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上周打羽毛球的時候,王主任約他周三中午一點鐘到學校給高三老師們上一堂關於學生心理的輔導課,大概九十分鐘的課程。

元嘉對此還是比較重視的,課件也做的很認真。

從導入到展開到結束,涉及學習心理、適應問題、厭學問題、青春期問題以及最後教導老師們如何幫助學生建立積極的心錨。

元嘉也當過高中生,也有過自己的青春期,對於自己青春期的心理變化,他是有做過記錄的,堅持每天的日記就是好習慣。

短期內看著好像沒啥用,但等過一段時間去翻看日記的時候,便可以更加客觀地去看待自己。

像哲學里有一個很經典的問題,一艘船今天換一枚釘子,明天換一塊木板,十年之後,那艘船還是原來的那艘船嗎?

人也是一樣,身體無時無刻不在進行著細胞的更換,今天經歷一件小事,明天經歷一件大事,十年之後你的主觀思想認為『你還是你』,但其實你已經不是你了。

……

周三如期到來,今天的天氣晴朗。

上午十一點鐘的時候,王主任就給元嘉打來了電話,邀請他一起吃個午飯,元嘉婉拒了。

他並不太喜歡應酬類的午餐或晚餐,中午簡單吃了點東西,回辦公室將筆記本電腦裝進背包里,帶上準備好的資料,元嘉便出發過去二中。

元嘉的高中是在一中就讀的,對於二中也不陌生,以前有好友在那邊讀書,曾經也去他們學校逛過。

比起一中來,二中的教學實力稍遜一點,不過也是老牌學校了,全校師生大約四千人左右。

趙詩茵知道元嘉今天要過來做心理培訓,便也一起蹭了個聽課名額,元嘉剛在校門口下車,便遠遠地看到趙詩茵在校門口那邊等他。

「元嘉,你吃飯了嗎?」趙詩茵迎上來問道。

「吃了,你在這等了很久嗎?」元嘉整了整肩上的書包笑道。

「剛來,微信上你說上了車,我估摸著時間便出來了。」

趙詩茵今天穿著休閑褲和襯衫,頭髮也挽起在腦後,大部分上課期間,她都是這副打扮的。

因為本身長得比較漂亮,她不習慣穿太好看的衣服來上課,不然班上的學生老是要起鬨,甚至還有不少外班的學生,聽說高二有個女老師很漂亮,就成天有意經過辦公室門口,然後往裡面瞅她。

這個時期的學生充滿了青春期的荷爾蒙,對於趙詩茵來說,管教起來也是相當的無奈。

甚至班上有不少調皮的男同學,就覺得漂亮的女老師好欺負,有時候也能把她氣得都快要哭出來。

「現在還不到十二點半,你是要現在過去會議室嗎?」趙詩茵問。

「那就走一走吧,我也好多年沒來過二中了,逛逛看。」元嘉笑道。

趙詩茵很樂意當個導遊,就和元嘉一起在學校隨便走走了。

「你以前也來過二中嗎?以前高中你是在哪兒讀的呀?」

「隔壁一中,你應該是在二中讀的吧?」

「嗯嗯,當年也沒想到自己會回來當老師的……」

趙詩茵笑了笑,人總是沒法準確預測到自己的未來。

「那跟以前當學生比,重新回到二中的課堂上,有什麼感覺?」

「哈哈,一開始覺得挺新奇挺興奮的,就想著當年老師沒做好的事情,我要把它做好,然後漸漸地這股勁就消失了,有時候也覺得當老師挺無聊的,關鍵是太多瑣碎的事情……」

趙詩茵把元嘉當朋友,並不介意跟他說這些東西。

這會兒是中午的放學時間,大部分學生都已經回家或者去食堂吃飯了,或者正在路上。

學生們沒有看過元嘉,尤其是一些正值青春期的女同學,也不免偷偷地用餘光打量著他,然後感嘆一聲這老師好帥,要是在我們班就好了。

元嘉同樣看著這些青春的面孔,這個年紀的學生沒有成年人那樣善於掩飾神色,從他們的表情上,元嘉可以讀出來很多豐富的東西。

單論觀察力來說,元嘉已經可以做到細緻入微了。

聽著趙詩茵的話,元嘉也笑了笑給與回復。

「關鍵是幸福感啊。」

鑽石寵婚:馴服絕版萌妻 「幸福感?」

「嗯,很多工作都這樣,始於憧憬,終於厭倦和疲勞。」

「只有你在這個過程中獲得了成長和收穫,並且是持續不斷的,那麼你就能感受到源源不斷的幸福感和成就感。」

……

.

