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個沒本事、沒擔當的孩子,在她眼中就不再是孩子了,那是惡魔啊!

「小偉,我把他交個你了!」

柳君如走了,她去了多多那邊,看著昏睡中的趙倩和王千雪,不自覺的抹了把眼淚。

「姐夫有話好好說,我什麼都告訴你,是他們……是他們逼我的,我鬥不過他們啊!」

趙軍慌了,他本就沒骨氣,更沒立場。

他就是一隻見了好處就撲的食腐動物,看到任何好處只要有機會,他會不惜一切代價在任何人背後捅刀子的人。

「說說吧!那個可以突然出現在讓地方的傢伙叫什麼?」

「他叫凱撒,是宋王朝的人,上次陷害你的人里就有他,還有他的兩個同夥,上次他們也在。

是他們把你的指紋什麼的……弄到現場的!」

三年後的今天,葉偉知道這個真相后,不免感到困惑和驚駭。

似乎有人不希望自己和趙倩在一起,而阻止他們的人不是柳君如,也不是周雅。

她們最開始的反對,都是作為母親不想看到女兒受苦的真實反應。

但是葉偉似乎看到了另外的一些人,他們似乎很怕葉偉和趙倩在一起。

好像趙倩和葉偉在一起,會對他們造成很的影響。

只是葉偉和趙倩還是在一起了,所以他們就對趙倩出手了,目的很明確就是殺了趙倩。

而且他們還找到趙軍作為內應,葉偉想壓制自己的怒意。

可是趙軍吃裡扒外的行為,讓他無法忍受。

啪!

趙軍被一巴掌扇了起來,整個人在病床上翻了個。

「為什麼對你姐出手,是誰讓你怎麼做的!」

趙軍此刻也反映過來,如果不是意外的活了下來,那他這次必死無疑。

「姐夫我錯了,我錯了……是他們,他們說了,只要我能殺了我姐,他們就幫我得到我姐所有的財富,而你會因為謀殺我姐再次入獄。

我就成了萬億資產的唯一主人,這樣我就……」

趙軍不說了,他看到葉偉愣愣的出神起來。

此刻葉偉想起了師父的話,「在富人面前善人被人騎,在窮人面前善人被人欺。你這輩子不能做善人,更不能做壞人。」

當時的葉偉不解,曾問過,「那我做什麼人?」

「做普通人,做個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普通人。當然這是在外人看來,而你要做的是,見窮人不可盲目施捨,見富人不可盲目追捧。」

現在葉偉明白了,師父教他的是保護家人的方法。

太過鋒芒必被人嫉妒,而家有美妻的他,必被人覬覦。

所以葉偉要內藏鋒芒,外顯樸拙!

「我明白了!」

葉偉想通了一些東西,呢喃著隨手在趙軍的脖子上刺下了一針。

「啊……」

趙軍的慘叫聲起,驚動了現場很多人,但是他們看到葉偉后,又紛紛低下了頭。

「我能救你,但是該受的苦,你也自己忍著!」

葉偉說著,眼神變的伶俐起來,一根根的銀針下去,趙軍的身體不斷的顫抖著。

他已經不想評價趙軍了,這就是個廢人,是個標準的啃老族。

有再多的錢,也只會被他揮霍一空,這都是柳君如慣出來的。

閆妍看著這邊,眼神里全是冷漠。

她懷裡抱著剛出生的孩子,手捂住了孩子的耳朵。

其實葉偉、閆妍、趙軍都知道,這不是趙軍的孩子,而是閆妍和劉德顯的孩子。

當初葉偉設計讓閆妍和趙軍結婚生下孩子,其實就是為了報復趙家,報復柳君如。

現在葉偉也沒有放下這種想法,只不過他報復的方法變了。

趙軍現在的樣子,才是柳君如心中最大的傷,恐怕柳君如這輩子都不會好過!

