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過餘光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手鏈,發現手鏈並未出現變化后。

本是拘謹的神情,頓時放鬆了許多。

收回手掌,向身後陰影中揮揮手,只見身後陰影中,一個女孩小心走出來。

而看到這個女孩的同時,趙客和王麻子腦海里只想到了一個詞:「天下太平!」

「這裡……居然是一座城市??」

看著面前的畫面,齊亮等人不由驚呆了。

雖也沒有想到,在山體內,埋藏著一處大墓,而這座大墓內居然是一座城池。

整齊的街道,兩旁的房屋,雖然已經有些破敗,甚至已經只剩下殘牆斷壁。

但依舊能夠看得出,這城市的規模之大,怕是足以震驚世界,堪稱世界奇觀。

「瓊勾城?」

吳亞抬頭看著城牆上的古字,艱難的辨識著。

只是吳亞剛剛把字念出來,就遭到了一旁肥豬無情的嘲笑聲:「那叫字念「均」瓊均城,文盲!」

瞬間,吳亞感覺到周圍一行郵差的目光投來,作為一名時刻穿戴著西服,突顯高貴的吸血鬼,吳亞的臉皮破天荒的有些發熱起來。

惱羞成怒的罵道:「滾蛋,我樂意念勾不行么。」

肥豬偷著一樂,捂著嘴,走到一邊去「行行行,你愛怎麼念就怎麼念吧。」

「這個墓,以八門金鎖陣布局,這裡是生門,卻要在這裡建造如此規模的一座城市,可見墓主人的野心也不小,哪怕是死了,也要做陰魂的主宰,哼哼,陪葬品肯定不會少,不過大家且要小心,但凡這種墓葬,必然會用生魂血祭,再布下殺陣,方才萬無一失。」

人群中,有人低聲說道。

肥豬一聽,知道對方必然是行家,不由回頭看去,只可惜對方似乎刻意在隱藏自己,話音落下后,就沒了影子。

「哼,還挺能藏的!不過他應該看不出來,這個墓的布局,應該是為了養地龍吧!」

想到這裡,肥豬心頭泛起一股暴躁的殺意。

墓葬的其他陪葬,他可以一個不要,但這一縷溫養起來的龍氣,他確實勢在必得。

「走吧,進去看看!」

齊亮帶頭往前走,雖然身上的傷勢沒有恢複利索,但也差不多恢復的大半。

他帶路往前走,其餘人也不會傻跟在後面,畢竟誰會傻到讓奶媽去開團?

「我去探路!」

人群中,一個身材矮小的中年人,三兩部間就消失眾人面前。

「我也去!」

又是一人,前後不過扎眼,齊亮身旁的人就少了一大半。

「齊亮,我也去看看吧,你傷沒好利索,就在後面小心點,一旦遇到情況,我們會第一時間趕過來。」

吳亞上前向齊亮說道。

這麼大的城池,足有一個二線城市的區級單位那麼大。

就他們這些人,自然不可能要集中在一起,畢竟大家來這裡的目的,並非是旅遊觀光的,搜羅神秘之物,或者那些古屍,才是他們的目標。

「好!」

齊亮點點頭,再一瞧,肥豬他們人早就沒影子了。

吳亞還是難得的來向自己打個招呼。

「萬事小心!」

說完這句話,就見吳亞身後,裂開一道空間裂口,身影悄然遁入其中,等裂口迅速封閉后,吳亞也徹底消失在他們面前。

「亮子,這地方總讓人感覺不自在,咱們還是小心點好。」

張海根低聲提醒著齊亮,為他的處境感到擔憂。

王玲玲也在一旁道:「咱們身邊跟著這麼多人,你什麼時候才能找到五具屍體,或者五件神秘之物,我看,趁現在,咱們甩開這些人,遠走高飛!」

面對王玲玲的提議,齊亮只是啞然一笑,沒有回答,只管邁步往前走。

遠走高飛?

