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過,不管怎麼樣,別人認寶寶為主,還是讓兩人心情不錯的!看看,這是他們的徒孫他們墨族的後代啊……

墨九狸直接就地煉丹,不多時丹成,四顆丹藥出現在手裡,遞給帝琛四人每人一顆,接著又拿出四瓶靈泉水,給四個人喝下去,四人才立即盤膝調息,慢慢恢復……

差不多過了三個時辰的時間,四個人才徹底恢復過來!

「謝謝主人!」慕容藍灰兩人感激的說道。

「不用客氣,以後喊我夫人便可!」墨九狸說道。

「是的夫人!」慕容藍灰說道。

「娘親,我們現在去那裡?」寶寶看著帝琛等人都好,看著墨九狸問道。

「師父,你們帶著寶寶去外面等我,我要去一趟五樓,一會兒就下來!」墨九狸看著帝琛說道。

「我陪你去,讓寶寶跟著他們!」帝琛聞言皺眉說道。

「兩位,少主跟小姐在一起,我們兩個陪夫人過去吧!我們的實力跟你們兩位差不多!」這時慕容藍灰聞言說道。

「也好,師父,那你們去外面等我吧!寶寶乖,跟老祖宗他們去外面等娘親,娘親稍後就來……」墨九狸看著寶寶說道。

「嗯嗯,我知道了娘親……」寶寶點點頭說道。

帝琛和墨小夜帶著寶寶和慕容敬和慕容羽兄弟兩人,隨著墨九狸一起離開二樓,去了城主府外面,墨九狸則帶著慕容藍灰兩人直接上了五樓……

在門口的時候,墨九狸便將球球喚出來,跟慕容藍灰兩人,也各自施了一個隱身術,兩人只是微微震驚了一翻,很快就回過神來了……

墨九狸也看得出來,看起來慕國的底蘊,比氣隠族和浩天大陸,都要久遠深厚的多!不然他們也不會對球球,只是微微震驚了一下子而已……

三人隱身來到了五樓,跟墨九狸之前見過的一樣。只是墨九狸發現這夕陽城五樓的人數比較多,足足有三十人……

而且,此時地上還跪著兩個男子,身體瑟瑟發抖的看著對面三十多個黑衣人老者道:「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其餘四座城池的人都聯繫不上了,之前從來沒有發生過的!」

「什麼時候開始聯繫不上的?」為首的黑衣人問道。

「昨天,原本我們算計著,九千九百九十九個孩子 “家祖鐵凝在傳授我青銅承影的時候,說捕殺活死人唐燚便是我的終極考覈。

那時候,家祖鐵凝時任陰司鬼捕總教頭,這日常捕鬼之事都由麾下四大捕頭行事,北捕鐵山、西捕鐵疆、南捕鐵海、東捕鐵樹,尋常事物很少過問,只有父親鐵重領銜的鬼捕祕殺組和鐵冰負責的豐都崔家的鬼捕支隊的事情,纔會親自過問,事必躬親,安排細緻。

鬼捕祕殺組主要負責捕殺界限於陽間之間的灰色地帶所出現的各種鬼物異獸,終日面對的都是兇悍厲害角色,所以這鬼捕暗殺組的成員都是鐵家歷代中最強悍之人。

能夠入選鬼捕祕殺組可以說是每一代鐵家人的至高榮耀!

在我即將業成出師離開地府的時候,作爲陰間鬼捕總捕頭的鐵祖接到了一封密令,這密令便是要捕殺惑亂人間,一夜屠村,嗜殺枯嶺村120戶村民,讓川西蜀門枯嶺村滅村的活死人—唐燚!”

龍王的至尊寵妃 “一夜屠村?如此禽獸行爲都乾的出來?”我十分震驚。

話到此處,我感覺鐵衣在極力壓制着體內某種激動的情緒,似乎隨時會爆發的樣子。這定然是一段極爲不尋常的經歷。

鐵衣調節了一下情緒,緩緩道來:“入川西蜀門捕殺活死人唐燚便是我的第一次鬼捕任務。能夠以鬼捕祕殺組的身份行動,我真的很驕傲,那是所有鐵家人的光榮。”

看着表情嚴肅的鐵衣,我也收起了揶揄他的心態,似乎故事並不如我想的那麼輕鬆,我便問道“什麼是活死人?”

