與邪教護法戰成了平手,從剛才那一劍可以看出,蕭寒衣確實有和輪迴境大圓滿武者一戰的實力,

「誰若是對付琅嬛靜齋,就是蕭某之敵,」劍王平靜的說道,

「蕭寒衣,你最好不要自誤,」白世凈冷冷道,

「三大門派不去對付邪教,卻跑來這裡對付人族聯盟的人,你們即將是人族聯盟的人,還是邪教的人,」葉峰忽然冷笑,

「你就是葉峰,」白世凈等人全部看向葉峰,

「我想,這裡應該沒有其他人也叫葉峰,」葉峰笑道,

「你殺我冰火神殿長老,柳無痕欲殺我冰火神殿天驕,難道你們早就和邪教勾結起來了,」劍劍辰冷笑,

葉峰臉色不變,心中卻想:柳前輩什麼時候想殺冷凌棄他們了,

「今天即便是兩大書院的人來了,也休想讓我們罷手,」冷劍辰冷哼一聲,

「我看你們其實是想趁機搶奪琅嬛傳承吧,剛才你們說的不過是你們的借口而已,」葉峰冷笑,


「哼,一個小輩而已,居然也敢跟我們這麼講話,該打,」冷劍辰冷哼一聲,一個耳光摑向葉峰,

葉峰施展劍步,嗖一聲退後,險而又險的避開了冷劍辰的手掌,

「倚老賣老,」葉峰抬頭看著冷劍辰,冷笑一聲, 「小雜種,你說誰倚老賣老,」冷劍辰冷笑,

葉峰剛想開口,遠處傳來笑聲:「堂堂冰火神殿的副掌教居然對一個小輩動手,你不覺得丟臉嗎,」

「烈人王,」冷劍辰循著聲音看去,一個大漢凌空大步走來,不是烈人王是誰,

烈人王走到葉峰和劍王身邊,看著雷海禪等人,笑道:「諸位好大的陣勢,難道諸位要聯手去攻打九幽邪教的總舵嗎,」

雷海禪冷笑,「烈人王,看來你和蕭寒衣今天是鐵了心要幫柳無痕了,」

烈人王搖頭,「柳兄絕對沒去截殺冷凌棄他們,此事絕對是九幽邪教的陰謀,」

「九幽邪教,」冷劍辰譏笑道:「在大葉劍宗外截殺凌棄他們的人絕對是柳無痕,雷掌教他們親眼所見,難道還會看錯嗎,即便九幽邪教有靈魂念師用幻陣改變了外貌,也絕對不可能瞞過雷掌教他們,」

「幽邪教能不能假冒其他人,是你說了算嗎,」烈人王笑道,

「烈人王,你完全是在胡攪蠻纏,」冷劍辰冷哼,

「如果柳兄若真想殺他們,會讓他們那麼容易逃走嗎,」烈人王冷笑道:「不是我看不起雷掌教他們,他們當時並非本尊親自,以柳兄的修為,若想殺他們,易如反掌,」

語氣微頓,烈人王又說:「更何況,柳兄若想殺人的話,又豈會不叫上我和蕭兄,柳兄可不像你冷劍辰一樣蠢,」

「烈人王,你找死,」冷劍辰暴怒,一拳轟向烈人王,冰火滔天,卷殺向烈人王,

烈人王無懼,大笑著一拳迎了上去,他的拳頭忽然變化,就像是黃金打造出來的一樣,金光燦燦,

轟一聲,火焰被烈人王一拳打散,四處飛射,

烈人王的金剛道種防禦力驚人,冷劍辰想要傷到烈人王,極其困難,

「烈人王,你以為憑你們幾個人就能和我們三派作對嗎,」冷劍辰冷笑,

三大門派強者如雲,即便其他輪迴境強者不來,單憑雷海禪和白世凈兩大高手,烈人王等人也難以抵擋,人族十大高手的名號可不是白叫的,不用木劍,蕭寒衣絕對不是雷海禪等人的對手,

