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對,是一萬五千金貝。”美人魚連忙糾正道。

“我說話的時候不喜歡別人插嘴。你插嘴了,對我的精神造成了嚴重的打擊,所以那兩千金貝沒有了。”

“啊?沒有了?這,這,你的精神損失費也太高了吧?”美人魚有些鬱悶的嘟噥道。

韓宇沒有理會美人魚的不滿,繼續說道:“一天一個金貝,也就是說我也爲你工作一萬四千八百天,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也就是說我需要給你工作四十年零六個月左右,而我是人類,人類的一生能有幾個四十年?我不想要把這一輩子都賣給你,所以我要儘快還你錢。”

聽完韓宇給自己算得賬,美人魚下意識的吐了吐舌頭,俏皮的動作讓韓宇微微一笑。美人魚見狀臉色微微一紅,意識到眼前這位並不是自己的同類。

低頭考慮了片刻,美人魚對韓宇說道:“你想要找份高薪的工作沒問題。只是越是高薪的工作,那危險性就越大,你有本事嗎?”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本事?”韓宇說着在手心亮出一團火焰。

美人魚的眼睛頓時就直了。這裏是海底,大多數的食物都是生的,可以用火燒熟食物的人家,那都是非富即貴的人家,根本不是隻擁有一家小旅館的美人魚可以使用的東西。

當韓宇熄滅手中的火焰,美人魚立刻不顧一切的撲了過來,抓起韓宇的右手開始研究,它是怎麼會放火的?

“喂,研究夠沒有?是不是能回答我問題了。”韓宇在右手被美人魚又聞又舔了一番後,笑着問美人魚道。

回過神的美人魚尷尬的笑了笑,隨即對韓宇說道:“沒問題,既然你有這個本事,那你可以去參加附近鯊魚王舉辦的爭霸賽,那裏的獎金十分豐厚,只要你可以打進前八強,那得到的獎金就足夠還欠我的錢了。”

“前八強?我記住了。只是我是人類,也能夠參加你們舉辦的比賽?”韓宇問出了自己的疑問。

得到提醒的美人魚點頭說道:“哦,這倒也是。不過沒關係,我有辦法。你在這裏等一會,我去去就回。”說完,美人魚扭頭就往外跑去,風風火火的態度讓韓宇舉起的右手有點尷尬。

因爲身份的關係,韓宇這個時候也不能離開這個房間。索性躺在牀上開始整理自己有些混亂的思路。

記憶從被魔王督瑞爾一腳踹飛爲止都還清晰,但隨後的記憶就有些模糊了,依稀記得,自己的樣子發生了改變……想到這裏,韓宇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頭髮,頓時爲之一愣,之前被一個財迷美人魚算賬算得頭暈眼花,沒有注意到自己此時的樣子,但是伸手一摸,韓宇就意識到,自己的頭髮好像突然變長了許多。低頭一看,自己的上衣不見了,從來沒有見過,彷彿油彩一樣的符文出現在自己的上半身。想到這裏,韓宇起身脫下褲子,想要看看下半身有沒有那種油彩。

只是剛把褲子脫掉,房門被推開了,美人魚一臉興奮的衝了進來,剛要開口說話,就看到了正向自己立正敬禮的小韓宇。

“啊~啪~”

……

美人魚的臉色通紅,而韓宇則是半邊臉紅。美人魚的臉是害羞引起的,而韓宇的臉則是被美人魚給一巴掌扇紅的。

“都,都怪你,誰叫你脫褲子也不說一聲。”美人魚說話有些結巴的埋怨韓宇道。而平白被人佔了便宜還被打了一巴掌的韓宇當即反駁道:“這能怪我嗎?誰知道你那麼快就回來了,而且推門就進,連門都不敲。”

“多新鮮呀,我自己的家還要敲什麼門?”美人魚嘴硬的說道。

韓宇聞言答道:“那你就不能怪我脫褲子,我脫我自己的褲子,幹嘛要徵求你的同意。”

“這,這不一樣。”美人魚急忙叫道。

“有什麼不一樣?我告訴你啊,你要是再囉嗦我可不還你錢了。我的本事你也是知道的,說不還你錢,你拿我一點辦法也沒有。”

事關自己的錢財問題,美人魚不敢大意,終於老實的閉上了嘴。

見鎮住了美人魚,韓宇問道:“你剛纔跑出去做什麼了?”

