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得不說,新天皇武仁還真特么夠騷包的,為他準備的登基儀式持續了很長的時間,至於那一大批王公貴族更是一直從清晨呆到了下午時分。

而這個時候,陳天已經悄悄摸進了皇宮內院,按照腦中的記憶找到了以前皇太子和仁所居住的寢宮。

本來,陳天是不知道這寢宮位置的,可有巴大管家在,一切就都不是問題了。巴大管家經常隨著松島德仁出入這裡,對於皇宮的一切雖不敢說了如指掌,但給陳天畫出一張草圖還是可以的。

悄悄溜進了和仁的寢宮,陳天找了個地方藏起來,靜靜的等待著天黑。他之所以來這裡而不去武仁的寢宮,是因為他今天要找的人,並非是武仁,而是皇太子和仁的老婆,雅子!

雅子是松島德仁刺殺皇太子一事的目擊證人,所以自然而然的她也成了想要幫松島德仁翻案的突破口!

可是,到了晚上正當陳天準備現身,找雅子談一談的時候,讓他怎麼也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準確的時間是晚上八點,一身素衣用過晚膳的雅子,沖著旁邊的宮女吩咐了兩句話之後,竟然開始一點點的寬衣解帶。

雅子身上穿著的是一件和服,而和服的裝扮其實很簡單,除了背後那個類似枕頭的東西,剩下的就是一塊大布片子。而當雅子解開了系在腰間的帶子之後,接著雅子雙肩一沉,柔滑的和服便順著手臂滑落了下來。

日!藏在暗處的陳天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而更讓他一陣蛋癢且目瞪口呆的是,雅子的和服之下,竟然沒有穿內衣,完完全全的真空上陣!

是以,和服一落,雅子的胴體就毫無保留的暴露在了陳天的眼前。

陳天真心沒想到自己會遇上這一幕,一開始白天的時候,他想著大白天總沒有人要洗澡吧,所以就乾脆藏在了這浴室中。然後到了晚上,他正想著等雅子吃過飯自己就出去,找她談一談,可惜事情竟然出現了這狗血的變化。剛剛吃過飯的雅子就跑來洗澡來了!

戳了個擦,這事鬧騰的,沒辦法只能等下去了。否則陳天要是現在現身,別說跟雅子談一談了,瞬間就會被當場採花賊給扔出去。

別指望什麼陳天虎軀一陣,剛剛死了丈夫又空虛寂寞的雅子,一下子就被陳天身上的純爺們氣息給迷倒了,然後非但沒喊非禮,還主動撲上來與陳天一番雲雨!

扯淡吧,那都是騙人的。不管怎麼說,眼前的這女人都差一點成為島倭的皇后,是要母儀天下的,由此可想她身份之尊貴!

接著,原本背對著陳天的雅子,緩緩的轉過了身,變成了正對著陳天所藏身的衣櫃。如此一來,她的一切就徹底被藏在衣櫃中的某貨看個精光了。那胸前渾圓的柔軟,那雙腿之間的神秘森林……

當然,對於這一切,雅子並不知道。她緩步走進了浴池中,大大的浴池裡水面上還撒著花瓣,香氣撲鼻,而當雅子站進去以後,水面正好沒到了她的腰間!

再然後,就沒然後了,很正常的洗浴過程。幾個侍女幫著雅子搓背,按摩,可是就這樣大概過了十幾分鐘,那幾個給雅子按摩的侍女,按著按著事情就不對勁了!

倒不是侍女有了別的動作,而是雅子的手已經不知不覺的伸到了一個侍女的裙子底下……

衣櫃中的某貨,看到這一幕,眼珠子差點瞪爆了都。日么么的,這尼瑪是要幹什麼?難不成還要展開一場女人與女人之間的征伐?

幾分鐘后,極度無語的某貨終於還是忍不住在心裡狠狠感嘆了一句:靠!

果不其然,在雅子手指的動作下,幾個侍女也開始有了動作,原本給雅子按摩的手,也一點點的往前移動,往下移動,最後抓住了雅子胸前的兩團柔軟!

(此處省略一萬字!)

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此時藏在衣櫃中的某貨已經徹底被眼前的一群女人給打敗了!不過某貨想了想,為了接下來跟雅子的談話會進行的更順利,於是他好不要臉的拿出手機,把攝像頭對準了衣櫃的縫隙,開始錄製浴池中發生的一切。

比如說,雅子手中的那根肉色的長長的,帶著一圈螺紋的橡膠輥……再比如說,一個侍女手中趴在雅子胸前的吮吸動作……又比如說,被雅子夾在雙腿之間的那隻手……

總之,一幕幕,所有的一切都被某貨錄了下來,很有一種錄製特製小電影的感覺。

就這樣,又過了半個小時,在雅子的一陣抽筋尖叫中,香艷刺激的一幕終於到了尾聲!