「三大門派雖強,若想強攻琅嬛靜齋,恐怕也要付出一些代價,」

葉峰和劍王等人身邊憑空出現一個個符文,符文散去,一個白衣男子出現,來人正是無痕公子,


「柳無痕,你終於捨得出來了,」雷海禪冷笑,突然伸出手,火焰滔天,凝聚成火焰大手,隔空抓向無痕公子,

輪迴境大圓滿武者一擊,即便沒有出全力,也非常恐怖,隨著他伸手一抓,虛空震動,空間更是發生了扭曲,

「諸天星斗大陣,」

無痕公子眉心釋放出符文,符文射向四面八方,化作九顆巨大無比的星辰,每顆星辰附近又相繼形成千萬顆小的星辰,遠遠看去像是一片真正的星空一樣,

諸天星辰一轉,火焰大手停在了半空中,

諸天星辰再轉,諸天星辰爆射八方,擊碎火焰大手,撞擊向雷海禪,

「哼,雕蟲小技,」雷海禪冷哼,一拳轟出,火焰滔天,席捲向迎面射來的星辰,

星辰與火焰碰撞,捲起千丈余高的火海,火海中星辰密布,

雖然看起來沒有分出勝負,可是葉峰卻知道,如果再打下去,輸的人多半是無痕公子,因為雷海禪尚未使出任何武技,天火道種的威力也尚未完全釋放出來,

而無痕公子已經祭出了殺招”諸天星斗大陣”,

「雷海禪交給我,」劍王突然一步走到了無痕公子身前,

無痕公子點了點頭,退到了劍王身後,

「白老弟,蕭寒衣交給我,你去對付柳無痕,」雷海禪笑道,

白世凈笑著點了點頭,

葉峰臉色微變,事情有些不妙了,三大門派如果鐵了心要對付琅嬛靜齋,琅嬛靜齋根本抵擋不住,

「呵呵,蕭兄,發生這麼大的事,為何也不告訴我一聲,若非我從姬家那丫頭那裡得知此事,還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無數古老的經文突然從天而降,天空中像是下起雨,

「心魔公子,」冷劍辰色變,

「小心,護住心神,」

三大門派的長老們急忙提醒各派的弟子,心魔道種實在太過詭異,稍有不慎便會被引動心魔,變成瘋子,

「哈哈……」一個冰火神殿的弟子被引動心魔,癲狂大笑,

「嘿嘿……哈哈……嘿嘿……」一個造化門的弟子也中招,時而傻笑,時而縱聲大笑,

「滾出來,」雷海禪忽然抬頭看著虛空,暴喝一聲,一拳轟向虛空,火焰凝聚成巨大的拳印沖向蒼穹,

「轟隆,」

一聲巨響,蒼穹震動,古經文中出現一個人影,這個人影退後了幾步才穩住身形,他看著雷海禪,笑道:「不愧是天火殿的掌教,好拳法,」

此人,正是心魔公子,

「你也想幫柳無痕,」雷海禪冷笑,

「呵呵,人族聯盟少了柳兄這樣一個靈魂念師可不行,我這是在幫整個人族,」心魔公子笑道,

雷海禪冷哼一聲,「你最要不要插手此事,否則非但幫不了人族,還會連累你自己,」

「我這個人最不怕被人連累,」心魔公子笑道,

「既然你這麼想死,本座就成全你,」雷海禪冷笑,

「雷掌教,不久前九幽邪教護法去靈魂戰場的破壞人族聯盟的時候,怎麼沒聽到你說半句話,」葉峰忽然譏笑:「難道只有在對付自己人的時候,你才敢如此霸道嗎,」

雷海禪倏地看向葉峰,冷冷道:「你莫非以為加入了精武書院,就可以不把其他人放在眼裡了嗎,」

葉峰冷笑道:「五大聖為人族而戰,毫無私心,葉峰尊敬他們,八千年前的十二個高手,葉峰也尊敬他們……至於你雷海禪,如果你自認為能和這些前輩相比,又豈會擔心其他人不把你放在眼裡,不尊敬你,」

「哼,本座能不能和那些前輩相比,輪不到你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來說,」雷海禪冷哼一聲,身上突然迸發出火焰,嘩一聲卷向葉峰而去,

劍王和無痕公子剛想出手,一道劍氣不知從何處飛來,斬在了火焰之上,碰的一聲,火焰潰散,化作一朵朵火花,

「雷老弟,何必跟一個晚輩計較,」一道蒼老的笑聲從不遠處傳來,

精武書院的人居然來了,

那出手之人是個鶴髮童顏的老者,老者身後則是武青雲和武長琴等精武書院的強者,總共有數十人,

「武青峰,」白世凈和冷劍辰瞧見為首老者,臉色皆變,

為首老者居然是精武書院的老院長,武青峰,

葉峰微微鬆了口氣,他早就傳訊給精武書院的人,幸好精武書院的人及時趕到了,

「武兄,我可以不跟葉峰計較,不過今天誰也休想阻止我們三派對付柳無痕,」雷海禪冷冷道,

「武兄,如果其他人也學柳無痕一樣對天龍他們下手該怎麼辦,所以,我們必須讓柳無痕付出一些代價,」白世凈笑道,

「呵呵,親眼見到的未必就是真的,有的時候,有些幻術,即便是老夫也分辨不出來,」武青峰笑道,

「雷某親眼見到柳無痕要截殺他們,此事絕對不會有錯,」雷海禪冷冷道,

武青峰笑了笑,轉頭看著葉峰,說道:「你變成柳無痕的樣子給他們瞧瞧,」

聞言,雷海禪等人心中冷笑,葉峰的幻陣又豈能瞞得過我們,

「老院長已經知道我修鍊的是《易筋洗髓功》……」葉峰心中一動,當即開始施展「縮骨換形」,不一會兒他居然真的變成了柳無痕,

「這……」雷海禪等人臉色劇變,

武青峰看著雷海禪等人,笑道:「老夫說的可對,即便你們親眼見到的也未必是真的,」


雷海禪恢復平靜,冷笑道:「此種直接改變骨骼和皮肉的秘法,世間少有,除了葉峰以外,會的人恐怕不多吧,」

「確實不多,」武青峰笑道,

「既然如此,如果真有人假冒柳無痕,那假冒柳無痕之人,應該極有可能和葉峰有什麼關聯吧,」雷海禪笑道,

「葉峰,你剛才所施展的秘法究竟是跟誰學的,」白世凈冷冷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