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19歲的我在幹什麼?貌似在把時間『浪』費在玩遊戲上吧?而凡語你居然已經被菲菲『女』神和我大古歌男神尊稱一聲老師了!人比人,得死啊!!!!」

「我大古歌的那首《忘記時間》也是你寫的吧?媽媽問我為什麼跪著看寫評論。」

另外一邊,劉菲菲的粉絲們也涌了進來,瘋狂的給自己『女』神刷榜單。

結果本來第二的哥們,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跌落到了第三名。

不過qq音樂官方宣布,劉菲菲是已經成名的歌手,不具備參賽資格,所以參賽無效。

但是為了不得罪劉菲菲的歌『迷』,並且利用好劉菲菲的這個爆點做宣傳,qq音樂還是把菲我不可的那首歌掛在了大賽首頁。

並且大寫特寫,劉菲菲參賽的新聞。

歌『迷』們一看,憑啥把我大菲菲『女』神的參賽資格撤掉?

那凡語不也是披著馬甲參賽的嗎?

「黑幕!這是紅果果的黑幕!」

「不公平!我要求同樣取消凡語的參賽資格!」

「垃圾qq音樂,垃圾企鵝公司,干tm的馬化騰!」

不過凡語的歌『迷』也不是吃素的。

敢懟我家大凡語!

以為我們都是吃乾飯的?

「我家凡語大大隻是寫過幾首歌而已,沒有任何的等級排名,按照規則,他就是一個實打實的新人!」

「你家菲菲『女』神都尊我大凡語一聲老師,你算個什麼幾把玩意?」

「取消資格?我呵呵你一臉!You-can-you-up!No-can-no-BB!」

雙方吵的不可開『交』,評論區伺服器一度因為雙方粉絲吵架而搞到了宕機。

無奈之下,官方直接宣布:「凡語沒有出道,沒有歌手等級,符合此次參賽的規定。本次大賽的冠軍,一千萬元現金大獎的得主歸凡語所有。」

連劉菲菲本人也發微博道:「請大家理智一些,我本人的等級是橙月級,披著馬甲去參賽本身就不符合規定。

而且凡語老師的歌,確實甩我十萬八千里,如果大家尊重我的話,請理智些,不要給我招黑。」

一粉頂十黑!

這個道理劉菲菲自然知道。

有了劉菲菲的支持,再也沒人黑凡語了。

冠軍得主,凡語,今夜誕生!

……

……

第二天。

鹿家人圍坐在餐桌前吃早飯。

鹿媽媽和鹿然已經習以為常的先將鹿一凡的飯做的『精』致又好吃,再去給姐夫劉剛和鹿爸爸做大鍋飯。

搞的兩人看鹿一凡的眼神都帶著妒火。

但是倆人從沒有一句怨言,相反,兩人感覺這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劉剛的路虎是鹿一凡送的,鹿爸爸現在的美好生活是自己兒子給的,就吃個鹿媽媽和鹿然給做的「小灶飯」,那還不應該嗎?

應該歸應該,但是看著鹿一凡在那吃著『精』美的培根煎蛋,搭配著鹿然『精』心烙的蔥油餅,再喝著巨貴的新鮮水果榨出的果汁,兩人哈喇子流了一地。

自己只能吃小米粥和鹹菜,差距忒大了!!

「別看了,我還是那句話,咱們這個家,誰有能耐誰做主!你們要是能比一凡能賺錢,也考個全國高考狀元給咱們老鹿家光宗耀祖,想吃什麼我給你們做什麼!」說著,鹿媽媽寵溺的又端上了一碟『精』致的小湯包給鹿一凡。

「得了吧,一凡人稿費一個月十幾萬,你就累死我我也賺不了那麼多錢啊!高考狀元?我這輩子考的最好的一回是班級第十六……

這小米粥巨養胃,我覺得就『挺』好。」劉剛無奈的吸溜起了自己的小米粥。

鹿爸爸無比認真的說道:「這個家早晚是一凡當家做主,吃好點不是應該的嗎?」

「爸,貌似你上學的時候每次都考倒數第幾吧?這麼著吧,你要能在下次你們廠子里的工人智力競賽拿到名次,不說前三,就前十名,我給你一凡一樣的待遇怎麼樣?」鹿然默默的補了一刀。

鹿兆旭眼角猛挑,狠狠的吃了兩口鹹菜道:「我這胃啊,就吃不慣那油膩的東西,喝點小米粥吃點鹹菜,太幸福了有沒有?」

「行了行了,反正我也吃不了,爸給你一個煎蛋,姐夫,吃塊培根吧。」鹿一凡輕笑著夾給了二人。

鹿爸爸和姐夫那叫一個感動啊!

