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絲絲陽氣從張誠的手掌鑽進了蘇雪晴體內,原本冰寒的小腹很快就溫暖起來。

蘇雪晴躺在牀上,感覺自己的肚子上就像是貼了一片暖寶寶,熱烘烘的,說不出的舒服。

原本虛弱的身體也恢復了一絲力氣,臉上的氣色也好了起來。

不過張誠還是不敢放鬆,對方的情況實在是太過奇怪,他藉着渡陽氣的機會,又從頭到腳一寸一寸的開始檢查,想找到一點線索。

看着張誠專注的模樣,蘇雪晴的表情不禁有些古怪。

她天天晚上都被張誠在夢裏蹂躪,現在真人就坐在眼前,而且手還放在一個敏感位置上,這種奇怪的感覺,讓她心裏五味雜陳。

張誠嘆了口氣,經過這次檢查,他可以確定蘇雪晴除了有點體虛之外,並沒有任何問題。

“你這情況有幾天了?”張誠沉吟着問道。

蘇雪晴回過神來,想了想說道:“大概有七八天了……”

張誠又問道:“那在七八天之前,你有沒有去過什麼奇怪的地方,或者見過什麼奇怪的人?”

“沒有啊……”蘇雪晴搖搖頭,猶豫了一會兒才繼續說道:“如果硬說有的話,在做這夢的前一天,我去過遊樂園,跟朋友在裏面玩了一天……” “難道陳大哥忘了跟你說了?”看着一向沉穩的黑子眉頭也皺了起來,蕭晨自然知道,陳宏忘記跟自己說的東西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思來想去,確實沒有對自己說過什麼重要的東西啊!在訓練的那幾天了,無非就是對自己說什麼團結很重要,再有就是小心五號島的合作者。人心難測,不同的詛咒之島想來都並沒有什麼好關係。當然,蕭晨看出來陳宏的話沒有說完,或許有什麼東西不想現在就讓自己知道吧。

但是關於五號島,陳宏雖然讓自己小心,但是也沒有過多的擔心,因爲五號島曾經和三十三號島多次在一起執行任務,所以關係還是不錯的。

至於其他的,蕭晨將陳宏對他說過的所有話都在腦子裏過了一遍,但是還是沒有想出有什麼東西會打破自己的建議,甚至很可能是一個常識性的東西!沒見到魏芳華正一臉鄙視的看着自己嗎!

本來按照蕭晨的想法,自己等人就在這裏守着,雖然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一波殭屍來襲,但是合四人之力,應付起來應該不會很困難!這樣一來既能有效的防止任務的難度發生異變,又可以分散殭屍們的注意力,讓老孟他們生存的更加輕鬆一些,還可以獲得足夠的詛咒之力獎勵!這豈不是一舉三得?

但是既然黑子他們都不同意,那就一定是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東西,而且這個東西非常的基礎,一時間蕭晨不由得對於陳宏充滿了怨念!

在不知多少空間阻隔的三十三號詛咒之島上,陳宏剛剛從東方小白是家裏走出來,突然打了一個打噴嚏:“到底是誰想我,怨念好大。”

黑子見陳宏是真的將這件事給忘了,於是對蕭晨說道:“你應該知道,對於執行者來說,詛咒之物就是最佳的保命手段!雖然個人的智慧在詛咒任務中往往會有很關鍵的作用,但是隻有詛咒之物纔是評價一名執行者戰力的標準。雖然很讓人無奈,但是這就是事實。”說到這裏,黑子嘆了一口氣。

“而詛咒之物在任務世界裏也不是無敵的,無論多麼強大的詛咒之物!”黑子嚴肅的說道,“這和詛咒之力無關,就算是詛咒之力無窮無盡,詛咒之物也不會真正的無敵!其原因就在於詛咒抗性!”