“給你準備了一些僞裝要用到的東西,你看。”美人魚聞言就像是獻寶一樣的從背後摸出一件一件韓宇從來沒有見過的道具。不過更讓韓宇感到好奇的是,這個美人魚怎麼把東西統統放在身後?記得之前美人魚出門的時候韓宇看過對方的背影,沒發現什麼可以裝東西的地方,難道美人魚的背後藏在四次元空間袋?哪也太逆天了。

美人魚依然還在從背後摸出一樣一樣小道具,之前掏出的小道具已經擺滿了一張桌子。韓宇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繞到美人魚的背後,就見美人魚的手伸到後背一陣摸索,掏出一件小道具。

很神奇吶!

“喂,你在看什麼呢?”美人魚不解的問韓宇道。

“哦,沒事,就是在見證一下奇蹟的時候。”韓宇隨口答道。

“……莫名其妙,快做我對面,我給你畫一下妝,然後咱們就準備出發。”美人魚放棄了追問韓宇話裏的意思,對站在背後的韓宇說道。

“哦。”韓宇答應一聲,走到美人魚的對面坐下,乖乖的接受美人魚在自己的臉上搗鼓。

女人都是美容師!不管是那個族的。

沒用一會的工夫,韓宇就被美人魚化成了一個男性美人魚的臉。韓宇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雙腿,問美人魚道:“我這雙腿怎麼辦?”

“沒關係,但凡是美人魚,在十六歲二次進化的時候都可以將自己的下半身變得和人類的下半身一樣。你這樣恰恰可以告訴別人你的年齡已經超過十六歲。爭霸賽有規定,低於十六歲是不許參賽的。”美人魚滿不在乎的答道。

聽了美人魚的話,韓宇沒有反駁。等美人魚在自己的耳朵上套上只有美人魚纔會有的耳鰭,一個新鮮出爐,名叫韓宇的男性美人魚就誕生了。

準備好了一切,美人魚帶着韓宇急匆匆的出門趕往鯊魚王的城堡。今天是爭霸賽報名的最後一天,可不能錯過了。

在路上,韓宇詢問了美人魚一些美人魚族的習性和禁忌,以免在和其他美人魚相處的時候露出破綻。美人魚原本就有告訴韓宇這些事情的想法,只是擔心韓宇又不打算還錢,所以沒敢主動說。現在韓宇主動問起。美人魚自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在交談的過程中,韓宇直到了眼前這個財迷美人魚的名字叫貝兒,芳齡十五歲,再過一年就會迎來美人魚族的二次進化,那個時候,她的雙腿就可以變成人類的形態。不過到最後那雙人類的腳是好是壞,還要取決於貝兒自身的實力。

一路聽着貝兒的嘮叨,讓韓宇連欣賞一下週圍環境的工夫都沒有就到達了目的地。看着眼前彷彿羅馬競技場一樣的建築,韓宇吃驚的張大了嘴巴。

“小子,小心把口水流下來。”一個聲音傳進韓宇的耳朵裏。韓宇循聲望去,就見距離自己不遠處的地方,幾個人類形態的美人魚正一臉鄙視的看着自己,而那個鄙視的眼神翻譯過來就是三個字:“鄉巴佬”。

韓宇沒興趣和對方計較,看了對方一眼後就看向正在和爭霸賽舉辦方交涉的貝兒。雖然距離停止報名還有一段時間,可負責登記的人卻說什麼也不答應把韓宇的名字寫上,而且在和貝兒說話的時候,那雙賊眼珠子還不一個勁的偷瞄貝兒已經規模不小的胸部。

微微皺了皺眉,韓宇邁步走了過去,準備和那個故意找事的烏賊男談談心,讓他明白以權謀私是一件很可恥的事情。只是還沒等韓宇走出幾步,就被之前鄙視自己是鄉巴佬的三個男性美人魚給攔住了。

