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也拉回了成紀豪的注意力。

夜擎深依然背對著他,連頭都沒有回一下。

成紀豪立刻道:「深哥,賬已經結了,我先走了,你們慢吃。」

「嗯。」夜擎深依然頭也不回,沉沉地回了一句。

成紀豪也不敢再耽誤,這就走出了包廂。

但是在離開的時候,他都還很念念不舍地回頭看了一眼慕傾瓷的背影。

驚艷啊!實在是太驚艷了!

若是這樣的尤物,能被他弄到手……嘶……這該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啊!

只是不知道……她和夜擎深……到底是什麼關係了。 出了包廂以後,成紀豪立刻撥通了自家姐姐成夢芊的電話號碼。

「姐,姐!我問你,你和深哥之間,是不是出什麼問題了?」電話接通以後,成紀豪立刻出聲問道。

「……」聽到成紀豪的話,成夢芊微微蹙了蹙眉,但是像突然想到了什麼一般,她這再出聲問道:「你怎麼會突然這麼問?你是聽說了什麼,還是看到了什麼?」

「我剛剛碰見深哥了,他和一個女明星在一起吃早餐!你可不知道,我當著那女明星的面,喊了深哥一聲姐夫,我去,深哥那眼神,簡直像要把我給殺了!嚇得我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成紀豪說起這個事,在想到夜擎深當時那眼神的時候,都還覺得很心有餘悸。

聽到成紀豪的話,在聽到他口中的那個『女明星』,成夢芊知道,肯定是慕傾瓷無疑了。

她沉了沉臉,咬了下唇角后,這再沉聲地問了一句,「那女人……長得怎麼樣?和你姐比起來……誰更勝一籌?Aaron和她之間……表現得親密嗎?」

「呃……姐,就這麼跟你說吧!我長這麼大,還沒見過比那個慕傾瓷更漂亮的女人!那女人實在是太有味道,太有魅力,太勾魂了!真的是一眼就讓人難以忘懷的那種!若單從容貌來說的話,姐,你和她不能比。至於和深哥的相處嘛,若從正常情況來說的話,不算很親密,但是對於深哥來說,那可謂是很親密了!

因為走的時候,深哥是摟著她的腰走的!姐,你也知道深哥是從來不和任何人有這些肢體接觸的!」

成紀豪如實地把自己對慕傾瓷的看法,以及他看到的,慕傾瓷和夜擎深的相處,告訴了成夢芊。

聽到成紀豪的話以後,電話那邊的成夢芊,陡然間沉下了臉色,眸底像是瞬間蓄起了驚濤駭浪。她的雙手也猛然地握成了拳,后槽牙咬緊。

「姐……姐?你還在聽嗎?」見成夢芊半晌不說話,成紀豪不由得出聲喊了她一聲。

「紀豪,你要幫我。」冷靜下來以後,成夢芊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再面色凝重地對成紀豪說了這麼一句。

「這……這我怎麼幫啊?」成紀豪問道。

「對付女人,你最有手段了!你若是展開猛烈攻勢去追求那慕傾瓷的話,難保她不會對你動心!所以紀豪……你知道該怎麼做了,對嗎?」成夢芊低沉著嗓音,一字一頓地對成紀豪說道。

聽到這話的時候,成紀豪的瞳孔微微緊縮了起來,他有些驚恐地說道:「姐,你開什麼玩笑?!那可是深哥的人!我怎麼敢去染指!我這條小命還想要呢!」

「她不是Aaron的女人!我才是Aaron的女人!你忘了嗎,我才是Aaron的未婚妻,慕傾瓷那個女人,只是個不要臉的第三者罷了!而且現在Aaron也只是被她給迷惑了而已,等他清醒過後,他一定會知道,誰才是真正適合他的人!