這四個字聽起來,真的很洒脫。

只是齊亮這段時間,真的想通了很多事情。

包括眼前自己的情況,齊亮也看的很清楚。

從自己被掛上帶頭大哥四個字的時候,這次神秘之地的旅行,就註定了他要身不由己。

這些人圍繞在自己的身邊,是在利用,也是在制衡。

折翼王妃 一旦自己擺脫了這些人,那麼迎接他們的,就是滅頂之災。

所以,自己非但不能擺脫這些人,反而更需要他們,需要他們為自己爭奪時間,好讓自己儘快更加的強大起來。

齊亮的眸光中閃爍過一抹精芒,鬼市大亂的這件事,令他在無形中,迅速成長了許多,至少,他已經不再是那個莽撞的少年。

「景春閣,這裡應該是一家客棧吧,咱們進去休息一下好了。」

這時候,齊亮一抬頭,就見面前正好有一家客棧。

雖然這裡已經是一片死寂空曠的廢墟,但客棧的規模不小,而且都是用上好的材質製造。

雖然滿是灰塵,可倒是比較堅固。

正好自己也需要找一處安靜的地方,吞噬掉自己的郵票,進一步增強自己的力量。

說這話,齊亮便帶著兩人走進客棧。

三人隨便找了一間還算整潔的房間,房間的布局很精巧,桌椅板凳什麼都有。

而且房間的布局方面,也是頗有講究。

真的讓人難以想象,這樣的一家客棧,居然是一處墳墓。

看房間布局如此精巧,齊亮下意識看了一眼房門外,只見房門外的石牌,寫著兩個字:「迎春。」

「四位客官,這裡就是本店最好的房間,您可以在這裡休息,待會廚房就把酒菜送上來。」

面對夥計的熱情招待,趙客反而有些感到怪異,他們四個活人,居然被鬼伺候,還真是應了那句老話,有錢能使鬼推磨。

不過相比於這個,趙客回頭一瞧,就見客棧里,來來往往行路匆匆的那些人影,心裡也不覺得這有什麼大不了的。

誰能想想,他們四個人往深處走,居然會發現如此龐大的一座城市。

不!嚴格地說,是一座鬼城。

「迎春,這房間的名字還聽獨特的啊!」

王麻子看了一眼房間的門牌,不禁調侃起來,眼角餘光向卡米萊,心裡暗道:「好大!」 俗話說,單身久了,看母豬都能看出花來。

被困在遺棄之地這麼久,王麻子也是人啊,這方面的慾望,還是很強烈的。

只可惜……自家那位鄰居,雖然身材猶如天使,完美的無可挑剔。

可只要看到她的那張臉后,瞬間就徹底對她再也提不起來一丁點的慾望。

好不容於遇到個極品,還是個大洋馬,王麻子當然忍耐不住想要多看上兩眼。

「先休息一下吧。」

趙客揮揮手,示意他們先坐下。

這一路上,四個人也算是彼此都有了印象。

大洋馬卡米萊,王麻子苗人鳳,自己外號園真,至於那個太平公主叫作嘉玉。

卡米萊也是為了保護這個太平公主,才會主動跟蹤他們,確定他們是否是郵差。

只是四人還未來及相互了解對方底細。

就糊裡糊塗的看到了巨大的城門,一記穿梭不息的人群。

開始趙客他們還以為,是無意間,已經脫離了出來,就好像是不小心,又進入另一個世界一樣。

然而仔細一瞧。

趙客才發現,這原來是一座鬼城。

也難怪連趙客這樣有走陰經驗的人,都會差點以為,是他們走過了界限。

當初和廖秋開著車,闖幽冥的時候,趙客可是見過無數已經成為廢墟的高樓大廈,以及漫山遍野的孤墳。

當然,還有數不清的孤魂野鬼。

相比起來,眼前一座鬼城有算得了什麼。

但真正令趙客感到驚訝的是,這座鬼城的繁華,和他之前見過的完全不同。

眼前這座鬼城裡的遊魂野鬼,就像是生活在現實中的普通人沒什麼區別。