雅子起身出了浴池,這時某貨心頭一跳,嚇得險些罵出聲來。

按照正常洗澡的過程,洗完澡自然是要穿衣服的,而一旦雅子來拿衣服,那麼藏在衣櫃中的某貨勢必會暴露。到時候會發生什麼還用說嗎?

話說要不是某貨有著堪稱變態的自控能力,強行克制著自己保持平靜,恐怕這個時候單是他的心跳和呼吸聲,就已經把他給出賣了!

毫無疑問,雅子一出浴池,立刻向著這邊的衣櫃走來,距離某貨也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幾步距離,雅子終於到了衣櫃前,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事情出現了一個令某貨感謝滿天神佛的變化。雅子並沒有選中陳天所藏身的這個衣櫃,而是伸手拉開了旁邊的一個。

再怎麼說,雅子也是之前的太子妃,她的衣服自然少不了,單是在這浴室中的,就整整有一面牆衣櫃那麼多。如果說在這種情況下,惠子還是選中了陳天藏身的衣櫃,那隻能說某貨忒點背了,點背到了喝涼水都塞牙,偷窺被發現的地步。

衣櫃打開之後,雅子選了一套衣服開始穿戴,而當她穿完重新出現在陳天眼前的時候,陳天再一次的被雷住了!

尼瑪,這是什麼衣服?護士服?還特娘粉紅色的小護士?

尼瑪!尼妹!尼大爺!某貨的震驚無以復加,話說這雅子剛死了老公,現在不該是穿一身素衣已是對亡夫的哀悼嗎?誰能告訴哥,這他娘穿一身護士服算什麼?難道死去的皇太子和仁還好這口?

不過從雅子衣櫃中,會藏有這樣的衣服的情況看,之前的皇太子和仁說不定還真的就好這口!

日么么的,這還真是一隊極品夫婦。可是事情也不對啊,皇太子和仁都已經死了,變成一具屍體了,這雅子在這時候穿上護士服又能給誰看呢?

陳天怎麼想怎麼迷糊,不過現在他的任務不是這些,所以當雅子和侍女都走出了浴室后,他也悄悄打開了衣櫃的門,又悄悄的出了浴室溜進了雅子的卧室之中! 陰差陽錯之下,某貨藏在衣櫃中,目睹了浴室中極其香艷的一幕!

此時,在雅子的卧室中,某貨又悄悄的溜了進來,藏在了門口旁邊的一處屏風之後!

一切之所以這麼順利,一來是因為自從皇太子和仁死後,原本守在這寢宮四周的御前武士就已經被撤走了,所以周圍並沒有高手,陳天也不用擔心會被發現。

至於第二個原因,則是當陳天從浴室出來后,不知為何雅子就把這寢宮中所有的侍女全都趕了出去。也就是說現在這寬闊的寢宮中,明面上只有雅子一人!

偏偏,雅子在進了卧室后,並沒有關門,而且是面對窗戶背對著門口,所以膽大的陳天就一個閃身,猶如幽靈般悄無聲息的進了卧室。

只不過由於雅子就在屋內,陳天可不敢再去打開衣櫃藏在衣櫃里,所幸這裡有一個巨大的屏風,正好能擋出雅子的視線。

事實上,按照陳天原地的計劃,他大可不用避開雅子,因為他今天來就是要與雅子面對面的談一談有關皇太子和仁被殺一事的。

可是,很明顯眼前事情的發展已經不在陳天的計劃之內了。就算他的腦袋再如何妖孽,也根本想不出自己會在浴室里看見那樣一幕。

而現在,距離雅子洗完澡還不到十分鐘,如果這個時候陳天貿然出去,很有可能會把自己剛才在浴室里的事情,也給暴露了。所以,他決定再等等。

當然了,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至於讓陳天沒有立即現身的原因是,雅子身上的那一套粉紅色小護士服。

皇太子和仁已經死了,那麼雅子穿上這麼一身衣服,又是給誰看的呢?依陳天的猜測,雅子定然是在等人,而且這個人九成九是雅子的情夫。也只有這個解釋,才能說得通雅子為什麼把寢宮中的侍女都趕出去了。

想到此,陳天心中關於皇太子和仁之死一事,瞬間又有了新的推斷。難不成是雅子和她情夫的事情,被和仁發現了,所以雅子和她的情夫一狠心,便殺了和仁滅口!

