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道淡青色的巨大劍刃,悍然一劍從天而落,將兇狠的虎頭斬阻擋了下來,轟鳴的炸裂開來,泥土碎屑迸射向四方,一個巨大的坑洞出現。

嗖!

一道閃爍着白光的身影,猶如一道蒼白的雷弧,一閃而過,瞬間出現在了青狼王的身旁,佈滿了光明符印的手掌,一掌按在了青狼王的腦袋上。

純白色的符印,閃爍間便是佈滿青狼王的全身,包裹着巨大的青狼王,化爲一道白光,鑽入了白鶴手指上的須彌戒內。

被爆裂的狂風逼退數步的鑼刀,一臉陰狠的看着樹幹上的墨羽,彷彿要用眼神殺死墨羽。不過轉眼看向白鶴,面色卻是更加的陰沉下來。

捕捉到青狼王,不說是可以交任務,就算是賣錢也可以發一筆大財了。如今,卻是被白鶴趁機封印了。

但此時的鑼刀已經身受創傷,此時也不是與白鶴交戰的最佳時機,吃了大虧的鑼刀,不得已將滿腹的怒氣,壓在心中。

“臭小子,你殺我五刀衆,我不會放過你的,白鶴,先讓你得意一陣,等這件事結束後,你姐姐白琳,一定會是我的人了,嘿嘿!”鑼刀怒極反笑的陰狠的笑着。

“你敢動她,我就殺了你。”白鶴面色上涌上一層冰冷的寒霜。

“哼!走着看吧!”鑼刀怒哼一聲,便是帶領着鑼刀傭兵團的衆人,向着前方疾行而去。

墨羽和白鶴兩人也是回到了斷空傭兵團中,衆人對視幾眼,便也是緊跟着衆人,向着天荒絕域的內部疾行而去。

繞過滿地的鮮血,行走在叢林之中,曜日的光芒透射過樹葉間的縫隙,灑落在樹林中,金光分散在地面上。

一路上,也是偶爾遇見一些妖獸,但都是被衆人一哄而上的擊殺了,至於妖獸的屍體,則是被霸道的鑼刀傭兵團,無賴的搶了去,前行的衆人,面色也是越加的難看起來。

行走數個時辰後,衆人終於是停了下來,數米前以是漂浮起白霧,越往前,白霧則是也弄,以至於衆人根本就看不清白霧中的情景。

這就是要進入天荒絕域,必須要通過的萬獸迷霧了,龐大無邊的萬獸迷霧,圍繞着天荒絕域將內部和外圍,完全隔絕開來。

沒有人清楚萬獸迷霧什麼時候形成與怎麼形成,猶如一道圍欄,不過卻是危險十足的,萬年來,不知道有多少人死於這萬獸迷霧之中。

“這裏的血氣,的確是濃重了許多,血氣的源頭應該是在萬獸迷霧裏面了。”墨羽輕吐了口氣說道。

“的確是在裏面了,我們也進去吧。”白鶴看着已經進入其中的人羣說道。

啊啊啊啊啊……!

衆人剛要邁腳走入萬獸迷霧中,裏面確實傳出了撕心裂肺的悽慘喊叫聲,帶着極度的驚恐。

斷空的衆人面色都是順便,琪琪的看向白琳,這裏也只好走白琳曾經進去過。

看着衆人的眼神,白琳白皙水嫩的手掌,不有的緊握了起來,這萬獸迷霧顯然是給她留下了極爲深刻的印象。

“之所以稱之爲萬獸迷霧,是因爲這是一個天地自然所演化出的大陣,進入裏面後,白色的煙霧,會隨機化爲妖獸,來攻擊你,變幻莫測。所以大家一定要小心,不要走散了!”白琳收起嫵媚的笑容,凝重的說道。

聽完白琳的話,衆人也是明白了很多,這不禁讓墨羽想起了蒼家的煙雲幻舞護族大陣,兩者有着異曲同工之妙。

想起蒼家,墨羽也是懷念起了蒼痕、蒼跡,也不知道現在他們兄弟兩怎麼樣了,嗤笑一聲,毅然踏出腳步,走進了萬獸迷霧之中。

踏進迷霧中的墨羽,迅速的將玄炎釋放出來,將自己圍了起來,龍闕巨劍緊握在手中,精神力也是迅速的擴散出去。

墨羽嘗試着使用使用風屬性吹散周圍的濃霧,卻是發現毫無效果,濃密的煙霧,如同固定在空中一樣,緩慢的移動着。


吼!

一聲怒吼聲響起,身前數米處一團白霧化爲一個巨大的白***,兇猛的撲向自己,提起手中的龍闕巨劍,一劍斬出,便是輕易的將白***斬殺。

但是這只是開始,墨羽爲了保持筆直的前進方向,將龍闕巨劍拖在地上,亢朗亢朗的響着,一路上留下一下筆直的蒼白痕跡。

吼吼吼……!

