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瞬間,不少人出聲,「我同意!」

「我也同意分家!」

「我也想分家。」

一瞬間,站出了幾十個人。

傅家老爺子看向嚴超,「都登記了,一個都不要漏,去四爺那邊找顧南,給他們打錢。」

嚴超,「是,老爺子。」

傅家老爺子沉沉地看向眾人,「從此以後,傅家的門朝著你們關閉了,再過幾日,想要哭著求著再回傅家,不好意思,不管怪我不念手足之情。」

傅家老夫人,「傅寧兩口子,從此以後再也和傅家沒有任何關係!」

看傅家大爺也願意分出去,原本猶豫不決的人都下定了決心。

傅家三百零一戶人,一瞬間分出去了兩百八十戶,只剩下了三十一戶,不過百人。

人分成了兩撥。

傅家老爺子看向剩下的人,「你們還誰想分出去?」

「老爺子,我們願意和傅家共生死。」

「老爺子,您別說了,我是怎麼都不會走的,生是傅家的人,死是傅家的鬼。」

那些分出去的人,看向傅家老爺子,「我們原本住的地方,要搬出去吧?怎麼算?」

老爺子,「折現!」

「老爺子痛快!」

傅家老爺子和老夫人也累了,「明天,領了錢的人到祖祠辦理脫族手續。」

傅家二爺和傅明過來扶老爺子和老婦人。

兩個人跌跌撞撞地回了住處。

老爺子看向傅家二爺和傅明,「不要想你大哥一家人!」

傅家二爺,「爸,我不會的!」

傅明,「爸,我也不回。」

老太太坐在那裡,抹眼淚,「我怎麼會扔出來這麼一個不仁不義的東西。」

老爺子長出了一口氣,「從今以後,和傅寧保持距離,他可能勾結外敵,萬一利用你們對付傅家和阿瑾。」

傅家二爺,「爸,我記住了。」

傅明,「謹遵父親教誨。」

嚴超也一路跟了過來,「老爺子,晚餐好了。」

傅家老爺子,「沒胃口,不吃了,你先去一趟墅園吧,把接下來的事辦了。」

人心不齊,那就讓有異心的人分出去。

阿瑾是不能離開傅家的,否則……

老爺子和老太太閉上眼睛,疲勞至極。

嚴超看了一眼傅家二爺和傅明,示意他們多少勸老爺子和老夫人吃點,便出了門,去了墅園那邊。

在路上,他就打電話聯繫了顧南。

顧南,「行,明天辦完。」

嚴超知道四爺這個時候心情不好,「那我需要和四爺打電話報備一聲嗎?」 顧南,「不用了,四爺會同意的,我這邊辦完會和四爺說一聲。」

嚴超,「可這是一筆不小的現金流。」

顧南輕笑了一聲,「對四爺來說不過皮毛,嚴管家小看我們四爺的資產了,說句不好聽的話,傅家養了那麼多蛀蟲,也該清理清理了,我覺得蠻好的。」

嚴超,「……」

顧南說了一個咖啡館,「嚴管家,一會兒見。」

嚴超,「好,一會兒見。」

半個小時后,顧南和嚴超在只一咖啡館見了面。

嚴超將手裡的一份名單遞給了顧南,「你看看,人不少。」

顧南結果,掃了一眼,「還有留下的,挺好的。」

嚴超,「……」

顧南低聲道,「明天早上我會給一個分割單,你給他們,確定沒有任何問題,簽字,我這邊會打錢過去。」

嚴超,「好的,顧助理。」

他多看了一眼顧南。

記得顧南剛到四爺身邊的時候,還很青澀,如今,已經是經濟界的風雲人物了。

很多時候,別人不知道四爺,卻知道顧南。

顧南有點金手之稱。

顧南,「好了,我很忙,嚴管家喝完咖啡再走,賬我已經結過了。」

嚴超點了點頭,「好的。」

顧南離開,旁邊兩個人跟著起身,跟著他。

嚴超看了一眼,自然知道是兩個異能者,隨身保護顧南。

顧南現在是四爺身邊獨當一面的人,自然要保護好,不讓出任何差池。

他喝完一杯咖啡,回了傅家老宅,和老爺子、老太太復命。

老爺子點了點頭,「好,你也早點歇了吧。」

嚴超出了老爺子和老太太的卧室,看向前廳坐在那裡憂心忡忡的傅家二爺和傅明,「老爺子和老夫人多少吃了一點?」

傅家二爺傅昀搖了搖頭,「一口都沒吃。」

老三兩口子和傅帛才沒了,大哥這麼一來,不是在爸媽心口插刀子嗎?