“詛咒抗性?”對於這個第一次聽說的名詞,蕭晨雖然感覺很陌生,但是卻也能從黑子的話中聽出一些門道。

“所謂的詛咒抗性,其實就是在一個任務世界中的詛咒對於執行者手中的詛咒之物產生抗性!詛咒之物是不可能一直用下去的,哪怕你的詛咒之力一直用不光!在任務世界中,每使用一次詛咒之物,任務世界中的詛咒就對該詛咒之物的抗性提高一重,像你說的那樣是根本不可能的!因爲我們的詛咒之物會隨着使用次數的增多,效用逐漸降低,而任務世界中的詛咒會隨着時間的流逝而逐漸增強,那樣一來我們根本不可能擋住殭屍潮!”沒有等黑子繼續給蕭晨解釋,魏芳華就已經開口了,言語間充滿了不屑的意味。她本來以爲蕭晨就算不是一個資深執行者,也應該有足夠的經驗,誰知道卻是個小白!

聽見魏芳華的話,蕭晨終於知道自己錯在哪了,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是,誰讓他本來就是個小白呢?而陳宏還沒有告訴他,頓時怨念又起!而遙遠的空間中,某人又打了一個噴嚏。

黑子看了魏芳華一眼,他對於剛纔魏芳華的接話很不滿,但是由於現在是同盟關係,也就沒有說什麼,而是繼續對蕭晨說道:“不僅如此,這個詛咒抗性和任務的難度也有很大的關係。像是中低級的任務一般情況下需要用三四次之後纔會有明顯的感覺,但是一旦到了高級難度甚至頂級難度的任務世界裏,這個詛咒抗性就會被無限的放大,可以說是沒用一次,都有新的感覺。”黑子在這裏,竟然還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

“那我們怎麼辦?直接走?”蕭晨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異想天開了,但是有不想直接走掉,否則豈不是要眼睜睜的看着任務難度異變?

“當然是直接走。不然還能怎麼辦?我可不想和殭屍潮硬碰硬!那是找死!”魏芳華立刻回答到,她是真正經歷了殭屍潮恐怖的,知道以自己的這點實力,在殭屍潮裏就是大海中的一滴水,很快就會被同化,成爲殭屍中的一份子!更何況她現在兩件比較強的詛咒之物都已經用掉了,要是再在短時間內遇到殭屍潮的話,恐怕就只能依靠黑子了,但是這種感覺可不是他想要的!生死都不能掌握在自己的手裏,那樣的執行者有怎麼可能成爲一個真正的強者呢?別看魏芳華只是一介女流,但是卻十分有野心!

但是這時,黑子卻直接反駁了她的提議!

“雖然你說的或許有道理,但是這卻不是最佳的解決方案!”黑子回過頭瞥了一眼那隻帝王殭屍,說道,“對於這種註定要發生難度異變的任務,結局是不可更改的。因爲如果不發生難度異變,那麼這次詛咒任務的難度就將會下降爲中級高等難度的任務,但是!在詛咒世界,難度異變只可能會上升,永遠不會發生難度異變過後,任務的難度反而下降這種事!”

“既然都無法阻止了,那不回去,還要做什麼呢?”魏芳華不解的問道,一旁的周圍和蕭晨也湊過來,想聽聽黑子的高見。

“我只說任務發生難度異變是必然的,但是什麼時候發生卻是可以改變的!”黑子意味深長的說道。

聽黑子這麼一說,另外三人就全都明白了。當下,也就同意了黑子的決定,但是張偉卻問道:“我想,這次任務的源頭詛咒之物應該就在這隻帝王殭屍的身上,我們是不是應該把它搜出來。要知道,作爲難度必定異變的任務,那件詛咒之物幾乎必然是一件高級詛咒之物!難道你們不動心?”

張偉這麼一說,魏芳華和蕭晨都有些動心了。但是蕭晨看着黑子那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立刻就放棄了這個想法。很顯然,黑子是不贊同這個提議的,那他蕭晨也很有自知之明,既然黑子都沒有動心思,那以他的實力,自然是不會有什麼機會了。

“別那麼想了。”果然,就在張偉躍躍欲試的時候,黑子說道,“哪有那麼好的事?詛咒世界中,步步危機!想想吧,這個做起來的傢伙還睡着的時候就可以製造出一箇中級難度鬼魂的源頭詛咒!現在它都做起來了,難道你們認爲自己還能從它那裏得到什麼好處?”

