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過還要勸說祝子姍,便讓她牽著手了。

祝子姍嘴角噙著甜甜的笑意,輕聲道:「老公,你答應了我要做血煞門門主的。」

這事八字還沒有一撇。

羅陽笑道:「我會儘力的。」

走著走著,二人的身子挨在一起了。

前後看了看,附近沒人,羅陽輕快的啄了一下祝子姍的紅唇。

祝子姍嗤一聲笑了,隨後便挽著羅陽手臂。

「老公,血將真的不在你手裡?」祝子姍好奇道。

「我騙你有什麼用?」

真相不便告訴她,以免嚇著她。

「那血將去哪了?」

「這個就不清楚了。或許長真子和無為子說謊。」

這種情況幾乎沒有可能。

「要是你做了門主,你住哪?」祝子姍笑問。

不管做不做門主,羅陽都想住在宏運大隊。

但此時要討好祝子姍,便順著她的意回答。

「當然是住在度假村,難道你不想?」

果然不出所料,祝子姍嫵媚的笑了。

「那咱們一起住在那兒。」

說話間,便已走到了村尾的那塊草地。

二人就在草地坐下。

幾百米開外有村民在田地幹活,近處沒人。

於是祝子姍便將腦袋倚在羅陽的肩膀上,羅陽則勾住她的小蠻腰。

二人的唇印在一起好一會子才分開。

清風微拂,吹亂了祝子姍額前的一綹瀏海。

羅陽伸手幫她梳理好,隨後又啄了她的紅唇。

朝陽初升,暖融融的。

在這天清氣和的早上能感受美人紅唇的溫度,實在很美妙。

「老公,那以後玉瑩和桂花怎麼辦?」祝子姍嬌聲問。

一聽這話,羅陽便知她是想跟兩位村花爭老公了。

這種事,羅陽不能讓它發生。

不然很棘手,他一面輕撫祝子姍的脊背,一面說道:「老婆,現在這樣不好么?」

美人們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對於愛情,她們會很慳吝。

沒有幾個美人能大方的跟其他美人分享愛情的。

換言之,另一半是美人的私有財產。

就算是唐桂花和安玉瑩,表面很和氣,私底下其實也在暗暗較量。

兩位村花之中,唐桂花的進攻性更強些。

可是唐桂花試探過了,知道無法獨佔羅陽的愛情,只好求其次,跟安玉瑩一起分享了。

這是經過暗戰才形成的局面。

若再讓唐桂花跟祝子姍分享羅陽的愛情,唐桂花是不依的。

莫說唐桂花,就算是溫柔的安玉瑩也難以接受。

換了祝子姍,她也只想一個人跟羅陽雙宿雙飛。

「她們願意么?」祝子姍問。

兩位村花絕對不會同意羅陽搬去度假村住。

此時羅陽有事求祝子姍,只好繼續順著她的意說話。

「她們要是不願意,那我就跟你住在那兒就行了。」羅陽說道。

聞言,祝子姍俏臉的笑意更濃了。

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這麼有能耐,又這麼值得信賴的人,祝子姍是打算將下半生交給羅陽了。

只是羅陽身邊美人如雲,想要獨佔他的愛情,這個可能性很小。

祝子姍只能等待機會。

「老公,不如你教教我武功,好么?」祝子姍懇求道。

一面說,一面往羅陽懷裡鑽。

羅陽乾脆一把將祝子姍打橫抱起來,讓她坐在他的大腿上面。 「易林,你還真是讓我吃驚啊,我現在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貝克看著易林,搖頭笑道,他本想說不要在乎輸贏之類的話,畢竟桑侖的實力是徹徹底底的內院級,易林早上能戰敗布蘭妮,其中的確有運氣成分,其中最重要的便是布蘭妮的武技對易林沒有用,但桑侖就不一樣了,她的魔法是充滿摧毀性的。

