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過屠天倒也不是沒有收穫,他不僅是見識到了這個世界的生物,並且可以確定這個世界還是有生物的,這種確定令屠天欣喜若狂,畢竟屠天知道,這個世界並非是自己一個人。

此時的流沙,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停止了,地面之上恢復了平靜,在這黑色沙土流動的功夫之中,不知道多少被屠天殺死的魔蟲被埋葬。

流沙停止了,魔蟲也不減少,最重要的是屠天自身有些疲憊了,所以,屠天心中就打起了退堂鼓,屠天決定,要先行一步了,不和這些魔蟲在做糾纏。

打定了主意,屠天當下斬掉一隻朝著自己衝上來的魔蟲的頭顱,一邊抽身脫離戰場。

屠天的想法的美好的,但是魔蟲們顯然不會讓屠天就這樣輕易的離開,就在屠天轉身向前奔跑的時候,他身後的魔蟲發現了屠天的意圖。

雖然它們沒有絲毫的智慧,但是它們知道,眼前的那個身材細小的生物,是自己的敵人,是不能放走的。

所以,就在屠天朝前狂奔的時候,突然聽到了自己身後排山倒海的聲響,就連地面都在震動,對於這種動靜,屠天心中詫異,不禁回頭望去,入眼的一幕令屠天苦澀不已。

只見他身後的魔蟲們,一起朝著屠天衝來,數之不清的魔蟲一起衝鋒,所產生的震天動地的動靜,分外的駭人,起碼屠天就被嚇了一跳。

屠天嘴角露出了濃濃的苦笑,看來這次自己想停都停不下來了,要是自己貿然停下了,那麼自己將毫無懸念的被這集體衝鋒的魔蟲給碾的粉碎。

既然停不下來,那麼屠天就只有一條路了,那就是跑,一直的跑,在逃跑之中尋找攻擊的機會。

想到這裡,屠天再次加快了速度,一邊奔跑,一邊快速的恢復著體內的靈元,並且時不時的朝後揮舞著天魔劍,發出一道巨大的半月形劍氣,也不圖可以斬殺那些魔蟲,只求可以阻擋他們一下。