. 提前十五分鐘,元嘉和趙詩茵來到了上課的會議室里。

今天來聽課的老師大概二十人左右,絕大部分是高三的老師,王主任也在,昨晚元嘉就跟她詳細溝通過今天的講課流程了。

元嘉走上講台,一名男老師幫忙把電腦連接投影儀,這個階梯會議室不算大,平時用來給一些班級上公開課用的。

普通人上台講課難免會緊張,元嘉倒說不上緊張,畢竟自己也是有教師資格的,老爸也是老師,從小對這個職業就很熟悉,加上他本人的氣質加成,走到台上時,會讓人覺得他特別的沉穩自信。

老師們陸陸續續地過來,在一點鐘的時候,也都到齊了。

因為佔用的是休息時間,不少老師其實是不太願意來的。

他們很多也有自己研究過心理學,覺得這些東西其實也就口頭上有用而已,但礙於王主任的安排,只好過來聽聽課。

九十分鐘的講課時間並不算太長,元嘉要講的內容還是挺多的,簡單自我介紹之後,便將做好的課件投影到白布上。

元嘉當然能看出來台下大部分老師的表情,但他們願不願意聽是他們的事,他收錢講課是他的事,這一點他並不會去糾結。

其實隨著在系統課程內的學習,元嘉本身的專業技能已經越來越強,現在反而不像以前那樣急於向別人證明什麼、或者表現什麼了。

就像是走在馬路上,他也能通過表情看出來一些人的情緒狀態不太對勁,但絕不會賴著臉上去告訴他『你有病,得治』,他其實更信奉另一種做法,那就是假如你願意求助我幫忙,那麼我很樂意幫忙,假如你本身不願意改變,那麼我也不會去做無謂的事。

改變一個人是很難的,除非對方願意接受,不然絕對是一件費力不討好的事情。

元嘉開始從青春期的心理特點開始講起。

「這是一個充滿矛盾的時期,學生的身心發展迅速且不平衡,往往會出現心理上的困頓或危機。」

「生理的迅速發育,因為大部分時間都放在了學習上,導致心理的成長跟不上,出現心理和行為的偏差,比如厭學、躁狂、持續性地心情低落等等。」

「這點要注意,心理成長跟不上並非單指心理幼稚,相反,大部分學生會在心理上過高地評價自己的成熟度,認為自己的思想和行為屬於成人水平,他們會基於這個心理,要求給與他們成人式的信任和尊重。」

「在心理走向成熟的這個階段里,他們一方面將內心封閉起來不向成人敞開,另一方面在遇到挫折時,有希望在精神上能得到成人的幫助,這個階段沒有處理好的話,會使他們產生對父母老師的不滿,認為他們不理解他們,進而增加了封閉程度。」

「隨著自我意識的發展,煩惱也隨之增多,比如集體中的個人尊嚴形象煩惱等,對孤獨和壓抑的情緒也變得更加敏感。」

……

元嘉的PPT做的很好,而且講課的水平也很不錯,並非是照著PPT念的,PPT上展示的是一些圖片及概念,然後他在台上做一些詳細的補充和舉例說明。

一開始只是打算來這裡打個卡、就準備打瞌睡的老師們漸漸被元嘉的課吸引了,打開筆帽,翻開筆記本開始做一些自己認為重要的記錄。

聽得最認真的就數趙詩茵和王主任兩人了,因為和元嘉相熟,也知道他的業務水平很高,加上一番分析總結都很到位,而且講課的時候給人的感覺很舒服。

對,就是舒服的感覺。

不像很多知名大咖那樣,講課把自己的位置擺的很高,一言一語之間充斥著『我說的都是對的』那種味道,而且特別喜歡用手指點著人說話,眼珠子是向下看的,聽著課就覺得不舒服。