黑子的話如一盆冷水一般潑在了張偉和魏芳華兩人的頭頂,他們都不是傻人,剛剛也只是被那個高級詛咒之物到了而已,現在既然已經清醒了,當然不會再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了。

“好了,我們現在就在這裏等着,等待殭屍潮的來臨。說實話,這也是一種十分難得的經歷,相信在經歷了殭屍潮之後,在執行頂級難度的任務之後,恐怕對付鬼潮就有一定的把握了。”黑子對着蕭晨淡淡的笑道。

“那,我們要阻攔幾波殭屍的入侵纔算是完成任務呢?”蕭晨也難得的開了一個玩笑,將自己幾人形容成了植物,你們都懂的!

“這就不一定了,需要看具體情況。”黑子說道,“很顯然,這隻帝王殭屍需要吸收大量殭屍的詛咒才能真正醒過來,現在他只不過是坐了起來,裏這正醒過來還早得很!等到我們幾個阻攔那些感染殭屍過來供它吸取詛咒,那麼它一定會召喚更多的殭屍過來的!這也就達成了我們的一個目的——減輕老孟他們那邊的壓力!到時候我們堅持不下去的時候逃到老孟他們那裏,也能爲大家拖延更多的時間!至於能拖幾波,我想,按照一波殭屍三個小時計算,至少也要有三五波吧,怎麼也要將難度異變的時間延長到一天之後纔算是成功!”

對於黑子的野心,蕭晨真的很佩服,竟然想要將難度異變拖晚一天!先不說這其中對詛咒之物詛咒抗性的削減,單單是這三五波殭屍本身的危險就足夠讓他們四人在不逃走的情況下陷入死亡的危機之中!要知道,每一波殭屍的強度肯定是不同的!

甚至可能上一波只有三十隻,到下一波就變成了上百隻!再有就是這隻坐在棺材裏的帝王殭屍,他可不是簡單的坐在這裏!像剛剛他們對付在這裏爲它提供詛咒力量的那些低級殭屍,還是靠着他們四個人,五件詛咒之物才成功的將其全部驅除的!

很顯然,這隻帝王殭屍,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增強那些低級殭屍的能力!要是真的可以增加很多的話,再加上量變引起的質變,那麼除了讓黑子發動暗影之手將他們全部傳送走之外,恐怕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遊樂場?”張誠皺起了眉頭,“哪個遊樂場?”

“就是城北新建的那個,半月前剛剛開業。”蘇雪晴答道。

“哦……”張誠點點頭,想起前幾天在新聞裏看過,城北新開了一家大型遊樂場,據說設施還不錯,他原本還想着有空跟林婉兒去玩玩,結果最近事情多就給忘了。

張誠想了想,問道:“你說你那天是跟朋友一起去的,那你朋友回去之後,有沒有出現跟你一樣的情況?”

蘇雪晴紅着臉說道:“這個我也不知道,像這種事……我哪好意思問……”

張誠看着蘇雪晴,一本正經的說道:“這件事必須得弄清楚,如果還有人出現類似情況,那就應該是你們在遊樂園裏碰到了什麼,總之只有找到源頭我才能確認。”

“那好吧。”蘇雪晴也知道輕重緩急,拿過牀邊的手機,給朋友發了個微信。

當然蘇雪晴也不會傻到直接問人家有沒有做春夢,只是說那天去遊樂園玩了之後自己身體就有些不舒服,詢問她們最近有沒有什麼異常。

沒一會兒,幾個朋友都回話了,聲稱自己沒覺得有什麼不舒服,還問蘇雪晴是不是感冒了,讓她注意休息。

這下張誠就傷腦筋了,如果問題真出在遊樂園裏,沒理由只有蘇雪晴一個人中招啊?

他想了很久,又問道:“你再仔細想想,在遊樂園裏你有沒有單獨做過什麼事,或者去過什麼地方?”

