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管詹嘯怎麼追求她都沒有感覺,追了幾年,譚洛汐在感動的情況下答應了他。

本以為日久生情,她總是會喜歡上他的,不過在一起幾個月時間,她毫無感覺。

這段感情因為詹嘯劈腿鄭欣而告終,她當時沒有多難過,反而覺得解脫了。

雖然她並不覺得心疼,但這件事就可以看出來她本以為要好的閨蜜,背地裡卻做這樣的事情,這樣的人顯然不值得深交。

反正也都快畢業,剩下的一個多月她對兩人秀恩愛熟視無睹。

姐姐叫她回國,她就麻利的收拾東西回來,最後遇到林均,她才知道自己等了那麼久,其實等的就是林均。

沒想到回國以後還遇上兩人,這個世界真的很小。

「要是知道你在,我肯定不來。」譚洛汐冷哼一聲。

詹嘯一眼就看到了譚洛汐,她身上穿著OL制服,比起以前在學校的青澀裝扮成長了太多。

得體的衣服勾勒出她完美的身形,她本來就很漂亮,以前不化妝都那麼好看了,現在一化妝,哪怕是淡妝也讓人移不開視線。

幾個月不見,她已經從女孩蛻變成女人,心仍舊會為了她跳動。

「洛洛,你過得好嗎?」詹嘯雙眼緊盯著她,不想移開一分一秒。

當初他聽信了鄭欣的鬼話,覺得譚洛汐不在乎自己,想要用鄭欣來刺激她。

誰知道不但沒有刺激到譚洛汐,徹底讓他們分開,她刪除自己所有的痕迹,自己再也看不到她,哪怕是社交軟體也被她拉黑。

她很絕情,說分手就分手,說回國就回國,也許自己從頭到尾都只是一個過客。

鄭欣見詹嘯的表情,連忙挽住了他。

「嘯,看洛洛面色紅潤,一定是過得很不錯的,洛洛,這位是……你還沒有介紹呢。」她轉移了話題。

詹嘯這才看到站在她身邊的男人,玉樹臨風,身材修長,身上散發著冷意,偏偏兩人站在一起就是那麼般配。

她有男朋友了?

不,不可能,自己追了她那麼久她才答應。

「是啊,他是我男朋友。」譚洛汐自然的介紹。

鄭欣本就是隨口一說,沒想到這帥哥還真是,她心裡又不平衡了。

視線掃了一眼男人手中提著的手提袋LOGO,她得意一笑。

「洛洛,就算譚家沒落,你也不至於找這麼窮的男人吧,這種牌子怎麼配得上你大小姐的身份。哦,對了,你耳朵上這對耳環好像是最便宜的吧?」 齊媽媽本來還以為自己的話感動了顧錦,誰知道人家根本就不買帳。

一聽到顧錦說要讓自己跪下,齊嫣然瞪大了雙眼,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你要讓我跪?」

「看來齊小姐不僅禮儀教養不好,連耳朵也不太好。

不是說今天是為了道歉而來,既然是道歉,那就得拿出誠意來。」

看著顧錦還是那輕描淡寫的模樣,而齊嫣然已經氣得快瘋了。

該死的這女人怎麼敢!

「司太太,我們是一家人,我道歉就相當於我女兒道歉了,老公,你也來給司太太跪下。」

顧錦對這一對寵壞兒女的父母並沒有什麼不滿,從頭到尾她想要針對的人也只有齊嫣然。

「齊先生不必如此,是誰犯的錯就讓誰來承擔,否則就算你們跪了也是白跪。」

她的話已經說得很明顯了,你們當父母的跪了沒用,她要的是齊嫣然道歉。

「你不要太過分了!」齊嫣然從昨天到今天就很不爽,還要讓她給自己最討厭的人道歉。

顧錦挑眉朝著她看來,「我過分?我怎麼過分了?齊小姐不如說說讓我知道我究竟過分在哪裡?」

「你……」齊嫣然指著顧錦,心中不滿卻又無話可說。

「怎麼?齊小姐說不出來,那就讓我來說。

你是不是覺得是我搶走了本該屬於你的司太太之位?