不過這種話,貝克不想說,他拍了拍易林的肩膀,說道:「加油,我相信你能拿第一!」

「我會的。」

易林微微一笑,這導師終於改想法了。

「對了,待會分院長會來看你們的比賽,記得要好好表現,如果被分院長看重,沒準你也能進內院。」

貝克說道。

聞言,易林心中搖頭,果然貝克還是不相信自己能拿第一,不過也正常,早上自己對戰布蘭妮都有些吃力了,更何況是桑侖了。

「像分院長這種級別的學院高層一般都很少會來外院,只有這種大比時才會出現,對了,忘了說,分院長額什那莎比正是布蘭妮的母親。」

貝克說道,「不過你放心,分院長脾氣很好的,不會因為你打敗了她的女兒,而記恨於你。」

「好了,你抓緊上場吧,比賽快開始了。」

貝克拍了拍易林的肩膀。

「恩。」

易林點點頭,便往平台走去。

無論是初級班還是高年級班的導師都站到了一起,這都是因為分院長額什那莎比的到來。

尤其是威廉,在分院長到來后,幾乎是寸步不離,像是狗腿子一樣緊緊跟著。

額什那莎比雖然是戰士職業,但整個人卻充滿著一種知性的美感,像是一名學者,文雅安靜。

她穿著一身月白色長袍,長長的紅色頭髮用一根髮帶系住,雖然年過六十,但眼角卻不見一絲魚尾紋,看上去與三十歲無異。

「分院長,那便是桑侖,我們班上最強的一名學生,她絕對有著進入內院的資質與實力,對此我非常有信心。」

威廉指著平台上的桑侖說道。

「桑侖么,我對她自然清楚,那個國度的王族,豈能弱小。」

額什那莎比輕笑一聲。

「王族?」

威廉一愣,他對於桑侖的背景並不是很了解,因為學院方面似乎保密得很嚴,即便是自己都沒有資格知道。

他本想深問,但分院長卻是岔開了話題。

「那便是易林吧,將我女兒都打敗的天才學生。」

額什那莎比目光落在易林身上,眸中浮現濃濃的興趣之色。

「對,易林他是光明教廷的人,擁有著超凡級的天賦,無論是資質還是戰鬥天賦,易林都要比桑侖強上一籌。」

貝克連忙上前說道。

「呵,」

威廉頓時就面色不愉了,「桑侖雖然元素親和力只有上等,但她的魔法悟性卻遠超常人,貝克導師你說這話是不是太過無理了。」

貝克沒有回答,反正吹牛比嘛,使勁吹,又不要錢,而且易林的的確確是真得牛比,有吹的資本。

「如果這易林是大師級高階,沒準還有希望,但初階,即便用魔法陣提升,也斷然不可能是桑侖的對手,我不相信一個初階魔法大師還能使用出堪比初級魔導士的力量!」

威廉斷言,不僅僅是他,其他人也是一樣的想法,包括貝克在內,他雖然想對易林抱有希望,但事實就是這樣。

畢竟如果易林還能再度提升修為,那就已經不在常理的範圍內,學院方面肯定會質疑易林是否使用了一些邪惡的秘術。

「分院長,您坐著。」

威廉找了視野最好的位置,讓額什那莎比坐下,這個位置比較高,所以下方的場景一覽無餘。

「那麼便開始吧。」

額什那莎比說道。

威廉點頭,將信息傳達了下去。

「我宣布總決賽開始,由一班桑侖對戰三班易林!」

裁判說完,便下場了。

「你好,易林。」

桑侖沒有進攻,而是非常淡然地站在那裡。

「你好。」

禮尚往來,眾目睽睽之下,表面工作需要做足。

易林回道。

「說實話,你能走到這一步,著實令我感到驚訝,相信在場沒有一個人看好過你吧。」

桑侖說道。

「離題了。」

易林漠然說道。

「嘛,還真是冷漠啊,不過為了不讓我那妹妹傷心,我會給你留足面子的,不會讓你輸得太慘。」

桑侖輕笑一聲。

易林微微皺眉,隨即舒展開,雖然不知道這女人所說的妹妹是誰,但自己應該不認識,畢竟在學院里與自己有瓜葛的女人只有安魅兒一人而已,而安魅兒的年紀可要比這桑侖大上一些。

「準備好了嗎?我要攻擊了呦。」

桑侖右手揚起,黑霧再次瀰漫,只不過漸漸凝聚成了一個足足有五米高的死亡騎士。

死亡騎士,亡靈生物之一,手持槍矛,擅長衝鋒戰鬥,爆發力極高,即便是一些盾戰士都未必能抗住它的衝鋒。

吼!

死亡騎士睜開眼,頭盔下空蕩蕩的眼眶中驟然騰起兩朵幽藍色的火焰,一股冰冷的氣息瀰漫開來。

「吾生之所命,只為衝鋒!」

死亡騎士聲音沉渾,如同洪鐘大呂,沛然浩蕩,它槍矛抬起,雙腿一夾,身下的骷髏戰馬頓時奔騰而起。

地面在顫抖,虛空似乎都在動搖,死亡騎士宛如天邊的黑雲,滾滾而來,攜帶著如若古山一般的壓力。

旁邊觀戰的人頓時呼吸一滯,眼中露出驚懼之色。

「這個姐姐怎麼使用如此強大的黑暗魔法,不是說了要讓一下的嘛。」

路易斯看到死亡騎士的時候,頓時皺眉。

「桑侖倒也不留手,不過也好,一擊解決,省得浪費時間。」

威廉說道。

貝克看著易林,微微輕嘆,他想不出其他話來反駁威廉,因為他也是這麼想得,死亡騎士雖然不是禁咒,但在桑侖的手上絕對有著堪比魔導士級的威力,他無法想象易林還能用什麼來抵擋。

死亡騎士未至,但那股濃濃的壓迫感卻是撲面而來。

「的確挺強的,那麼只能用肉身了。」

易林眸光微動,於是在全場疑惑的目光中,他抬起了右手。 血煞子是血煞門的至寶,只有門主才有權掌管。

現今門主失蹤,知道血煞子下落的人沒幾個,除了祝家母女之外,恐怕已沒有其他人了。

祝子姍並不笨,她自然會懷疑羅陽有其他用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