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上午八時許,美國人照常打開城門,李賢宇他們只將美國人作為他們的對手,而那些韓國人,李賢宇基本都是忽略了。不是他們看不起這幫韓國人,實在是戰鬥力太過脆弱。他們連朝鮮人民軍都打不過,還被打的稀里嘩啦,很難對第六師構成任何的威脅。

「師長,下命令吧,我們前面的部隊已經接近了,只要您一聲令下,我們的攻城就開始了!」參謀長興奮的說道。

李賢宇道:「還差三分鐘八點整,美國人雖然開開了城門,但是我們可不能不按照原計劃進攻的。只有三分鐘的時間,讓士兵們忍耐一下。到時候雲梯直接上,地面上的人要迅速的衝出去,趁著他們沒有關閉城門之前給我奪取城門!甚至炸毀城門!」

參謀長道:「如果我們不能奪取城門,我們剩下的一個辦法就只有炸毀城門了,不過我們要炸毀城門的話,那麼美國人喘息的機會就來了,到時候恐怕我們的損失要比現在要大的多。因此我給他們下達了死命令,務必要奪取城門,否則軍法從事……」

李賢宇笑了笑道:「不錯,非常時候當用非常手段。看見城門上的那幾個機槍手了么?等下和特種團的幾個人商量一下,我不管他們用什麼辦法,反正絕對不能讓他們開火!」

參謀長笑著道:「這個我早就安排下去了,我們現在可都等著師長您的命令呢!」

李賢宇呵呵一笑看了看錶道:「進攻開始!發射信號弾!」

「啾!~~~~~~~~~~~~~」的一聲,信號彈騰空而起,此刻整個第六師第三旅的戰士們如同下山的猛虎一般,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向著漢城的城門口飛馳而去……

此時的美國人看呆了,他們沒有想到他們還沒有睡醒的時候,居然已經有人開始攻城了,這一支部隊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現在還不得而知,但是他們知道這一次他們有些懸了。因為很多人還沒有就位…… 李賢宇的部隊幾乎可以說是火力全開。

「砰砰砰!」連著三聲有些低沉的怒吼,第一波的進攻開始了,首先被解決就是美國人在城門上面的三挺重機槍火力點。實際上漢城這一面的防禦並不是十分的出色,原本準備加強的,但是由於基本上所有的兵力都出征了,所以也沒有得到很好的加強。這裡原本是一個師的兵力在守備,現在基本上也就是剩下了一個空殼子。只有寥寥的幾百人在防衛,現在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原本城內有著五千左右的士兵。可是用於防備重要地區就用去了差不多一半的人。在加上四個城門要守備,實際上已經剩下不了多少的兵力了。而且他們這一次是去準備打勝仗的,但是沒有想到勝仗沒有打下來,最後變成這樣的結局,這個結局讓人實在有些受不了。美國人面對如此的窘境,現在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城門樓上,幾個軍官面容慘白。

「誰能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趕快給我防禦!」一個少校軍官怒吼道,看上去這裡他的官職是最大的,原本以為整天無所事事,沒有想到突然冒出了如此多的中國人的軍隊,這個一時之間實在難以接受。不過在難以接受他們都不得不接受這樣一個局面。只不過接受歸接受,現在他真的不知道怎麼抵抗。

在這個少校的命令下,很快的美國人就組織了積極的反抗,但是這種反抗是沒有任何的效果的,重機槍的火力不開,其他的武器暫時也失去了原有的價值。這種突然的襲擊,近在咫尺,所以能夠給他們準備的時間,實際上只不過短短的數十秒。就在這個少校軍官的命令下達沒有十秒鐘的光景,三旅的人已經衝到了城門下面,此刻的城門還沒有完全的合上。

不過一個距離合上也就是半米左右的距離了。沖在最前面的三旅戰士看到如此的情景,心中一動,立刻如足球運動員滑鏟一般的,將自己的一條腿伸入了兩扇門的門縫之中,雖然沒有聽到卡擦的聲音,但是從那個戰士痛苦的表情中我們可以知道,此刻他的腿應該是已經斷掉了。