「世上只有兒子好啊!」

「弟弟,你比我親弟弟還親啊!」

倆人的表現讓一家人都開心的笑起來了。

這時,電視的聲音響了起來。

「瘋狂八爪娛,hello大家好,我是你們的主持人柳『艷』。

相信玩微博或者社『交』軟體的觀眾朋友們都知道了。就在昨晚娛樂圈發生了一件爆炸『性』的新聞。

Qq音樂聯合企鵝新聞客戶端同時在首頁掛出了大橫幅,慶賀華夏國『史上最年輕准太陽級歌手』誕生!

獲得此殊榮的歌手凡塵,竟然就是之前轟動一時的神秘詞曲作者凡語,是不是很讓人不可思議?

更加不可思議的是,劉菲菲曝出了她參賽也是因為凡語,並且尊稱他一聲老師,說她受到了教訓。

小『艷』不禁開始覺得,他們二人同時參賽,劉菲菲『女』神又是這種語氣,是不是太巧合了呢?

他們之間,會不會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鹿家的客廳一下子寂靜了下來。

「一凡,那個柳『艷』說的凡語……是……是你嗎?我沒聽錯吧?」鹿然的嘴巴已經張成了O型,震驚的望著鹿一凡問道。

Mr東鍋說

我在qq閱讀客戶端的大神說里唱了一首《不能說的秘密》,居然有人說沒聽過!!!我大傑倫的歌傳唱度有這麼低嗎?(打死都不能承認是我唱的太難聽了)《神界紅包群》上架通知 第195章我這人就是心軟!

在上次婚禮之後,鹿一凡凡語的身份就已經被全家人所知。。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

「呃……好吧,是我。」鹿一凡『摸』了『摸』鼻子輕笑道。

他也沒想到這才一個多星期的時間,兩首歌的付費下載量就超過了五千萬,更沒想到qq音樂和企鵝公司會給他這麼大力度的推薦。

當然最讓鹿一凡想不到的是,劉菲菲居然公開了自己的身份,並且低頭向自己認輸!

「一凡啊,你不是只會寫歌么?怎麼還唱上了?我記得之前你的聲音沒這麼好聽啊!」鹿媽媽雖然只是個家庭『婦』『女』,但是對於娛樂圈的八卦欣慰,那是了如指掌!

更何況是打破記錄的華夏國最年輕准太陽級歌手誕生。

「大概是突然開竅了,嗓子就好了吧。」鹿一凡搪塞道。

他不想將紅包群的事情告訴任何人,包括自己父母。

不過得知鹿一凡居然成了准太陽級歌手,全家人都是滿滿的驕傲和興奮。

鹿然這個鐵杆歌『迷』更是對鹿一凡崇拜的一塌糊塗。

「弟弟,要不是你年齡小,就你這個成績其實已經可以升到太陽級了!哎,沒想到,我鹿然居然能有一個準太陽級歌手的弟弟!」鹿然感嘆的說道。

只有鹿媽媽曖昧的問道:「哎,小凡,那個柳『艷』說的你跟劉菲菲的事兒,是真的嗎?能搞過來當對象不?」

「媽,我根本就沒想當什麼明星,跟劉菲菲也就在微信上聊過而已。」鹿一凡對於自己這個什麼美『女』都想讓自己搞過來當對象的母親極其無語道。

「哎,可惜了。要是能把劉菲菲搞到手,那該多好啊!你長這麼帥,那個菲菲又是什麼國民『女』神,這生出來的孩子得多漂亮啊!」鹿媽媽眼中滿是憧憬的神『色』說道。

不過稍頓,鹿媽媽又嘆氣道:「不過人家是大明星,家裡又那麼有錢,咱家確實高攀不起。」

「什麼叫高攀不起?媽,我告訴你,這個世界上,只有『女』人高攀不起咱們鹿家,沒有咱們鹿家高攀不起的『女』人!

不就是劉菲菲嘛,我讓她給我跳脫衣舞她都不敢說一個不字!」鹿一凡聞言霸氣的說道。

現在的他,與神仙接觸多了之後,眼界和心態早就高到了一種境界。

對於他來說,什麼大明星,什麼世家族長,都是凡人而已,又豈是他這個修仙者高攀不上的?

鹿媽媽走到鹿一凡面前,『摸』了『摸』鹿一凡的額頭,奇怪道:「沒發燒啊?怎麼凈說胡話啊!」

鹿然也笑著道:「小凡,你肯定是在你打工的酒吧喝到什麼假酒了吧?還讓菲菲『女』神跳脫衣舞?