蘇雪晴皺着眉頭想了還一會兒,突然眼睛一亮,說道:“我在遊樂園裏買過一個紀念品,當時其他人嫌貴,所以都沒買。”

“什麼紀念品?在哪呢?”張誠連忙問道。

“就是一個玩偶……在牀頭上。”蘇雪晴朝着旁邊偏了偏腦袋。

張誠的目光順着對方指示的方向看去,發現在牀頭櫃上擺着一個巴掌大小的黑色玩偶。

這東西看上去有點像是陶土做成的,模樣有點像豬,但是鼻子長了不少,看上去倒更像是食蟻獸。

“這是什麼玩意兒?”張誠瞧了半天也沒瞧明白這玩偶究竟是什麼動物。

蘇雪晴聳聳肩,“我也不知道,當時只是覺得挺新奇的,就買回來了。”

張誠想了想,右手還是放在蘇雪晴的小腹上,左手一伸拿起了玩偶,湊到眼前仔細看了看。

從外觀上看不出什麼,就像是一個普通的工藝品,但是張誠探出一絲鬼力,立刻就發現了問題。

這玩偶從外面看不出來,不過裏面卻是中空的,而且還殘存着一絲極其微弱的灰氣,這灰氣不同於鬼氣或者妖氣,是張誠從沒見過的一種氣息。

而且這一絲氣息只殘餘下一點,如果不是拿着玩偶仔細查探根本就發現不了。

“怎麼了?這玩偶有問題嗎?”看見張誠表情有異,蘇雪晴也緊張起來。

張誠點點頭,“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會做那種夢的原因就出在這玩偶上,不過你這種情況我還沒遇到過,等我回去問問小曼姐再說。”

“小曼姐?”蘇雪晴盯着張誠,問道:“小曼姐是誰?”

“這你就不用管了。”張誠笑了笑,轉移話題道:“你現在覺得怎麼樣了?”

蘇雪晴這纔想起張誠的手還放在自己肚子上,俏臉一紅,低聲說道:“好多了……”

“那就好。”感覺蘇雪晴體內狀況已經穩定下來,張誠緩緩抽出了手。

“這就……渡完了?”蘇雪晴低聲問道,聽聲音似乎還有點戀戀不捨。

“呃……”張誠愣了愣,說道:“我這又不是推拿按摩,用不了那麼長時間,有我的陽氣支撐,你短時間內不會出什麼問題,放心吧……”

“哦。”蘇雪晴心裏失望,但是也不好意思多說。

一想到張誠剛纔跟自己肌膚相觸,她就忍不住一陣羞臊,心裏偷偷嘀咕:在夢裏張誠好粗暴,還是現實中的好,又溫柔又知道心疼人,可惜就是有些木頭……

想到夢裏的場景,蘇雪晴感覺自己的脖子都羞得發燙,趕緊縮回了被窩裏。

就在這時,蘇小云輕手輕腳的打開門,把腦袋探了進來,一見女兒醒了,才快步走進房間,擔心的問道:“雪晴,你好些了嗎?感覺怎麼樣了?”

蘇雪晴笑了笑,“媽,我沒事了,張誠給我按摩了一下,舒服多了。”

“那就好!那就好!”蘇小云一聽,長鬆了口氣,笑道:“我就說小張出馬,肯定手到病除嘛,比那些什麼教授博士強多了,你開始還跟媽犟,人家小張是自己人,有啥不好意思的!”

“媽!”蘇雪晴嗔怪的看了母親一眼,心中更加羞臊。

自己母親的心思她再清楚不過了,現在是一心想把張誠招進門當女婿,三天兩頭就在自己耳邊唸叨,讓自己在張誠面前好好表現。

這下可好……還沒怎麼樣呢,就被人看見自己那種時候的模樣,真是羞死人了!

張誠見蘇小云都快把自己誇出花了,也有點不好意思,撓了撓頭說道:“雲姐,雪晴的病還沒有根治,但是我已經有點頭緒了,等我先回去研究一下,一會兒再過來。”

蘇小云哪捨得張誠走,連忙拉住他說道:“就在這兒研究不行嗎?幹嘛非要回去,中午雲姐給你炒幾個拿手菜,你就在這兒陪陪雪晴,你們都是年輕人,正好聊點悄悄話什麼的。”

“媽!”蘇雪晴忍不住又叫了一聲,你這也太露骨了吧!生怕你女兒嫁不出去還是怎麼的!

