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圈圈的蟻人或跳或跑的圍了過來,放眼望去,彷彿趙炎與科普思即將被蟻堆吞沒。

冷冷的看著上百隻蟻人,趙炎的心裡並不慌張,當知道這些蟻人的戰鬥力之後,趙炎已經了解了自己與它們的差距。

只要自己沒有跌倒或被他們壓住,它們是拿自己沒辦法的。

科普思愕然的看著周圍的一切,身子抖的厲害,顫抖著嘴唇道:「炎,怎……怎麼辦?」

「放心,沒事的,有我在。」趙炎為科普思打氣。

科普思向巨大蟻人望去,眼神中掠過一絲驚恐,嘆道:「這是盔甲蟻人吶!蟻人中的貴族!在蟻人中出現的機率比例和人類的牧師差不多,它和那些小蟻人不同,你可不能大意啊!」

「盔甲蟻人,它有什麼厲害的?」


「它的攻擊和小蟻人沒什麼差別,就是力氣要大的多而已,最關鍵的是它那一身盔甲,一般的攻擊根本打不穿它。」

叱!

「可惡的人類!」倆人交談時,盔甲蟻人已轉過身子,頭上的觸角微微閃爍著白光,虎視眈眈的展開身軀,紅sè的眼睛怒視著趙炎。

盔甲蟻人的腦袋向趙炎湊近,那包圍著倆人的蟻人圈又逼近了一步,面對蠢蠢yù動的蟻人群,科普思本能的向趙炎湊近了。

「吃了他們!」

盔甲蟻人觸角猛的亮,蟻人們便洪水般向倆人涌去。

「接著。」趙炎急忙退後幾步,抽出腰間的深綠匕拋給科普思,向左右放shè出兩團小火球,道:「對準目標按手柄上的寶石就能攻擊了!」

轟轟!

劈啪!

叱!

此地的蟻人數量雖然不下百數,但攻擊力實在是弱了點,趙炎與科普思背靠背互相掩護,小火球與損石術不斷,僅沒能讓蟻人接近火力圈。僅有一隻取巧的蟻人在火力間隙中從倆人頭頂壓下,也還是被科普思現給轟了下來。

科普思有些興奮,「夥計!你這東西太好使了!」

「哈哈,湊合著用吧,小心!」一團火球過去,又一具燒焦的軀殼在科普思眼前緩緩落下。

眼見著隊友們死去了將近一半,感到這樣的攻擊方式不妙,盔甲蟻人觸角微微一閃,蟻人們頓時停止了對趙炎倆人的蟻海攻擊,反而與倆人保持距離,形成一個更大的包圍圈。

科普思的眼珠由小放大,急忙將趙炎的肩膀壓下,「快!趴下!」

在倆人趴下的那一刻,蟻人們迅的蹲下身子,張開圓形的尖嘴,紛紛以趙炎為圓心向中間噴shè出綠sè的毒物。

好在科普思的見識廣看出了蟻人的目的,迅的反應沒有讓他們受到毒物的直接衝擊,可倆人還是被毒物給包裹著。趙炎只是輕輕的吸了一口,便感覺腦袋暈。

這種毒物科普思十分了解,這也是蟻人在群體戰時的攻擊方式,這種毒霧不僅能遮蔽敵人的眼睛,敵人吸入后更能產生麻痹反應。而在毒霧中,蟻人的視力卻不會受到影響。

「來,炎,把這個捂在嘴上。」毒霧中傳來科普思的聲音。

接過科普思遞過來的一塊濕布,捂在嘴上深深的吸了一口,頭裡的暈眩頓時消散了不少。

啊!

才剛剛站起身,趙炎便感覺到手臂上一陣刺痛。緊接著,大腿上也被劃破了一條口子。

啊!

下一刻,科普思的慘叫聲也響起。趙炎知道,蟻人們已經動猛烈的攻擊了。它們一定是改變了戰術,利用度對我們採取穿插xìng的攻擊,一點一點的耗光我們的體力,等待我們傷痕纍纍,血流盡的時候,它們便能輕易的收屍了。

想到這裡,趙炎眉頭一皺,用嘴緊緊的咬住濕布,迅的啟動魔力增幅護腕,頓時一道紅光在全身上下泛起,可沒持續幾秒,紅光又暗淡下來。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它們的數量優勢太明顯了,這種體力戰不是我們能玩的起的。

忍受著全身刀刮的痛苦,趙炎閉上眼睛默默在心裡思索,從將古烈斯的奧義第一階改名為太極龍炎後趙炎心裡一直有個結沒有解開,隨著一次次的戰鬥此刻在趙炎的腦海里浮現出一絲靈光。

太極龍炎,太極龍炎……

既然命名為太極,那能不能改進一下呢?