「呵!」

屠天在逃跑的時候,突然轉身,手中的天魔劍狠狠的一揮,頓時一道巨大的半月形劍氣直接朝著那些魔蟲斬了過去。

眼看著一道半月形的劍氣朝著它們襲來,魔蟲們似乎沒有看到,或者根本不在意,只是一往無前的朝著屠天追去。

魔蟲們不理會,可是那道半月形的劍氣可不會留情,只見斬再來最前面的一隻魔蟲,那隻被半月形劍氣斬在身上的魔蟲,連一聲慘呼都沒有發出來,就直接被一斬為兩半。

那道半月形的劍氣還沒有完,斬過那隻魔蟲的之後,去勢不減,只見朝著那隻魔蟲之後的另一隻魔蟲斬去,一隻,兩隻,三隻……直到第五隻之後,那道半月形的劍氣才消失。

再看那五隻被這道半月形劍氣所斬殺的魔蟲,直接倒在了地上,後面的魔蟲直接在它們的身上踩過,有一些被直接絆倒,被絆倒踩踏而死的魔蟲就有數十隻,引起了一陣混亂。

但是這種慌亂終究很小,對於龐大的魔蟲群來說,完全可以忽略不計,所以,這道半月形劍氣,只是稍微阻隔了那些魔蟲一下,完全造不成什麼大的影響。

不過有著這小小的一下阻隔,對於屠天來說也是安慰,起碼屠天可以和那些魔蟲拉開近百米的距離。

此時的屠天已經恢復了許多,再加上天空之中那精純的魔氣自動的被屠天吸收,剛剛所用的那道半月形劍氣所消耗的靈元已經補充完畢,不僅如此,還有著些許盈餘。

感受著體內的靈元補充,屠天的心中一喜,當下也放開了,只見他再次回身猛斬,瞬間又是一道劍氣從屠天的天魔劍之中發出,眨眼之間便斬在了當先的魔蟲身上。

這一次的估計又讓屠天帶走了數十條魔蟲的性命,雖然數量不多,但是足夠給予屠天安慰了。

就這樣,屠天和魔蟲群之間一追一逃,在原本沉寂的黑色荒漠之中冽起一層波瀾。

隨著屠天時不時的回身斬出一道半月形的劍氣,這段時間之內,死在屠天手中的魔蟲怕是不下於上萬隻,著還不是最重要的,畢竟對於這龐大的魔蟲群來說,這上萬的魔蟲完全就是九牛一毛。

對於屠天來說,最為重要的是,此時的他距離魔蟲群已經拉開了一段相當可觀的距離了,雖然魔蟲群還是在窮追不捨,但是屠天的心中,也沒有原來那麼緊迫了。

暫時的安全,令屠天的心中盪起了一絲異樣的心思,雖然自己已經斬殺了不知道多少魔蟲,但是現在自己被逼著逃跑,這是不爭的事實,而這種事實恰恰是令屠天最最不能接受的。

所以,屠天想給予這群魔蟲來一個大招,以出出自己心中的惡氣。

心中又了想法,屠天馬上就展開了行動,只見屠天突然之間站定,就在這站定的剎那,屠天將手中的天魔劍只見拋到了天空之中,雙手迅速的捏起了玄奧的法訣。

趁著屠天捏動法訣的時候,魔蟲還是在衝擊,眼看著魔蟲與屠天之間的距離越來越接近,屠天絲毫不為所動,因為他的法訣已經處在了緊要關頭,這次是決不允許失敗的,因為失敗的下場就是被這些魔蟲給踩的粉碎。

隨著屠天的法訣捏動,天空之中的天魔劍突然之間散發出一陣刺眼的白光,放佛將這昏暗的空間全部照亮。

而白光過後,只見原本只有一柄的天魔劍瞬間分成了兩柄,四柄,八柄,十六柄……天魔劍成倍的增加著,轉眼間整個天空之中放佛都被漫天的天魔劍所覆蓋,數之不清的天魔劍密密麻麻的充斥在整個天空中。

屠天看著那些離著自己越來越近的魔蟲群,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是到了找回場子的時候了! 隨著魔蟲群距離屠天越來越近,屠天的嘴角突然閃過一絲冷笑,是到了找回場子的時候了。

只見屠天猛然間將手朝著魔蟲群重重的一揮,口中暴喝道:「萬劍穿心!」

隨著屠天的話音落下,只見漫天的天魔劍瞬間在天空之中劃過一道道白色的匹練,直接朝著魔蟲群射了過去。

漫天的天魔劍,來到了魔蟲群的上空,猶如暴雨一樣落下,無數的天魔劍散發著刺眼的白光,散發著駭人的威勢,這正是屠天的大招,玄天宗的中級法訣「萬劍穿心!」

隨著無數的天魔劍朝著這些魔蟲直射而下,隨著一柄柄長劍落下,給這暴雨般攻擊著的魔蟲頓時慌亂起來。

只見無數天魔劍落下,它們原本還算是防禦力不錯的身甲此時顯得是那麼的薄弱,一柄柄利劍只見刺穿了它們的身甲,一聲聲魔蟲的哀嚎響徹天地。

隨著無數天魔劍的落下,越來越多的魔蟲被殺死,其他的魔蟲都驚慌了起來,不停的四散躲藏,將無數在地上呻吟,還沒有死去的魔蟲給只見踩死,場面非常的壯觀。

屠天看著這次攻擊,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絲微笑,對於自己這次的攻擊,屠天還是很滿意的,單單看著這些哀嚎的魔蟲,屠天心中的怒火就已經消散了許多。