鐵衣看着我說:“超脫於三界之外,遊離在陰陽之間的灰色地帶,相界於人獸之間,存在與生死之限,行屍走肉,嗜殺如獸,無血不歡的野獸!

其實這唐燚說來,原本並非惡人,也是川中蜀門地的一個窮苦人家出生,很小時候便父母雙亡,家中並無親人,也是個苦命的人,靠着周遭枯嶺村的村民接濟和山中採藥材過活。只是有些孤僻於內向,但不是什麼惡人”。

是什麼原因讓這唐燚成爲活死人的?

“事情的開始是從一次意外開始的,那日,唐燚在山中採藥時候不小心跌落山澗,誰知這小子命大,竟然掛在崖壁的一顆石松上撿回一條命,也許一切都是註定吧。

誰知這石松之下有一個洞穴,唐燚竟然意外尋到了當年大隋妖相司建任的活死人墓,那山穴是當年司建任煉製屍丹與修煉之所。

真是命運弄人。唐燚這小子竟然跟妖相司建任扯上關係,被困在山間的唐燚飢餓之下,在墓穴中吃下了很多屍丹,尋獲修煉了一本叫做《煉屍錄》的鬼書,因此導致性情大變,成爲不人不獸的活死人。

這活死人的生存便是以命續命,食人飲血,加之修行了大隋妖相畢生心血的《煉屍錄》,

尋常陰差根本不是對手,所以鬼捕祕殺組纔會接手這件事。

“難道是傳說中的殭屍?”我脫口問道。

“差不多吧,算是一個科目不同品種,行動比殭屍靈活,性情更爲暴戾,殭屍只吸血,而這活死人嗜好剝人皮,剔骨吃內臟……。”聽着鐵衣的話,我頓時脊後生涼。

“原來如此,剛纔我還詫異,這人間事也歸陰司管?即便是管也應該是黑白無常這些陰差故處理不是?”

鐵衣搖了搖頭說,“凡是陰陽界出現此種怪物,處在陰陽之間的灰色區域,而捕殺這些怪物的責任便是我父親鐵重的的鬼捕祕殺組的分內事。”

原來如此,看來這地府也如人間有許多不爲常人所知的祕密部門與隱蔽工種。

“有道理,對付這些生猛的貨,定然要出牛刀,下死手,排出重案組!”

“這唐燚修煉之後,像是一頭野獸沒有一絲人性,暴戾成性,嗜血如命,從妖相墓中出來的時候,一夜之間便嗜殺枯嶺村30戶120餘人,那些曾幫助過他的村民均被嗜殺。

村子變成一座死城,連家禽老鼠蟲蟻都不放過,不留活物。

一夜之間,整個枯嶺村都被鮮血染成了紅色,如同人間煉獄一般。

這事件中導致促死的120餘人生死簿改寫,所以上頭下了命令,不惜任何代價,必須捕殺!而那次行動的祕殺人便是我和我鐵家一位先祖,鐵鴻兩人。”

聽着鐵衣聳人聽聞的話,我感覺周身發寒,似乎都能聽到雞皮疙瘩爆炸的聲響,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顫,這畫面太暴力,太血腥,太限制,太兒童不宜了。

“相對初出茅廬的我性格急躁,而鐵鴻便沉穩老練許多,待人寬容豁達,可惜我當初年少氣盛,未曾明白家祖的用意何在。

那是我第一次以鬼捕的身份行動出任務,我很緊張也很激動,想着終於出師,可以離開地獄,顯示身手了。誰知……。”說到這裏,我隱約看見,鐵衣的眼眶中竟然貌似有了淚光。

俗話說男兒有淚不輕彈,想來,這一趟必然發生了什麼重大變故。

“生怕耽誤時間再發生什麼變故,那日我與鐵鴻使出家傳鬼逐,不到半日從豐都趕到川西蜀門枯嶺,不敢耽誤一秒鐘的時間。

枯嶺位於川西蜀門的一片崇山峻嶺之中,絕壁林立,險石從生,這一遭可謂是跋山涉水,路途艱難,終於到達枯嶺的時候,我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縱然我目睹過十八重地獄的霸道,酷刑見過不少,閱遍各種死相,無數慘象也算領教過,可是那些都是生前的惡鬼,受處罰是應該的,我終歸能說服自己。