但是就是這幾秒鐘的功夫,二旅的戰士已經衝上去,大門還沒有被關上,部隊開始不斷的向內掃射,將殘餘在下面的美軍消滅。然後氣勢恢宏的沖入了漢城這個城門裡面。

美國人一看318軍居然只用了短短的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攻破了大門之後,心中一片灰色。不過他們的職責決定了他們不可能放棄陣地。實際上就算是他們現在放棄也就是當做人質。

美國人是非常識時務的,當他們看到如此情景的時候。他們知道大勢已去了,到現在他們還不知道為什麼會失敗?為什麼突然冒出這麼一群人來,按照道理來說,他們白天可是一直有偵察兵在飛行的,這麼大一群部隊這幫飛行員難不成開著飛機在天空中旅遊嗎?怎麼一點點都沒有察覺得到呢?

現在說什麼也晚了。第六師第三旅的人已經沖開了大門,直接開始封鎖了兩邊從城門上下來的主要要道。看著大勢已去,那些美國人倒是很光棍的,雙手舉著槍做投降狀。

李賢宇有些無奈的搖搖頭,這幫人實在是沒有什麼骨氣。這也不怪美國人,這個是他們的民族性格決定的,美國人一向都是愛佔便宜,但是一旦他們陷入險境,他們什麼事情都可以做的出來的。

李賢宇也沒有想到戰鬥會進行的如此的順利。實際上如果在晚上那麼一會,整個戰爭的進程就改變了。現在這邊這個城門的兵力只有六百人左右。一旦關閉城門,他們彼此之間相互溝通的話,那麼到時候源源不斷的從幾個城門趕過來的人就會直接把他們拖入持久戰,一旦是這樣的話,那麼在平壤作戰的第八集團軍肯定也派人過來,到時候面臨的壓力可就要比現在要大很多了。

李賢宇問道:「剛才那個士兵呢?我去看望他一下!」

參謀長道:「他的一條腿已經鐵定沒用了,現在失血過多,聽野戰醫院的醫生說,如果不及時的配送血型配對的話,恐怕就沒命了!」

李賢宇擰著眉頭道:「那就看誰的血型和他相配啊?這麼簡單的事情還需要問我嗎?娘的!」

參謀長無奈的說道:「問題是這個人是AB型的血,我們這邊就沒有這樣的血型,當然有我估計肯定是有。可是我們的戰士基本上都不知道他們的血型,如果一個個的驗血的話,恐怕這個戰士就……」

李賢宇的臉色陰沉的可怕,這個戰士在他看來絕對不能死,而且李賢宇知道,如果不是他,那麼損失可就不是用一個兩個來計算了,甚至可以是成百上千的。可以說這個戰士的這一條腿挽救的可不僅僅幾條生命,他挽救的可是幾百上千條生命。面對這樣的人,李賢宇怎麼可能能夠讓他死呢?

李賢宇知道自己的血型不配,想了想李賢宇道:「讓所有的特戰隊隊員都給我過來,他們都是知道自己的血型的,我還就不相信了,他們那麼多人當中沒有一個AB型的血不成?給我快,一定要快!」

參謀長點點頭道:「放心吧,我這就去!」

特戰隊的隊員們正在城門那邊休整,美國人已經將消息放出去了,其他幾個城門的士兵正在往這邊趕著。三旅的戰士們正在周邊進行工事構建。

一百多名特戰隊隊員已經趕來了,看著李賢宇有些莫名其妙。李賢宇沉聲道:「兄弟們,剛剛在城門口那個不顧生命危險,把自己的一條腿伸進城門內的士兵我相信在做的都看到了吧?我也相信在那個時候或許你們會選擇同樣的作法。但是現在他已經這麼做了,而且生命受到了威脅,他需要血,大量的AB型血!」

