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過幸虧這人是醉酒落水,別人聽到,也只會以為他是說胡話,不會關心他說的什麼美人魚。

「美人魚啊,」

納蘭淼淼托腮,一臉嚮往,「這世上要是真有美人魚就好了,傳說中美人魚落下的眼淚都是珍珠,唉,傳說總是很美——」

「別做夢了!」

顏沐戳戳她,「吃完飯跟我一起去那片蘆薈基地瞧瞧去!」

宋菡珊轉給她的那一片蘆薈基地就在會館不遠處,自從轉給她之後,她只看了宋菡珊發來的相關基地資料,還沒實地看過呢!

這一次來了,正好看看,順便把年後的計劃弄出來。

顏沐這麼想著,忍不住抿嘴又是一樂,她好像事情還真是多,多到好像總也干不完。

「四爺爺,」

顏沐見薄老四若有所思,連忙道,「您是不是覺得這裡太亂了?要是住不慣,您就先回山莊?」

會館改建還沒有完全弄好,神仙嶺那邊因為開發溫泉也是機器轟鳴……

老人在山莊那邊安靜慣了,這邊環境不好,顏沐擔心薄老四休息不好。

薄老四皺眉不吭聲,有點出神。

「爺爺!」

納蘭淼淼奇怪,急急道,「爺爺?」

「哦——沒事兒,」

薄老四猛地回神,見顏沐和納蘭淼淼都擔心看向自己,連忙擺手道,「聽淼淼說美人魚,我是想起了以前一件事,就走神了——」

「您想起來什麼啦?」 婚然心動,墨少的小妻子 納蘭淼淼好奇。

「以前,我有次去R國,」

薄老四道,「偶爾聽翻譯講了一個當地的傳聞,說是有人見過長著魚尾的小孩一樣的人魚死屍,說的有鼻子有眼的,還給我們看了一張當地暗中流傳的照片——」

「哈?」

納蘭淼淼哈哈笑了起來,「爺爺,您還說我喜歡八卦,您這不是也喜歡聽八卦嗎?告訴您吧,網上多著那種亂七八糟的照片呢,都是P的,哄人玩的,騙點擊哄流量的!」

薄老四也呵呵笑著搖了搖頭。

其實他疑心的不是照片的真實,活到他這把年紀,自然不會相信這世上真有美人魚,但是……

聽說當地有人暗中壓制這事的流傳,還不是官方,這就有點微妙了。

一想到當時看到的那張有點模糊不清的照片,薄老四又忍不住皺了皺眉,實在是當時看到照片時,心裡受到得衝擊有點強。

一點也沒美人魚的美感,而是……像是拿孩子做什麼實驗,硬生生將雙腿改造成了魚尾一樣的感覺。

又加上是死屍,在海水中泡過,那凄慘的樣子叫人說不出的心裡發緊。 不過薄老四也沒繼續這個話題。

大早晨的,正吃著飯,孩子們又都在忙,他一個長輩,實在沒必要說這些晦氣的話題,給孩子們添堵。

再說,這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還是在R國,跟她們八杆子打不著的關係,說這些廢話做什麼?

老了啊……

薄老四也順便感慨了一下,自己真是老了,聽人說話,不知怎麼回事總想起以前的事情。

顏沐笑著又問了一遍:「四爺爺,您要不要提前回山莊?」

「不用,」

薄老四連忙擺手,「我吃完飯去溫泉工地那邊轉轉,我以前也搞過溫泉的開發,順便幫你看看。」

顏沐大喜:「謝謝四爺爺!」

薄老四哈哈大笑。

納蘭淼淼連忙吃完飯又漱了口,又往背包里塞了山莊送過來的大蘋果,這才滿意地跟著顏沐出了門。

宋菡珊轉給她的那片基地就在神仙嶺附近,去哪裡根本不用開車,因此顏沐帶著納蘭淼淼,和韓六一起徒步從會館後門這邊直接過去。

這片蘆薈基地在神仙嶺西北。

神仙嶺這邊,好地不多,坡上雜石多,坡下又有一些灘涂地,倒是往西北這邊方向,土地才漸漸是正常的樣子。

本來神仙嶺這邊,跟蘆薈基地那裡雖然近,但因為中間有一片亂石溝,沒有路連通。

自從宋菡珊將基地轉給顏沐后,會館老楊這邊也得到消息,提前早就帶著幾個工人修整出了一條小路。

路不平,都是小石子,但總算走起來順了很多。

「這路還要修一下吧?」

納蘭淼淼覺得有點硌腳,一邊走一邊問道,「以後你肯定兩邊要兼顧的,這麼硌腳怎麼走?」

「嗯,那肯定,」

顏沐笑道,「會館改建好了,就修這條小路,到時不管開車還是步行,就好走了。」

很快就到了這片蘆薈基地。

這片蘆薈基地有一棟辦公樓,還有兩排平房。

顏沐從資料上知道,眼下剩餘有員工21人,而且這二十一人還在浮動觀望中。

蘆薈基地目前的管理人得到消息,知道顏沐要過來,早早帶著幾位員工在辦公樓前等著了,一見顏沐一行人過來,就急急迎了上來。

農門悍妻忙種田 「您好,您就是……顏總?」

這位管理人眼光在顏沐一行人身上掃過後,立刻笑著對納蘭淼淼道,「歡迎顏總過來指導,我們都在盼著呢!」

納蘭淼淼愣了愣。

「我是顏沐,」

顏沐不由一笑,「這是我朋友納蘭。」

那位管理人登時臉色漲得通紅,急急忙忙道:「對不起對不起,顏總您——我眼拙,抱歉我……」

實在是這位顏總長得太年輕了啊!

不對,聽說好像本來就很年輕?