呃呃,說白了這就是一段二十一世紀現代版的西門大官人與潘金蓮以及武大郎的風流故事!

當然了,在事情沒有更進一步的證據前,這一切還都只是猜測,當不得的真!

雅子就這麼站在窗前,一直到了晚上九點半左右,寢宮外終於有了動靜!

「你們都等在這裡,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準進來!」寢宮之外,響起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而屋內的陳天,一聽到這個聲音,當即就要瘋狂了!這個聲音他自然知道是誰,實際上他今天還曾聽這個男人講過話——武仁!

沒錯,寢宮外的那個聲音,就是如今島倭剛剛登基的新天皇武仁!

尼瑪呀!這是要吊炸天的節奏嗎?武仁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說雅子一直在等的情夫,就是這島倭的新天皇?

可是按照輩分,尼瑪武仁可是該叫雅子一聲皇嫂的,而雅子則該叫武仁一聲天皇小叔子!

小叔子與嫂子?不會吧?島倭就算是性文化再開放,也特么沒有開放到這種程度吧?這特娘的是赤果果的亂倫吶!

陳天心中的震撼難以言表,而這個時候寢宮的門已經打開了,新天皇武仁邁步走了進來,然後開口喊道:「皇嫂!」

嗯,聽這稱呼,這武仁最起碼還知道他與雅子的身份與輩分。

武仁的話音落下之後,屋內的雅子應了一聲,然後陳天就聽見武仁的腳步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終於,武仁的身影出現在了房間之中,而一雙眼珠子直盯中雅子的武仁,自然不可能發現藏在屏風後面的陳天。事實上,對於那屏風武仁連看都懶的看一眼!

「今天是本皇第一天登基,很多大事還等著本皇處理,你讓人把本皇叫過來,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武仁率先開口道。

尼瑪,你也知道你是第一天登基啊,這就自稱「本皇」了?本你妹的皇啊,小小的彈丸之地也敢稱「皇」,去你大爺的。陳天心中腹誹道。

「當然是有重要的事了,今天是你第一天登基,我想讓你在我這裡過夜!」雅子道。

「噗!」陳天險些一口鮮血噴出來,尼瑪這武仁與雅子難道真的有姦情?日么么的,這可是天大的事情啊,這消息要是扔出去,絕對比扔一顆核導彈的威力還大,絕對能把全球都震個昏天暗地。

意識到這點,陳天再也忍不住,又一次掏出手機,然後悄悄的在屏風上撕了個口子,把手機的攝像頭對準了武仁和雅子。

通過手機屏幕上的畫面,陳天可以清楚的看見,此時武仁的一隻咸豬手,正在雅子的屁屁上肆無忌憚的摸著,抓著!而雅子則已經擺出了一副很是享受的表情!

日,好一對姦夫淫婦狗男女,還真他娘的亂lun吶!

一隻手一邊抓撓著,武仁一邊又開口了,「雅子,你叫我就是為了這事?這不是胡鬧嘛,我第一天登基,今天晚上自然得陪在紀子身邊,不然的話她會發現我們的事情的。」

紀子,也就是如今島倭的皇后,武仁的原配老婆!

「哼,發現怎麼了,發現了就讓她一起跟咱們玩唄,你還真當她什麼都不知道啊!」雅子輕哼了一聲道。

此話一出,毫無疑問再次把陳天震了個外焦里嫩。戳了個擦,不但亂倫還玩雙飛呀!這雅子可真夠放的開的!

「雅子,別鬧了!你就理解理解我嘛,今天我真的不能在這裡過夜,要不……我先陪陪你好不好?」武仁說著,一隻手就朝著雅子的裙子底下探了過去。

可是雅子眼珠子一瞪,「啪」一聲甩手打開了武仁的手,有些生氣道:「你把我當成什麼了?你以為我讓你在這裡過夜就是為了那種事嗎?你當初是怎麼答應我的?現在你當了天皇,想反悔了是不是?」

人都說女人是善變的,看樣子這雅子也不例外,剛才還一臉享受的她,現在僅僅兩句話的功夫就已經是怒氣騰騰了!

