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過就算如此也要全力以赴,這是對這場比賽的尊重。

也是自己最後的一場較量。

顧若從車裏拿出兩把劍,向天空中用力一甩,“接着!”

赤手空拳能打出個什麼花樣來,既然能接下來自己的順盈,那麼擁有武器的較量纔算是真正的較量。

賀平站在樹枝上一腳將劍踢了回去,“我不需要劍 ,武器我自己有,不過得需要一下你的能力。”

顧若接住飛回來的劍,“什麼能力?”

“當然是你的春照了。”

“讓這裏的樹木恢復原本的起色,你應該可以做到吧?”

這附近的花草樹木全部都被剛剛的攻擊給搞垮了。

每棵樹上也都是光禿禿的,不帶有一絲樹林的氣息。

顧若思來想去,也不明白這傢伙要幹嘛,但是也不是想出什麼陰招。

既然是公平對決,那就答應了他這個請求吧。

顧若撿起地上的一片落葉,深吸了一口氣之後,將那片樹葉一口氣給吹到了空中。

“春照全形態,新枝!”

他體內的氣迅速流動着,兩隻手緩緩擡起,將那片葉子控制在正中央。

經過一番運轉,顧若長吸一口氣,然後緩緩吐出,葉子跟隨着氣流飛舞着。

奇蹟的一幕發生了,凡是被葉子觸碰過得樹木紛紛長出了新的枝葉。

草地上也因爲那片葉子的飄過,而長出了花朵。


這樣的場景是賀平這輩子都沒有見到過的。

這就是春照的威力。


能夠加速恢復,如果修煉得當甚至可以死而復生。

就這短短三十秒,這裏已經恢復成了當初的模樣,甚至更加繁茂。

雨也在這三十秒後停了下來,陽光穿過雲層,這裏有着一副空山新雨後的感覺。

那片樹葉朝着賀平的方向飄了過去,他擡起手試圖接住。

卻沒曾想過,那片葉子竟然穿過了她的身體。

瞬間他感到體內流淌過一股暖流。

“那片葉子已經化爲氣了,所到之處生機勃勃。”顧若解釋道。

剛剛因爲太極圓盤的後勁而消耗的力量,也逐漸恢復了。

“有個好的狀態才能來一場真真正正的決鬥,不是嗎?”

賀平看着顧若的眼神,那是多麼溫柔的一個眼神啊。

剛剛他只是想測試一下春照的能力能有多大。

現在看來,復活一個人都沒有任何問題。

這下可以來一場真男人的較量了。

兩人規定好時間,半個時辰。

畢竟還有半個時辰太陽就要徹底下山了,打到晚上可不是什麼好的決定。

顧若笑着說:“我是前輩,如果你能在半個時辰內我沒有擊敗你,就算是你贏了。”

賀平點了點頭,畢竟對於這樣的一個人。

如果拒絕了他這次要求,纔是對他最大的不尊重。

賀平握緊了自己的拳頭,什麼武器他都不需要。

從小到大都是靠這雙拳頭長大的,無論有什麼困難,他只用揮舞自己的拳頭,就能爲自己找來一番尊嚴。

並且自己從小練拳,現在已經對於各種拳法練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更不要說系統的提升了,話說系統也好半天不吱聲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嚇到了。

“來吧,你我盡情地較量一番!” 顧若大喊一聲,手裏的劍跟隨着他的心舞動着。

“大字拳!”

賀平也不甘示弱的大吼一聲,隨後伸出拳頭,身體向後傾斜了一點。

隨後猛然出拳,這拳頭雖說沒有太多的動作和力氣的引導,但是卻有着浩然凌冽的氣勢。

“叮!”

一聲清脆的響聲傳了出來,貫徹了整個後山。

顧若愣住了,“這是……”

“詠春拳!!”

賀平臉上露出了一抹捉摸不透的微笑,趁着顧若分神,再度打出了第二拳。

“寸拳!”

這一拳可是打的出其不意,沒有仔細觀察的顧若根本真不知道這一擊應該如何防禦 。

“隆!

顧若爲他這次分心而付出了代價,自己的胸口狠狠地被他的寸拳錘到了。”

雖然剛剛自己離他十分接近了,正常人根本掌握不了出拳的機會。

但是詠春拳裏的寸拳不一樣。


僅僅一寸的距離,就可以將渾身的力量全部都給聚集到拳頭上。

只要是被寸拳近距離擊中的,正常情況下,都會受到重傷。

“噗!”

顧若抽搐了一下,嘴裏留下了一絲鮮血。

果然還是自己輕敵分神了嗎?

明明看着就是一個小娃娃,可是沒想到能力竟然已經達到了化氣的階段。


且不說這個,光是他的詠春拳的修煉程度,也不是自己可以比的。

他剛剛釋放太極玄玉手的時候,以爲他的上限也就那麼高了。

沒想到自己還是低谷了他的能力。

隨機應變能力也是絲毫不差一點,如果他跟自己是在同一個時代,一定會轟動整個江湖的。

特別是他的大字拳和寸拳,更是練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自己已經施展了順盈輕功來進行規避,但是還是被強行碰撞上。

“哈哈哈。”

“今天也是棋逢對手了。”

“等到我隱退江湖了,我想到還有這樣的一位年輕的人在江湖裏,也算是這國術界的運氣。”

“只要你在,我們整個國術界就一定會重楊威名!”

顧若的聲音響徹了整整一座山,他以爲今天是他最後一場毫無意義的戰鬥。

沒想到卻是給自己帶來希望的戰鬥,這樣自己也就可以安心地去見自己那些江湖兄弟了。

現在全球的武道已經完全變了樣,各個都爲利益而戰,但是顧若心裏清楚,自己眼前的這位少俠一定能改變國術的未來,成爲新一代的領袖。

他的武德,武學簡直就是令人嘆之。

賀平聽到他的這句話也是領會了其中的意思,自己原本就是希望重振國術界,一步一步爬上巔峯。

而顧若的話語更是給他增加了一定的壓力。

他知道,不知道有多少想顧若一樣的人都翹首以盼着以前的國術。

現在的社會,所有人都過得安穩,沒有一個人在乎江湖,只在乎自己眼前的利益。

【已查詢到顧若!】腦海裏的系統突然發出聲音。

【顧若,民國時期的英雄,現已一百六十歲,曾經以一己之力稱霸國術界,併爲抵擋倭寇做出巨大貢獻!】

【精通各種門派武學,絕學,但並未完全修煉,有國術界的百科全書之稱。】

賀平驚呆了,一百六十歲!

自己才十八歲,卻跟修煉了一百年的老妖怪決鬥?!!

而且所有攻擊和運功完全不像是一百六十歲的模樣,如果不是他那老人家的外表,自己真的以爲再跟一個年輕力壯的小夥子決鬥。

一百多年前,他的名字可謂是響徹整個國術界,特別是當初倭寇入侵的時候,更是響徹了整個天下。

已經算半個神仙了。

顧若的眼神變得更堅定了,此時的他彷彿年輕了幾十歲。

不……

應該說是幾百歲。

賀平明白,真正的戰鬥要開始了。

二人都站在平靜的地面上。

“轟隆!”

顧若已經先行出擊,地面瞬間龜裂,他現在就彷彿一個電光耗子一樣,瞬間閃現到了賀平的臉前。

他手中的劍順勢刺出。

“動愈守中!”

賀平紮起馬步,將力量全部都凝聚在雙手中,太極中的陰與陽分別代表了他的兩隻手,一股股的能量包裹住了他的劍,借力向後退去。

“颯颯颯!”

兩個人一躍而起,飛到空中繼續戰鬥,二人的劍拳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