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個追求者眼睛一瞥,看到了站在一旁的艾麗斯,立刻一把將艾麗斯拉到身前對韓宇叫道:“強大的能力者,只要你答應投效我家族,這個女人就是你的。”

一語驚四座,除了另一名艾麗斯的追求者面露後悔的表情以外,所有人都看着說話的那名艾麗斯的追求者。艾麗斯立刻再次成爲了所有人的焦點。只是這種關注,艾麗斯寧願不要。

有心想要甩手就走,但一想到惹惱了對方的後果,艾麗斯無法邁動自己的腿。

“喂,這個女人不是你的女朋友嗎?”站在艾麗斯對面的韓宇臉色平靜的看着站在艾麗斯身後的男子問道。

“啊,不是。我跟她只是玩玩而已。如果你願意爲我的家族效力,不要說她,就是比她再漂亮十倍的女人,我也可以想辦法爲你找來。”

“哦,是嗎?”韓宇突然衝着說話的男子一笑。一旁的寧平見狀暗道不好,韓宇這傢伙這是要爆發了。

果不其然,就見韓宇突然出手,一把將艾麗斯拉到一旁,露出了站在艾麗斯身後的男子,緊跟着狠狠的一巴掌就扇了過去。

男子壓根就沒有料到韓宇會突然翻臉,不過就算他料到了,以他的身手,也是完全躲不開韓宇這一巴掌的。瞬間,男子的半邊臉頰腫的和包子一樣。

“你,你爲什麼打我?”男子捂着被打的臉,指着韓宇問道。站在一旁的另一名男子見狀也開始悄悄的蓄力,準備在韓宇不留意的時候偷襲。不過他剛一動作,就聽身後傳來一聲警告:“你最好不要亂動,否則,你可不要怪我沒提醒你。”

男子回頭一看,就見一名劍士正冷冷的看着他。

“住,住手!”艾麗斯壯着膽子攔住了韓宇,將被打的男子護在了身後。

韓宇皺眉看了女子一眼,冷聲說道:“作爲一個人,尤其女孩子,更要懂得自尊自愛,你自己都不愛惜你自己,又憑什麼去奢望別人會看重你。”說完,韓宇轉身就走。

艾麗斯看着韓宇的背影,默默無語。

見沒有熱鬧可看了,人羣也就自發的散了。等到人羣散了以後,艾麗斯轉身問身後的男子道:“你沒事吧?”

“啪!”回答的是一聲巴掌,就見男子氣急敗壞的指着艾麗斯叫道:“賤女人,如果不是因爲你,我會被人打耳光嗎?”說完,男子拂袖而去。

艾麗斯捂着被人的臉頰,嘴角突然露出一絲慘笑,默默的轉身向着和男子離去相反的方向走去。韓宇的話也再次在耳邊響起,“作爲一個人,尤其女孩子,更要懂得自尊自愛,你自己都不愛惜你自己,又憑什麼去奢望別人會尊重你。”

“自尊自愛是嗎?”艾麗斯喃喃的說道。 ※※※

清雅茶吧,一間規模不大,供人休息的小店。韓宇等人此時正在這間茶吧內休息。

“呸,呸呸,這茶真苦。”韓宇苦着臉放下手中的茶杯說道。

“你啊,茶,是需要品的。”寧平微微搖頭,端起自己的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

望着寧平喝茶的樣子,韓宇不由好奇的問道:“寧平,看你的樣子好像很習慣這個苦味啊。”

都市極品小醫皇 “啊,我從小就喝茶,那種味道已經習慣了。”寧平隨口答道。

“……看你喝茶的樣子好像也很講究啊。”韓宇又問道。

“……韓宇,你想說什麼就直說好了,不要拐彎抹角的,不知道你這樣很不像你嗎?”寧平放下茶杯對韓宇說道。

“嘿嘿……別生氣,我就是好奇問問。”

話音剛落,茶吧的大門被人用力踹開,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漢走進來喝道:“常家辦事,不相干的人立刻離開!”

一句話,茶吧內的衆人紛紛起身離開。茶吧老闆緊張的湊過去,心疼的看了看被踹壞的自家大門,小心翼翼的問壯漢道:“大爺,不知你要找誰啊?”

大漢沒有理會茶吧老闆,拿眼睛往屋裏一掃,韓宇等人立刻就引起了他的注意。因爲除了韓宇等人,茶吧裏的其他人都在往茶吧外面跑。

伸手扒開茶吧老闆,大漢幾步走到韓宇等人的桌前,厲聲喝問道:“就是你們幾個襲擊了我家少爺?”

