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股無形的威壓憑空而現,不同於任何修者所發出的氣勢,那是一股“天威”,來自於九天之上“天威”。

“相見即是緣,各位請進來一敘”一道虛無飄渺的聲音在衆人耳邊憑空響起。

“誰”逍遙雪輕喝道。

“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你又何必太執着於本相?”說萬一個黑色的空間裂縫突然出現,而後將除逍遙雪以外的人全部吸了進去。

………..

“如果沒猜錯的話,這個石碑可能和剛纔的陣法一樣,都是到達下一個空間的通道”唐七推測道。

逍遙雪指着突然停了下來,指着一個破舊的石碑道“就是這裏了,自從剛纔它把楊姑娘他們吸進去之後就再也沒有了一絲的動靜”

唐七走上前去,慢慢的觀察着那個石碑。

石碑顯然已經經過了無數的歲月,棱角處都有了一些脫落的痕跡,絲絲的裂紋證明着它那悠久的歲月。

嚴宇看着這破舊的石碑,難以置信道“逍遙姑娘,你肯定是這裏?”

逍遙雪看了嚴宇一眼,淡淡道“我有騙你們理由嗎?”

嚴宇也知道自己失態了,道“不好意思,我失態了,只是這天碑讓我有一絲的驚訝罷了”

逍遙雪顯然沒有在意,道“它究竟是不是天碑,我也不知道……..”

唐七觀察了許久也沒有發現石碑的不同之處,於是他改變方法,收回了靈識,運轉法訣,絲絲的能量慢慢的融入了石碑之中。

在唐七將能量輸入石碑之後的一瞬間,朵朵的烏雲憑空而生,其中更是天雷翻滾,無盡的威壓再次出現。

“好可怕的‘境’”嚴宇凝重的看着天空,手中的仙劍不停的顫抖着,發出了陣陣的哀鳴。

逍遙雪顯然剛纔已經感覺過這種可怕的威壓的,所以並沒有什麼大的動作,只是站在那裏一動不動的看着天空,秀眉緊蹙,彷彿在思考着什麼似的。

“你終於還是來了…..”那道虛無縹緲的聲音在次響起。只不過這次顯得有些滄桑罷了、

“你究竟是誰?萍兒現在怎麼樣了”唐七彷彿根本就沒有感覺到那股壓力一樣,直直的站立在那裏、


“想要知道他們怎麼樣了,爲什麼不親自進來看一看呢”說完一道空間裂縫出現在了唐七的眼前。

唐七看了下空間裂縫,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進入了其中。

嚴宇看見唐七居然連猶豫都沒有變直接進入了那道空間裂縫之中,氣急道“這個笨蛋”說完整個人也沒有任何猶豫的進入了裂縫之中。

逍遙雪看着消失的唐七和嚴宇,眼中閃爍着奇怪的光芒,過了好一會,那道光芒才漸漸的散去,然後整個人也沒入了那道空間裂縫。

裂縫在逍遙雪進入之後迅速恢復了原樣,空中的烏雲也在瞬間消失不見,一切都彷彿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一樣。

通道,一條望不到盡頭的通道,通道周圍每隔大概一米處就有一盞昏黃的油燈,昏暗的燈光將唐七的影子拉的老長。

“這個地方好熟悉,我好像來過一樣”唐七看着通道周圍的石壁疑惑道。

“前面就會有你需要的答案,但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前進呢?”那道聲音若有若無的傳入了唐七的耳中。

聽到聲音後,唐七並沒有急着前進,反而站在原地思考了起來。剛纔他之所以敢毫無顧忌的進入空間裂縫是因爲他所修法訣能夠探查到這個空間通道的存在,而自從他進入這神祕的通道之後。神識,發覺能量全部失去了作用,所以他整個人也變的謹慎了起來。

[綜]今天審神者還是家裡蹲 ?難到這就是那老樹所說的機緣不成?”唐七靜靜的思考着,整個空間通道之中除了那昏黃的油燈發出的滋滋聲外,在也沒有一絲的聲響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是一天,也許的一年,又或者是更久,唐七終於動了,順着通道慢慢的向前走去。

通道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悠長,唐七隻走了大約一個時辰便到了盡頭。

“居然是這裏!”唐七看着眼前的景象呆住了,這個地方不是別處,正是他曾經到過的那個封印着某個強者的石室。

“呵呵,沒有想到吧,”一道虛影出現在了唐七的眼前,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那神祕的護陣老人。

“老人家,居然是你”唐七驚訝的看着那個曾經被他認爲的金仙老人。過了好半天唐七纔回過神來,不過新的疑問又產生了,老者究竟是誰,這石室又怎麼會在這裏?