一個特戰隊員立刻站起來道:「師長,我的血型是AB型的,抽我的吧?」

李賢宇看了看,立刻道:「參謀長,帶他下去抽血!不過要注意一個度,絕對不能超標了!」

參謀長點點頭道:「好的,我立刻就去!」

李賢宇道:「還有沒有AB型的血?都站到我的左手邊去!」

這個時候又急忙走出五個AB型血型的特戰隊員,李賢宇這才把整個心放在了肚子裡面,如果真的是沒有AB型的血的話,那麼李賢宇真的是鬱悶的不行了。不過現在還好,已經找出了六個了,估計也應該夠用了。

當李賢宇去看望這個戰士的時候,也被他大腿那觸目驚心的樣子給震撼到了,李賢宇不知道這個戰士是用什麼樣的意志力在堅挺著。

一旁的一個護士眼淚不住的往下掉,李賢宇道:「哭什麼?不要哭。他是為我們整個部隊做出了傑出的貢獻的,不要哭,我知道,就算是他醒過來,也不會希望看到你們是這個樣子的!我們是軍人,是軍人就要有犧牲,不幸中的萬幸是,他還有活過來的希望!醫生……」

「是,師長!」這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眼眶也是通紅。

「我不是命令你,我是懇求你,希望你一定治好他!只要你能夠治好他,我給你個人二等功!」李賢宇有些哽咽的說道。

這個醫生搖搖頭道:「師長請放心,我一定用我畢生的所學去救治他。只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救活他,如果能夠救活他,我覺得是我應該做的,我不需要任何的獎勵,我現在需要的就是AB型的血!」

李賢宇道:「我已經給你找了六個了,難道還不夠嗎?」

醫生搖搖頭道:「一個人正常只能抽取四百毫升,但是這個病人的情況很嚴重,我估計至少需要5000毫升的血。也就是說,一個人將近要抽到1000毫升的血,這個太危險了。稍微有些差錯,就是一條性命沒有了!」

李賢宇看了看特戰隊的幾個人,這個時候一個特戰隊的隊員站起來笑著道:「剛才抽了四百毫升?我怎麼一點感覺沒有?在抽我五百毫升!」

醫生搖搖頭道:「這個實在太危險了,我不可能不對你的生命負責人!」

這個特戰隊員不樂意道:「我以前又不是沒有抽過,以前我還抽過八百毫升,一點事情也沒有,怕啥?我都不怕你個醫生害怕個啥?兄弟們,你們說是不是啊?」

「師長,我們一個人抽九百,我覺得可以的!」另一個戰士說道。

「師長,這位兄弟可是危在旦夕啊,而且他為我們做出的貢獻何止這區區的九百毫升的血就能夠說明白的呢?不要再猶豫了,師長!」

看著一個個炙熱的臉龐,李賢宇心中感動莫名,這個就是真正的戰友情。他相信即便是任何一個不認識的318軍的戰士有這樣的情況,他們都會毫不猶豫的這麼做的。

李賢宇沉沉的說道:「醫生,你抽吧……」

一旁的護士驚訝道:「師長,你這是拿著幾個人的生命在開玩笑,我們以前就有一個因為抽多了,最後死掉了!」

李賢宇道:「我現在是命令你們,他們的生命我負責,如果他們當中任何一個人出了意外,我用我的向上人頭來謝罪!」

「師長……」

「我說醫生,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死了是我自己的事情,這是戰爭,難不成你眼睜睜的看著我的戰友就這樣倒下去嗎?立刻給我抽,如果你們不抽我自己來,不就抽個血么?真是的。」

那個護士眼眶越來越紅,一看就是一個很感性的女人。把輕輕的饒起這個戰士的袖子,然後慢慢的將針筒插進了血管裡面。針筒慢慢的變紅,但是戰士的臉色卻慢慢的變白。

「王醫生,已經八百了……」這個護士都快哭出來了。

「沒事,醫生,我挺得住!」這個特戰隊的隊員咬牙道,他們雖然營養各方面還是不錯的,不過畢竟是在外面作戰,能夠有多好?