“不了不了!”張誠連忙擺手,“我真的得回去,現在還是雪晴的病要緊,吃飯什麼的改天有的是機會。”

見張誠鐵了心的要走,蘇小云也不好多留,只能將他送到了門口。

分別的時候,蘇小云無意間瞥到張誠手裏的玩偶,頓時心中一喜。

這玩偶是女兒前幾天纔買回來的,喜歡的不得了,現在被張誠拿走了,難道這兩孩子已經發展到互送禮物的地步了?看來有戲啊!

張誠不知道蘇小云在想什麼,出了門就急匆匆的回到自己的別墅,直接上了三樓暗室,招出了葉小曼。 “那我們現在就在這裏等着殭屍潮的來襲?”魏芳華問道。

“當然不是。”黑子回答道,“你和張偉先在這裏等一會,我和蕭晨出去找點水和食物,我們還要在這裏奮鬥很長的時間呢!”說着,就穿過那條黃金走廊,走到了那個小洞前,帶着蕭晨一起鑽了出去。

而留在墓室中的兩個人,都是各有心思,雖然也曾合作過,也曾背叛過,但是這些在他們的眼裏實在是太正常不過了。在他們的心裏,是不會相信任何人的。黑子現在將他們單獨留在這裏,誰知道是不是趁機和蕭晨溜掉了還是真的會回來。

所以他們兩個的心裏還是有些擔心的,畢竟這兩個人可是有過記錄的!誰知道他們會不會在坑自己兩人一次!

於是,張偉和魏芳華對視一眼,悄悄的跟了上去,卻沒有發現,就在他們的腳底下,一隻手指從地底鑽了出來!要不是他們正好跟了上去,恐怕就直接鑽透了他們的腳掌!

黑子還是看錯了,他以爲這隻帝王殭屍並沒有什麼威脅,現在離完全醒來還差的很遠呢!但是事實上,這隻殭屍已經吸收了很多低級殭屍了!原本溫泉旅館的殭屍是絕對不會這麼少的,因爲不僅僅是李家村這一個村子被殭屍入侵了,另外的兩個村子——趙家村和王家村,也一樣被殭屍非摧毀了!只不過他們沒有那麼幸運,有蕭晨他們這些執行者的幫助,尤其是有一個好人村長!所以只有寥寥幾人逃了出來。

但是散落在溫泉旅館之外的殭屍往多說也只有大概百十來只!還大多是那隻流散到小溫泉附近的源頭殭屍搞的鬼!所以,剩下的那將近三百隻殭屍,也只有百十來只還沒有被這隻帝王殭屍所吞噬罷了,所以,這隻帝王殭屍雖然還不能活動起來,但是穿過空間向執行者出手還是勉強可以做到的!但所幸,現在還沒有爲執行者帶來什麼傷害,但是他們能夠一直幸運下去嗎?

蕭晨跟着黑子又一次走過了那個狹窄的通道,只不過這一次他們已經走了遍,再加上已經知道在兩個小時內殭屍們是肯定不會再出現了,所以速度快了不少,只用了五分鐘就走了出來。

出來之後,蕭晨將頭放在黑子的耳邊,說道:“他們跟上來了。”

“沒關係,這些膽小鬼,肯定是怕我們兩個跑掉,利用他們兩個單獨抗鬼,所以纔會跟上來的。”黑子的這句話並沒有特意放小音量,所以被洞內的周圍兩人聽了個一清二楚。當然,他們不在乎被看不起什麼的,畢竟和生命比起來,面子什麼的就是次要的了。

再說,他們也不會真的天真到以爲這個舉動不會被黑子兩人發現,所以跟上來的時候也沒有掩飾,就是要擺出一副“我在看着你”的樣子。黑子沒有再去管這兩個傢伙,直奔溫泉旅館的二樓。因爲旅館的客房和廚房都在二樓!