真是人善被人欺啊。韓宇本來不想惹事,不料卻被別人當成了軟弱可欺。

“小子,哪來的?”領頭的一個男性美人魚流裏流氣的斜着眼睛湊着韓宇問道。韓宇聞言微微一笑,衝着男性美人魚勾了勾手指。男性美人魚不知有詐,下意識的把腦袋湊了過去,結果韓宇自然不會跟他客氣,一拳撂倒,直接昏死了過去。

捱揍的男性美人魚一聲不吭的暈菜了,而他的兩名同伴一見不好,竟然伸手從胸前掏出一個哨子,用力的吹了起來。

隨着尖銳的哨子聲響起,羅馬鬥技場內傳來一陣喧譁聲,一個長得五大三粗的男子衝了過來,聲如洪鐘的喝問道:“是哪個龜孫子隨便吹哨?”

“頭,這兩個人來這裏搗亂。”吹哨的男性美人魚連忙一指韓宇對自己的老大說道。

“唔?你是來搗亂的?”男子瞪着一雙銅鈴大眼問韓宇道。

韓宇雙手一攤,一臉無奈的說道:“我只是來參加這個爭霸賽的,卻被你們這裏看門的無故刁難。現在距離報名截止明明還有一段時間,可那個烏賊卻不管我的同伴怎麼說也不同意。而這三個保安更是過分,竟然想要直接動手將我們趕走。我迫於無奈,也只好反擊了。只是讓我沒想到是,這幾個保安這樣的無恥,竟然惡人先告狀,說我是來搗亂的。”

聽完韓宇的話,美人魚貝兒就像是第一次和韓宇認識似地,上下打量着韓宇。而被韓宇指責的那兩個美人魚保安卻已經快要被氣瘋了。誰惡人先告狀?誰顛倒黑白,看眼前這個美人魚的嘴臉就知道了。而被韓宇指責的烏賊男則正在悄悄的往旁邊出溜。不過很可惜沒有逃過韓宇的眼睛,當即一指已經轉身準備溜進競技場的烏賊男說道:“你看,那傢伙心虛想要溜了。”

在大漢銅鈴大眼的瞪視下,烏賊男老老實實的認了錯,乖乖的將韓宇的名字寫在了報名人員的名單上。

處理完報名的事情,大漢看着韓宇,感覺有些爲難。作爲這些手下的頭,他是需要替自己這些手下出頭的。但是一旦出手,那競技場的聲譽就會受到影響,到時候在被有心人散播一下,那聲譽就可能全毀了。大漢不光是這些手下的頭,還必須要爲這家競技場考慮。在手下和競技場之間如果出現了衝突,那手下必須給競技場讓路。

心裏已經衡量了一番的大漢瞪着那雙很有特色的銅鈴大眼,頗有些低聲下氣的對韓宇道歉道:“請原諒我們工作中的失誤,我可以向你保證,以後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

韓宇一向是個你進我一尺,我還你一丈,吃軟不吃硬的主。現在大漢服軟了,那韓宇自然不會在撐着。等大漢說完以後,韓宇立刻表示這一切都是一場誤會。而韓宇的配合,也讓大漢心裏鬆了口氣,雙方談了幾句以後就分手各自去辦各自的事情。

距離開賽還有幾個小時,韓宇準備和貝兒去附近坐坐,吃點東西。而看着韓宇和貝兒離開以後,大漢沉聲對手下吩咐道:“不要去招惹那個人,至少在這屆大賽結束之前,不許去招惹。”

“爲什麼?”有人不服氣的問道。剛纔大漢那副低聲下氣的樣子讓他很看不慣。大漢聞言低聲問道:“你們知道這屆大賽會我們的老闆賺來多少的好處嗎?又知道有多少混蛋因爲那些好處而對我們這裏眼紅不已。我們現在就相當於是站在了風口浪尖上,這個時候萬一傳出什麼不好的事情,那會給我們的競技場帶來巨大的麻煩。你們難道想要被暴怒中的老闆給收拾嗎?”