當漫天的攻勢消散之後,屠天朝著天空揮了揮手,將天魔劍收到了手中,此時的魔蟲群已經所剩不多,看到那強大的攻勢過後,饒是它們沒有絲毫智慧,也會感覺到害怕,當下也不管前方的屠天,立刻調轉身形,長長的尖角朝著地下一頂,瞬間沉入了地底,形成一個巨大的沙坑。

有了第一個魔蟲的離去,就有第二個,第三個,緊接著越來越多的魔蟲鑽入了地底,轉眼之中那些魔蟲已經逃的一乾二淨,只留下滿地的沙坑與滿地的魔蟲屍體。

當所有的魔蟲都走乾淨的時候,屠天才鬆了一口氣,雖然這次大招給予魔蟲群照成了毀滅性的打擊,令他們畏懼潛逃,但是對於屠天來說也很不好受。

感受著體內所剩無幾的靈元,屠天不禁苦笑一聲,自己這次純屬於冒險,要是這次攻擊對於魔蟲造不成大的傷害,或者是沒有將這些魔蟲嚇跑的話,那麼以屠天現在所剩無幾的靈元來說,可謂是十死無生。

不過好在屠天賭對了,不過屠天也不敢大意,當下手提著天魔劍強忍著體內的疲憊,屠天朝著前方行去。

堅持了不知道多長時間,屠天停下了腳步,此時的屠天也是迫不得已,因為身體的疲憊已經不允許屠天再行走了。

「應該夠遠了吧!」

屠天一下子躺在了地上,連手都懶的動彈,將手中的天魔劍收進了幽冥戒之中,屠天又從幽冥戒之中掏出了一些食物,當下狼吞虎咽起來。

吃完這些食物之後,屠天才算是有些力氣,身體也緩過了勁來,突然,屠天感覺到自己的精神顫動了起來,屠天心中一緊,感覺靜靜的感覺了起來,只見他體內的靈元突然之間快速旋轉了起來。

隨著屠天體內的靈元旋轉,天空之中無數魔氣只見鑽入屠天的體內,迅速的恢復著屠天消耗殆盡的靈元。

這種情況令屠天很是詫異,此時的屠天萬分不解,絲毫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情況,但是隨著天地之中的魔氣不斷的湧入屠天的體內,屠天心中閃過了一絲異樣的感覺,莫非?這是要突破的節奏?

放佛是為了印證屠天的猜測,屠天體內的靈元在恢復了原本狀態的時候,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反而吸收的越來越快。

屠天知道,這次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時機,能不能突破就看這一次了,要是這個機會失去了,屠天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還會有這樣的好時機。

當下,屠天也顧不得身體殘留的疲憊,趕緊強打起精神,催動著體內的天魔策,將這些湧入體內的魔氣全都吸收。

隨著天魔策的運轉,那些湧入屠天體內的魔氣迅速的被屠天吸收,轉化成自己的靈元。

魔氣不停的湧入,不知道過了多久,屠天漸漸的感覺到體內的靈元已經接近飽和,但是屠天不滿足,只見他控制著自己體內原本的靈元,將這些新湧入的魔氣不斷的壓縮,提純。

一次,兩次,三次……不知道經過多少次的壓縮,屠天體內的靈元已經提升到了最佳的狀態,滿滿的靈元充斥在屠天的體內,讓屠天的經脈感覺到鼓漲的感覺。

「滿了,是時候了!」

屠天感覺到體內滿滿的靈元,頓時感覺到是到了突破的時候,成敗在此一舉,成功自己將徹底的脫離凡人,成就元嬰,失敗,則再次突破不知道猴年馬月,所以屠天此時,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尤其是在這個陌生的時間,實力也顯的分外重要。

心中有了決定,屠天滿臉的肅穆,此時的突破,不容有一絲的懈怠。

屠天當下從幽冥戒之中掏出了老早就買下的突元丹,看著這枚突元丹,雖然價格不菲,可以說是讓屠天肉疼不已,但是此時的屠天絲毫不後悔,不禁讚歎自己的先見之明,要不是自己想的遠,此次的突破能不能成功還兩說。