傅明看向嚴超,「老四那邊說什麼?」

嚴超,「我沒有打擾四爺,和四爺身邊的顧南見了一個面,他說沒問題,明天早上給交割單,這邊簽了字,那邊很快就辦妥。」

傅昀和傅明,「……」

好好的一個家,就要這麼散了!

說起來,傅琛的事是導火索。

那孩子,老早就心術不正,他們早就提醒過大哥,大哥說孩子還小,慢慢教。

慢慢教?

如今自己把自己害死了!

大哥和大嫂,鬧成這樣,以後誰知道會怎麼樣。

嚴超,「兩位爺寬心一些。」

「超叔,你先去休息吧。」

嚴超走了以後,傅昀和傅明兩個人提了幾瓶酒,去了三爺和三夫人的墓碑前,坐在那裡,喝悶酒。

「老三,你說怎麼會成這樣?」

「權利真的能改變一個人,把他變成一個你完全不認識的人。」

傅明將一瓶酒澆在傅家三爺的墓碑前,喝了一口,入口辛辣,心裡更加苦澀。

傅昀一口一口地喝悶酒。

和他們比,大哥已經很好了,有兒子有孫子,卻不好好珍惜。

他看向傅明,突然問,「還沒有結婚的打算嗎?」

傅明,「一大把年紀了,算了,結不結婚都無所謂。」

他看向二哥。

二哥和二嫂這些年沒有少看醫生,想要一個孩子,一直求而不得。

他也沒有問。

只怕現在還沒有放棄吧?

傅昀看向傅明,「你有時間了勸勸阿瑾,我們傅家又冷清了,給我們生個小祖宗,大家一起疼。」

傅明,「過一陣子吧。」

……電子書吧

第二天,墅園

顧南算清楚所有的應該分割的財產以後,一大早來了這邊,「趙阿姨,四爺還沒有起?」

趙阿姨,「還沒有。」

顧南坐在客廳等。

不到半個小時,三少爺、五少爺和大小姐下樓了。

三個人看向顧南,和顧南打招呼。

顧南,「早安,三少爺、五少爺,大小姐。」

傅帛、傅裬和傅桑,「……」

顧南是來找傅(四)瑾(哥)吧?

看起來伊(四)一(哥)還沒醒?

傅帛遲疑了一陣,看向顧南,「你那邊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你看看我適合做什麼。」

傅裬,「還有我。」

傅桑,「我也想做點事情。」

顧南,「……」

他遲疑了幾秒鐘,「好的,我看看,有合適的職位,問了四爺那邊,給你們安排。」

傅帛,「顧南,謝謝你。」

傅裬,「謝謝。」

傅桑深吸了一口氣。

三個人看著顧南心情複雜。

他們對老(四)四(哥)的幫助,都不到顧南一丁點。

以後,或許該做一些事情,永遠這樣嗎?

不,不能永遠這樣。

八點的時候,傅瑾和宋伊一下了樓。

傅瑾看向顧南,「早。」

顧南,「四爺,這裡有一份資料給您過目。」

傅瑾牽著宋伊一的手,走過來,坐在沙發上,接過顧南遞過來的資料,掃了一眼。

宋伊一隻瞥了一眼,變了臉色。

這是分家嗎?

顧南站在旁邊,畢恭畢敬地出聲,「四爺,傅家總共三百零一戶人,總計兩千三百四十二人,分出去了兩百八十戶,總計兩千一百五十人,只剩下了三十一戶,一百九十人。」

宋伊一,「……」

她擔心地看了一眼傅瑾。

傅帛,「……」

傅裬,「……」

傅桑,「……」

三個人同時紅了眼睛,爸媽和二哥的葬禮才結束,這些人就要分家!

一瞬間,心口窒悶,透不過氣來,看向傅瑾,差點就哭了。

傅瑾掃了一眼他們三個人,「分出去是好事。」

傅帛,「……」

傅裬,「……」

傅桑,「……」

老(四)四(哥)認真的還是說氣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