當抽完最後一個戰士的時候,基本上每個人都是面無血色,有一個戰士甚至昏過去一次,但是最後還是頑強的支撐到了最後。

李賢宇此刻也有些眼中泛著淚花說道:「你們是我見過最可愛的人!」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表達了李賢宇整個人的情緒。誰是最可愛的人,他們就是,在困難的時候他們第一個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邊的戰友,這是一種怎麼樣的情懷?這是一種怎樣的節*?

李賢宇頗為激動的看著眾人,此刻眾人並沒有回去休息,而是等待這醫生最後的結果。一秒、一分鐘、十分鐘……

戰爭慢慢的又一次臨近了,但是此刻結果還沒有出來。李賢宇的心情倍感焦急,不過焦急能夠解決問題的話,那一直焦急也就無所謂了。

李賢宇道:「立刻給我通知部隊,對來訪的敵人迎頭痛擊,另外讓城內的特種隊員伺機而動,一定要在恰當的時間和地點把他們的軍火庫消滅掉。只有我們消滅到這個軍火庫,那麼敵人就沒有後勤保障,我們到時候可以圍點打援,也可以從容撤退了!」

一旁參謀長點點頭道:「請師長放心,您在這邊等待結果,我去去就回來了!」,參謀長也想在這邊等待,但是軍中不可一日無帥,這個大家都是知道的。現在前沿部隊正在等待著命令,難不成要被美國人又一次的搶佔先機?

此刻城中的槍聲又一次的響起,但是李賢宇卻無暇顧及這些,他現在雙眼都是緊緊的盯著野戰醫院呢。

李賢宇把這個消息已經發給了王明宇,王明宇的回復只有一個,那就是全力搶救這位戰士。這個就是王明宇最大的期望!李賢宇自然知道王明宇的意思是什麼,所以李賢宇自己做主,立刻給這些人抽血,來解救這位同志。

王明宇的決定就是李賢宇的決定了,在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盯住了這位戰士,只有他才是現在李賢宇等人最為關注的一個目標。 王明宇的命令已經傳達給了李賢宇,命令寫的很清楚,只要有一線的可能。不管付出任何的代價都要救治此人,因此現在李賢宇最為關心的並不是第二波敵人的進攻,畢竟他們已經攻佔下了漢城的一個城門,接下來他們的事情應該是順理成章的。

不過現在這個士兵的生命,卻顯得尤為的重要,李賢宇絕對能夠理解王明宇的苦心,如果不是這樣的話,王明宇絕對不可能下達如此決絕的命令。說起來這是王明宇第一次因為一個士兵的生命下達如此這般的命令。

王明宇是對於為整個朝鮮戰爭中犧牲或者受傷的人做一個表率,只要他們是318軍的人,哪怕只有一絲絲的希望,哪怕他們已經沒有希望了。他們總是要創造出希望,來救治他們,王明宇的打算就是,即便是救治不好,也要用最好的待遇去撫恤他。

當然這個是王明宇最後能做的一點了,因為這一支部隊當中很多都是有家庭的。當時新中國初定之後,雖然有很多人因為窮吃不起飯,然後想著去當兵。但是也有不少就是想要當兵的人呢,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王明宇絕對不能讓這些戰士有後顧之憂。

當然最為重要的一點還是因為王明宇被這個士兵的機智和勇氣給震懾了。所以王明宇才下達了如此的命令,李賢宇此刻焦急的野戰醫院的外面徘徊著。他也是非常的關心這個第六師的英雄。

「師長,敵人的第二波進攻已經被擊退了,我們是不是開始組織有效的反擊?」參謀長這個時候有空閑過來和李賢宇商量一點事情了,不過看著李賢宇焦急的表情,參謀長還是有些後悔說出來。