瞬間想起數十聲怒吼聲,十幾只不同形態的妖獸幻化而出,從不同的方向,氣勢洶洶的撲向了墨羽。

“哼!”墨羽輕哼一聲,提起手中的龍闕巨劍,帶着巨大的慣力,腳下扭動着,身體迅速的旋轉一圈。

轟轟轟!

龍闕巨劍攜帶着無與倫比的磅礴力量,摧枯拉朽的將十幾只幻化出的妖獸,全部斬碎,再次化爲了雲霧,飄蕩在空中。

嘶!

額!

墨羽腳腕處不由的吃痛一下,下意識的便是涌出鋼巖不動霸體決,俯首看下去,腳下竟是一隻黑色的毒蛇,毒蛇咬完了墨羽後,便是一溜煙的跑掉了。

“這不是幻獸,怎麼會這樣,這裏面應該不會有真是的妖獸的!”墨羽皺着眉頭,玄力運轉到腳腕出,將其牢牢的封鎖住,但卻是沒有發現任何的毒液,只是體內莫名的多出了一種奇怪的感覺。

墨羽並沒有太過理會這些,手握着龍闕巨劍,繼續向前走去。

不知道走了多長時間,斬殺了多少的幻獸,墨羽已經是漸漸的看到了景物,不由的加快了腳步。

一步踏出,再次感受着空氣中流動着的新鮮空氣,不禁是用力的猛然一吸,瞬時,墨羽的臉色大變。

“就在前方了,血氣怎麼會濃郁到如此!”墨羽雙拳不由的再次握緊。 回首看着濃郁的白霧,裏面仍舊是不斷地傳出一聲聲的慘叫聲,斷空的衆人也是還沒有出來。


墨羽在附近的一塊巨石上盤坐着,恢復着體內消耗的玄力,看着內部一片片沖天的蒼天大樹,不是的有着各種獸吼傳出,響徹在無邊的叢林中。

隨着時間的流逝,萬獸迷霧中走出來的衆人也是越來越多,不多時,白鶴爲首的斷空傭兵團也是齊齊走了出來,衆人中中只有少數人受了上,不過好在白鶴這個光明屬性的存在,傷勢迅速地癒合着。

“白鶴,你們也出來了,沒什麼大礙吧?”墨羽從巨石上跳下來

“沒什麼,到是你最先出來了,沒受什麼傷吧?”白鶴陽光的笑着。

“既然都沒有什麼大礙,那麼我們快走吧。”白琳皎潔的臉上嫣然一笑,看着墨羽的雙眼中,也是充滿流光溢彩。

看着斷空的衆人向前走去,身後的衆人紛紛跟了上去,不過大多數人,身體上都是或多或少的帶着一些傷勢。

一路上,衆人循着濃郁的血氣,彎彎曲曲的行走在叢林之中,漸漸的進入了一座深山之中。

進入深山中,衆人腳下的枯骨也是越來越多,諸多的枯骨,鋪成了一條特殊的路,通向未知的深處。

無盡蒼茫的深山,有如恆古未變一般,曜日的光芒照耀下,仍舊是顯得有些陰森寒冷,空氣中充滿了沉重與淒涼的氣息。

明明是中午陽光正盛的時刻,此刻的深山中竟是有着一種黃昏遲暮的低沉感,越走下去,衆人內心便是越加的難受,悲傷以是悄然的浮上了衆人的臉龐。

“情況不對,大家守住心神,不要被這股悲傷的感覺入侵。”墨羽面色凝重的說道。

看着腳底下越來越多的枯骨,衆人幾乎是踩着枯骨前行,身上也是有着毛森森的感覺。不過好在,隨着衆人的前行,終於是來到了路得盡頭。

無盡的荒山裏,一座巨大的宮殿出現在衆人的眼前,漆黑色的宮殿上,一道道的詭異的血色符文佈滿了整座宮殿。

血氣便是宮殿之中傳出,空氣中的血氣以是濃烈道一個極點,甚至可以看到隱隱的血紅光芒閃爍。


宮殿上懸掛着一塊巨大的木匾,骷血之地,勿進!

“骷血之地,這是什麼地方?”墨羽扭頭看向身邊的白琳,疑惑的問道。

“這個地方我也不知道呢,看樣子,不是什麼好地方。”白琳嫵媚的笑着,看向墨羽的雙眸,閃爍着勾人心魄的目光。

墨羽不由無奈的拍了拍額頭,看向站在最前面的鑼刀,爲頭微微皺起,這個傢伙一路上都是不見蹤影,如今卻是突兀的出現在最前面。

只見鑼刀身後站着五名貼身手下,一個個的都是面帶喜色,像是看到了寶藏一樣,惹得衆人也是心中激動了起來。

鑼刀上前將黑紅色的大門上,一道白色的長長符印紙條拉下,墨羽本能想要阻止鑼刀,但最終卻是停了下來,現在的他,並沒有實力阻止鑼刀,況且,他也想看看裏面究竟會是什麼,能夠散發出如此濃烈的血腥氣息。