聽到大漢最後一個問題,衆人想也沒想的搖頭表示不想。同時也明白了自己的老大爲什麼會對一個初來乍到的傢伙低聲下氣。現在的他們必須要低調,就算是有再多的不滿,也必須要忍住。

“難道我們的人就被白打了?”還是有人感到不忿。

大漢聞言陰笑道:“不用擔心,他既然敢來參賽,那我們就有的是辦法對付他。比賽的賽程表可是由我們來辦,不用耍什麼花招,只要我們給他安排幾個強勁的對手……”

聽到大漢所說的辦法,其他人頓時不約而同的露出了一絲陰笑。隨即便開始討論如何處置跟在那個人身邊的美人魚小姐。討論的氣氛很熱烈,讓大漢都忍不住加入進去。到最後討論得結果就是爲了得到那個美人魚小姐,必須弄死那個美人魚小姐的男朋友。至於之前被揍的同伴的仇,早忘了。

距離競技場大約五分鐘的路程,韓宇和貝兒待在一家餐廳內正在吃飯。韓宇突然打了個噴嚏,嚇了正在對付自己食物的貝兒一跳。

“你沒事吧?”事關自己的錢財,貝兒很是關心的問韓宇道。

韓宇揉了揉鼻子,答道:“沒事,可能我最近犯了小人,現在正有人計劃着陷害我呢。”

“你難道有預知的能力?”貝兒驚訝的問道,同時兩眼放出耀眼的金光。

“怎麼可能?只是我的家鄉有句話說得好,打一個噴嚏是有人想你,打兩個噴嚏是有人罵人,剛纔我打了兩個噴嚏。”韓宇向貝兒解釋道。

貝兒聽後好奇的問道:“那如果打了三個噴嚏呢?那說明了什麼?”

“唔……那就說明,你感冒了,不能再穿的這麼清涼。”韓宇一本正經的答道。 海族,自然是生活在大海中的族羣。和人類世界一樣,海族也分國家和種羣。按照地域劃分國家,按照外貌劃分族羣。海族種族衆多,其中最強大的海族就是海龍族,最長壽的就是龍龜族,而韓宇所認識的美人魚族,則是海族中美女數量最高的種族。

不管什麼時候,貧富差距都是存在的,所不同的只是差距的大小。韓宇認識的美人魚貝兒雖說擁有一家旅店,但看貝兒的衣食住行,這家的生活質量看上去並不是很好。站在爭霸賽舉行預賽的會場內,韓宇依然忘不了貝兒付賬時那副肉疼的樣子。

“喂,新來的,到你了。”身邊有人提醒韓宇道。韓宇回過神來,向提醒自己的海族道了聲謝,見裁判正瞪着自己,連忙上臺站在了選手的位置。

爭霸賽的獎金十分豐厚,正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眼熱這筆獎金的海族大有人在。每一次參加爭霸賽的海族都有很多,以至於在正式開始爭霸賽之前,都要舉行一次預選,將那些不知死活的海族淘汰掉。而在韓宇對手的眼中,韓宇就是一個不知死活的傢伙。從外表上看,韓宇和對方的確不是一個檔次的。一個長得五大三粗,孔武有力,另一個則是小細胳膊小細腿,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當然這是比着看的,如果按照一個正常人的標準來看,韓宇是附和一個正常人標準的,而韓宇的對手,則是超越了正常人的標準。

重生豪門:首席夫人太兇勐 “小子,看你長得這麼纖細,不會是個兔子吧?”韓宇的對手趁比賽開始之前對韓宇叫囂道。

像這種程度的挑釁,韓宇已經不會放在心上了,只是微笑着衝對方豎起了右手中指,口中說道:“少廢話,我今晚還要去安慰你老婆,不要耽誤我的時間。”

話一出口,對方頓時勃然大怒。因爲韓宇的對手是龜族,而且還是隻綠頭龜。眼見綠頭龜大怒,躲在會場一角的一羣人正在竊竊私語,這些人就是之前在門口和韓宇起衝突的那些人。領頭的就是和韓宇有過交流的大漢,就聽他有些得意的說道:“看到了沒有?我說那小子活不過今天那就活不過今天。雖說那頭烏龜的攻擊力不足,但那是在不發怒的情況下,但現在……”