「這個你自己看著辦嘛,我們現在進可攻退可守,這幫美國人絕對不會讓我們接近他們的核心區域的。不過我們就是要想辦法接近。命令已經發下去了,這樣吧,我們在繼續的守一陣,讓美國人絕對我們已經有些要放棄的樣子了,這個是最好的選擇。否則的話,他們的士兵要是龜縮在軍火庫那些地方,反而不美!」李賢宇說道。

雖然現在不想談論這些,但是焦急的等待似乎更讓李賢宇覺得非常的難受。

參謀長道:「我現在已經組織兵力開始反擊了,我覺得我們應該把這些增援的美軍全部攔截下來。到時候他們城中的兵力可就少很多了。到時候我們想要辦任何的事情應該都是方便很多的。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非常的被動!」

李賢宇道:「嗯,你自己看著辦,我現在在等待著給軍長彙報消息呢。」

參謀長點點頭,剛要說話,醫生走出來道:「師長,現在的情況終於穩定了下來。這個同志的生命力很是頑強。我們也是盡了我們最大的努力來救治他。」

李賢宇激動道:「你的意思是說你救活了他?這些戰士們的血沒有白抽?」

醫生肯定的說道:「絕對沒有白抽!」

李賢宇歡呼的跳了起來,正準備狂吼一聲,後面的醫生立刻道:「病人現在需要的是絕對的靜養,所以請師長同志能夠稍微的小聲一點,任何的情況都容易導致病情的反覆!」,這個醫生絕對沒有說謊。

但是現在有一個更加令人頭疼的問題,那就是這裡可是戰場,絕對的靜養是不可能的有的。而這個問題對於李天舒來說近乎可以說是一個巨大的難題一般。但是這個確實是要解決的,否則的話,到時候出了什麼事情,那麼他們所作的一切不都是白費了嘛?

李賢宇對著參謀長道:「我們來的時候,不是有一片巨大的密林么?還記得嘛?」

參謀長笑著道:「這個我怎麼可能忘記了呢?呵呵,我記得很清楚,而且這個密林環境還是不錯的。只要能夠搭一個帳篷的話,在那個裡面我覺得靜養還是可以的,這裡我們可是要炸軍火庫的啊,到時候動靜能小了?」

李賢宇哈哈一笑道:「咱們就這麼辦,把這個戰士給我送到那裡去。派專門的一個班把這位同志保護起來。到時候任何的突髮狀況都要及時的向我彙報,我給他們在安排兩個特戰隊的隊員,這樣我的心理放心一些。」

醫生道:「師長,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必須要有專業的人員去護理他。但是我們現在在這邊的人手或許會不太夠吧?」

李賢宇道:「一個護理人員足以,我覺得既然病情穩定下來之後,反覆的情況應該不會很多。而且我讓他們帶著一部電台,如果一旦發生任何的突髮狀況我們開車送你們醫生過去。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解決他的環境問題,這個問題解決不好,我們到時候可是要被人說死了的。」

醫生點點頭,現在確實也沒有任何的辦法能夠解決這些問題。索性只能按照師長說的去辦了,再說了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醫生,老是和師長過不去那還得了?

一旁給這位戰士輸血的幾位特戰隊的隊員,也是露出了開心的笑容要知道他們可是非常的興奮的。因為這個人是用他們的鮮血才延續了生命,可以說這個人的血液里流淌著的可是他們六個人的血,這種心情很多人是絕對不能夠理解的。

就在漢城這邊動作很大,如火如荼的時候,美軍那邊卻是炸開了鍋。

布朗一直在指揮部隊進攻著漢城,卻突然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這個讓布朗比較的煩躁,因為最近布朗覺得事情有些不順,雖然說和中國人交手並且拿下了一個所謂的山頭,但是現在才感覺好像沒有太大的改變。