元嘉的講課更像是學術交流,把他自己總結出來的東西做分享,他在台上的神情動作非常沉穩自信,又不會給人那種咄咄逼人的感覺,聽課起來就十分舒服了。

分析完學生的學習心理、適應問題、厭學問題、青春期問題之後,元嘉又進入了下一個環節,那就是老師該如何與學生做到高效的溝通,以及如何安排設置學習計劃來科學地提高成績。

上次跟王主任溝通時也說過,盲目地、無差別地給學生壓力,就像是一把雙刃劍,會犧牲掉很多無法應對壓力的學生。

溝通是一門藝術,嘴巴是用來說話的,但溝通得用心。

講完溝通的基本法之後,元嘉也延伸了一個小話題。

「剛剛我跟趙老師聊天時也說到過一個問題,就是咱們當老師的意義在哪裡,是咱們,過段時間我可能也會去當老師了。」

台下老師笑了笑,對這位『同行』認同起來,便認真聽著。

「意義是什麼呢,是我在台上講課,學生在下面崇拜地看著我,還是我找一個壞學生談話,他被我感動到發誓痛改前非,亦或是我努力研究教學,學生們個個成績優異……是這些嗎,我覺得不是的。」

「這些不是教育工作的全部,也不是幸福感的本源。」

借著趙詩茵的事例,台下老師對元嘉的這番話能夠感同身受了,其實絕大部分的老師剛進入教育行業時想法都很單純,教書育人、善良有責任心,像園丁、犧牲者、蠟燭等等書里比喻老師的話那樣。

只是教育現狀給他們狠狠地打了臉,工作開始變得枯燥,日子一天重複一天,初心不復,像是流水線一樣,鐵打的老師,流水的學生。

「我覺得當一個老師最重要的是智慧。」

「很多熱情的老師會大包大攬學生的一切,哪怕對學生失望也依舊報以真心,但智慧不足的情況下,這些真心都是徒勞的,反倒會讓你對老師的工作感到疲憊。」

這點也是擊中了台下一些老師的心,神色都有些複雜,特別是趙詩茵,作為『新老師』,她感觸頗深,很多時候真心並沒有用。

「持之以恆的學習和成長,以及在教育工作中的智慧,才是最重要的,也具有現實意義。」

言盡於此,元嘉進入下一個自由問答環節。

.

. 這次的培訓主題是關於學生心理方面的,主要目的也是以幫助學生提高成績為主。

問答自然圍繞著這個中心。

一名語文老師起身提問道:「元老師,我有個問題想請教一下。」

「請講。」

「經常有學生會問我,說老師我已經很努力了,但學習成績就是上不去,我該怎麼辦,其實縱觀學生的整個學習狀況來說,他確實已經很努力了,我沒法把這個原因歸結到他的智力問題上,那麼元老師,他有沒有可能是心理方面需要什麼幫助呢?」

這個問題在教學過程中非常的典型,常見的說法是有些人天生就適合學習,有些人就不是那塊料。

但元嘉認為這種現象並非是絕對的。

「確實我們不否認有天賦的學生存在,在學習上他們可以事半功倍,但更多的學生只是普通人,對於普通人來講,往往他能把一件感興趣的事情堅持到底,那麼也能成為別人口中的有天賦的人,這種事也包括學習。」

元嘉繼續道:「那麼為什麼會出現他很努力地在學了,但效果卻並不大呢?我覺得問題在於,他本身對學習這件事是不感興趣的,他學習的目的只是為了得到高分,或者換句話講,他感興趣的只是高分而已,他只想得分。」

「其實目前的教學環境也是以這個為目的,過於強調了分數的重要性,潛移默化中,分數也成為了學生的唯一目標。」

「當一個人目標十分清晰的時候,他難免就會急功近利,比如數學,他可能會對長期的、複雜的、基礎的知識理論理解不屑一顧,而是埋頭去瘋狂刷題,靠通過做大量的相似題來快速提高得分能力,表面上看來,他是努力的,但實際上學習的效果卻很差,尤其是遇到考試題型變化比較大時,這類學生的成績會出現斷崖式下跌,也就是考砸了,這時候他就會懷疑自己,為什麼我這麼努力,這些題還是不會做?」