想到這裡,趙炎便沒再多想下去了,畢竟生死存亡的時刻能給他思考的時間不多,就算自己還勉強承受的住蟻人們的群體攻擊,但科普思看上去可沒自己輕鬆,趙炎的鼻子里,全是鮮血的味道。

迅的進入蓄氣狀態,趙炎在體內迅的組織著魔法陣,只是這次卻沒有按照常規的做法,而是嘗試著將魔法陣以地球上太極的方式與特點來組合。

雖然在這種生死關頭還去嘗試的確很危險,但如果不嘗試不突破,那等待自己的,便只有死亡。

在危機關頭,趙炎格外的專註,甚至在他的世界里,一分鐘已經變成了十分鐘。不顧身體上的傷痛,那些對他造成不了任何的影響,一門心思的組合,排列,改變!

終於……趙炎將雙臂展開,嘴角露出一絲yīnyīn的笑容,雖然他不知道結果如何,但他儘力了,也成功的將魔法陣組合排列完畢了。

轟轟!

趙炎頭頂炸開一片火花,炎龍從火花中心飛騰而出,在趙炎詫異的目光下,炎龍竟沒有直接去攻擊蟻人,而是不停的扭動著身軀繞著趙炎的身體旋轉一圈,形成一股強大的氣流,竟然將纏繞著趙炎的毒霧衝散,這才扭動著身軀向蟻人們飛去。

更令趙炎瞠目結舌的是,炎龍並不是和以前一般直接朝目標地撲去,而是在趙炎的視線內在半空中盤旋,像是有生命般的去尋找每一個敵人。

炎龍的身體像是帶有強烈的吸力,將每一個撞到或是觸碰到的蟻人吸附在火焰的身軀之上,跟隨自己繼續在半空中盤旋,直到將盔甲蟻人也吸在了身上,炎龍的身軀上堆滿了蟻人這才停止了繼續盤旋旋轉,而是宛然的飛到半空之中按照一個固定的軌跡自轉。

而趙炎的眼中,清晰的看見炎龍的運動軌跡形成了一個太極的圖案。

趙炎的雙眼,亮了。

轟轟!叱!叱叱!

一時間,爆破聲,轟炸聲,嘶叫聲,在森林裡接二連三的響起。

在趙炎和科普思驚鄂的目光下,所有的蟻人全部變成了焦黑的驅殼,一片一片的從半空中掉落下來,森林中,下起一片黑sè的血雨。

只是讓人意外的是,那盔甲蟻人卻隨著血雨落下,並沒有和他的同伴們一同離開這個世界。不過它的樣子也十分狼狽,胸前黑亮的盔甲被燙的通體紅,紅的十分刺眼。

頓了一會,盔甲蟻人才緩緩的直挺起身子,向左右望了一眼,最後腳足撐地,一副yù試待的樣子,「想不到你這個看上去單體攻擊的炎龍,居然是跟蹤xìng的群體攻擊魔法。只是……溫度還是太低了,這種溫度,根本就燒不穿我的盔甲啊!哈哈,既然你殺不死我,那你就乖乖的當我的午餐吧!」

叱!

盔甲蟻人傲慢的抬起腦袋,一聲得意的叫囂聲過後,箭似的向趙炎衝去。

科普思心裡著急,急忙將匕對準盔甲蟻人,但沒想到,趙炎居然攔在了前面,並小聲道:「不用擔心……」

看著盔甲蟻人信心百倍的向自己衝來,趙炎一臉的平靜,直到離自己越來越近,趙炎迅的抽出懷裡不到半米長的紅sè法杖,這可是矮人族jīng心打造,並且經過自己的火系增效的附魔加工啊。

一陣邪笑過後,趙炎的嘴角擠出四個大字:「太極龍炎!」

轟轟!

離趙炎不到五米的位置,炸開漫天的火花,緊緊的盯住火花的中心處,一具漆黑的軀殼慢慢掉落下來。

趙炎慢慢的向軀殼走去,順手拿掉嘴裡的濕布,對軀殼道:「現在的溫度怎麼樣?還合適吧?」

只是這個蟻人中的貴族,已經無法回答了。

魔力增幅,火系增效,改良后的古烈斯的奧義,雖然才僅僅是第一層屬於中低級魔法的範疇,但這樣的溫度也不是弱小的蟻人能抵擋的。就算是和趙炎平級的法師,放shè出來的魔法溫度也要比趙炎低的多。畢竟在趙炎的身體內,還有一團奇怪的東西。