但是有著這枚突元丹就另當別論了,有了突元丹所增加的三層突破率,屠天有信心,此次一定會成功。

就在屠天掏取丹藥的功夫,屠天體內的靈元徹底的衝破了極限,現在的屠天,只感覺體內的靈元從四面八方匯聚在一起,匯聚在他的丹田之內迅速的旋轉著。

屠天知道,突破的時機正式開始,當下也沒有多想,屠天直接將手中的突元丹含在了口中。

隨著突元丹入口,屠天還沒有來得及品嘗到這突元丹到底是什麼滋味,頓時突元丹便化作了一股溫暖的能量,直接匯入了屠天的丹田之中。

隨著突元丹的加入,屠天丹田之中頓時混亂了起來,只感覺到天地之中無數的魔氣朝著屠天的體內蜂擁而來,迅速的朝著屠天的丹田之內匯聚著。

此時的屠天,臉色閃過濃濃的痛苦之色,因為這丹田之內混亂的靈元交匯,不斷的撕扯著屠天的經脈,改造著屠天的肉體。

正在這時,突然不知道從哪裡而來的一股金黃色的能量也匯聚在了屠天的丹田之內,使得屠天原本就混亂不堪的丹田變得的更加混亂。

緊接著,突然這股金黃色的能量從屠天的丹田之中沖了出來,一部分融入了屠天的經脈之中,另一部分融入了屠天的肉體之中。

一股巨大的撕扯力傳來,屠天感覺到自己的肉體之中像是被撕扯開來,放佛來自於靈魂深處的痛苦,侵襲著屠天的神經。

這種痛苦越來越強烈,突然,屠天的皮膚之上突然撕裂開來,猶如有一個人將屠天的整個皮膚徹底的拋離。

「啊!」

屠天再也忍不住,發出了一陣陣震天的慘呼,無邊的痛苦充斥在屠天的腦海,讓他根本不能靜下來心裡安心的突破。

無數血液從屠天的身體之中滲了出來,此時的屠天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力在流走。

「難道我就要死了么?」

這個念頭不斷的出現在屠天的腦海,此時的屠天也想起來那股金黃色的能量到底是什麼了,那些就是「火龍果」所沒有被自己吸收的部分,只是沒有想到,那些能量會在如此關鍵的時刻出來。

