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直以為能生出端木玉那種奇怪性格的人,一定也是那種很自大很高高在上的有錢人,想不到……..

而且她剛才不是聽錯了吧!

居然要堂堂端木集團董事長要親自下廚給她做飯!?

她很小的時候生活在英國,在那麼遙遠的地方就聽過端木霆的威名,傳說其人十分冷酷威嚴,行事作風果斷狠辣,其子端木玉便遺傳了乃父之風,一樣的手腕,一樣的作風,如同驚風駭浪,令人望而生畏。

「那個,叔叔,還是我來吧…….。」看著端木霆笨手笨腳被妻子指揮者去淘米,肖瑤瑤終於還是忍不下心看他威嚴形象就此破滅,捲起睡衣下擺,跑進廚房去幫忙。

端木霆身材高大,和端木玉有的一拼,面目俊朗,四十多歲的人,看起來像三十多歲,除了額角有幾縷皺紋,任何地方看上去都是精壯健朗的。

混血的面孔看起來深邃立體,眼眸有些微藍,看起來更加幽深。

「也好。」端木夫人圍上圍裙,高挑的身材,嬌美的面容,保養得十分良好,如果不是提前知道她是端木玉的母親,現在說是他的情人她也相信。

肖瑤瑤獨自生活很久,做飯這種事情難不倒她,有時候難得有空,會自己做飯吃,又省錢又乾淨,不過這樣的機會不多。

但是曾經有人說過她做的飯很好吃。

所以肖瑤瑤捲起寬大的袖口,一頭扎進廚房忙活起來。

端木玉打開門進來的時候,房子里正被蘑菇燉雞的清香飄散著,溫馨的香味一時讓他以為走錯了家門。

這棟樓都是單層電梯直達的,整個樓層就只有他這一套房子,想想也不可能走錯。

站在門口發怔,忽然從廚房裡探出顆短頭髮的小腦袋,對著客廳喊道:「伯父,麻煩去樓下便利店買瓶花生油好嗎?」

這聲音!?

隨後從客廳里走出來的男人更讓他吃驚!

老爸和老媽不是應該在馬爾地夫享受陽光和沙灘嗎?為什麼突然出現在他的房子里!

這個地方除了岳冷林誰也不知道,他只是偶爾才回來休息一下,從來沒帶人回來過。

一時之間,被好友出賣的挫敗感襲上心頭!

岳冷林那個混蛋!

「爸,爸爸!」看見端木霆走出來,端木玉立刻像老鼠見了貓,「那個,我下去買花生油吧。」說完立刻就關門出去。

不了端木霆大步一跨,跟在兒子身後也出了門。

電梯里,父子倆靜靜地誰也不說話。

手上還提著路過便利店時買的快餐,心想這那個丫頭醒來也該餓了,他可是八輩子都沒發過這種善心,給一個女人買吃的。

送鑽石名表衣服皮包他送的多了,買了盒便利店裡的粥給女孩子,倒讓他心裡覺得十分彆扭。

「你就給她吃這個?」良久之後,端木霆開口打破了沉默,一貫的沉穩威嚴。

獨寵狂妻:腹黑國師請走開 端木玉看了看手裡的袋子,也有些心虛,怎麼說他是端木家的人,不該這麼小氣。

「端木玉,你是應該好好學學怎麼體貼女孩子。」端木霆眉頭一皺,不高興了,「她年紀那麼小,不懂事,可你已經是成年人了,做過的事情就應該好好負責任!」

端木玉默默地接受父親的批評,他就是買了個便利店裡的粥給那個拜金女吃,為什麼突然變成這麼嚴重的罪行了。

她生病他收留她已經夠仁至義盡了,難道還要他把她當佛爺一樣供著?

