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不過,林夫人倒是一眼就看明白了。關鍵時刻,還是顧忘靠譜。林夫人的嘴角處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以後把孩子交給他們,自己也不會擔憂了。

「什麼情況啊?」趙以諾嘟囔著。

「傻丫頭,這個主治醫生是顧忘找過來的。」林夫人輕輕敲了敲女人的額頭。

旁邊的凌辰,眼睛里閃過一絲嫉妒,原來老師是顧忘請過來的!凌辰緊緊攥著手裡的拳頭。

主治醫生和顧忘寒暄了幾句以後,便推著病床上的亮亮走了。趙以諾緊張的看著孩子的面孔,有些擔心。

「沒事,放心吧。」顧忘緊緊的攬著女人的腰部。

門口,所有的人都在焦急的等待。趙以諾和林夫人更是緊張的要死,空氣安靜的有些可怕。

許久,主治醫生帶著孩子出來了。大家紛紛圍在主治醫生旁邊,七嘴八舌的問著。

「別著急,孩子剛做完全面檢查,先帶他去休息,你們誰和我一起去辦公室,我們詳談。」主治醫生嚴肅的看著面前的人。

「我!我去!」趙以諾立即喊道。

而後,林夫人和凌辰負責將亮亮推進病房,顧忘和趙以諾跟著醫生來到辦公室。

看著醫生有些為難的表情,趙以諾心裡隱隱地有些不安。

「這個孩子,以前是不是經歷過什麼撞擊?」醫生認真的看著趙以諾。

趙以諾頓時愣了。她在小山村之前關於孩子的事情,一點都不了解,林夫人也沒有和她說過。她只知道孩子是撿來的。

「醫生,是這樣,孩子從小是被撿來的……」趙以諾解釋著。

醫生低下頭,似乎在思考著什麼,表情十分凝重。

「我懷疑孩子的腦袋長了一個腫瘤,而且腫瘤存在的時間很長,不過你放心,完全可以通過手術去掉,當然,我只是懷疑而已,接下來還要再進一步檢查確定。」醫生嚴肅的解釋著。

在聽到「腫瘤」的那一刻,趙以諾就已經有點支撐不住了,女人往後退了兩步,靠在牆上,眼睛通紅。

「醫生,你救救這個孩子好不好,需要什麼,我會儘力配合!」趙以諾哭道。

顧忘趕忙將女人攬進懷裡,輕輕撫摸著她的頭髮,試圖給她一些安慰。

「該怎麼治療就怎麼治療,希望您能夠幫幫這個孩子,多謝了。」顧忘深深地向主治醫生鞠了一躬。

「哎,顧總,這可使不得,醫生的職責就是挽救病人的生命,而且,如果真的確定孩子腦袋裡有腫瘤的話,做一個小手術就可以了,太太不用擔心。」醫生安慰著。

顧忘扶著女人緩緩走出病房,輕輕為她擦著眼淚。

「以諾,孩子不會有事的。」顧忘親吻著趙以諾的額頭。

趙以諾依偎在男人的懷裡,不停地抽泣著。

「顧忘,如果亮亮出事了……」趙以諾欲言又止。

顧忘立即捂住了女人的嘴巴。

「有我在,不會的。」

角落裡的凌辰,看著不遠處的兩個人,眼睛里是一股憤怒。 終於,還是確定了,亮亮的腦袋裡,確實有一個小小的腫瘤。

洗手間里,林夫人靠在牆上目光獃滯,有些失神。

「夫人。」趙以諾趕忙喊道。

「啊?以諾。」林夫人擦了擦眼淚,回過神來。