人家也是有背景的人,娛樂圈沒人敢惹,能給你唱個歌都已經是給面子了!

以後假酒少喝點哈!」

「我說的是真的啊……」鹿一凡哭笑不得道。

「膨脹了不是嘛?只是個准太陽級歌手而已,沒錢沒背景,進了娛樂圈也是被潛規則的命。人家劉菲菲可是有軍方背景的,家裡的人厲害著呢!」鹿然說道。

「得了,你們不信算了,我這就回去讓劉菲菲給我跳一段去。」鹿一凡聳了聳肩無奈道。

「嗯,你去吧,我回屋去強X古歌了。吹牛『逼』你姐姐我也會!」鹿然顯然不通道。

讓國民『女』神給跳脫衣舞?

還是有錢有勢有背景的國民『女』神?

吹牛『逼』也沒這麼個吹法兒啊!

你這是RB愛情動作武打片看多了吧?

假酒害人不淺啊!!!

鹿一凡回到自己房間關上『門』,瀏覽群著網頁。

出乎意料的是,各大新聞媒體網站都有類似「19歲天才歌手打破記錄,成為華夏國最年輕准太陽級歌手」的頭條新聞。

鹿一凡將相關的新聞瀏覽了一遍,大多數的網友評論都是震驚,並且給凡語寫過的《演員》和《紳士》一片讚歎。

也有媒體回顧了一下上一個「最年輕三星歌手」的記錄保持者王小凡,不過那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而且王小凡也不知道跑哪兒去了。(王小凡:「我被騰訊爸爸屏蔽了,現在讓鹿一凡來給我報仇了!」)

登上qq音樂,《演員》和《紳士》這兩首歌的付費下載本來已經趨於平穩,但是由於媒體的大量報道,速度又再次升高了起來。

叮!

簡訊提醒聲響起,鹿一凡一看,原來是這次大賽的獎金外加歌曲付費下載的酬金髮到了銀行卡里。

「3000多萬啊!!!」饒是鹿一凡也不禁心裡狠狠的震撼了一把。

畢竟這是他自己掙得第一筆破千萬的大錢,他又怎麼可能不高興?

「哥也是千萬富翁了!」鹿一凡已經完全了自己有價值十幾個億的海灘這回事了。

又看了看劉菲菲的微博,鹿一凡看到她誠懇的承認了自己的不足,又尊稱自己一聲老師,心裡對脫衣舞這件事猶豫不決了起來。

良久,鹿一凡長嘆一口氣道:「罷了,誰讓我心軟呢?」

說完,他拿出微信給劉菲菲發了一條消息。

凡語:「晚上跳脫衣脫到內『褲』就行了,不用全脫,也不用謝我,我這人啊,就是心軟!」

無恥的發完消息之後,鹿一凡還感嘆道:「我真是當代柳下惠啊!」

劉菲菲收到那條消息時,氣的臉都紫了。

脫到內衣那跟脫光有多大區別?

她這種身份的人,跳脫衣舞本身就是極其羞恥的一件事了!

本來劉菲菲以為自己承認個錯誤,鹿一凡就能給自己個台階,不再提這件事了。

誰想到他居然能無恥到說出「只脫到內『褲』就行了」這種話來!

『摸』了『摸』自己柔軟的『胸』(和諧)部,劉菲菲臉紅的想道:「難道罩罩也要脫掉嗎?」

可是……為什麼自己會隱約對今晚的事情有種莫名的期待……

難道自己真的喜歡那種無恥小人?

劉菲菲狠狠掐了自己一把,自言自語道:「醒醒!菲菲,你醒醒!不要被美『色』『迷』『惑』了啊喂!他只是個變態,流氓而已!」

我今天該穿什麼樣的內衣跳給他看呢?

蕾絲?不行,太『色』了!

藍白條紋內衣?好像又太可愛風了。

那棉質的粉『色』內衣……

卧槽!!!

劉菲菲你在想什麼!!!

啪!

劉菲菲扇了自己一巴掌,這才清醒一點。

Mr東鍋說

我心也『挺』軟的,真的。不信你們跳給我看,我保證只讓你們脫到內『褲』! 第196章就是『胸』小了點(上架求首訂!)

轉眼間,夜晚降臨了。。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

距離鹿一凡所說的時間越來越近了。

劉菲菲走在房間內,兩截勻稱且潔白的小『腿』下,一雙紅『色』高跟鞋啪嗒啪嗒直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