父親未免太小題大做。

「爸爸,你和媽不是來了嗎?媽媽廚藝那麼好,不會虧待她的。」出了電梯,端木玉隨手粥往垃圾桶里一扔,笑著說道。

端木霆哼了一聲,大步朝前走去。

等再回去的時候,飯菜的香味已經把原先冷清空蕩的房子熏陶的一片溫情,年長的父母,嬌俏可愛的少女,端木玉有些恍惚地站在客廳里。

好像做夢一樣。

那個丫頭,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搞定了他老爸老媽!

許其億可是花了那麼多年時間都沒能換的母親親自為她下一次廚,這丫頭本事不小嘛!

「端木玉,快進來幫忙放碗筷,要開飯了哦。」端木夫人在廚房裡喊道。

「哦。」端木玉答應了一聲,進了廚房,卻一把拉住肖瑤瑤,「我有幾句話跟你說。」

肖瑤瑤正端著碗準備幫端木夫人盛菜,匆忙中放下碗,穿著在下擺打了結的睡衣,跌跌拌拌被拉著出去,走到陽台上。

端木玉隨手把陽台門一關,拉著她走到父母都看不見的地方。

「你想幹什麼?」他咬著牙問。

「什麼我想幹什麼?」這是她想問的好不好!

「無緣無故,我不相信他們會對你這麼好。」想起剛才老爸對自己說話的口氣,還有回來時媽媽不滿地對他一番念叨,端木玉心裡就有氣。

「我也想說,你把我帶到這裡幹什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住在哪兒!」肖瑤瑤早就想質問她,這小子,不會對她另有目的吧!

端木玉聲音一堵,突然像被猜到尾巴的貓一樣開始炸毛:「我是看你可憐才把你帶回來,你那個破破爛爛的房子我才不會進去!」

「喲,端木先生,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善良?」肖瑤瑤斜著眼睛冷笑一聲,「是誰害得我被警察抓走,又是誰害得我被學校趕出來?是誰害得我到處找工作都沒人要?我生病你以為你沒有責任?」

她說得句句在理,端木玉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一個女人堵得啞口無言,一時氣急,吼道:「那你是自找的!」

「我自找?端木先生,我只是愛錢而已,如果愛錢也要遭這樣的報應,那你這種差點兒把我害死的人豈不是要被雷劈?」

她一向伶牙俐齒,任何人想在她這裡占口頭上的便宜,那是休想!

「你說什麼?」被惹怒的獅子要發火了,他臉色瞬間就陰沉下來,冷冷得像被烏雲籠罩。

肖瑤瑤心裡一跳,有些發毛,早知道不應該這麼惹他,她發燒昏倒,他救了她,其實應該說一聲感謝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想起他對自己做的那些事,就是不能原諒他!

只要阻止她賺錢的人,她都不能原諒!

她需要錢,拼了命地需要,就算讓她少活十年,二十年都可以,只要可以給她足夠的錢!

「你別衝動啊,你別忘了裡面還有人呢!」肖瑤瑤機靈地閃到陽台的玻璃門前,讓裡面的人能看到她,這樣才安心一些。

端木玉心中有氣,但想到爸媽在外面,還是強制忍下來,這個女人還真是好本事,能把他的怒火一次又一次激發出來。

端木夫人走到玻璃門外輕輕敲了敲,或許是察覺到兒子的怒氣,有些不放心地問:「端木玉,發生了什麼事?」

端木玉拉開玻璃門,頗有孝子的風範:「沒事的。」

「那塊帶瑤瑤出來吃飯啊,今天的飯菜瑤瑤可是幫了大忙呢!」端木夫人看向站在陽台上被風吹的肖瑤瑤,她本來就只穿著睡衣,寬大的衣服顯得她身形更是嬌小,分外惹人憐愛。

「端木玉,瑤瑤有身孕,你就不要讓她在外面吹風啊。」端木夫人心疼地走出去,親自牽著肖瑤瑤的手走進來。

聽到端木夫人的話,端木玉和肖瑤瑤一起怔住了。

懷孕?