現在的布朗準備用的是什麼?他準備用的可是大量的坦克前去開路,爭取在東線那邊弄出一條缺口出來,只要撕開一條口子之後,他們下一步的行動就好安排了。

「報告!」一個機要秘書走進來敬禮道,不過從他的表情來看,布朗就覺得應該不是什麼好事,一般有好事絕對不是這樣的死魚臉。

「念!」布朗也沒有那麼多的好心情,其他的一干人,也是想知道這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看著此人的表情異常的嚴肅。

「是,漢城急電,漢城方面受到中國部隊的偷襲,已經於今天上午八時許丟了一個城門,整個城內的形勢告急。漢城方面求援!」機要秘書念完之後給了布朗就走了。

他可不想看到布朗在那發火的那樣,果不其然等機要秘書剛走,布朗就直接拍著桌子道:「誰能夠給我解釋一下?誰能夠給我解釋一下?這個到底是怎麼回事?呵呵,我們正在圍攻別人,結果卻傳出了別人圍攻我們的消息,我們的偵查部門都是吃屎長大的不成?誰能夠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這一支中國人的部隊是什麼時候從我們的眼皮子底下溜過去的?嗯?」

一旁的參謀長米歇爾笑著道:「布朗將軍,我想我們現在不應該討論的是這個問題,而是應該討論一下我們是不是要儘快的救援的問題。漢城的重要性我們就不用在強調了。如果一旦漢城落入中國人的手裡,我們的損失可不是用錢就可以計算的清楚點而來。這樣可是打亂了我們很多的計劃的。我希望布朗閣下能夠有一個清晰的認識。現在任何的發火都是沒有意義的,我們只有儘快的讓部隊回援,才是真正的道理!」

布朗雖然和米歇爾不和,但是米歇爾此刻說的話,也是非常的中肯的。現在任何的生氣還有什麼意義嗎?最為主要的就是要能夠儘快的奪回漢城。此刻漢城只不過丟了一個城門,但是如果再過一陣誰知道是什麼樣子的結果。

「急行軍的話,這裡距離漢城也只有不到一天的路程。我認為我們應該派出一支輕裝部隊立刻前行,用最快的速度趕到漢城。否則的話,到時候我們可就來不及了啊!」布朗道。

「布朗閣下,我們現在還有很多的部隊空餘著,現在我們的部隊根本展不開。不過如果我們要是走了一部分,我們對於敵人的威懾就少一部分,當然我們現在最為重要的肯定是漢城了。如果一旦漢城我們丟的話,那麼我們第八集團軍的補給就少了近四分之一,這個可是非常的聳人聽聞的。到時候我恐怕麥克阿瑟將軍那邊……」

「是啊,布朗閣下,麥克阿瑟將軍那邊可是一直在看著我們呢啊,要是我們還沒有任何的戰果,卻被別人抄了老家的話,我恐怕麥克阿瑟將軍會將怒火發泄到我們的頭上。所以我也認為必須要以最快的速度急行軍,先期部隊我認為不宜很多,只需要五千人足以。」

布朗道:「立刻發電詢問,這一次參與攻城的中國人到底有多少啊?如果不是很多的話,呵呵,我們就先派出五千人,如果很多的話,那麼我們就算是派出五千人也是沒有任何的用處。這一次我們一定要確保萬無一失。另外讓空軍給我不斷的在來回偵察。」

米歇爾道:「布朗閣下,我認為至少應該八千人左右,一個師的兵力左右差不多。再多了的話,我們就達不到急行軍的效果了。另外我認為可以讓其他的友軍部隊能夠及時的增援漢城。這一支小部隊說到底就是一支小部隊,他們絕對不可能有任何的增援的。因此他們的目的我看多半是為了偷襲,我們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把這一伙人消滅在我們的地盤上的話,我們就應該學學怎麼關著門打狗!」

布朗道:「米歇爾參謀長的話說的很是中肯。這樣吧,立刻聯繫其他部隊,分別向漢城方向的幾城池進行溝通,務必讓他們增援漢城,就說到時候我布朗肯定會有重謝的。如果能夠保住漢城的話,我們就算是重謝一番又有何妨呢?」