趙以諾知道林夫人心裡難受的很,便緊緊地握住她的手,眼睛里有幾分堅定,試圖給她一些安慰。

「亮亮會沒事的。」趙以諾說道。

林夫人看著面前的女人,點了點頭。

可是眼前最重要的是,怎麼和亮亮解釋手術的事情。

病房裡,顧忘坐在床邊和孩子玩著遊戲,看起來很是開心。

「爸爸,什麼時候我也可以變得像你一樣強大就好了。」亮亮眨巴著眼睛嘟嘴說道。

顧忘摸了摸孩子的頭髮,微微笑了一下。

「亮亮,其實爸爸很小很小的時候,生過一場病,還做過手術,就是因為那次手術爸爸才會變得如此強大……」顧忘展開了一段手術前對孩子的思想工作。

孩子聽得很認真很投入,顧忘每講到精彩的地方,他就誇張的叫起來,似乎是自己在經歷一樣。

「爸爸,為什麼你在手術前和手術后不一樣呢?」亮亮好奇的看著面前的男人。

顧忘猶豫了一下,隨即輕輕敲了敲孩子的額頭。

「不告訴你,等你病好了,爸爸再告訴你。」顧忘故意說道。

瞬間,孩子的眼神黯淡了。

其實顧忘只是想給他留一個懸念,一個支撐他養好身體的懸念。

「爸爸,那我什麼時候做手術啊?」孩子突然問道。

顧忘愣了一下,隨即恢復臉上的表情。方才,他只是想告訴孩子手術並沒有那麼可怕,可是……

「亮亮,你怎麼突然問起這個問題了?」顧忘撫摸著孩子的頭髮。

「你說的啊,你做完手術之後,變得很強大很厲害,我也想做手術。」孩子天真的回答著。

自始至終,顧忘都沒有想到,亮亮竟會這麼說。

「你想做手術么?爸爸來幫你安排好么?」顧忘心疼的看著面前的孩子,將亮亮擁進自己的懷裡,有些不舍。

他只是一個孩子,卻要忍受這麼多的折磨。

顧忘的眼神黯淡了。

「好啊,爸爸,你來幫我安排吧。」亮亮笑道。

其實,孩子又怎麼會不知道,這幾天,爸爸媽媽和外婆一直在為他的手術而煩惱。

那天,他無意間聽到病房門口醫生和外婆之間的對話,說什麼腫瘤和手術,自然心裡也就清楚了。與其讓他們痛苦著如何向自己說明手術的事情,倒不如自己先開口,裝作什麼不知道給他們一些安慰。

「你說什麼?亮亮主動開口要做手術?」趙以諾不可思議的看著面前的顧忘。

顧忘看了看趙以諾,又看了看林夫人,堅定的點了點頭。

「那是因為他知道了。」林夫人有氣無力的低聲說道。

亮亮的性格林夫人最清楚不過了。他是一個很懂事的孩子,從來不會讓別人感到為難。

瞬間,趙以諾的眼睛閃過一絲哀傷。

很快,手術事項已經安排妥當。

「亮亮,沒事的,放輕鬆。」趙以諾擔心的看著病床上的孩子。

林夫人眼眶早就已經濕潤了,不敢看向孩子。

「媽媽,你幫我安慰一下外婆,我一定會沒事的。」亮亮低聲說道。

「顧太太,要進手術室了,麻煩您鬆手。」醫生扒拉著緊緊抓住病床的趙以諾的雙手。

終於,孩子被推進了手術室。

林夫人坐在椅子上,雙手抱著腦袋,著急又焦慮。趙以諾兩眼通紅,緊張的搓著雙手,在走廊上徘徊著。

顧忘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手術室,生怕錯過什麼,凌辰站在一邊,看著趙以諾,微微皺起了眉頭。