兩個大大的字帶著無數問號在兩個人頭頂上浮現。

端木玉從母親手裡把肖瑤瑤拉過來,溫柔地摟著她,對端木夫人道:「媽媽,我還有幾句話要對瑤瑤說,您先出去好嗎?」

看著兩個人『甜蜜的樣子』,端木夫人以一個過來人瞭然的表情悄悄對兒子笑了笑,表示高興。

端木玉也回之一笑,兩隻手擁抱著肖瑤瑤嬌小的身子,走到陽台另一側。

端木夫人把玻璃門關上,笑著走到客廳里,端木霆正坐在沙發上看新聞節目。

「老公啊,你覺得端木玉這次會不會動真心?」端木夫人嬌柔地從後面摟著丈夫的脖子,臉頰貼在丈夫臉上。

「真心?」把這個詞往自己的兒子身上套,端木霆都會覺得很怪異。

端木玉很像年輕時候的自己,但是惟獨在對待女人這一方面和自己一點兒都不像。

他是一輩子只認定一個人的類型。

而端木玉…….從高中時代一直保持不良的記錄,換女人的速度比翻書都快,他甚至擔心從小富裕的生活讓這個孩子心性變得和所有豪門大少一樣。

然而他就在女人這一點上作風不好,其他方面簡直無可挑剔,所以端木霆就睜隻眼閉隻眼,必要的時候,教訓他一番就好,沒有太過苛責。

畢竟,這是他唯一的孩子,沒有哪個做父親的人不想把最好的一切都給兒子。

「我覺得瑤瑤這孩子不錯,不知道為什麼,第一眼看見她,我就很喜歡,像是上輩子註定了一樣。」端木夫人靠著丈夫的肩膀,滿面溫柔笑容。

端木霆拍拍她的手,道:「只要端木玉喜歡就好,孩子大了,知道自己要什麼。」

默默承婚 「也是。」端木夫人微微一笑,「但我就是怕那孩子太驕傲,會犯錯。愛情里,有時候不能犯錯的。」

「哎,好了好了,端木玉會有分寸的。」

陽台上,肖瑤瑤從端木玉懷中掙脫出來,剛才當著端木夫人的面只好配合他一起演戲,沒想到這傢伙得寸進尺,竟然一直抱著不放。

臉上火辣辣地燒著,真是奇怪,她臉皮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薄了,只是被一個男人抱了一下而已,用得著反應這麼大嗎?

端木玉斜睨著她的表情,興味盎然地欣賞她嬌羞的表情。

她居然還會害羞?

為了錢她不止被別人這麼抱過了吧?

想到此,男人深邃的眸中閃過一道危險的暗芒。

「你懷孕了?」他冷冰冰地問。

「你才懷孕了!」她反應很大,莫名其妙她還是黃花大閨女!

端木玉眸色一沉,緊繃的俊顏明確告訴眼前的女人他心情很不爽!

肖瑤瑤小聲道:「你別這樣看著我啊,我什麼都沒做過,我醒過來就看見他們了。」

「你這種女人的話,你以為我會信嗎?」端木玉冷冷地哼了一聲,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手上用力,「我不管你有什麼目的,我警告你,別在他們身上打主意,否則,我不會放過你!」

肖瑤瑤張口結舌,想開口解釋,下巴卻被他用力捏著,根本說不出完整的話。

「放,放開我!」TM的,他可真敢用力,捏的她下巴都快碎了!

端木玉扯著嘴角冷然一笑,眼中銳利的精光看的她渾身不舒服,「不過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我不想他們失望,所以,這場戲,你給我繼續演下去!」

手指鬆開,稍一用力把她推開。

肖瑤瑤的背部撞在牆壁上,悶哼一聲,揉著被他捏痛的下巴,「我不演!」

憑什麼?她什麼都沒做就被他滿口誣賴,現在還要陪他一起演戲,他真當她是他那些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女人嗎?