布朗的確也是這麼想的,要知道就算是這些東西全部給自己的友軍又怎麼樣呢?總好過給了對方的人了。不過現在還不知道對方進攻漢城的意圖。布朗只能用最快的方法增援,這個可不是賭博的時候,這個時候可是要拚命的時候。

布朗絕對不會讓這種可能性發生。一旦發生的話,他知道他的軍人生涯恐怕就結束了。漢城一旦丟失,整個第八集團軍的總物資損失四分之一,這些可都是納稅人的錢購買的武器啊,能夠這麼糟踐浪費么?要是這個消息傳回到國內的話,布朗可以想象,自己恐怕都能夠被自己民眾的吐沫星子給淹死了。

不過現在最為讓布朗鬱悶的是,本身平壤就很難拿下,現在又出了這檔子的事情,顯然中國方面並沒有打算一味的防禦,他們竟然選擇了另一種的進攻方式。而這種進攻方式卻讓布朗都沒有想到。

知道現在布朗都不知道這伙中國軍人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實際上白天布朗一直都有讓空軍在偵察,難不成這幫中國人都只是晚上走?就算是晚上走,他們怎麼可能每一次都能夠有那麼好的運氣,天一亮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呢?

雖然有很多的密林,但是總的來說好幾千人也是很難隱藏的啊!這個時候沒有雷達,沒有航拍什麼的。王明宇想要瞞過美國人的飛機實在是太過容易了,另一方面也說明了美國人實在太迷信他們的飛機了。

既然這麼迷信他們的飛機,那麼他們就要為他們的迷信付出一些代價。王明宇就是要讓他的部隊在敵人的眼皮子底下上演一出好戲,而布朗只能被動的被王明宇牽著鼻子走。現在布朗打算是用八千人過去。

但是很快布朗就會發現,八千人是夠的。因為他們在中途就已經是寸步難行了。至於為什麼?這個很快布朗就有了答案,因為在途中,他派出去的部隊受到了頑強的抵抗。這一次布朗又失算了,原本準備讓自己的部隊及時的救援,沒有想到將近一個師的人全部折進去了。

布朗頗有一種捶胸頓足的感覺,原本的意氣風發已經徹底的看不到了…… 李賢宇的部隊都是夜晚行軍,這個讓美國人的軍隊沒有任何的機會可以攻擊中國的軍隊,實際上不管是318軍的第六師還是中國的軍隊都是一樣的。

彭德懷所率領的部隊也是一樣,因為我們志願軍沒有空軍,制空權掌握在美國人手裡,而且麥克阿瑟當時很囂張,頻繁對鴨綠江中國一側進行偵查和轟炸等,白天渡江會失去突擊的戰略意義,都是隱蔽,晚上行軍。

布朗知道如果早一點布防的話,現在恐怕就不是這個局面了。他沒有想到居然會是這樣一個狀況,現實的殘酷讓他知道,沒有永遠獲勝的軍隊,沒有永遠不敗的軍隊,只有永遠保持警惕的部隊。

不是布朗矯情,實際上現在的局勢已經不是說美國佔領有多少的優勢,而是美軍能不能保證自己的大本營不被偷襲了。漢城可謂是美國的大後方,原本就是韓國和朝鮮決裂的首都,現在竟然被中國人佔據了,這個後果可想而知的。

布朗想要通過一個師的兵力來解決此次的危機恐怕有些異想天開。一個師的部隊就想讓人家繳械投降?顯然是不太可能的,而且他們面對的是318軍,而不是一般的中國部隊。這個裡面的差距非常的大,大到別人難以想象的。

「布朗閣下,我們的一個師已經開始準備出發了,現在我們的計劃還是按照原路返回,您覺得現在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么?」

「我覺得我們現在不應該糾結在這個地段!」布朗指了指這裡,然後道:「我們現在唯一的目的就是救援漢城,一旦漢城遇到危險我們到時候就遇到遇到危險了。所以我們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如何解救漢城的危機,我們現在應該從這裡出發,然後按照最近的道路開始對漢城實施救援。」