可我與鐵鴻站在村口的那一刻,我看到的是煉獄,人間的煉獄,一種前所未有的憤怒衝擊着我的心,連呼吸都困難重重。

“你們究竟看到了什麼?”我很好奇這世間究竟有什麼東西能震動這塊鐵疙瘩。

“到村口的時候,我們看見整個村子的地面都被鮮血染紅了,放眼望去,眼中唯一的色彩便是猩紅色,村子靜謐的沒有一絲聲響,嫣然一座死城一般。

惡少霸寵妻 在枯嶺的村口有一棵千年古槐,四人圍繞尚且無法環繞,當我們趕到那裏的時候,那顆槐樹也被染成了血樹,樹上掛滿了一張張迎風而動的人皮,許多剛剝下不久還在滴血的人皮,空氣裏都是血腥死亡的氣息。

那一張張人皮裏面有男人有女人,有老人有孩子……看到那一幕,我有種被凌遲一般的感覺,我感覺頭腦充血,全身僵硬,對着滿樹的人皮,我跪地立下誓言,不殺唐燚,誓不爲人!!!

鐵衣的話深深震撼了我,我完全無法想象那究竟會是怎樣的一副場景,如何的殘忍才能幹出這樣禽獸不如的行徑?

“沿着樹下週圍,我們發現了很多被啃食剩下的屍塊、肢體、頭顱、毛髮,上到八十老人,小至幾個月嬰童,無一生還,其中還有尚未成型的胎兒。”

聽到鐵衣說出這令人髮指的故事,我頓時氣憤異常,血脈噴張,恨不得直接那活死人打入地府十八重地獄,光是聽轉述,都會瘋狂。

我重重呼出了肺部的濁氣,努力維持着平靜,繼續聽着。

“那血樹之上,一百多張剛剝下的人皮滴答着人血,地上的土壤也被沁成血色,我們很仔細的尋找了很久竟然連一隻活着的蟲子螞蟻都沒有發現。

眼前的一幕,讓我心驚不已,那一刻我想將唐燚千刀萬剮都難解我心頭之恨,是這個畜生一手造成了眼前的人間煉獄!

於是我們四處搜尋唐燚的痕跡,

聽着鐵衣的話,我腦海中卻完全無法構圖,這人間煉獄的場面震撼着我的心,想那地府中受刑之徒本是人間惡鬼,刀山火海,油鍋碾磨,都是前世之債償還,不論怎麼整,怎麼修,都說的過去,可這些死去的人,都是些尋常人家,一輩子沒幹過壞事,沒享過福,卻遭受如此滅頂之災,經受如此命運,還是讓我脊樑生寒,胸中鬱悶。

鐵衣繼續說:

“雖然,鬼捕對於鬼氣有天生的本領,鬼逐之術卻不適用於這唐燚,這傢伙非常狡猾,雖然生氣全無,卻也並無鬼氣,找尋追索十分困難,加上這唐燚生前經常在這山林中生活,地形十分熟悉,所以,我和鐵鴻找了好幾天都沒有發現這傢伙的蛛絲馬跡。

我們穿梭在村中的各個角落,翻過村林,下過絕壁,搜索了整整五天眼瞅着沒有任何效果,可這滿村的屍體都開始腐敗,於是我和鐵鴻決定先將村裏死去的人的屍骸入土,再做定奪。

在爲村民收屍的時候,我更體會到這活死人的兇殘,村民的屍體已經零碎的拼湊不出完整的痕跡了,有的被丟棄在四處,有的被蠶食殆盡,我們費了很大的力氣,全村整整120人,竟然拼不出一具完整的全屍……。