所以,現在趁他們之間還沒有什麼感情的時候,你去追求慕傾瓷,把她變成你的人!這樣,一旦知道了慕傾瓷成了你的人,Aaron才會對她死心!」 成夢芊說這話的時候,眼底閃爍著瘋狂之色。因為情緒有些激動的原因,她額頭上的青筋,也在突突直跳動著。

對於她說的話,成紀豪卻是極不贊同,「可是……可是再怎麼說,那慕傾瓷現在也是深哥的女人啊!若是讓深哥知道我在追求他的女人,他不砍死我才怪!姐,我知道你想和深哥在一起,但是人家現在都已經有女朋友了,你就……」

「你懂什麼!我和Aaron從小一起長大,從小我就立志以後一定要成為他的新娘!好不容易雲姨答應了我,等Aaron30歲以後,就讓我們結婚!而這突然冒出來的慕傾瓷,卻鳩佔鵲巢佔據了屬於我的位置,你讓我怎麼咽得下這口氣?要我把我心愛的男人拱手讓人,這絕不可能!」

說這話的時候,成夢芊的情緒,仍然很激動。在說完這話以後,她再陡然沉下了嗓音,厲聲道:「成紀豪!你要是還把我當姐姐的話,你就幫我做這件事!」

說到這裡,她頓了下,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這再道:「至於Aaron那邊,你也不用太過擔心。我們兩家之間的關係畢竟擺在那裡,他是不會對你怎麼樣的,最多也就是威脅威脅你,不會對你造成什麼實質性地傷害!而且,在追求慕傾瓷的時候,你不會做得小心一點嗎?誰讓你明目張胆地追求她了?

哪怕後面Aaron真的發現了你在追求慕傾瓷,你也可以義正言辭地告訴他,你不知道慕傾瓷和他的關係! 總裁,離婚請簽字 而且,你要和他公平競爭!現在的Aaron,絕不是因為喜歡慕傾瓷,才和她在一起的!所以,現在對你來說,是最佳時機!」

不得不說,成夢芊的辦法,雖然有些瘋狂,但也的確,讓成紀豪很心動。

所以成紀豪倒也有些心動了。

不過有個問題,他倒是有些好奇……

「姐,你怎麼知道……現在深哥和慕傾瓷在一起,並不是因為喜歡她啊?」成紀豪蹙了蹙眉,有些狐疑地問道。

「這個你就別管了!照我說得去做就行了!你敢說,在看到慕傾瓷那個女人的時候,你不心動?」成夢芊知道成紀豪心裡已經開始動搖了,所以她再出聲反問了他這麼一句。

「我……」成紀豪一下子就被成夢芊給問住了。

「行了!我等你的好消息。我這邊還有事,先掛了。」成夢芊也不再跟成紀豪多說什麼了,說完這句話以後,她掛斷了電話。

————

把慕傾瓷送到片場以後,夜擎深就離開了。

慕傾瓷現在的心情,倒是蠻平靜的,所以在拍戲的時候,她也很容易就進入了狀態,並且把和她搭戲的人,也拉進了狀態里。

一般慕傾瓷拍戲的時候,都是一次過的,最多也就兩次,三次幾乎沒有。

這一點,著實讓方明濤滿意。

他不由得再次感嘆著,這不愧是陽艷老師的愛徒,這演技還真是杠杠滴!

中場休息的時候,慕傾瓷正坐在椅子上吃著冰淇淋,玩兒著手機。

作為本劇的女一號,她的待遇,和別的女演員的待遇,那是完全不同的! 然而就在這時,侯敏麗卻突然朝著她走了過來,然後抽抽噎噎地對她說道:「瓷姐,我的手被燙傷了,我現在需要去醫院一趟。」