除了沒有太陽和月亮外,這裡簡直就是遊魂的天堂。

繁花似錦來形容,都不過分。

完全背離了趙客印象中,冰冷陰森的鬼城觀念。

不得不說,這還真的是令趙客大開眼界了。

雖然趙客對這一切都感到非常新奇,但大洋馬卻是另外一個態度。

卡米萊的手緊緊攥著小女孩的胳膊,用生硬的中文道:「我要帶她離開這裡。」

趙客沒說話,只是看一眼王麻子,發現這貨還盯著卡米萊發愣,不禁抬起腳在桌子下面踹上這貨一腳。

「啊!」

王麻子神情一晃,猛的從YY中清醒過來,回頭一瞧,卡米萊正目光警惕的盯著自己。

神情頓時有些尷尬起來,清了清嗓子:「咳咳!這個……我們也想離開這裡,後面還有一火車的人,要離開這裡,所以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

聽到目標這裡,卡米萊的神情緩和了許多,只是王麻子目光一轉,卻是把目光看向一旁那個小女孩。

「不過這位太平……不……是……」

王麻子撓撓頭,有些想不起來這位太平公主的名字了。

見狀,女孩不禁嘟起嘴巴,開口提醒道:「嘉玉!」

「對對對,甲魚,這頭甲魚的來歷,你要先說清楚。」

(* ̄~ ̄)「我叫嘉玉……」

「畢竟我們都是守法的好公民,你一個外國人,帶了一個我們中國的小女孩,你要是不說清楚,我們還要報警抓你。」

王麻子的話說的滴水不漏。

既然對方沒有把他們當作郵差,那麼王麻子就不會去用郵差的那一套思維方式去和對方交流。

畢竟沒有利益的衝突,雙方才能愉快的合作下去。

再者,現在這個情況,身旁跟著一位郵差,未必是壞事嘛。

想到這裡,王麻子倆眼珠子,不禁又「不經意」的在卡米萊的胸前瞄上一眼,並且在卡米萊察覺前,美滋滋的收起目光來。

卡米萊不禁驟起眉頭「我知道她的名字,她叫……」

「甲魚?你除了知道她叫甲魚,你還知道什麼?有證件么?」

(ー`ー):「是嘉玉!」

面對王麻子的咄咄逼人的詢問,卡米萊不由深吸口氣,伴隨著深呼吸的舉動,趙客還好,王麻子就忍不住咽下一口吐沫。

「你看,你都說不出她的來歷誰知道,你是不是個拐賣兒童的壞人,我們可是有良知,講文明的五好青年,你說是么禿子!」

王麻子回頭向趙客說道。

被王麻子叫做禿子,趙客嘴角肌肉不禁一抽,但還是雙手合十的配合道:「阿彌陀佛,苗人鳳施主說的沒錯。」

其實兩人在一早就察覺到,這個女孩叫做嘉玉的小女孩不正常。

雖然她看上去有呼吸,有心跳,臉頰上紅潤的血絲,看上去,看上去和正常小女孩完全沒有一點區別。

可仔細看看她的指甲,深黑色的指甲,尖銳細長。

再看看她的眼球,仔細看,會發現,他的瞳孔都已經散開了。

用一個廚子的話說,嗯、已經洗乾淨裹上面康,扔進油鍋去了。

可眼下,這個小女孩,除了這兩點外,幾乎和活人無異,這就是趙客感到驚訝的地方。

這個小女孩,究竟是一具屍體,還是一個活人?

僅憑此時,趙客還無法做出定論。

「哼!你們不願意,我不會勉強你們!」

卡米萊咬咬牙,說話的意思,似乎是打算和趙客他們就此分道揚鑣。

對此,趙客和王麻子到是無所謂,和平分手,這還是比較不錯的結果。

對他們來說,也沒什麼損失,況且趙客的目的,是儘快趕往神秘之地的邊緣地帶,找到自家的師娘,帶著師娘好直奔現實去找老爺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