老人指了下一邊的石凳,對着唐七道“呵呵,我知道你心中充滿了疑問,來,坐下來我們慢慢聊。”

唐七也不猶豫,直接坐了下來,等待老者給他講解。

老人依舊是那種不緊不慢的表情,緩緩的喝了口茶才道“還記得我是怎麼跟你講解那個通道的嗎?”

唐七回想到…

"這個地方是哪裏,其實我也不清楚…..我的父親在無意間發現了這個地方,並答應石墓主人,爲他守護這裏.至於那個通道,只不過是對空間和時間的有效運用罷了….."

……

“空間和時間的有效運用?”唐七問道。

老人笑了下道“對,這個通道其實就是對空間和時間的摺疊運用,說白了,我是從你在進入那空間裂縫的一瞬間將你強行拉到了這裏,等到你出去之後,依舊會進入那個連天尊都會畏懼的空間了”

在進入裂縫的瞬間強行拉入?唐七震驚的看着眼前的這個不起眼的老人,他的修爲究竟到達了什麼樣的程度?居然可以在那強大的天威之下將自己奪了過來,這簡直比虎嘴拔牙還要駭人聽聞。

老人好像看出了唐七的疑問一樣,微笑道“其實我也沒有你想的那麼厲害,只個通道介於界與界之間的存在,所以我才能將你拉了過來。”

唐七穩定了下心神道“老人家,你說的那個另天尊都會畏懼的地方是哪裏?”

老人沉默了一會,道“那個地方就是南荒”

唐七疑惑道“南荒?我不是一直都在那裏嗎?”

老人搖頭道“你所在的地方,最多隻能算外圍罷了”

唐七道“外圍?難不成過了那石碑之後便是真正的南荒不成?”

老人並沒有直接回答,反而問道“你知道南荒是怎麼存在的嗎?” 炎炎的烈日炙烤着大地,沒有一絲的風,無邊的荒漠,一眼望去,看不到邊際。

嚴宇在到達這個地方已經三天了,天空的炎日壓根就沒有變過,一直散發這恐怖的熱量,

他在跟着唐七進入裂縫之後,並沒有找到對方的影子,而是到了這個無邊的沙漠,一眼望不到盡頭,任憑他怎麼飛行也看不道邊際。

我的女孩我來寵 ,嚴宇苦笑道“看來我好像又調入了一個陣法中了”

嚴宇此刻真後悔自己爲什麼沒有好好的學習陣法,記得當初師傅教給自己陣法的時候,自己還那麼的不屑一顧,以至於現在被困於這個陣法之中。不過後悔顯然也沒有任何作用,他只的站起身來繼續尋找出路。

夜,靜極了,天空中沒有那閃耀的星光,也沒有那柔和的月光,只有那冰冷的夜風呼嘯着。

南荒外圍,無邊的獸羣像是浪潮一樣,在吞噬了無數修者的生命之後漸漸的退去了。

“已經子時了嗎?”青鴻真人撤去了身邊的幻陣,向着南荒深處飛去。

斷筆谷..

“接天之日,真的可以連接道九天之上嗎?”斷筆書生看着退去獸羣感嘆道。

“你去把外圍的陣法撤掉吧,我們先走一步了……”清水仙子等人說完就消失在了原地。


斷筆書生看了眼這個自己居住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山谷,嘆了口氣也跟着消失了。。

一座孤峯之上,

蕭血看着那些退卻的獸羣輕嘆道“我們也走吧”說完向着南荒內部飛去,黑影也不說話,直接一閃,跟着蕭血離去了。

“是該離去的時候了”趙任看了眼身後綠地,頭也不回的離去了。

在這一刻,無數的高手向着南荒內地飛去,其中更是不乏仙人級別的高手。

———————————————

唐七看了下老人道“我曾經聽斷筆書生提過一些,不過南荒究竟是怎麼存在的他也不是很清楚。”

老人輕笑道“那個窮書生嗎?呵呵,他又怎麼回知道呢?”