武仁手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無奈道:「雅子,我答應你的答應算數,可是今天真的不行,要不我明天在你這裡怎麼樣?」

「哼,我不要明天,就要今天!」雅子眼珠子一橫,態度很是堅決。

武仁很頭大,不過他到底是島倭的新天皇,雖然剛剛繼位,但那也是天皇啊。眼看雅子非要這麼無理取鬧,武仁的聲音也冷了下去,「不可能,我今天晚上必須回去,我才是天皇,難道你想違抗皇命不成?」

「好啊,在我這裡擺天皇的架子是不是?武仁,我告訴你,我今天就違抗皇命了怎麼著,你有種就殺了我。今天你要敢回去,我就跟著你一起回去,大不了咱們三個一起睡。不過怎樣我今天一定要你在我身邊!」雅子也發了狠,絲毫不鳥武仁的天皇氣勢。

屏風后,陳天看著這一切很是無語。 書穿之論在作死卻怎麼也不死 都說島倭的女人的低位很低,在男人面前幾乎是男人說什麼就是什麼,是以這也讓很多數外國人都以為,島倭的女人很溫柔,很有那種小鳥依人的感覺。可看眼前雅子這模樣,完全就不是那麼回事。

事實上,這些年隨著社會的發展,島倭女人的地位也不再像以前一樣,也變的獨立、自主,不再只是男人的附庸和玩物。但即便這樣,放眼整個島倭,膽敢像雅子這樣連天皇都不鳥的,恐怕還真沒有幾個。

內幕,這其中一定有大大的內幕!如果不是雅子掌握了武仁的一些秘密,雅子絕對不敢這樣對待武仁!陳天推斷道。

當然了,單憑雅子和武仁有姦情這一點,這就已經是能捅破天的內幕了!

這邊,陳天依舊在錄像,而另一邊對於雅子的威脅,武仁則冷哼道:「不可理喻,今天晚上我會讓御前武士守在這裡,你哪都不準去!」

說完這句,武仁轉身就要離開,可就在這時身後的雅子又拋出了一個重磅炸彈,「我已經懷孕了!」

懷孕了?武仁一愣,一下子停住了腳步!

「你說你懷孕了?誰的?」武仁扭頭問。

神君有個小師妹 「廢話,你哥不能生育,他連勃起都有問題,你說是誰的!」雅子道!

日,原來是這麼回事!屏風后的陳天不由恍然大悟。合著之前的皇太子和仁,是陽痿,壓根硬不起來,所以空虛寂寞的雅子,就與武仁搞上了!

這麼看來,雅子似乎也沒那麼可恨了,畢竟她也是女人嘛,想男人是很正常的。唯一讓人蛋疼的就是她找的這個男人太特殊,與她的關係也太特殊!

「你懷了我的孩子?什麼時候的事?」武仁腦袋有些發懵,愣愣道。

「已經快兩個月了!這就是我跟你說的重要的事,你現在還走嗎?」雅子神色一變,剎那間由剛才的母獅子狀態,直接變成了一個受委屈的小花貓,那個委屈勁呦,就差再流兩滴淚了!

日,善變的女人吶!陳天不由嘆道! 雅子此時腦袋還處於短路狀態,是以她身上的衣服都還沒有整理,而直到她看見陳天把鏡頭對準了她,她才「啊」的一聲尖叫,雙手趕緊胡亂的扯著衣服。只是她的衣服剛才就已經被武仁給撕扯的不成樣子了,現在這一扯,當真是越扯越亂!

「給我,給我!否則本天皇殺了你!」武仁身體發抖,神色發寒!

陳天嘿嘿一笑,「殺我?你就不怕我手中的東西曝光了?以我的估計,這玩意兒要是上傳到網上,分分鐘千萬點擊啊。」

「哼,殺了你,東西自然會落在我手裡!」武仁終於算是恢復了一絲冷靜,說話的同時也不追著陳天要手機了,而是快速的整理自己身上的衣物。

「嘿嘿,不急不急。你要是想喊守在外面的御前武士,那你就儘管大聲喊,不過別說咱沒提醒你,我這手機可是聯網的,剛才的一幕早就通過網路傳出去了,不然你以為老子會傻不拉唧的跑出來?」陳天笑的很無良,對於武仁的那點小心思,他自然一眼就看穿了!

現在的武仁和雅子,都是衣衫不整,所以儘管武仁暴怒,他也不敢在這時候把外面的御前武士喊進來。所以他快速整理衣服,就是想等整理完了之後喊御前武士進來殺了陳天。可惜,在陳天面前,他這個勾引「皇嫂」的新天皇還嫩了一點。

事實上,早在陳天決定現身的時候,他就知道武仁會這麼做,所以為了安全起見他也早就把視頻通過加密渠道傳了出去。這玩意兒事關重大,關鍵時刻不僅僅是保命那麼簡單,陳天自然容不得有半點閃失!