「所以我才說要合理地給與壓力,不然會使得學習的重心產生偏差,因為壓力過大,學生過於注重『得分』和『效率』,哪怕老師上課把知識點揉碎了餵給他,他也一樣吸收不了。」

……

在這位老師之後,也有幾位老師提出了自己的問題。

元嘉能看出來其他老師有些欲言又止的神情,他們或許想問一些關於老師這個職業本身的心理問題,比如教學倦怠怎麼辦之類的,但礙於同事和王主任都在場,問得問題也都是圍繞學生上面的居多。

問答環節中,元嘉回答了六個比較典型的問題,最後進入到了心錨教學的環節。

上次他也有跟王主任說過了,對於願意去認真做這件事情的學生來說,是能起到一定的幫助的。

重生千金:帝少的燃情寵妻 在場的大部分都是班主任,元嘉便詳細地將心錨原理、以及如何在日常中設置心錨的步驟教給他們,最好能在每天午會的時間專門一起來做這個事情。

見效當然不是立竿見影,有些班主任不屑一顧,有些認真記下,眾人的表情元嘉都看在眼裡,也沒去過多強調這件事。

整個培訓時間一個半鍾,元嘉掐的剛剛好,兩點半時準時結束了所有要講的內容。

因為裡面提到的很多解決辦法,都是要學校本身去改變教學環境的,這一塊元嘉沒辦法控制,很多老師也沒辦法去控制,那麼這場培訓最有意義的部分便是最開始時的學生心理分析了。

各個教師按照這些心理分析,自己去調整自己的日常教學工作。

當然了,雖然有些東西沒辦法去改變,但對來聽課的這些老師們來說,收穫還是挺大的。

老師這個群體是看資歷的,越是年紀大的,往往越看不起這些毛頭小子,數十年的教學經驗,早已成為他固定的職業模式本身。

一開始沒怎麼看好元嘉的老教師,也不由地按他的話思考了一番,元嘉看起來年紀不大,對問題卻看得很是透徹。

散會之後,元嘉跟王主任到辦公室簽了個字,王主任親自送他出來。

「元老師今天的課講得很好,我們都感覺收穫挺大的。」

王主任的表情也是有些無奈,想說什麼的,欲言又止。

元嘉能猜到她想說什麼,無非是學習壓力自然要給,還是得看成績說話,比起學校的業績來,心理健康真的只是掛在口頭上的東西而已。

他也知道,這次的心理培訓更多的只是走個形式而已,教學過程必要的形式,甚至元嘉講得很差都沒關係。

關鍵是元嘉講得挺好的,她也聽進去了,所以王主任才會有這種糾結的神色。

元嘉笑了笑道:「只是分享了自己的一些拙見而已,王主任您從事教育行業多年,自然比我更清楚在教育這行里,永遠不可能有最優的方案,過去、現在、將來都不可能有,只有不斷地實踐嘗試,再不斷地改進,才是最合適的教學模式。」

王主任愣了愣,越加覺得元嘉彷彿能看透別人在想什麼似的,他這番話也正好說在王主任的心坎上,既抬了她一手,又安撫了她不必為現在的教學模式而自責或者發愁什麼。

教育和醫療永遠是難題,任何從業者都得有心理準備。

「元老師真是會說話,你開車來了嗎?我送你吧?」

「沒事,王主任您先回去忙,有問題咱們隨時聯繫。」

……

這會兒時間還早,元嘉沒有回家,而是打了輛的士回到諮詢室里。

無論是面對個案諮詢,還是像這樣的培訓講課,事後他都會做過程記錄以及總結。

這是讀書時就養成的習慣,一開始覺得很累很麻煩,但成為習慣之後,哪次不做一下記錄和總結,就感覺這個過程白做了一樣。

重新把過程復盤一遍,每個關鍵點都記錄下,就自動地在腦海里深深印住了。

這兩天也把論文整理好了,元嘉登錄上心理學報的官網,把稿件投了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