一波波強烈的痛苦傳來,隨著生命力漸漸的流走,屠天漸漸的感覺到麻木了,隨著時間的流逝,屠天漸漸的陷入了昏沉。

「難道我真的就要死了嗎?」這是屠天陷入昏迷時的想法。

就在屠天剛剛陷入昏迷的時候,突然屠天的丹田之中原本旋轉不已的漩渦直接爆炸開來,一層肉眼可見的薄膜保護著屠天的丹田,倒也沒有給屠天的丹田造成什麼危險。

當爆炸之後,屠天的丹田之中突然出現了一個迷你版的屠天,只見這個迷你版的屠天完全與屠天的長相無二。

這個迷你版的屠天在屠天的丹田之內盤坐著,雙手不停的捏著玄奧的法訣,隨著法訣的捏動,天地之中無數魔氣直接吸入到了屠天的丹田之中,直接液化了起來。

要知道只有靈元精華到一定的程度,靈元才會液化,這種液化的靈元,只是一滴就可以抵得上一個築基期修士的全部修為。

隨著不斷的魔氣湧入,液化,漸漸的,屠天的丹田之中形成了一道靈海,迷你版的屠天盤坐著漂浮在這道靈海之上,安詳的閉著雙眼。

沒錯,這個迷你版的屠天,正是屠天結成的元嬰,雖然靈海和元嬰還很細小,但是同樣標誌著,屠天正式邁入了元嬰期,徹底的脫離了凡人的界限,正式擁有了追尋長生的資格。

時間回到之前,就在屠天結成靈元的剎那,屠天的身體之上突然盪起了一層金光。只見那層金光剛剛出現,屠天的皮膚變迅速的生長了出來,猶如新生的小孩一般細膩雪白。

但是這一切,陷入昏迷的屠天絲毫不知道。

不知道過了多久,屠天緩緩睜開了迷茫的眼睛,待看清自己上方的那個血紅色的太陽時,屠天的眼睛頓時一亮,滿臉不可思議的喃喃自語道:「我不是死了么?難道……我沒有死?」 屠天看著這熟悉的地方,屠天伸手捏了捏自己的大腿,隨著屠天的捏動,大腿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

「我沒死?」

強烈的疼痛證明自己沒有死,也不是在做夢,當下屠天欣喜的笑了起來,趕緊用精神查看起自己的體內。

隨著屠天的觀察,只感覺到丹田之處一個迷你版的小屠天正在盤著腿安詳的漂浮在丹田之中,而迷你版屠天的下方,則是一條細小的靈海。

「這……這是元嬰?」

屠天感覺著這個迷你版的屠天,心中驚喜莫名,自己丹田之內種種現象表明,這正是元嬰期的表現。

「沒有想到自己不僅沒有死,並且還突破到了元嬰期,真是天不絕我啊,哈哈!」

屠天此時再也忍不住自己心中的欣喜,當下哈哈大笑起來,感受了一下體內的靈元,屠天發現,此時的他比之靈寂期要強大了上百倍。

「不愧是元嬰期,真是好強大!」

感受著體內的強大,屠天再次感慨道。

屠天從地上站了起來,剛剛站起來,立馬就發現了自己身上的異象,感覺涼颼颼的,原來他的衣服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此時的他正身上不著片縷,赤身裸體的站在地上。

屠天的老臉一紅,不過好在這種事情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再說了這裡也沒有什麼別的什麼人,屠天當下從幽冥戒之中掏出了一件衣服,趕緊穿在了身上。

「咦?這是?」

就在屠天剛剛穿好衣服的時候,突然發現了自己身上的異樣,準確的來說是皮膚上的異樣。

原本他的皮膚雖然也還算是白皙,但是和此時的比,那可就是黑與白的區別了,感受著自己這白皙的皮膚,屠天回想起來那股金色的能量,不由的想到,難道我的肉體也變強了?

帶著這樣的念頭,屠天靜靜的感受了一下,結果果然不出他所料,他的肉體強度真的增加了,屠天從幽冥戒之中掏出了天魔劍,也沒有運用靈元,就直接砍在自己的手臂上。

「咣當!」

一聲金屬交鳴的聲響傳來,屠天的皮膚之上只出現一道微不可見的白痕,看著這道微不可見的白痕,屠天驚訝的嘴巴都張成了O型。

要知道這可是靈器級別的長劍啊,砍在自己的身上之上出現了一道白痕,雖然運用靈元可以給自己造成傷害,但是這也是很強的了,照這樣來看,自己的肉體用靈器級別以下的武器完全給自己造不成傷害,這是何等的堅硬啊。

屠天頓時激動了起來,真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自己這次真是賺大了。

再看自己體內的那道靈海,靈元已經液化,再加上自己這吸收靈元的速度,要是再遇上那些魔蟲,屠天有信心,幹掉他們自己都不帶喘氣的。

欣喜過後,屠天漸漸的恢復了平靜,此時屠天想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他要「御劍飛行」,飛翔在天空之中是每一個人的夢想,此時屠天有了這個機會,當然有些迫不及待,他老早就看到那些元嬰期的修士踏劍飛行的瀟洒模樣,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心中還是羨慕不已的。