「你想下半輩子都在監獄里呆著嗎?」端木玉有恃無恐地俯下身,湊近她的臉,語帶威脅,「我告訴你,和我作對的人,都要知道後果是什麼?」

肖瑤瑤恨恨地看著他:「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說過讓你跪著來求我,上一次你運氣好逃過去,不過這並不表示我已經忘了。」

好,混蛋!你有種!

看見她渾身激動得顫抖,端木玉淡淡地一笑:「怎麼?害怕了?」

肖瑤瑤不屑地扭過頭,剋制情緒讓自己平靜下來,突然揚起笑臉:「演戲就演戲,不過我可是有條件的。」

「你不就要錢嗎?」端木玉居高臨下俯視著她,眼神中帶著不屑。

「端木先生真是太了解我了!」肖瑤瑤歡快地拉起他的手,搖擺了兩三下,「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是我肖瑤瑤的行為準則!這一次也合作愉快哦!」

端木玉厭惡地甩開手,臉色極其不好看,粗魯地抓住她的手,「出去!」

肖瑤瑤一向對自己的演技有十足信心,跟著端木玉出了陽台,她立刻就變得小鳥依人,像個溫柔的小妻子,依偎在丈夫身旁。

「端木玉,這道清炒百合是我做的哦,你嘗嘗看。」她笑著夾了一筷子百合進端木玉的碗,一臉期待地看著他。

「我不喜歡吃。」連看也不看她一眼,就要把碗里的菜給夾出來。

端木夫人道:「端木玉,怎麼長大了就不懂事了?」一雙溫柔的眸子看著他,端木玉攝於母親的威嚴,只好把肖瑤瑤夾來的百合吃下去。

不可思議,她廚藝居然還不錯……

「好吃嗎?」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像個等待嘉許的孩子。

端木玉移開目光,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聲:「還不錯。」

「太好了!那再嘗嘗這個…….。」

端木夫人看著他們兩人這麼甜蜜,無比欣慰,抬頭看了一眼丈夫,發現一項不苟言笑的丈夫竟然也難得的露出溫和的表情。

太好了!

看來這一次,他的寶貝兒子似乎遇到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了!

一頓飯剛剛吃完,端木霆被幾通紐約的電話催促,看樣子似乎有重要的事情。

「爸爸,不如讓我去吧。」端木玉自告奮勇,父親很難得有空閑時間帶著母親一起回國,不想因為公事又讓他們會紐約。

近幾年,端木家的事情大半都分開,端木玉管理國內大小事務,端木霆則逐漸把重心轉移到國外。大概年紀大了也有歸隱的意思,何況有愛妻在身邊,端木霆也把一部分國外的事情交給兒子。

比如這一次和歐洲大家族的合作談判,便是全權交給端木玉,他此次回國,看到關於這次合作的談判成果,終於感覺其實可以放心把端木家的大小事都交給兒子來做。

但妻子覺得,兒子這個年齡或許需要一些時間和空間來應付私人事情,比如他的終身大事,因此端木霆還是放棄了把權力全部移交給兒子的打算。

「不必了,這次回來只是因為你媽不放心你,現在她應該沒什麼不放心的了。」端木霆站起來,看著妻子:「是嗎?」

端木夫人笑道:「那是當然。」她含笑走到肖瑤瑤身邊,牽起肖瑤瑤纖細的手腕,把一隻碧綠的玉鐲子套在她手上,「這是阿姨的一點兒心意。」

端木玉瞬間有些錯愕,那隻玉鐲他從小就見母親戴在手腕上,他幼年的全部記憶中,母親手上的這隻鐲子就是她全部美好時光的象徵。

「媽媽……」

「端木玉,要好好對瑤瑤啊,過段時間,媽媽還會回來的。」

「媽你放心好了。」他一手輕輕攬住肖瑤瑤的腰,「我一定會好好對她。」手臂一緊,肖瑤瑤的笑容僵在臉上。

寬敞的房子里再次變得安靜下來。

肖瑤瑤坐在沙發上,雙腳搭在茶几上,轉動著手腕上的玉鐲子,納悶地問:「我說,這東西是不是很值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