從此以後,趙炎和他的師傅一樣,擁有了自己獨一無二的魔法體系。這套中國道家與異世魔法的結合,在這個世上,沒有人能夠看透。

「炎,你沒事吧?」

「我沒事,只是……」趙炎轉過身,白了科普思一眼,將濕布向他臉上扔去,一副噁心狀,「你的尿真他媽sao。」

科普思難為情的笑了兩聲,「嘿嘿,想不到被你看出來了。沒辦法嘛,當時不這樣做,我們就中毒了。」

「恩,我沒怪你,我甚至覺得在那種關鍵你還能迅的把小弟弟掏出來,果然有你的。」

「小弟弟?」科普思若有所思的望著下面。

「恩!對,在我們家鄉就喊它叫小弟弟。」

「噢!小弟弟……」科普思點點頭小聲念著,像是為自己又獲得了新的知識而感到高興,頓了一會,問道:「你準備去哪?」

趙炎想了一會,看著四周被折斷的樹木和地上成片的蟻人軀殼,臉sè突然變得十分沉重,試探xìng的問道:「科普思,你不是做研究的嗎?你有沒有興趣,我們玩次大的?」

「玩次大的?」 ()「玩次大的?你說,怎麼玩?」

「哼哼!」趙炎yīn笑道:「你們做研究的一定很少能深入魔獸的老巢吧?蟻人雖然不劃分於魔獸一類,但你有沒有興趣去它們的老巢看看?」

「什麼!你要去它們的老巢?開什麼玩笑?」

「不要用那種懷疑的眼光看著我,你沒有聽錯,我不但要去它們的老巢,還要將它們的老巢燒個jīng光!」

「瘋子,你是個瘋子!你知道蟻巢里有多少蟻人嗎?就算是個小蟻巢,也至少有成千上萬隻蟻人吧!我承認,它們和你比起來遠遠不是你的對手,但在數量上,你根本沒有辦法做到啊!」

趙炎沒有理會科普思的規勸,依然執著道:「你既然都叫我瘋子了,那我為何不真正的瘋一回呢?有些事情不試試又怎麼知道呢?我和蟻人們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但你看看這森林,想想你那倆個被它們吃掉的同伴,你難道不氣憤嗎?」

「再說,作為一個本身沒有什麼戰鬥力的研究學者,你如果能深入蟻穴,不覺得這是件振奮人心的事情嗎?」

科普思被趙炎說的熱血沸騰,其實在潛意識裡他當然是想去蟻穴看看的,並且那些神秘的地方總是能讓他嚮往。可自己一沒有實力,又沒有優秀的團隊,根本無法完成這個願望。

當然,在趙炎的陪同下,他們的確有能力深入蟻穴,只是這樣也意味著他將把xìng命壓在趙炎身上,要是趙炎招架不住,他也會丟掉xìng命。

經過反覆的合計,回憶起剛才的大戰,望著趙炎堅毅的眼神,科普思終於輕輕點頭。


趙炎一喜,拍了拍科普思的肩膀,笑道:「好!男人就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科普思雖然是答應了,但他奇怪的是趙炎的言辭像個救世主一樣,如果說真的是因為蟻**害森林,主動傷害人類而要滅它們的話。那這個世上的破壞者還不夠多嗎?主動傷害人類的魔獸難道少了嗎?

科普思當然不明白趙炎的用心,他只是擔心塔巴巴村森林被蟻人吃完,那還未展起來的地jīng們就要遭殃了。至於其它什麼的,趙炎才不關心呢,難不成,他還真是救世主啊。

「好了,科普思,揮出你的強項吧,這蟻穴的位置偵察工作就靠你了。」

科普思點點頭,信心十足。

科普思雖然在戰鬥中是個菜鳥,但專業知識趙炎卻不得不服,根據蟻人的氣味,足跡,周圍草木的顏sè變化,溫差變化,土壤濕度差異,他便能分析出許多的問題。

倆人在森林內僅僅轉悠了一個下午,在天已經蒙蒙黑的時候,科普思終於有了驚喜的現。

在一塊樹木密集的乾燥草地上,科普思居然找到了一個由石頭和樹葉鋪成的掩體。倆人小心翼翼的摧毀掩體后,立馬竄出來幾個蟻人,這讓科普思堅信這下面便是蟻穴了。

將穴口的蟻人消滅,趙炎向科普思投向一個堅定的眼神,倆人便一同跳了下去。

只是秒種時間,倆人便感覺腳下有地,剛還準備感嘆這洞穴不深,便現了yīn暗的前方居然有條隧道,並且是處於向下延伸的角度。

隧道內吹來陣陣yīn風,這風yīn深的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趙炎抬起手臂,中指微微冒出,笑道:「終於輪到你揮作用了。」

話未落音,那中指上的紅sè戒指便向四周shè出絢麗的光芒,光芒沒有哪怕多一秒的停留,在瞬間便全部消退。但離趙炎周圍二十幾米的地方,都和白天一樣,明亮無比。

科普思驚訝的看著趙炎,心想他身上的寶貝可真不少。

這些東西對於科普思而言也許十分新奇,但對於趙炎來說,根本就算不上是寶貝。就說這些戒指,護腕,鞋子吧都是矮人族臨時趕造出來的,雖然是名牌,但質量上沒那麼jīng益求jīng,而且也屬於低等裝備,這些都只是趙炎臨時準備湊合著用的而已。

這照明術的附魔戒指,原本只是為了在夜晚行走方便而已,但沒想到居然在這種場合派上用場。這是趙炎沒有想到的,卻恰到好處的揮了作用。

視線沒有了阻礙,倆人的膽子明顯大多了,只是在向前走的同時不停的在周圍張望著,生怕有蟻人冷不防的從兩側冒出來。如果那樣,小命是怎麼丟的都不知道了。

被螞蟻偷襲而死,那他媽多沒面子。

大概走了一千多步,看見前方出現了一個紅sè的大洞,趙炎與科普思對視一眼,便向大洞慢慢的逼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