這間旅館由於是一間溫泉旅館,所以在一樓機會全都是和溫泉有關的東西,其他的諸如廚房,餐廳之類的都放在了二樓。至於二樓往上,就全部都是客房了。

雖然在那之上還有八層,但是不論是哪個執行者都沒有對其有過興趣!因爲在詛咒世界裏執行任務,除了自立死亡flag之外,不能去廁所電梯等封閉空間,或者單獨一人呆在任何相對陰暗的地方。再有就是絕對不要登上高層建築!

因爲,要是你在二樓遇見鬼,可以往一樓跑。要是兩個鬼將你堵住了,你可以跳窗戶。但是要是你在十樓被鬼堵住了,怎麼辦?是被鬼殺死,還是跳樓自殺?總之都是死!

黑子打頭,蕭晨緊緊跟着。雖然知道目前是不會有殭屍過來的,但是正所謂小心駛得萬年船,更何況還是在詛咒世界這麼危險的地方!要是不時刻小心,到時候可就很可能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了!那將是多麼的悲哀,陰溝裏翻船!

還好,蕭晨他們並沒有遇見什麼特殊情況,順利的上了二樓。這時,張偉和魏芳華剛剛從洞裏鑽了出來。正巧見到了他們上到了二樓。張偉和魏芳華對視一眼,開始在意識傳導器中交流!

“怎麼樣?你到底考慮好了沒有?你要是還在擔心的話,就由我來上,你支援我!”張偉首先說道。語氣也十分的急切。

“好,就這麼定了,你上,我支援你!”魏芳華想了一下之後,也做出了決定。

“那我們先回去吧!還有,既然我上,那我可要大頭!”

“這個自然,我沒有那麼不知廉恥。”魏芳華白了張偉一眼。

先不說張偉和魏芳華有什麼行動,蕭晨這邊已經無驚無險的上到了登上了二樓。雖然早就知道應該沒有什麼危險,但是如今這麼輕易就走了上來蕭晨還是感覺很奇怪的。

怎麼說呢?他們在來溫泉旅館的路上,這麼廣闊的地域,竟然還多次遇見殭屍,但是來到這個殭屍的老巢,除了在門口遇見了一堆三十幾只殭屍,還有墓室裏的三十幾只殭屍外,竟然真的連一隻殭屍都沒有看到!這實在是讓蕭晨有些不能理解!按照詛咒世界的恐怖標準,這個時候不正是該放出一堆殭屍消滅他們嗎!

你可以說蕭晨是個賤皮子,但是蕭晨的想法絕對沒有錯誤!因爲詛咒世界本來就很賤!怎麼陰暗怎麼來。要蕭晨來說,就是用人命來讓活下來的人認識到錯誤,以後不會再犯!蕭晨可不想成爲那個“榜樣”!那個反面教材!所以儘管沒有危險,但是他還是保持了高度的警惕!

一旁的黑子見到蕭晨還是沒有一絲一毫的放鬆,也是十分讚賞的點了一下頭。對於蕭晨這種在任何時候都保持警惕的執行者,黑子是十分讚賞的,因爲他本身就是這樣一個人,要不然也不會活到現在了,早就在和魏芳華一同執行那個殭屍類任務的時候就被算計死了!

當然,這種警惕有時候也會壞事。因爲警惕心太強,所以對於心力的消耗是十分大的,蕭晨這麼一個普通人是絕對吃不消的,只有通過特殊的訓練,才能逐漸習慣。所以黑子正在考慮是不是在這次任務結束之後給蕭晨做一個特別訓練。畢竟蕭晨可是陳宏內定的接班人!想到這裏,黑子不由有些走神。

就在這時,一隻乾枯的手掌直接從黑子的右側伸出,一把抓向了他的脖子!快到了剛剛反應過來的黑子連出手的時間都沒有,就那麼眼睜睜的看着那隻手逐漸接近!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道紅光突然照在了那隻手上!那隻殭屍手頓了一下,然後繼續向着黑子伸來!但是隻是這一頓,就給了黑子足夠的反應時間!

只見黑子的右手擡起,直接抓住了那隻殭屍手!

這時,那隻偷襲的殭屍已經完全顯現出來了。看着那被砍斷的右手,蕭晨不由得大叫了一聲:“小心,是那隻源頭殭屍!”