“你家少爺誰呀?”韓宇出聲問道。

“常東來。”

“……不認識。”韓宇想了想後答道。

話音剛落,茶吧的門口走進一個人,陰陽怪氣的衝韓宇說道:“纔剛分手一會,怎麼就不認識我了?”

韓宇聞言仔細的看了看對方,當他看到對方臉頰上的清晰掌印,頓時一臉恍然的一拍手,“哦,我想起來了,原來是你啊。怎麼?找到幫手了,所以想來找回場子?”

常東來冷哼一聲,對先前進來的大漢說道:“哼,你也就只有現在還可以嘴硬了。蒙叔,就是這傢伙打了我,爲了常家的名譽,一切就拜託你了。”

說實在話,被常東來稱爲蒙叔的大漢並不想出這個頭,眼前這些人雖然年輕,但是卻沒有一個弱手。不過食君之祿,爲君分憂。

“放心,這件事我自有分寸。”蒙叔點點頭,對韓宇說道:“小子,你爲什麼要動手打我家少爺?”

神器大道 先禮後兵!

“因爲他該打,我覺得他欠揍。”

“我常家的人不是可以被人隨意欺凌的,小子,你要是不想死得難看,最好現在,立刻,馬上向我家少爺道歉。”

常東來鼻子都差點被氣歪了。在他想來,自家的這個供奉現在就應該直接動手狠狠的教訓那個惹了自己的小子一頓纔是。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只是口頭威脅。

“哼,就憑他,不配。”韓宇說着話,站了起來。

“蒙叔,揍他!”常東來躲在蒙叔的背後叫道。

“……少爺稍安勿躁,我再跟他商量商量。”

“……蒙飛,你到底是誰家的供奉?現在是我,常家的少爺,我,常東來被人當衆扇了耳光,現在,我命令,立刻出手教訓他們。”

“這個……少爺,以和爲貴。”

“……去你的以和爲貴。我告訴你,今天你要是不出手收拾他們,那你回去以後就趕緊收拾東西給我滾蛋。常家不養廢物!”

蒙飛聞言沉默片刻,對韓宇無奈的說道:“看到了吧,小子,不是我不肯給你機會,實在是你自己不懂得珍惜。”

“……有病啊你,要打就打,哪來那麼多廢話?”韓宇一臉鄙視的看着蒙飛說道。

左右都沒討到好的蒙飛無奈的準備動手,待在不遠處的茶吧老闆不幹了。這裏是他的地盤,要是打爛了,受損失的也是他。當下也顧不上畏懼常家的權勢,衝過來攔住了蒙飛,口中連道:“別打,別打,打不得啊。”

好不容易成功讓蒙飛準備動手的常東來一見頓時臉色一沉,出聲喝道:“老東西,你也敢出來攪局?”

“這個,常大少,不是小的要阻礙你辦事。實在是這裏是小的的全部家當,要是受到了損失,那小的承受不起啊。”老闆哭喪着臉答道。

“……少爺,您看……”蒙飛出聲詢問常東來道。

常東來一仰頭,“我管他去死。”

蒙飛聞言苦笑一聲,對茶吧老闆說道:“讓開吧老闆,最多我保證儘量少的破壞你這裏的設施。”

“不,不。”茶吧老闆驚恐的攔住蒙飛的去路,雖然滿臉恐懼,卻依然半步不讓。

“老東西,看來你是鐵了心要和我作對了。好,你給我聽好了,等這件事完了以後,我就讓你的這家店倒閉。”常東來惡狠狠地衝茶吧老闆叫道。

“啊,不,不,你不能這麼做。”

“哼,識相的就趕緊滾開!”常東來繼續叫囂道。

“啪~”

一記清脆的耳光。

蒙飛猛地回頭,就見自己目標的同伴,手拿長劍的劍士正看在常東來的面前,看着那名劍士還沒放下的手臂,不用問都知道,自家的少爺又被人扇耳光了。

“你,你……”常東來捂着被打的臉頰,指着打自己的寧平半天說不出一句整話來。

寧平見狀唯一皺眉,扭頭對韓宇說道:“韓宇,我們出去吧,這家店的老闆怪可憐的,不要給這家店惹禍的好。”

“嗯,也好。喂,你是叫蒙飛是吧?我們回去再打。”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團八卦之火。當過往的人們看到從清雅茶吧出來的韓宇等人的時候,立刻就如同鯊魚聞到了血腥味一樣,紛紛放下手頭的事,開始向站在清雅茶吧外的韓宇等人望去。