而當武仁聽了陳天的話,一瞬間他身上的氣勢就徹底的蔫了,妥協了,面如死灰,眼神空洞。

不過這時旁邊鎮定下來的雅子倒是開口了,開門見山道:「你想要什麼?」

此話一出,陳天笑了,「還是『皇嫂』聰明啊,知道咱有話要說。其實我的要求很簡單,放了松島德仁,還松島家族一個清白。至於理由我都已經替你們想好了,就說經調查殺了皇太子和仁的是一名背叛了的御前武士,這一切都是那御前武士嫁禍給松島德仁的,瞧……多順理成章。」

「就這些?」武仁一下子抬起了頭,雙眼又重新恢復了神采。如果說放了一個松島德仁,就能把自己和雅子通姦的視頻換回來,那這件事還真是簡單。

不過緊接著武仁就失望了,因為陳天又道:「別指望我把視頻還給你,這可是我報名的東西。另外,放了松島德仁之後,我還想知道跟你在一條賊船上的都有誰?老天皇又是誰殺的?」

當天晚上,午夜十二點!

正在福田社總部,焦急等待陳天消息的百惠子,突然接到了電話。

「什麼?我爸爸沒事了?你把我爸救出來了?正在回松島莊園的路上?」百惠子一連串的反問,一雙杏目瞪的圓滾滾的,心神激蕩難以相信!

很顯然,這個電話正是陳天打來的,實際上現在的他正開著一輛黑色轎車,後座上載著剛剛從牢獄中被釋放出來的松島德仁,兩人正朝著松島莊園的方向而去。

在電話中,陳天並沒有跟百惠子說太多,也壓根就沒提有關武仁和雅子通姦,甚至雅子還懷了武仁孩子的事。

不管怎麼說,松島德仁終究是島倭的前任首相,在他面前說這些,終究有些不合適。另外,松島德仁不是傻瓜,他很明白如果陳天掌握了武仁和雅子通姦的視頻,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雖然陳天與松島家關係不錯,但陳天畢竟是一個華夏人。試想一旦陳天把武仁和雅子的視頻交給了華夏官方,那麼整個島倭政府都將會陷入華夏官方的控制之中。

是以,一旦松島德仁知道了視頻的事,他定會想盡辦法把視頻從陳天手裡要回來,這一點毫無疑問,根本沒有任何值得懷疑的懸念。

當然,松島德仁突然間被釋放,而且還是陳天前來接的他,對於這一切松島德仁肯定會問,不過陳天只是告訴他,島倭皇室查到了殺害皇太子和仁的真正兇手,所以武仁便下令放了他。至於自己為什麼會在皇宮,是因為自己幫助島倭皇室抓住了那個真正兇手。

這麼說,雖然有些牽強,但最起碼還說的過去,所以松島德仁哪怕心中有些懷疑,但也不會再說什麼。

車子行駛了四十多分鐘,終於回到了松島莊園。

如今松島莊園已經被查封了,大門前還有大量的武裝人員把守著,而當這些武裝人員看見松島德仁從車裡走出來的時候,剎那間所有人均是一愣,接著槍口瞬間就瞄準了松島德仁。

對此,松島德仁卻並沒有發怒,事實上從牢獄里出來后,松島德仁的表情就一直很淡定,不喜不悲,像是一種對生命,對任何事都不再關心的淡漠!

松島德仁走上前,伸手拿出了一個東西!而當那些武裝人員一看,當即大驚失色。

天皇武仁的詔書,赦免松島德仁的詔書!

「對不起,得罪了!」帶頭的隊長看完詔書,立即彎腰沖著松島德仁道歉,然後大手一揮他身後的武裝人員馬上散開讓出了一條路。

松島德仁接過詔書,在眾人的注目之下走進了大門,從始至終都沒有說一句話。

很快,那些武裝人員就撤走了,既然松島德仁都已經沒事了,那麼對松島莊園的查封自然也沒必要再繼續下去了。

走在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院子中,不管是松島德仁還是陳天,都有一種恍若隔世的錯覺,心中更是感慨萬千!

短短几天的時間,誰能想到會發生這麼多的事。幾天前,松島德仁還是堂堂首相,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可再看現在,偌大的松島莊園,冷冷靜靜,空空蕩蕩,花草樹木房屋,不知被摧毀了多少……到處充斥著的已經不再是往日的驕傲與輝煌,放眼看去皆是一番風雨後的頹敗與落寞!

松島德仁進了他以前的院子,而陳天就在停車的地方倚著車門站在那裡。就這樣差不多又過了半個小時,兩輛轎車怒嚎著衝進了松島莊園,速度奇快!

車剛一停穩,迫不及待的百惠子就已經沖了出來,「陳天,我爸呢?」

朝陽初升,天氣晴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