不過這「御劍飛行」可不是那麼簡單的,這是一種想到複雜的技能,不過屠天有天魔策,天魔策之中詳細的記載了「御劍飛行」的各種程序。

在天魔策的記載中,首先要將一柄長劍祭煉成一柄飛劍,這柄長劍最低都要精兵級別的,被祭煉的長劍既可以做飛行法器,又可以作為兵器。

對於祭煉的武器,屠天毫無疑問的要用天魔劍,心中又了決定,屠天當下盤腿坐在地上,手拿起天魔劍平放在腿上。

心中想著天魔策之中祭煉飛劍的法訣,雙手結著一個個玄奧的法訣,隨著一個個法訣的結成,平躺在屠天腿上的天魔劍頓時綻放出一陣奪目的白光,並且劍身緩緩的從屠天的腿上漂浮起來,緩緩的飄向天空。

當天魔劍漂浮到屠天胸口的位置上才停了下來,隨著屠天的雙手迅速結著法訣,一道道精純的靈元進入到天魔劍的劍身之內,看到靈元輸入的差不多了的時候,屠天又從元嬰之中逼出了一滴精血,將它投入了天魔劍之中。

這滴精血可是屠天的修為與身體的精華,同時也是祭煉飛劍時最重要的工序。

隨著這滴精血的進入,天魔劍頓時劇烈的顫抖起來,突然,一陣血紅色的光芒在天魔劍之上綻放,原本細長的天魔劍頓時緩緩的變大,隨著時間的流逝,天魔劍也變的越來越大,當天魔劍變成門板大小的時候,才停了下來。

只見屠天的雙手迅速的捏動了幾下,原本還有門板大小的天魔劍頓時恢復了原本的面目,不過這還沒有完,屠天再次捏動了幾下,天魔劍又變成了門板大小,屠天如此反覆幾次,嘴角才終於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成了!」

沒錯,經過屠天試驗幾次,飛劍初步的煉成了,只見變大的天魔劍還是原來的模樣,唯一的區別就是變大了數倍。

看著眼前漂浮這的門板大小的天魔劍,屠天欣喜不已,當下從地上站了起來,開始了第二道工序,那就是攥刻陣法。

但凡一柄飛劍,上面肯定會有一些陣法,或是攻擊陣法,或者防禦陣法,又或者是可以增加速度的陣法,那些陣法的種類繁多,至於怎麼選擇,就看你是怎麼選擇了。

正好屠天的天魔策內記載著一些實用的陣法,天魔策之中記載的都是一些小型的陣法,雖然少,但是都是一些高級別的陣法,比之一般的陣法那是好太多了。

看了自己的天魔劍一眼,屠天大致估算了一下,自己的天魔劍只能刻畫五種陣法,這已經的極限了,再要是多刻的話,不僅發揮不出陣法應有的功效,並且還會降低飛劍的品級,水滿則溢的道理屠天還是知道的。

不過這五種陣法屠天可有的選了,天魔策之中記載的陣法雖然不多,但是也有十幾種,攻擊,防禦,速度的陣法應有盡有,它們的品級都一樣,唯一不同的就是它們的實用型。

經過了精挑細選,屠天最終選擇了兩種攻擊陣法,兩種防禦陣法,一種速度的陣法,這五種陣法分別為:

防禦陣法兩個,一個是圓盾陣,發動時會形成一個巨大的透明的盾牌,防禦力驚人,可以抵擋同級別的全力一擊。

另一個就是圓球陣,發動時形成一個巨大的圓球,將發動者和飛劍全部包裹,雖然防禦力不如圓盾陣,但是抵擋一般攻擊還是可以的。

攻擊陣法有兩個,一個是分身陣,發動時可以一下子分成兩個分身,這兩個分身擁有主體一半的修為。

另一個就是一化萬千,攻擊時可以將飛劍以一柄化作萬柄,和萬劍穿心的效果很是相似,不同於萬劍穿心的是,這個一化萬千是可以瞬發的,雖然很耗靈元。

速度陣法只有一個,那就是靈天界最常用的一個陣法,名字叫做瞬息萬里,這個陣法顧名思義,就是一下子就可以行進萬里之遙的陣法,端是趕路,跑路的必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