最終,在衆人期盼的目光中,鑼刀緩慢的拉下了白色符印,瞬時一道白光閃現,隨後便是消散不見。

鑼刀用力的一推黑紅色的大門,隨着大門的打開,一道血紅色的氣浪,轟然一聲衝出,如同決堤的洪流一般,肆意爆發着。

身體壯實的鑼刀卻是被紅色氣浪,輕易的轟退十幾米,一口鮮血狂噴而出,面色瞬間便是蒼白了起來,氣息也是急速萎靡下來。

濃郁到不可思議的血腥氣息,充斥在空氣中,一種近乎窒息的感覺,讓的衆人劇烈的咳嗽起來,紛紛屏住呼吸。

鑼刀在五名手下的攙扶下,面色難看的站了起來,帶領着幾十名手下,再次率先進入骷血之殿中。

好在這次卻是沒有了厄運,衆人也是尾隨着魚貫而入,黑暗的宮殿之中,蹭蹭蹭的聲音響起,一條長長的甬道兩側,一盞盞的燈光響起,發着血紅的光芒,爲衆人引路。

一路上,緩慢的順着甬道行走着,甬道中的血腥氣息反而是減弱了許多,這條通道彷彿是沒有盡頭一般,衆人一直的疾行,卻是始終沒有到達盡頭。

“等等!”墨羽眼神凝視着甬道邊上的一盞血色燈火。

衆人都是瞬時停了下來,他們也是走的不耐煩了,停下腳步,看着緩步走向燈盞的墨羽,面色充滿了疑惑。

“應該就是這個了。”墨羽低喃一聲,看着燈盞下的黑色按鈕。

這一路上,墨羽也是仔細的觀察着,卻是發現唯有這盞燈盞下突起一個黑點,不由的便是停了下來。

擡起手掌,猛然按下黑色的按鈕,轟鳴聲在甬道中響起,墨羽左側的石牆轟然自動的移動開來,另一個通道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

看着新出現的甬道,衆人眼睛精光一閃,隨即蜂擁進了通道之中。

就這樣衆人也是注意起來了燈盞的不同,又是出現了數個通道,經過一方周折,終於是來到了一處巨大的宮殿之中。

金碧輝煌的宮殿,一堆堆的金銀財寶出現在宮殿的角落,幾十道通道,通向不同的方向。

大部分人,面色狂喜的看着撲向那些閃爍着光芒的金銀珠寶,身下的一百多人卻是站在原地沒有動,看着幾十個通道,面色凝重。

“各位,墨羽先行一步!”墨羽回首說道,說完便是毅然的衝向一條偏僻的通道中,。

國士梟雄 ,中間的總是好的。

斷空的衆人亦是尋找了一條道路,快步的走了進去。

漆黑的通道中,玄炎照亮着前方的道路,不多時,墨羽便是停了下來,用力的推開右側的一扇石門。

石屋中,一卷淡青色的功法靜靜的懸浮在半空中,散發着奇異的波動。

墨羽站在卷軸前,感受着卷軸散發出的波動,墨羽面色上涌上了驚喜的神色,隨即一把抓向了卷軸,卻是被一股風浪抵擋住了。

“呵呵,居然要經受考驗。”墨羽刀鋒般的嘴角掛上邪魅的笑容。

旋即運轉起身體中的玄力,暴涌進右手中,四重暴君勁孤寂用處,墨羽再次一掌抓向了漂浮着的卷軸。

轟!

劇烈的音爆聲響起,一陣空間波動後,蒼勁有力的手掌緊握住了淡青色的卷軸。

“哼!”

輕哼一聲,墨羽並沒有細看手中的卷軸,扔進了須彌戒中,便是出了石屋,順着甬道,繼續往前走去。

再次疾行出幾十米的距離,墨羽走到了通道的盡頭,看着前面的石牆,墨羽淡漠的盯着石牆,用力的推了推,卻是沒有絲毫的波動。

“哇,好多的丹藥,發財了,哈哈哈!”牆壁內傳出了狂喜聲,隨即便是響起了慘烈的廝殺聲。

金鐵交擊的聲音響起,舌頭舔了舔牙齒,黑色的龍闕巨劍出現在手中。

轟!

龍闕巨劍帶着霸道的力量,悍然斬擊在石牆之上,一劍斬下去,石牆迸射出諸多的石塊,整個甬道都是顫抖了一下。

轟!

轟!


揮舞着龍闕巨劍,緊接着斬出兩劍,終於是轟然一聲破碎,整個石牆破碎開來,巨大的石塊肆意的迸射着,煙霧瀰漫在空氣中。

一步踏出,墨羽的嘴角上,掛起了森冷的笑容,森白的牙齒在玄炎的映照下,竟是有些陰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