實在沒有辦法,我和鐵鴻商量只能先入土了,將全村人埋葬在一起,整整三天,三天的時間,我們晝夜不停,纔將所有的屍體埋葬在了一起。我們努力的控制着即將爆發的情緒,每一剷土,都讓我對唐燚的恨加深一份。

這禽獸連還未出生的嬰兒都不放過,村裏三個孕婦的腹內空空如也,都被……。”

鐵衣的話,因爲憤怒而表情都開始猙獰起來。

驚鴻一瞥長相思 “這唐燚連畜生都不如,叫他禽獸連禽獸都會汗顏!!!”我咬着牙關恨恨的說。

“在處理完村民的後事之後,我和鐵鴻繼續找尋這唐燚的下落。因爲無法根據陰氣定位,所以只能靠着隨機發現的一些蛛絲馬跡進行尋找。

十多天過去了,我們一無所獲,在我去溪邊取水的時候,發現整條小溪都是血染的顏色,那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流眼淚。

我們便沿着溪水找,大概是第十二天的時候,在路過一處山廟的時候,看見廟門外面掛着幾張人皮和動物皮,柵欄上還插着幾個人頭和獸頭,看樣子應該是死去不久的獵戶,順着廟門的縫隙,地面流淌着汩汩血水,我們便斷定這唐燚定然躲藏在這山廟內。

一見到這情景,我頓時衝動異常,瞬間被憤怒衝昏了頭腦,雖然這傢伙禽獸不如,卻也是修習過《煉屍錄》的人,我闖進去的時候,這唐燚一聲咆哮,吐出口中的肉塊,揮着利爪,便朝着我撲將而來。

此刻的唐燚已經完全沒有了人的跡象,四肢像是鐵爪一般爬行,眼睛混沌的沒有一絲生氣,周身覆蓋着厚厚的鱗片,像是一隻鮫狼。 第721章

應該差不多夠了!我們就想跟其餘四個城池的人,再仔細統計一下看看,還差多少人,但是聯繫的時候才發現,風臨城的人竟然聯繫不上了!結果再聯繫了其餘三個城池的人,結果還是一樣,其餘四個城池的人,全部都聯繫不上了,我們兩人怕發生了什麼事情,才立即趕來告訴幾位長老……」其中一個男子戰戰兢兢的說道。

「為何昨晚不第一時間來告訴我們?」老者聞言不悅的問道。

「我們以為昨天是太晚了,所以早是上試著從新聯繫了一次,卻還是無法聯繫,我們才急忙趕來!」另一人顫抖的說道。

「哼,聯繫一下其餘的人,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黑衣老者冷哼一聲,看向身邊的黑衣人說道。

黑衣人點點頭,拿出一顆黑色的傳音石,輸入一絲氣息后,等待對方回應,只是許久都沒有回應……

黑衣老者見狀皺起眉頭道:「其餘人都聯繫看看!」

黑衣人再次反覆的試了數次,結果無論是那一次都聯繫不到,對方都是許久沒有回應……

「看起來真的出事了,樓下可有異常?」老者看向一邊,另一個黑衣人問道。

「回長老,沒有任何異常!」黑衣人恭敬的說道。

老者想了想,拿出一顆火紅色的石頭,直接輸入氣息后丟向空中,結果剛拋到半空中,就被墨九狸直接拿走了……

老者的眼神一冷道:「什麼人出來!」

……毫無回應

「長老,看起來有人潛入進來了!」旁邊另一個黑衣人說道。

「給完封鎖空間,禁止任何人進出!」老者冷聲道。

「夫人,我們要殺了他們嗎?」慕容藍灰傳音問道。

「不需要,等會兒就可以了……」墨九狸回道。

金枝 慕容藍灰兩人聞言,沒有再說什麼,他們看得出對面的人,實力比他們強,按理說發現他們是輕而易舉的,可是他們都站在這裡許久了,竟然對方根本無法發現,兩人想到墨九狸之前給他們隱身後,吃的丹藥,心裡對墨九狸更是震驚不已……