老人和了口茶接着道“南荒這片空間,可以說是一個高層次的存在,據說是因爲兩個絕世強者廝殺而掉落下來的,他擁有不同於我們世界的法則,所以在那裏即使是天尊也一樣變的渺小無比。”

老人並沒有明說那個高層次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也許連他也不知道吧。

“南荒自從出現到現在,從來就沒有人能夠進入其中心地帶,不過曾經有人說那裏埋着那位戰敗強者的殘魂,”

“被人撕裂的,高層次空間?”唐七輕念道。


老人停頓了一會,接着道“我只所以拉你進來,是因爲南荒初現的時候,曾經有過天兆顯示,任何成功度過血劫的修者,他們將有一次進入南荒的機會”

唐七問道“你是說我也會有機會進入嗎?”。

老人直接道“你的確是有機會進入,不過顯然現在的你是無法辦到的。”

“那你爲什麼還要拉我道這裏來?”

老人深深的看了眼唐七道“因爲我要幫你”

Www ☢T Tκan ☢¢ 〇

聽到老人的話,唐七並沒有激動的馬上道謝,反而問道“爲什麼要幫我?難道就因爲你曾經見過我?”

老人站了起來,輕嘆道“也許是爲了還個人情吧”

“人情?”

“將來你就會明白了”老人並沒有接着說下去,換了個話題道“你知道什麼是血劫嗎?”


唐七搖頭道“ 緋聞前夫,請悔婚 ,修真者如果遇上的話,沒有高人幫助,其結果只有是死路一條”

老人緩緩的道“血劫乃是聚集天地間的煞氣形成的,遠非普通的修真者可以抵擋的,凡界共有八大空間,每一界之中又存在着無數的宇宙星空,其間更是居住着無數的凡人和修真者”


唐七到現在終於明白了凡界空間的佈局了,其範圍也是讓他感嘆不已。

“每過百年,就會有一個空間有人渡血劫,那些人無一不是驚世的奇才,無數歲月以來,渡血劫的修真者更是數以萬計,可是你知道在這過萬的修真者之中共有幾人渡劫成功嗎?”老人問道。

唐七搖了下頭,靜靜的聽着這驚世的祕密。

“只–有–四–人”老人轉過身來看着唐七一字一句的道。

“四人??!!”唐七驚訝道。

老人接着道“這四人分別的,煉天奇才–逍遙冥,破空第一人–歐陽逆天,萬魔之皇–煦枯,以及你”

四人,其中三人都可以說的超越一切的終極存在。

可是最後他們全部都神祕的消失,歐陽逆天破空離去,而逍遙冥和煦枯卻神祕失蹤了,他們的行蹤成了天下人的迷。

曾經有人說他們被某位究級強者抹殺掉了,也有人說他們和歐陽逆天一樣破空離去了。種種傳說,印證着他們的神祕,不過也間接證明了他們的強大。

“不過自從他們消失的前後,南荒也發生一些變化,就是四大一境的高手入住南荒,所謂的一境就是超越天尊之上的存在,他們進入南荒之後,分別守護着南荒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其中之二你已經見過了,就是那劍魔–狂雲霄和斷筆書生”

“那前輩可曾知道他們爲什麼會守護這南荒這片土地?”唐七問道。

老人搖頭道“我也不清楚,畢竟在這三界八間之中,能夠超過天尊的人屈指可數,我也想不出誰能夠擁有那麼大的神通,讓四大一境的高手甘願爲其賣命”

過了好一會老人才接着道“南荒四一之中,最爲恐怖的是東面妖神,金睛火猿–猿瘋,他本是妖界的一代妖皇,不知在什麼情況下突破到了歸一之境,在他所守護的東面,可以說是沒有任何人可以生還,而他本身就是萬妖之尊,在達到歸一境界之後,更是比普通的修者要強上數倍”

聽到這唐七不由的擔心道“不知道萍兒他們在哪,如果到了東面就危險了”

“你不用擔心的,你的那些朋友現在正在南荒西面”老人彷彿看出了唐七心中所想一樣,微笑道。

“前輩,難道真的就沒有人從猿瘋手中存活過嗎?”唐七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