一邊是三男兩女的年輕人隊伍,一邊是一個公子哥帶着數十個打手的隊伍。

“你來我來?”韓宇問身邊的寧平道。

“……我來吧,正好趁這個機會活動一下身體。”寧平晃動了一下脖子,上前一步答道。

“別鬧出人命來。”韓宇不放心的叮囑了一句。

“放心,我下手比你有分寸。”寧平頭也沒回的答道。

蒙飛怒了,自己好歹也是常家的供奉,但是從韓宇和寧平的對話中,蒙飛半點都沒有聽出對方重視自己的意思。被輕視的蒙飛暗下決心,一會要狠狠的教訓一下眼前這兩個目中無人的傢伙。

“來吧,我們趕時間。”寧平連劍都沒拔,手中拿着劍鞘對自己的十幾個對手說道。

“……拔劍!”蒙飛不滿的喝道。

“不需要,對付你們這些小嘍囉,不需要。”寧平微微搖頭說道。

一句話成了衝突開始的導火索,包括蒙飛在內的十幾個常家手下猛地撲向了寧平。他們都被寧平目中無人的話給激怒了。

圍觀的人們在心裏爲寧平捏一把汗的同時,緊張與興奮的感覺也油然而生。

“砰!”“啪!”

隨着劍鞘拍在肉體上的聲音傳來,原本圍攻寧平的十幾個人正在不斷地倒下。在人們驚訝的眼神注視下,只剩下蒙飛這個大塊頭還站在寧平的面前。

渾身上下青一道,紫一道,沒有半寸完好皮膚的蒙飛頑強的站在寧平的面前不願倒下。寧平見狀微微一皺眉,身形一閃,下一刻已經出現在蒙飛的身後,一記劍鞘直擊蒙飛的後腦。

“砰。”頑強的蒙飛倒地不省人事。

剛纔一直叫囂着要報復的常東來害怕了,轉身就想開溜。不料剛一轉身,就見先前給了自己一巴掌的韓宇出現在他的面前。猶如見到了鬼一樣,常東來發出一聲驚人的慘叫,一連向後倒退數步,緊跟着腳下一絆,摔了一個屁股蹲。不過此時常東來也顧不上心疼自己的屁股了,一臉緊張的盯着靠近的韓宇,色厲內荏的叫道:“你別過來,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動我一根手指頭,常家絕對不會放過你!”

“呵~口氣挺硬啊。”韓宇聞言一樂,再次向着常東來逼近一步。

常東來見狀連忙向後退了兩步,威脅韓宇道:“我警告你,別靠近我!常家在達尼爾星的權勢不是你這種傢伙可以招惹的。……都說了別過來,你怎麼還往前走?別過來!”

“啪!”

常東來捂着被打的臉頰,終於服軟的求饒道:“我錯了,看在我年輕不懂事的份上,原諒我這回吧。”

“哼哼……你嘴上說着求饒的話,不過心裏一定在想着等回去以後還找人來找我麻煩。”韓宇冷笑着說道。

“不,不,不會了。我發誓!”常東來聞言連忙保證道。

“你的保證,就和擦屁股紙一樣的不值錢。”

“那,那你想怎麼樣?”常東來哭喪着臉問道。事實上就像韓宇剛纔所說的,常東來的確是在心裏盤算着等回去以後再找人來找他麻煩。

“這個嘛……我還沒想好。”韓宇摸了摸下巴答道。

“既然沒有想好,那聽聽我的意見如何?”人羣中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人羣分開,一名男子慢悠悠的向韓宇走來。 ※※※

“馬丁大哥。”常東來一臉驚喜的望着撥開人羣走過來的男子叫道。

馬丁衝常東來微微點點頭,對韓宇說道:“朋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現如今我想這小子也受到教訓了。你看是不是,高擡貴手,放他一馬?”

韓宇聞言回頭徵求了寧平等人的意見,點頭答道:“好吧,本來我們也不想要惹事,既然現在你出面求情,那就給你一個面子,這件事到此打住好了。”

“多謝。”

望着韓宇等人離去的背影,常東來不甘心的對馬丁說道:“馬丁大哥,難道就這樣算了?”