「可是我們走這一條道路的話,我們沒有任何的應對措施,到時候中國人的部隊隨時都可以在兩邊埋伏,襲擊我們的軍隊,布朗閣下!」

「呵呵,中國人的軍隊還有空襲擊我們,我看不見得吧?我們現在已經開始增援了,到了一天以後他們的壓力陡增,我們可不是只有我們一支部隊啊,我們還有其他的部隊,從其他方向過來的部隊也是開始增援漢城,如果他們再不及時的撤退的話,我恐怕最後吃虧的可不是我們的部隊啊,呵呵!」

布朗這一點的自信還是有的,現在的部隊可不是只有他們一個部隊增援,他們已經聯繫了好多的部隊開始增援漢城,包括仁川等地方不對已經開始不間斷的支持漢城的火力了。只要到時候一到達漢城的話,那麼318軍第六師可以說是插翅難逃。

不過現在的情況非常的複雜,因為在這段時間內,最少最少漢城的守備力量還需要支撐超過一天,可以說一天任何的事情都可以發生,任何的情況都不是美國人可以承受的。因為漢城裡面對於他們來說有著非常重要的東西,他們據對不能夠失去的東西。

一旦漢城的防禦有所降低的話,恐怕到時候哭泣的應該就是美國人了,布朗自然知道這一點,所以他在這個時候最主要的還是需要這樣的一個方法來組織中國志願軍。但是他現在從那邊派兵好像有些晚了。

畢竟中國志願軍也不是等著他們去回防,在這段時間內他們絕對能夠知道,中國志願軍會用他們百分之百的努力來進攻漢城,爭取早日達到他們的目標,一旦達不到目標且自己人已經進攻了的話,恐怕他們早就開始飛走了,還用等到美國人的部隊到來?

這一點絕對是不可能的。布朗也知道,中國人不可能傻乎乎的等著他們的到來,他們現在最大的願望應該就是趕在美國的增援部隊到來之前,他們能夠攻克自己的防線消滅自己的有生力量。可是這些難度非常的大的。

首先美國人在這一段雖然派出了大量的部隊,但是他們的防禦還是沒有任何的鬆懈。這個畢竟是他們的命根子,他們絕對不可能放棄的,當時就算是進攻平壤,那個時候布朗實際上已經派出了將近五千人來防禦整個漢城。

雖然說看起來人數少了一些,可是在當時來說這個人數還是非常的多的。畢竟他們去圍攻平壤之後,中國和朝鮮的軍隊壓根也不可能進來的,這個是最為主要的,既然可能進攻漢城的話,那麼基本上就是後防咩有任何的壓力了。

可是現在看上去後防的壓力非常的大,這個讓漢城的守備軍隊的壓力非常的大了。至少從目前丟失了一個城門來看,守備的軍隊壓力非常的大。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李賢宇才動用大量的軍隊開始偷襲漢城,意圖讓漢城和平壤之間的美國人的聯繫切斷。

這樣給美國人造成一種強大的壓力,讓美國人知道,中國人絕對不是只被動挨打的。這樣做的好處已經不言而喻,到時候中國人民志願軍來了之後,中美之間的戰爭也絕對不是中國人民志願軍挨打,而是中國人民志願軍很有可能反擊。

這個就讓美國人布防的時候有一些小心了,這個小心謹慎,至少可以牽扯美軍四分之一的力量。可別小看這四分之一的力量,這個力量在當時來說可謂是很大的了。能夠牽扯美軍四分之一的力量是非常的大的了。

王明宇之所以要偷襲漢城,其戰略意義可是比其他的意義要大很多,至少從單方面來講,這個意義至少要比其他的意義要大很多。318軍能夠在這個時候偷襲美軍,至少要給美軍提個醒,我們不是一味的讓你來打的,只要你這邊空虛我們就能夠反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