「沒事,您是張賀張經理吧?」

顏沐聽宋菡珊介紹過,資料上也寫著,目前蘆薈基地的管理人是張賀,四十三歲,家在C縣本地。

「是我是我,我是張賀,」

張賀連忙道,「他們都叫我老張,可擔不起經理兩個字!」

他話說得客氣,可是眼底在看到顏沐的同時,已經透出了幾分擔憂和疑慮,心裡也打起了小鼓。 說實話,這份工作對他很重要。

他兢兢業業的替宋總打理著這個蘆薈基地,可真是幾乎吃住都在這裡了,整顆心都撲在基地上。

可惜這基地似乎一直沒能讓宋總滿意,眼看著越來越走下坡路,他也是心急如焚。

更沒想到,宋總竟然將這片基地轉手了!

基地易主,張賀心裡一直都不安穩。

一個是,新的老闆還會不會用他?另一個是,這位新老闆靠不靠譜?

聽說這位新老闆在京都西郊有一個山莊,山莊很不錯,還聽說新老闆是個神醫,還聽說是個學霸什麼的……

越聽越玄乎,越聽他覺得越不靠譜!

就盼著等新老闆過來了能親眼見一見,誰知今天倒是見到了,張賀覺得自己的心也有點涼了。

一個半大孩子!

長得很漂亮的,人說話也好……可這都跟做生意毫無關係啊!

這孩子是有錢人家出來瞎玩的吧?

張賀想著自己養護的這一大片蘆薈基地,只覺得心尖都在滴血,感覺蘆薈可能保不住了,只怕小女孩們想著種什麼玫瑰啊那種純做浪漫夢的吧?

不僅張賀有點失望,那幾個跟著張賀一起迎出來的員工,看向顏沐時,也都有點疑慮和不安。

小孩過家家?!

「張叔,帶著我們在基地轉一轉吧,」

顏沐也看出了張賀等人眼底的疑惑,有點無奈地一笑道,「我看看咱們的蘆薈!」

她這年齡確實不好讓人信服。

不過,她不急,慢慢來。

之前她也托薄君梟派人去查過這個基地的情況,對這位張賀也有點了解,品行是不錯的,宋菡珊在用人上還是很有眼光。

張賀連忙帶路,一邊走一邊盡職盡責地介紹。

顏沐一邊時不時點點頭,一邊四下看了看環境和設施。

大棚質量還可以,可以看出來當初宋菡珊是有心做好的,投資也不小。

想想她轉讓的價格,顏沐眸色閃了閃,宋菡珊還真是會做人,讓步這麼大。

尤其是這種投資,宋菡珊只怕虧本不少,一般的便宜轉手宋菡珊肯定要吃虧,這下轉給她,還真是雙贏。

宋菡珊還人情,她也撈一個便宜。

「庫拉索蘆薈?」

絕色嬌妃:王爺掌中寶 看著滿大棚的蘆薈,顏沐蹲下身仔細看了看,檢查了一下這些蘆薈的長勢。

「對,」

張賀連忙道,「都是好品種,咱們這裡的三個技術人員都挺好……可惜都辭職了,只剩下一位老衡還在這裡。」

「哦,你說的是王工?」

顏沐想起資料上的介紹,轉臉看向張賀問道。

「是他,他叫王衡,都讓我們叫他老衡,誰叫他老王他跟誰急。」張賀笑著解釋道。

納蘭淼淼在後面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隔壁老王的梗,老先生也懂啊!

顏沐也失笑:「怎麼不見王工?」

張賀一攤手:「病了!王工胃不好,前幾天著急上火的,胃出血,進醫院了——住了幾天院才出來,在家裡休息呢!」

為什麼著急上火,自然是因為工作的事情。

王工年紀大了,可家裡有經濟壓力,不得不在退休后找工作,被基地聘用后一直在這邊。 聽說基地易主,感覺估計這基地只怕不再養蘆薈了……想到工作沒保障了,這王工一著急就生病。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顏沐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張賀見她一直關注蘆薈,連忙又給她介紹了一些蘆薈的情況,話里話外都是在誇蘆薈,很明顯是怕她心血來潮一下子把這些蘆薈全給鏟了。

顏沐有點好笑。

看來在他眼裡,自己還真是不靠譜。

不說別的,這些蘆薈都長得十分粗壯,葉片大而厚,一看肥用的也不錯。

「咱們這裡都是用的有機肥,」

張賀又解釋道,「蘆薈吃肥,要養好蘆薈,一定得是有機肥。」

有機肥好是好,可成本也高。

尤其是養出來的蘆薈看著雖然不錯,可拿到市場上並沒有太突出的優點,競爭力不強。

比起來在南邊種植的蘆薈,這基地的蘆薈成本就高了不少,這麼一來,自然越搞越蕭條。

之前宋總自己就開著化妝品公司,聽說用這些蘆薈研究出來的產品,效果十分一般……

要不然宋總也不會轉手這片蘆薈基地吧?

「嗯,」

顏沐掰開一點蘆薈葉子看了看,低頭又聞了聞,「這蘆薈確實還可以。」

「那顏總……」

張賀有點緊張地試探道,「咱們以後……是不是還繼續種蘆薈?」

「當然,」

顏沐一笑,「這裡本來就是蘆薈基地,自然主要還是種蘆薈,不過,留出來五十畝,我還要種點別的。」

這蘆薈基地有四百多畝,分成兩片地方,中間隔著一個小小的亂石坡。

她留出來五十畝,是想種一點其他的。

她根據那古籍理論搞出來了幾個護膚養顏的小方子,需要一點別的原料添加,到時一起試一試。

「好的好的,那完全沒問題!」

一聽顏沐還要繼續種蘆薈,沒有異想天開弄一堆雜七雜八的東西,張賀立刻眼中一亮。

「咳咳,那顏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