難怪他們的大小姐,讓他們認墨九狸為主,這樣的人,即便是慕國也找不出一個啊!或許,有一天她去慕國的話,會幫助少主救出大小姐和主子也說不定啊……

兩人心裡雖然期待著,但是他們很清楚,不能說出來!因為他們現在是仆,沒有資格和權利去要求墨九狸做什麼,哪怕是懇求都不能……

因為,他們看的出來,哪怕他們是慕國的人,是讓浩天大陸世人忌憚的慕容家族的人,但是在墨九狸眼裡,卻什麼都不是,人家根本不屑也不想跟他們扯上關係……

因此,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服從,毫無條件的服從墨九狸的一切要求,只有先得到墨九狸的認可,才有可能找機會看救出他們的主子……

不得不說兩個慕容家族的長老,非常的聰明,直到後來墨九狸去慕國時,他們都無比慶幸今日的決定…… 第722章

一群黑衣人,警惕的神識散開,鎖定五樓任何一個角落,只是過了許久,都沒有察覺到任何的氣息……

這讓為首的老者心裡疑惑不已,他沒有看錯的話,剛才自己的信號,分明是被人奪走了,可是為何一點氣息都沒有?哪怕是實力強於他們的人類,他也能感受到的……

除非,對方是實力強於他的魔族,那樣他就無法感知到了!

魔族?可是,那可能么?

「到底是誰?給我出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老者怒道。

可是任憑他怎麼威脅,怎麼喊,墨九狸三人就是無動於衷……

「長老,我們今天還啟動法陣嗎?我總覺得出事了,現在我們無法聯繫到墨護法,也無法聯繫到其餘四個城池的人,萬一再啟動法陣會不會出事?」一個老者走出來說道。

「你們可察覺到有人?」老者問道。

其餘人紛紛搖頭,他們絲毫沒有察覺到任何氣息……

「可能剛才只是巧合,誰還有信號彈?再發一個試試!」老者想了想說道。

「長老,我們都沒有聯繫墨護法的信號彈……」

眾人紛紛搖頭說道。

「布陣,我倒是想看看到底誰在暗處算計老子!」老者怒道。

眾人點點頭,紛紛錯開位置,老者站在中間,其餘三十幾人紛紛圍著老者,站在各自的位置……

接著他們手中打出複雜的手印,不多時從老者的出現一個大網,慢慢的向著周圍蔓延,在蔓延到兩個跪著的人族身上時,微微一頓,然後繼續向著外面蔓延,眼看著就要蔓延到墨九狸三人所在的位置上面……

墨九狸對著慕容藍灰兩人,使了個眼色,三人微微抬腳直接飛到半空中,看著下面一群黑衣人傻子似的,地毯式搜索,十分的想笑……

許久,為首的老者收起陣法,不是因為他想收,而是因為他發現自己體內的實力被封印住了……

這讓他心中一驚,急忙收起了陣法……

不僅是他一個人,其餘人也是一樣……

「長老,我們的實力被封印了!」

眾人紛紛震驚的說道。

「看起來是有人潛入進來想要破壞法陣,你……馬上自爆!只要有一人死了,法陣就保住了!」黑衣老者,對著一邊一個黑衣人說道。

「是,長老!」黑衣人點頭道,絲毫沒有猶豫,只是悲催的是他根本無法自爆,更無法自盡。

察覺到這一點時,黑衣人老者也是一驚,對方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能在瞬間,控制住他們?

他們都是魔族,人族的毒對於他們根本無效,可是如今他們卻被人控制了,說明他們中的不是人族的毒,而是魔族的毒。那麼,到底是誰?難道血煞城出了內鬼?

黑衣老者想到的,自然其餘人也想到了!

「長老,墨護法似乎是人族,是不是她……」有人小心翼翼的說道。

「現在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這次的事情都是墨護法安排下來的!如果真的是她,又何必等到現在呢?」黑衣老者不解的說道。 “癲狂的唐燚除去眼睛之外,已經尋不到任何人的跡象,如同野獸用的嘶吼,揮舞着鋒利的手爪便朝着門口的我與鐵鴻撲將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