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隻手掌,卻把王大富攙扶了起來,赫然正是一直守護在身邊的徐海水。

「你……沒有跟著張雲……」

王大富欲言又止,大部分的手下都跟著張雲走了,抱上了那條粗壯的大腿。

徐海水搖了搖頭,表情嚴肅語氣慎重:「我是一名戰士,基地將我指派給你,那我將保護你至死。」

王大富眼神中似乎有什麼東西閃爍著。

「好!!」

「你還有多少人??」

徐海水伸出五指:「大概還有50名士兵沒有叛變。」

「我王大富,商海沉浮,經歷了無數大風大浪,數億百億的資金在我手上豪賭。」

「現在已是抉擇之刻,商人最重要的,除了那個財字,還有一個信字,那才是根本所在,也是我的原則最低線。」

王大富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

「我們不要資源,不要糧食,不要人才。」

他握緊拳頭,下達了最後命令:「我們將保護死士們的家屬,誓死完成古凡的最後任務,讓那些赴死之人不會白白死掉!!」

王大富的這個命令,讓徐海水也震驚不已。

他竟然在基地淪陷破滅之際,選擇保護那些死士們的家屬,那些無依無靠沒有任何利用價值的人。

這還是一個唯利是圖的商人么?

這還是那個利益至上,為了財富可以低聲下氣攀附關係的王大富么?

原來,他的骨子裡竟然還有這樣一腔熱血。

「遵命!!」

徐海水敬了一個軍禮,鄭重說道:「我們將誓死完成任務!!」

諷刺。

這真是一種,天大的諷刺。

暴雨幫一向以講義氣著稱,獨眼梟雄張雲更是立下毒誓,將豁出性命保衛那些決心赴死之人的家屬。

但到了最關鍵的時候,張雲內心的自私完全爆發出來,死士們的家屬像是垃圾一樣被拋出去,趁著基地被摧毀的機會,反而更加壯大自己的勢力。

另一邊。

王大富這個惟利是圖的商人,卻成為了那些死士家屬最後薄弱的屏障。

他什麼都沒有帶。

王大富最終只帶著徐海水一眾戰士,還有幾百個殘留的死士家屬,離開了淪陷的基地。

兩人的身份,似乎調轉了過來。

……

……

曾經一幕幕的畫面,竟也讓古凡稍稍沉默。

死亡威脅的大恐怖之下,人們的抉擇各有不同,有人選擇了背叛,有人則選擇守護誓言。

「你,也是當初王大富身邊的某個死士的家屬?」

古凡看到了這17號審判官的身份,原來他曾經也是一個死士的家屬,所以才看到了這一切。

「你很幸運,撿回一條命呢。」

古凡具象化的手指,對著17號審判官記憶碎片的中心,輕輕一點。

漫天光雨與記憶碎片逐漸重組,就像是把一隻摔碎的玻璃杯,重新黏在了一起。

啪。

古凡打了一個響指。

周圍噩夢空間支離破碎,17號審判官也被放了出去。

17號審判官,撿了一條命。

他眼神瞳孔渾濁不清,分辨不出虛幻與現實,崩潰的意識重新粘粘,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恢復正常。

「你……到底是誰??」

17號審判官,臉上寫滿了恐懼與茫然,但潛意識中卻又覺得這一切似乎與古凡又有些什麼關係。

古凡蹲下來,露出一絲玩味笑容:「我是狂獵中的死神,一個老朋友。」

狂獵中的死神。

古凡看來已經接受「死神」這個新稱呼了。

狂獵?

這個名字怎麼那麼熟悉。

他似乎……似乎……隱約在三大至高裁決官口中提起過。

突然間,17號審判官的臉色驟然一變,似乎想到了什麼極其可怕的事情,不敢置信的望著古凡的臉。

「暴雨城!!」

「裁決所的人,都去了暴雨城。」

17號審判官,似乎感覺到自己意識繃緊到極限,即將快要昏迷,無力的伸出手掌用最後聲音說道:「暴雨城出了大事,我們需要人手……攻打……」

意識混亂的審判官,用盡最後的力氣說出了一些秘密,最後緩緩倒下陷入了深度昏迷。

需要人手?

裁決所到這裡調兵遣將,其實是為了進攻暴雨城。

古凡搖了搖頭,很可惜審判官剛剛的態度不夠好,否則也不會受到這一番重創折磨。

不對,應該說是小小的教育,看來裁決所的三大裁決官,教導手下的力度還是有些不夠啊。

「死神大人,接下來我們怎麼辦?」

豹女王目瞪口呆看完這一切,低聲問道:「我們需要派遣異族戰士,前往暴風城么?」

古凡搖了搖頭。

「不用,我自己去已經足夠了。」

「另外,照料下這幾個小傢伙,最少要有一個星期才能恢復意識。」

一個人,便已足夠。

豹女王完全不懷疑古凡的話。

這個被稱之為「死神」的男人,早已經驗證了自己的實力。 暴風城。

古凡化繭為蝶,重生成為覺醒者之後,就經常聽到這個名字。

但是所謂的獨眼梟雄張雲,對於古凡來說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卒而已,最終張云何去何從根本漠不關心。

但現在不一樣了。

獨眼梟雄張雲,莫名的成為了一名智者,投靠了深淵主宰並獲得了強大的力量。

不止如此。

他還背叛了古凡。

張雲背叛了立下的誓言,拋下無數死士的家屬同伴,綁架了魏顯鑒眾多人才這才建立了暴風之城,一番操作稍稍讓古凡有一點生氣了。

「既然牽扯到了濟世會。」

古凡心中打算著,露出一抹殘忍冷笑:「這條咬人的瘋狗,差不都也該宰了。」

下一個目標——-暴風城!!