黑子聞言也不由眉頭一挑,但是接下來就是直接將自己的左手也伸了上去,兩隻手一起抓住了那隻殭屍的左手!這還不算完,蕭晨再一次取出了自己的詛咒尺子!雖然這一次沒有孟國慶的幫忙,但是這隻殭屍也已經失去了右手,詛咒力量大減,所以說他們還是處在同一戰線上的!蕭晨這次就是要在把它的左手也砍掉!

誰知道就在蕭晨想要衝上去的時候,黑子卻突然喊道:“沒用的!詛咒有加強了!應該是那隻帝王殭屍搞的鬼!”

蕭晨一聽眉頭一皺,放棄了衝上去的想法。自己現在上去並不能幫上什麼忙,所以只能靜觀其變,相信黑子應該可以應付的。

足足經過了十秒鐘,那隻源頭殭屍才被黑子的暗影之手給驅走。蕭晨也看出來了,雖然失去了一隻右手,但是這隻源頭殭屍的實力不降反升,看來這隻殭屍的實力之所以會提升這麼多,應該就是那隻帝王殭屍的關係了。

“看來還是低估了它!”黑子暗哼一聲,然後叫道,“不好,快去叫白山他們兩個!我們要快走!現在這隻源頭殭屍都已經來了,那就說明那些在叢林了閒逛的殭屍也都來了!要是再等一會,那些被白山送走的殭屍再回來,我們就跑不了了!”說着,已經跑下了樓。

蕭晨一聽,也知道事情大條了,所以也沒有什麼猶豫,直接跟着黑子跑了下去。還順便給張偉他們發了一條信息,告訴他們事情有變,快出來!

然後在意識傳導器裏告訴黑子不要擔心,自己已經通知了張偉,只要等一會他們就會出來了。張偉在會到墓裏的時候蕭晨也看見了,但是卻沒有多說什麼,誰能想到會出這樣的事呢?

而就在蕭晨他們來到洞口的時候,卻意外的聽見裏面傳來了魏芳華驚恐的叫聲!

“救命!” “救命!”蕭晨和黑子剛剛走到那個小型按摩室裏的洞口前,就聽見了裏面魏芳華的大叫!

這一叫,讓蕭晨和黑子不由驚了一下!他們剛剛纔遇見那個源頭殭屍,難道這麼短的時間就回來了?還襲擊了張偉和魏芳華?

在兩人看來,雖然張偉和魏芳華的實力要比黑子差一點,但是在中級執行者中也屬於十分強的了。在這個任務世界裏,能讓他們兩個遇上危險的,恐怕出來那隻帝王殭屍外,也只有那隻源頭殭屍了!現在那隻帝王殭屍雖然坐了起來,但是應該還不能動,那麼就只剩下源頭殭屍了!難道那隻源頭殭屍在帝王殭屍的幫助下,已經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再次出現了?

黑子晃了晃頭,立刻否定了這個答案,因爲這是不可能的!這完全違反了詛咒世界的規則!要是那隻帝王殭屍可以讓源頭殭屍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再次出現,那它完全可以自己行動!

“自己行動?”黑子的腦海中靈光一閃,想到了這個最靠譜的答案!既然源頭殭屍已經被驅走了,很顯然不會再這麼短的時間內在回來,那麼能讓魏芳華喊救命的也只有那隻帝王殭屍了!

想到這裏,黑子不由打了個寒戰,“看來我們都小看了那隻帝王殭屍!”然後衝着蕭晨喊道:“快走!不管他們了,要是真是那個墓主人出手,我們也擋不住!”說着,已經一馬當先跑了出去。

蕭晨暗歎一聲:“真不是我不救你們,實在是自身難保!你們自己保重吧!”然後也跟着黑子跑了出去。而且還拿出了已經冷卻的殭屍右手,因爲在溫泉旅館的門外,可是還有十幾只殭屍等待着他們呢!

時光回溯,再回到蕭晨和黑子剛剛走上二樓,而張偉和魏芳華決定返回地下墓室的時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