“那你還想怎麼樣?”馬丁望着走在韓宇身邊的女孩背影問道。

常東來順着馬丁的眼神望去,隨即低聲說道:“馬丁大哥,如果你對那個女人有興趣的話,那就包在小弟身上好了。只是以後家父詢問起來,還請馬丁大哥代爲遮掩一二。”

馬丁聞言微微一皺眉,扭頭看了常東來一眼,搖頭說道:“不必了。常家的護衛不是用在這種地方的。東來小弟,這麼長時間不見,沒想到你依然還是沒什麼長進啊。”

被馬丁拒絕的常東來頓時臉色一紅,低頭說道:“馬丁大哥,和你比起來,小弟當然是沒有什麼長進,不過在達尼爾星,我好歹……”話說到一半,常東來說不下去了。原本還想說自己在達尼爾星可以橫着走,可一想到剛纔要不是馬丁出面,自己可能還要再次丟臉。

看着常東來不說話的樣子,馬丁微微一笑,伸手拍拍常東來的肩膀,“東來小弟,我還有事要做,改日咱們再聚吧。”

常東來望着馬丁離去的背影,牙根緊咬,對害得自己丟人的韓宇那些人暗恨不已。

馬丁沒有在街上閒逛,找了一家商店買了紙筆以後,直接就在路邊開始畫了起來。不一會的工夫,韓宇等人的樣貌躍然紙上。馬丁滿意的點點頭,卷好紙以後立刻返回自己的住所。

留在住所的管家卡隆很奇怪的看着自家的少爺。這纔出去不到十五分鐘,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卡隆,過來一下。”

聽到馬丁的召喚,卡隆連忙扔下心裏的疑問,快步走到馬丁的身邊躬身問道:“少爺請吩咐。”

“嗯。給你,想辦法弄清楚畫裏那些人的底細。”馬丁遞過卡隆一卷紙吩咐道。

卡隆打開紙看了看,對馬丁點頭說道:“少爺放心,屬下馬上去辦。不知道什麼時候需要?”

“越快越好。”

“是。”卡隆轉身要走,就聽馬丁叫道:“等等。”

“少爺還有什麼吩咐?”卡隆轉身問道。

“留意一下第一幅那個人的身邊是不是有個女孩。那個女孩的樣貌我沒有畫在紙上。”

“是,屬下記住了。如果沒有別的吩咐,屬下出去做事了。”

“嗯,去吧。對了,讓霍比儘快找到管家捷克,只要找到他,我想很多事情就可以弄清楚了。”

“是。”

打發走卡隆,馬丁隨手拿起沒有用完的畫紙,用筆在紙上慢慢的畫了起來。不一會的工夫,一個女人的樣貌在畫紙上被勾勒了出來。望着畫紙上的女子,馬丁喃喃的說道:“安琪兒,這次我看你能逃到哪去?”

常家,達尼爾星上有頭有臉的一個大家族。在這種大家族中,各房之間的競爭是十分激烈的。因爲家主只有一個,所以但凡是同輩人,都是競爭對手。常東來在街頭被人扇耳光這件事以瘟疫傳播的速度在常家內部被傳揚開,以至於當常東來帶着手下垂頭喪氣的回到常家的時候,這件事已經在家族內部傳的沸沸揚揚。

“五少爺,老爺吩咐等你回來以後直接去書房見他。”門房叫住進門的常東來說道。

常東來道了聲謝問道:“……知道了,多謝。對了,知道老爺叫我是什麼事情嗎?”

“小的不清楚。可能跟五少爺剛纔在外面遇到的事情有關吧。”門房不確定的答道。

常東來一聽,心裏咯噔一下,想了想後對身後的蒙飛吩咐道:“蒙飛,你不要跟着我去書房了,去找我母親,就說我有難了,請她速來搭救。”

沒等蒙飛開口,站在一旁的門房出聲提醒道:“五少爺,三夫人已經去老爺的書房了。”

聽到自己的母親已經去了書房,常東來的心立刻又回到了自己的肚子裏,不慌不忙的向書房走去。

來到書房通稟了一聲後,常東來走進了書房。剛一進書房,就見自己的母親一臉緊張的撲了過來,仔細檢查了一番後鬆了口氣道:“還好,還好,沒有什麼大傷。”

“母親,你在說什麼啊?”常東來不解的問道。

“哼,不要在我面前裝蒜,你在外面遇到的事,在家裏各房之間已經傳開了。”書房內的男子冷哼一聲說道。

“你不會好好說話嗎?別把東來給嚇着。”常東來的母親不滿的說了常東來的父親一句,緊跟着一臉慈祥的問常東來道:“東來,今天出去的時候是不是有人找你麻煩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