不知道過了多久,手術室的燈還沒有滅。

「以諾,怎麼這麼久?」林夫人擔心的問道。

「夫人,等一下,再等一下。」趙以諾顫抖著聲音說道。

「啪!」

終於,手術室的燈滅了,門被打開主治醫生趕忙走出來摘掉手套額頭上全是汗珠。

「醫生,我兒子怎麼樣了?」趙以諾緊緊的抓住醫生的胳膊。

醫生閉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氣。

「放心吧,手術很成功,但是最近一段時間,需要好生休養。」醫生淡淡的回答。

瞬間,林夫人和趙以諾興奮起來。

「謝謝醫生!」林夫人激動的喊著。

「來了來了。」顧忘喊道。

孩子從手術室被推出來了。

看著病床上的亮亮,臉色蒼白,趙以諾很是心痛。

「不要打擾孩子,他需要休息。」說完,醫生離開。

病房裡,亮亮躺在病床上,閉著眼睛,打著點滴。所有的人都看著孩子,等待著孩子的醒來。

「額……」亮亮微微皺起了眉頭。

「怎麼了,孩子?」林夫人低聲問道。

「水……」亮亮嘀咕著。

趙以諾趕忙去拿水,遞到孩子面前。

「來,亮亮,喝點水。」

孩子緩緩睜開眼睛,試圖看清楚周圍的一切。

「爸爸,我是不是變得強大了?」亮亮有氣無力的說道。

瞬間,顧忘的眼眶濕潤了。

「孩子,你一直都很強大。」顧忘趕忙回答。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孩子的身體漸漸恢復,幾個人已經有了回國的打算。

「哎,你怎麼來了?」飛機場上,顧忘狐疑的看著面前的凌辰。

凌辰瞥了他一眼,緊緊攥著拳頭。

「我回國,和你有關係么?」凌辰冷冷的回答。

自從當年趙以諾出了車禍以後,凌辰和顧忘的關係已經算是破裂,如今還能站在一起,完全只是因為趙以諾。

「你之前不是一直在國外么?」顧忘低聲問道。

「我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凌辰微微抬起下巴狠狠地看著面前的男人。

「哎呀好了好了,搞什麼啊,今天是一個值得高興的日子,對不對?」趙以諾看著亮亮。

「對,媽媽,今天你要請客哦!」孩子興奮的喊著。

頓時,趙以諾沉默了。

就是因為上次的請客,才導致孩子受傷。

「額……我是說,今天晚上媽咪要親自做飯啦!」亮亮趕忙圓著。 為了更好的照顧孩子,趙以諾和顧忘直接回到家小山村。

這裡還是原來的模樣,山清水秀,村民樸實。

「林夫人,最近一直沒有見到你,去哪裡忙了?」鄰居問道。

「就是啊,幾天不見,大家都想你了呢。」

幾個女人嘀咕著。

「出去處理了點事情。」林夫人尷尬的笑道。

看著面前幾個女人熱情的模樣,趙以諾笑了笑。

「叮叮叮……」

顧忘看了看來電顯示,是山貓。

「老大,回來了么?」山貓著急地問道。

「嗯。」顧忘看了看旁邊的趙以諾。

「怎麼樣?查到了么?」顧忘小心翼翼的問道。

「那個人跑了,剛查到他的銀行賬戶里,之前有人給他打過錢。」山貓淡淡的說道。

瞬間,顧忘的眼神低沉了,寒暄了幾句以後,顧忘便直接掛了電話,只是臉上一片陰霾。

「怎麼了?」趙以諾趕忙過來問道。

「沒事。」顧忘輕輕拍了拍女人的肩膀,笑了笑。

今天是回國后的第一天,家裡的每個人都很開心,尤其是亮亮。他最喜歡和爸爸媽媽在一起的日子,所以老是纏著他們倆陪他一起玩遊戲。旁邊的林夫人看著孩子笑了笑,走進廚房。

「她回來了,你知道么?」蘇菲菲冷冷的問道。

主管愣了一些,隨即恢復臉上的表情。

「剛知道。」主管抿了一口茶。

「還記得我們的約定么?需要什麼,儘管開口。」蘇菲菲狠狠的說道。

還真是一個狠心的女人!

主管看著面前的蘇菲菲,眼睛里有一絲后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