“比賽結束,19號晉級。”大漢的話還沒說完,負責韓宇那場比賽的裁判大聲宣佈道。因爲和身後手下說話的時候是回過頭,所以大漢沒有看到比賽場上發生的事情,可他的那些手下卻看到了。就見自己的那些手下全都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的表情。大漢感覺自己可能預測錯了。連忙回頭一看,果不其然,那隻綠頭龜已經被等候在一旁的兩個醫護人員擡下去了。

“剛纔發生了什麼事?”大漢急忙問自己的手下道。

“不知道,就看到那個人影一閃,然後那個綠頭龜就倒下了。”其中一個手下聞言答道。聽到手下的回答,大漢倒吸一口涼氣,自己很熟悉那隻綠頭龜,也正是因爲熟悉,大漢纔會安排綠頭龜做韓宇的對手,但是聽手下所說,被自己看好的綠頭龜卻連一個回合都沒有撐住,那個韓宇他到底是什麼來頭?

和大漢抱有同樣疑惑的人不在少數。原本還以爲韓宇會第一時間落敗,可萬萬沒想到的是,人家壓根就沒事,而且看他的表現,解決綠頭龜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而已。

回到場邊等待下一輪比試的開始,韓宇無聊的左右看了看,感覺自己彷彿置身水族館裏似地,身邊都是水族館的工作人員。

“嗨~剛纔幹得漂亮,你能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嗎?”一個和氣外加好奇的聲音傳進韓宇的耳朵裏。韓宇側頭一看,是一男的,二十歲上下,一頭藍色的齊腰頭髮,綠寶石一般的雙眼,白皙的皮膚,唔……還有滿嘴尖牙。

“你好,虎鯊族胡克。”和韓宇說話的年輕人伸出自己的右手對韓宇說道。

韓宇見狀微微一笑,伸手握住對方的右手說道:“美人魚族,韓宇。”

“美人魚族?不說是美人魚族除了臉蛋一無是處嗎?啊,抱歉,我失言了。”胡克話說到一半醒悟過來,連忙歉意的對韓宇說道。

“沒關係,我正是爲了改變別人對美人魚族的這種看法而來。”韓宇微笑着說道。

聽到韓宇的話,胡克心裏暗暗鬆了口氣,轉而好奇的問道:“你是怎麼打暈那頭討厭的烏龜的?”

“……”韓宇微笑不語。

胡克等待了一會,見韓宇光笑就是不說話,無奈的嘆了口氣後說道:“好吧,是我唐突了,不該問你這個問題。”

“……”韓宇又笑了笑,開口對胡克說道:“輪到我上場了,你要是感到好奇的話,那就仔細看看好了。”說着,韓宇上場開始第二場預賽。胡克睜大了眼睛,唯恐漏掉韓宇動手的每一個細節。

因爲韓宇剛纔的舉動,附近的人都沒有了看待菜鳥的態度,除了正在比賽的人,其他人全都有意無意的看向韓宇。

韓宇這一次的對手是個章魚族,變化成人類性態度的時候,爲了保持自己的優勢,八隻觸手全部轉化成了人類的手臂。看着眼前長了八隻手的人,韓宇突然有種很玄幻的感覺,同時冒出一個不良的想法,要是把這個傢伙弄回去賣給科學家,一定可以賣不少錢。這個想法剛一露出,就被韓宇搖頭拒絕了。

“看來自己是受那個貝兒的影響了,竟然也開始關心起賺錢來了。”韓宇有些自嘲的低聲說道。

只是別人不知道,就看韓宇衝着他的對手搖頭外加低聲說了一句什麼。站在韓宇對面的章魚是最緊張的,之前那隻綠頭龜的下場他是看得一清二楚,只是韓宇不是一個善茬。而在面對韓宇的時候,同樣作爲第一次參加爭霸賽的他在看到韓宇衝自己搖頭以後,很是緊張。他不知道韓宇爲什麼要突然對他搖頭?這人吶,就怕琢磨事情,越琢磨越害怕,越琢磨越擔心,往往琢磨到最後,甚至能把自己給嚇死。這位章魚族的青年就是這樣,韓宇的搖頭讓他額頭的冷汗一個勁的往外冒。

韓宇見狀疑惑的皺了皺眉,問一旁的裁判道:“他沒事吧?是不是要犯病了?”