「您要離開了么?」

豹女王露出些許失望的表情。

她還有承諾沒有做完……如同死神般強大的男人,與之交配一定是非常特殊的體驗,如果還能留下一個孩子那就更好了。

古凡淡淡的點了點頭。

守護城邦的事情,差不多算是圓滿結束了。

豹女王成為新的首領,受到污染的金獅子也被消滅了,經歷了這一次可怕的大戰,異族們見識到金獅子被污染的恐怖景象,應該不會再去選擇相信什麼濟世會了。

「我要去暴風城了。」

古凡眼神閃爍,冷笑道:「宰一隻瘋狗,順便再見一見以前的老朋友。」

豹女王莫名的打了一個寒顫。

這個被稱之為死神的神秘男人,嘴上說的事情很簡單,但實際上又會掀起多大的風浪,誰也不清楚。

「這幾個小傢伙,就放你這了。」

古凡又指了一下躺在地上的裁決官說道:「如果不老實的話,就讓他們吃點苦頭。」

「狂獵的死神,還真是威風啊。」豹女王輕笑道,同時臉色稍稍嚴肅了一些,鄭重說道:「其實我之前也聽到過一些小道消息,暴風城內部好像發生了許多事情。」

「死神,如果您需要一些幫助,守護城邦的異族們一定會全力支持的!!」

暴風城愈發勢大。

豹女王雖然十分信任死神古凡的實力,但也稍稍有些擔憂。

暴風城還傳來了許多駭人聽聞的小道消息,甚至有人說他們秘密屠殺了一大批難民。

古凡點了點頭,隨後又聊了幾句,便準備離開守護城邦了。

半個小時后。

幸運星與老火槍,也是心急火燎的追到了守護城邦大門口。

「古凡大佬!!」

幸運星追喊著:「等等我們,不要丟下我們!!」

老火槍也氣喘吁吁的趕了過來,說道:「大佬,暴風城那麼遠,你還需要一個帶路的老司機。」

兩人在貓店的溫柔鄉里差點睡過頭,太過「幸福」以至於現在都有些腿軟了。

可聽到死神即將離開守護城邦的消息,還是立刻鬆開了懷裡的暖玉柔軟,趕緊回到了古凡身邊。

不知為何。

這也許是上天命運的抉擇,幸運星遇上古凡就感覺到,自己一定要抱緊這條大腿。

古凡也沒拒絕。

幸運星趕緊屁顛屁顛的為他打開車門,讓古凡舒舒服服的坐再真皮椅子上,那獻殷勤的諂媚模樣都快讓人屠了。

「這是十萬曙光幣。」

豹女王命令手下,將一些物資裝到後備車廂內,然後又拿出厚厚的一沓曙光幣,交付到老火槍手裡:「我之前答應過你們的酬勞,雖然不確定死神大人能否用到……」

幸運星嘿嘿一笑:「死神當然是用不到的,但我們能用得到啊,哈哈哈哈!!」

豹女王眉頭劃出一道黑線。

幸運星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看後座上被稱之為死神的男人,立刻改口道:「咳咳,如果死神大人想買些什麼,我肯定也是砸鍋賣鐵也得搞來啊。」

啪。

豹女王沒好氣的關上車門,同時帶著一眾手下,深深的對古凡鞠了一躬。

「再次感謝您對守護城邦做的一切。」

不只是豹女王。

還有黑狼王,白熊,蟒蛇勇士。

他們都在遠處注視著,眼神中都寫滿了敬佩,異族們的戰士其實非常簡單,只要力量上戰勝了他們,就能贏得尊重。

嗡嗡嗡。

發動機嗡鳴響了起來。

古凡眾人再次踏上了旅途,而這一次的目標則與之前完全不同。

這個被稱之為「死神」的男人,可是帶著那一丁點殺心去的。

……

……

「腰酸背痛。」

幸運星坐在副駕駛上,錘了錘自己腰部靠上接近腎臟的位置:「那些貓店裡磨精的小妖人,可真是厲害的很,各種姿勢爽翻天,把我進入末世這兩個月的存貨都榨乾了。」

他看了一眼後車鏡,古凡老大正在眯著眼稍作休息。

幸運星表情逐漸更加猥瑣起來,幻想著老大昨天肯定會更爽,必定有豹女王親自俯視,再叫上幾隻小野貓陪著,簡直是所有男人的美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