你摸著良心說,三年前厲霆哥哥可有對你有過半分超出兄妹的喜歡?

他碰過你還是吻過你?這些都沒有吧?

不過是因為你救了他,所以他給了你特權呆在他身邊。

你要什麼他給你買什麼,甚至幫助你們齊家。

他做了報答救命恩人的恩情,可是你卻痴心妄想以為他對你別有心思。」

見真相被戳穿,齊嫣然臉色很難看,這比齊家破產還要讓她難受。

「不,不可能,他是愛我的,是你從中作梗,我被送去了歐洲……」

顧錦冷冷一笑:「如果他真的愛你,你離開的時候他可有阻攔?這些年他可去找過你?

或者他主動聯繫過你?給你寄過禮物?」

她的每一個問句都讓齊嫣然心疼,齊嫣然內心湧起極大的波瀾壯闊。

當年自己說要走,他並沒有半分不舍,只說了一句出國念書挺好,然後給她打了五十萬。

再後來就和他斷了聯繫,他從來沒有來找過自己,更沒有打過一個電話。

自己忍不住找他給他打電話,發現他的號碼已經更換。

齊嫣然不肯承認自己在他心中不是特別的存在,他只是為了報恩才對她好。

「這些年來他對我百般疼愛呵護,對你,他從來就沒有一點感情。

我要是你,就拿著他的恩情將齊家發揚光大,而不是愚蠢到要當司太太。

現在淪落到這個地步都是你一手促成,你不但不知悔改,還要讓你的父母替你下跪道歉。

齊嫣然,如果你真的有那麼高貴驕傲,那你就不要用這樣下三濫的手段。

不僅不能得到他的愛,連你的家庭也要跟著破壞,你記好了,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顧錦說的話句句扎心,齊嫣然捂著耳朵搖頭,「你說謊,他不會愛你,他愛的人是我!」

「吵什麼。」一道不悅的男聲從樓上傳來。

司厲霆捏了捏眉心,這麼久了,怎麼這些渣滓還在?

他的領地意識很重,並不太喜歡陌生人來,甚至是久待。

齊嫣然這個時候彷彿抓住最後一束光,她猛地朝著樓梯口跑去。

她眼中帶著淚水,滿臉希望的看著司厲霆。

「司先生,你告訴她,當年如果我不離開,沒有她趁虛而入的機會,和你結婚的人是不是我?」

司厲霆臉色更差了,「誰給你的錯覺?」

齊嫣然:「……」

「你是瞎子嗎?我什麼時候表現出喜歡你的樣子了?

是拉了你的手還是對你說過我愛你?或者給你什麼承諾?」

「……沒有。」

他沒有說過,一次也沒有說過。

然而齊嫣然仍舊不死心,「可是你從來不讓任何女人靠近你,我是唯一可以靠近你的人。

我要什麼你給我買什麼,這難道不是喜歡?」

「給你買東西就是喜歡?你爸這些年給你買的東西不少,你怎麼不讓他娶你?」

對於她這個邏輯司厲霆覺得腦瓜仁疼,果然聰明的人千篇一律,蠢的人就是千奇百怪。

「我……」

「齊嫣然,我早就說過你救了我,我會給你一切想要的東西。

我給你錢供你買奢侈品,給你家人安逸的生活,這一切都只是因為當初你的恩情。

如果你以為你救了我就可以為所欲為,那你就是大錯特錯。

還妄圖和我老婆來比較,你也配?齊家有今天,那得怪你奢求了不該屬於你的東西。」

司厲霆的這話可以說是非常冷漠無情了,沒有給齊嫣然一點面子。

齊嫣然淚水啪嗒啪嗒落下,齊家破不破產又有什麼要緊。

她心裡的建設崩塌了,原來對於司厲霆來說自己並不是最重要的,反而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人。

疼,心裡彷彿被針扎了一樣的疼。

司厲霆走到顧錦身邊,拉過她的手,「不過就幾個人,怎麼還沒打發走?」

顧錦淡淡一笑,「剛剛我在吃東西。」

「小竹,送客,怎麼能讓這些人吵著太太?」司厲霆一臉不悅。

「少爺,對不起,我這就送人。」小竹連忙朝著她們看來,「幾位,請吧。」

「司先生,我們過來是登門道歉的,請你原諒我們。」齊爸爸這才開口。

司厲霆冷笑一聲:「道歉?我怎麼沒有看出來?