擔任裁判的胖頭魚族聞言看了一眼章魚族,心中暗罵一聲沒出息,沉聲對章魚族喝道:“26號選手,如果你要棄權,那就請快點。”

“我……”章魚族聞言張了張嘴,心裏還在猶豫。

“比賽開始!”胖頭魚族不耐煩的宣佈道。

話音剛落,韓宇一閃身,出現在章魚族的近前,雙手一按章魚族的胸口,口中快速的說道:“別怪我,被別人說成戰敗也比被別人嘲笑是懦夫要好。”

章魚族聞言愣住了,隨即一股大力將章魚族硬生生推出了比賽的場地。

“比賽結束,場外,19號晉級。”裁判大聲宣佈道。

沒有去理被自己推出場得章魚族,韓宇回到場邊原來的位置。虎鯊族的胡克看四周沒什麼人,忍不住低聲問韓宇道:“剛纔的比試你明明也可以把那傢伙打暈的,怎麼你只是把他給推出場就完事了?”

韓宇聞言掃了胡克一眼,低聲答道:“下不去手,不習慣去欺負老實人。”

“……老實人?”胡克眨巴眨巴眼,下意識的去看章魚族的那個青年,可惜晚了,在裁判宣佈比賽結果以後,那個章魚族的年輕人就離開了比賽的會場。

“75號,請立刻返回三號比試會場,請立刻返回三號比試會場。”會場的大喇叭裏傳來一陣聲音,胡克一聽連忙轉身就跑,連和韓宇大聲招呼告個別的工夫都沒有。不過韓宇也沒計較胡克的無禮,反正自始至終,韓宇都沒有想和胡克做朋友的打算。

爭霸賽的預選是不對外公開的。 逆劍狂神 所以和韓宇分手以後,美人魚貝兒就獨自一人留在了外面。剛纔的那頓飯已經讓貝兒的荷包遭了秧,爲了自己不賠本,貝兒十分虔誠的祈求海神不要讓韓宇失敗,最好讓韓宇可以獲得爭霸賽的冠軍,那樣一百萬金貝就是自己的了。

財迷貝兒在虔誠的祈禱,只是有句話說得好,女人是紅顏禍水。貝兒雖然是個死要錢的性格,但她的賣相好呀,是非自然也就多。

這裏是舉辦爭霸賽的附近,在這一帶出沒的有好人也有壞人,有品德高尚的,自然也有脾性惡劣的。而貝兒現在遇到的,就是幾個因爲輸了比賽,滿心希望找個女人安慰一下自己受傷心靈的混蛋。

眼見一個小美人落單,這幾個混蛋自然就心思活泛了起來。只是這裏畢竟是競技場,這些人也不敢太亂來,想着先把貝兒這個美人魚騙到沒人注意的角落裏以後再露出大灰狼的本色。

只是他們千算萬算卻少算了一件事,那就是貝兒的機靈。能夠在魚龍混雜的地方開着一家小旅店,不聰明的早就被別人連皮帶骨給吃幹抹淨,連點渣子都不可能剩下。而貝兒卻依然活得好好的,獨自一人支撐着自家的小店,依靠自己的聰慧和附近的三教九流周旋。像接近自己的幾個傢伙,貝兒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了對方是不懷好意。

自己沒錢,那這幾個傢伙的目的也就顯而易見了。貝兒一邊虛與委蛇的應付着對方的攀談,一邊腦子轉的飛快,想着脫身的辦法。左瞧右瞧,貝兒的眼睛一亮,臉上露出似嗔似喜的表情,一邊向競技場的門口走一邊口中埋怨道:“怎麼現在纔出來?我都等你好一會了。”

從競技場出來的人聞言不由一愣,心裏直犯嘀咕,“這是誰呀?我這次偷跑出來可沒有帶誰出來的?”