「姐夫……我錯了……求你了,我錯了,放過我吧!我只是給我姐吃了一顆葯,我也不知道我姐會吐血啊!姐夫……啊……」

銀針一根根刺下去,趙軍全身顫抖,可是身體卻不能動了,僵直的躺在那裡。

趙軍的慘叫聲,讓聽的人不由打顫。

那是怎樣的痛苦,才會讓人發出這樣的聲音。

而這一幕被一大早趕過來的楊燦看到了,葉偉的手段讓他知道,既然與葉偉做了朋友,那就不要為了利益去背叛。

這是他不能招惹的人,他把這句話藏在了心裡引以為戒。

「太一,天罡黃真求見!我們找到了那些偷襲飛機的人!」

楊燦發愣的功夫,就聽到個聲音鏗鏘的說道。

而跟楊燦一起來朋友的紀風,卻是不屑的笑了。

「我說燦子,這是什麼套路,還求見……哈哈……」 「別亂說話!」

楊燦直接打斷了紀風的話,只不過葉偉和其他人並沒注意他們。

而黃真從庫房的另一邊走了近來,浩浩蕩蕩的一共三十多人。

在這些人的後面,有十幾人被捆著,每個人的精神狀態都不是太好。

此刻紀風吃驚的說道,「那人不是趙家的趙國嗎?他們這是要幹什麼,不知道在燕京得罪趙家,就是找死嗎?」

楊燦厭煩的看了眼身邊的紀風,「你怎麼這麼多話,再說了葉先生是什麼人,趙家能怎麼他!」

紀風卻是不屑的說道,「也不是我說他,如果不是你開口,我是不會讓我的飛機升空。事實證明我的飛機剛到這裡,他們飛機已經落地了。

你這是出力不討好,還有這裡是燕京,強龍不壓地頭蛇,他就是再牛鼻也不能……」

他的話嘎然而止,因為他看到葉偉居然讓趙國跪下了。

那可是趙國,在號稱燕京太子爺的人物,在富豪圈子裡他更是說過,燕京就是他家的後花園。

「趙國,我擦,趙國下跪啊!燦子看到了嗎?這貨在找死!」

楊燦不在說他了,而是默默的看著事態的發展。

「跪著,我還有事情沒做完!」

葉偉說著,繼續在趙軍身上施針,而每一針下去,趙軍都會發出非人的慘叫。

趙國雖然跪在地上,卻冷冷的看著面前的一幕。

他自信如果換做他,絕對不會如此沒出息的慘叫。

大概十五分鐘后,葉偉把趙軍身上的針全都拔了下來,緊跟這趙軍就暈了過去。

其實趙軍不是不想暈過去,而是劇痛之下他卻無法暈過去。

此刻葉偉才看向了趙國,「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不想解釋一下嗎?」

「我不是你們的對手,你要怎麼處置我,那是你的事情!」

葉偉看著趙國,會他又看了看趙軍。

「你比他有骨氣多了,不過我還奇怪,你們趙家的人,尤其是男人怎麼都這麼沒出息?」

「你什麼意思?」

趙國的臉色變了,不過很快恢復過來了。

「我勸你,要動手就快點,不然你就沒機會了。我爺爺……」

啪!

葉偉一巴掌甩了上去,「我不喜歡廢話,你爺爺不是你,他來不來改變不了任何事情。」

趙國想反抗,可是他後背上的幾根銀針,讓他無法施展任何能力。

而他身後那些人,是宋王朝里所有擁有控風能力的人。

「黃真把那些人給我廢了!」

葉偉挪開視線,看向了趙國身後的那些人。

黃真聞言一擺手,天罡的其他人,立刻對那些人動手起來。

一根根不起眼的銀針,從那些人身上拔了出來,然後這些人的小腹位置,統一的被打了一拳。

然後這些人身上的繩子就被解開了。

趙國冷冷的看著這一幕,而那些人有扛住的,在解開繩子的瞬間,就想用能力發動攻擊,可是想象中的情況沒出現。

他們一個個像傻子一樣,做出各種怪異的動作,卻沒有造成任何變化。

「我們的能力呢?怎麼沒了……」

「這不可能,能力怎麼可能消失……不可能……」

葉偉冷冷的看著那些人驚慌的樣子,對身前的趙國說道。

「我記得曾經聽你爺爺說過,你是趙家這一輩人里最有出息的一位。你說如果你變成他們那樣后,你爺爺會怎麼樣?」

趙國的臉色變了,但還是面帶譏笑的說道。

「你不敢,我爺爺和你老婆的爺爺是兄弟,你要這麼做了,你想過你的下場嗎?」

「是嗎?你不說我都忘了,不過……」

葉偉說著在趙國的脖子上刺了一針,趙國還想說什麼,可是一陣陣難言的劇痛,瞬間席捲了他的全身。

而他勉勵的看向葉偉,看到葉偉面色如常的捏著根銀針。

「很不錯,你居然沒尖叫了,很了不起了!」

趙國想開口說句硬氣點話,可是剛張開嘴,身上的那種劇痛就像潮水般的用上了腦子。

「哼……」

他嘴裡發出一聲輕微的聲音,而後閉上了嘴。

就在這時葉偉拔掉了他脖子上的銀針,「為什麼要殺我老婆?」

趙國冷冷的看著他,「我承認你很厲害,可是……沒有你老婆的話,你能有現在的一切嗎?

別說你回歸葉家了,恐怕你連離開中海都做不到吧!

而且如果不是你老婆的那些財富,你怎麼可能幫你爺爺奪得家主的位子!

哈哈哈……葉偉你就是個走運的窮鬼,你的眼界永遠不可能跟我相比!」

葉偉看著他,若有所思起來。

他默默的繞到趙國身後,「一針困龍、一針囚虎、一針屠蟒、一針……」

葉偉每說一句,就往趙國的後背上刺一針。

趙國能感受到那些銀針,但是卻感不到痛苦,反倒讓他莫名的興奮起來。

「你在對我做什麼?」

葉偉卻答非所問的說道,「這世界上的人多了,於是天才就多了。只是這些天才覺得他們的天賦是什麼超凡能力,其實他們不知道是,在某些人的眼中這種能力是可以被毀掉的!」

趙國聞言驚恐起來,他焦急的大喊道。

「你不能對我怎麼做,你不能!住手……」

最後他是嘶吼出來的,而葉偉真的住手了。

「好了,已經完成了,這樣你以後……」

葉偉說道這裡停了一下,就在剛才的瞬間,他感到體內的那套多出來的循環系統里,似乎有什麼不熟悉的能量湧入。

等這個感覺消失后,他繼續說道。

「我對你的能力很感興趣,是所以我想借來玩玩!」

說著葉偉繞回趙國面前,一指點在趙國的眉心上。

他在驗證一個想法,那就是周敏給他的那顆種子,其實就是擁有能力的人凝結出來的。

他這樣想可是有根據的,因為在達摩留給他的記憶中,就有凝練所謂種子的方法。

葉偉剛剛就在的嘗試這種方法,此刻葉偉的手指慢慢的離開了趙國的眉心。

於是一顆灰色的被氣流環繞的種子,從趙國的額頭上冒了出來。

趙國瞪大了眼,他聽爺爺說過,世界上存在能力者的種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