我只看到你們一大家子的人來欺負我太太,怎麼,欺負我家沒人?」

齊媽媽和齊爸爸都要哭了,這位帶著有色眼鏡的男人是怎麼說出這話的。

「司先生,我們哪裡敢欺負司太太,我剛剛都給她跪下了。」

「是啊,厲霆,我們自知有愧,慚愧都海來不及,怎麼可能欺負她。」

「我下來的時候她那麼大聲,還不是欺負?」司厲霆就是咬住不放。

「我太太身體不好,可受不了任何刺激,看樣子你們齊家破產的速度還太慢了一點,導致你們有時間來欺負我太太。」

司厲霆要是再說下去齊媽媽就要淚奔了,哪有人這麼強詞奪理的。

現在的破產速度都快趕上火箭的速度,他居然還說慢。

「司先生,對不起,你消消氣。」

「誰的錯誰道歉。」司厲霆拉著顧錦坐下。

齊媽媽掃了一眼齊嫣然,「死丫頭,齊家都要破產了,你還要怎麼?難道真的要氣死你外婆不成?」

「嫣然,以前什麼事情我都由著你,這件事本來就是我們的錯,你快給司太太道歉。」

齊嫣然咬著唇,她知道現在的情況下自己已經沒有回頭的路了。

要救齊家必須要給顧錦道歉,要道歉就要放棄她的自尊。

「對,對不起。」

司厲霆冷眼旁觀,「這是道歉的態度?你是不是欺負我太太沒有人給她撐腰,想要糊弄過去。」

有司厲霆在,顧錦覺得自己都不用多說了。

有他寵著,全世界的風雨都被擋去。

齊嫣然嘴唇囁嚅,最後緩緩跪了下來。

她跪在顧錦面前,「對不起司太太,是我痴心妄想,我不該設計你,請你不要牽連我的家人,給我們齊家一個機會。」

「你起來吧。」顧錦懶懶開口。

齊嫣然眼中掠過一抹屈辱,第一時間起身。

齊媽媽臉上也多了一些笑意,「司太太,那齊家的事情……」

「齊太太,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你們做錯了事情道歉天經地義。

道歉是你的意思,接不接受那就是我的意思了。」齊嫣然臉色一變,「你使詐!」 鄭欣故意提高了聲音,奢侈品店本來就和其它店不同,並沒有多少人,大多還是售貨員。

在這種奢侈品店工作的絕大多數人都有一種通病,她們看不起沒錢的人。

當你走進店裡,首先就得接受來自她們視線的打量。

你身上穿的是什麼牌子,有沒有對她們產品的購買力。

假如你穿的衣服很便宜,好多售貨員都不會理你,遇到沒有素質的甚至是出言譏諷。

鄭欣這一嗓子就引得周圍的人全朝著譚洛汐身上看來,鄭欣就是要她難堪。

憑什麼同樣是女人,她永遠都是別人眼中的焦點。

明明自己長得也不錯,只要站在譚洛汐身邊,就沒有人會注意到自己。

就算自己用盡手段從她手中搶走了詹嘯,這幾個月詹嘯壓根就沒有表現出對自己的喜歡。

他給自己買東西僅僅只是要補償自己罷了。

今天一看到譚洛汐,他的眼珠子都快貼在譚洛汐身上。

不得不說,譚洛汐現在比起之前在學校的時候更漂亮。

以前她都是清純的學生打扮,現在穿上OL套裝,緊身連衣裙勾勒出她完美的身形。

黑色絲襪包裹下的小腿充滿了誘惑,高跟鞋將她的腿部線條襯得很性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