“幫我一下,有幾個色狼在糾纏我。”貝兒低聲對那人央求道。

那人恍然,立刻配合的說道:“哦,我遇到了幾個熟人,所以就聊了幾句,我們走吧。”說着,那人上前一摟貝兒的一腰,轉身準備帶着貝兒離開。

到了嘴邊的魚怎麼能眼睜睜的看着被別人帶走。看上貝兒的幾個人相互看了看,緊走幾步攔住了貝兒和臨時男友的去路。

“小子,那你女人借我們玩玩。你放心,我們玩完以後會還給你的。”領頭的淫笑着對臨時男友說道。

臨時男友聞言皺了皺眉,上下打量了對方一番。貝兒感到很擔心,擔心這個自己找來的臨時男友不靠譜。萬幸那個臨時男友在看了那幾個混蛋一眼後搖頭拒絕道:“不行,她是我的。”

“哼!小子,不要不識擡舉。爺爺們現在還能耐下性子和你說道,要是惹火了我們,爺爺們連你一起辦了。”

粗言穢語讓臨時男友的眼角抽了抽,剛要準備出手教訓一下眼前這幫出言不遜的傢伙。就見身邊的貝兒突然衝着競技場裏招手大喊道:“韓宇,快點過來啊你,我要被綁架了。”

“是嗎?誰眼瞎了?竟然想要綁你。他們不怕被你賣了還幫你數錢嗎?”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從臨時男友的背後傳來。

“去你的,你這個保鏢是怎麼當的?小心我扣你工錢。”貝兒不高興的嗔道。

結束了比賽出來和貝兒匯合的韓宇聞言笑了笑,沒有接茬。對於韓宇,之前騷擾貝兒的幾個人都見過。所以一見到韓宇和看上的女人認識,幾個人都是心裏暗暗叫糟,紛紛擡腿準備開溜。

只是韓宇卻不想要放過對方,見狀連忙說道:“等下,你們就這樣走了,連個招呼都不打?真是太不懂禮貌了。”

“呵呵……抱歉,我們不知道這個女人是你的妞。對了,你的女人在你不在的時候勾引了這個小白臉,我們就不在這裏耽誤你對付這對姦夫淫婦了。”

韓宇壓根就沒有理會對方的挑撥離間,反而笑着衝那幾個人招了招,說道:“呵呵呵……不要急着走呀。來來來,我們找個沒人的地方好好聊聊。”

韓宇不在乎,可臨時男友和貝兒卻很不高興,的確是不高興,都成“姦夫淫婦”了都。不過貝兒有顧忌不敢說,可臨時男友卻沒有這方面得顧忌,當即不滿的瞪着胡說八道的傢伙喝道:“你剛纔說什麼?”

“你等會再和他們談,我先預定過了的。”韓宇攔住要發飆的臨時男友,伸手一把抓住其中一個傢伙的胳膊,半拖半拉的將對方給拖進了一個陰暗的角落。被拖走的幾個同伴見狀也連忙跟了過去。不一會的工夫,那裏就傳來一陣拳打腳踢的聲音,隨後韓宇一臉沒事的走了出來,對臨時男友說道:“輪到你了。”說完走到貝兒身邊,遞給貝兒一個錢包,開口說道:“這是那些傢伙讓我給你的精神損失費。”

貝兒打開錢包看了一眼,頓時兩眼放光,滿滿的一錢包金貝哎。臨時男友的額頭冒出了一堆黑線,趕忙走到那個角落裏看了一眼。就見那幾個傢伙的身上除了一條內褲還穿在身上,其他的衣服都被扒了下來。此刻幾個人正在低聲的哭泣,就像是剛被強暴了一樣。

臨時男友見狀縮了縮脖子,回頭一看就見剛纔那個向自己求助的美人魚正在朝自己招手。臨時男友頓時心裏一咯噔,“怎麼着?這是惦記着再勒索我一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