聞言,慕傾瓷立刻放下手裡的冰淇淋,然後站起來,拿著她的手一看。

果然,右手被燙傷了好大一塊,紅了好大一片,而且隱隱還有些要起泡的趨勢了。

「這是怎麼回事?」慕傾瓷的臉,當即就沉了下來,然後出聲問道。

「是齊卉,她走得太急,衝撞了我,就不小心把杯子里滾燙的開水,潑到了我的手上。」侯敏麗解釋道。

一邊說話的時候,她一邊疼得直吸涼氣。

「你別去醫院,我一會兒給你上藥。現在,我們先把這件事處理了!那個齊卉是誰?」慕傾瓷拿著她的手看了看以後,對她說了這麼一句,先安撫住她,然後再出聲問道。

「她……她是……是……」侯敏麗說起這個人的時候,卻顯得有些猶豫了。

而就在這時——

「慕小姐。」一個嬌嬌柔柔地聲音,突然傳進了慕傾瓷的耳朵里。

慕傾瓷扭頭看去,發現她的身後,站著兩個女人。

一個是劇里沈零兒的飾演者毛曉依,而另外一個,應該是她的助理。

「毛小姐有事?」慕傾瓷問道。

「是這樣的,我剛剛聽我的助理說,她不小心把水潑到了你的助理手上,燙傷了她,所以我特地來看一看她的傷勢,然後讓我的助理,給你們道個歉,她不是故意的。」毛曉依很是歉意地看著慕傾瓷,再柔聲地向她解釋了,自己的來意。

而她的話音剛落,她的助理齊卉,這便立刻接話道:「慕小姐對不起,敏麗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曉依姐急著要喝水,所以給她接好水以後,我也有些慌,走得就很急,不小心衝撞了敏麗,所以才將杯子里的水,潑到了敏麗的手上,真的很抱歉。」

話說到這裡,齊卉再可憐兮兮地看向了侯敏麗,咬了咬唇,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對她說道:「敏麗,你不會怪我的,是不是?」

明明她是在對侯敏麗道歉,但是不管是她的表情還是她的眼神,抑或是她的語氣里,都沒有半分覺得自己錯了的意思,一點兒歉意都沒有,相反,慕傾瓷還從她的眸底,隱隱看到了幾分得意。

而她最後那句話,更是說得極有深意。

『你不會怪我的,是不是?』

這話是什麼意思?呵……意思就是,我已經向你道歉了,而且也已經表明了,我不是故意的,所以,你被燙傷了,也就被燙傷了吧。難道你還要責怪我,還要不依不饒,或者是把我也燙傷嗎?

那樣的話,沒有道理的人,可就變成你了。

呵……這可就有意思了。

慕傾瓷輕輕地瞥了毛曉依一眼,她雖然表面上也裝作一副很抱歉的樣子,但是她的眸底,依然是清明一片,絲毫不見任何的歉意。

那麼現在事情究竟是怎麼樣的,就已經很明朗了。 看來……有人是看不慣她啊!但是呢,又不能明目張胆地跟她作對,所以,就拿她的助理來開刀了。

想到這裡,慕傾瓷輕輕地牽唇笑了那麼一下,然後再懶懶地瞥了那齊卉一眼,出聲問道:「不是故意的?」

慕傾瓷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面色是平靜的,情緒也未見任何的波動,甚至語氣都沒有任何的變化。所以這一時間,竟讓毛曉依和齊卉倆人,都有些摸不准她此時的想法。

但是既然她都出聲問了,那齊卉也只能點點頭,乖乖地回答道:「嗯,慕小姐,請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說到最後這句話的時候,這齊卉的聲音,甚至開始有些哽咽了,整個人也瞬間變成了可憐的小綿羊。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慕傾瓷欺負了她呢!

「……」慕傾瓷不禁有些無語。

所以……她這是遇到白蓮花了?

而且還是一個……長得不怎麼樣的白蓮花。

「有件事,我倒是有些好奇啊。你說,毛小姐說她想喝水,所以你過來給她接水。怎麼?這大夏天的,她要喝滾燙的開水?她喝得下去?」慕傾瓷雙手環胸,一臉玩味地看著齊卉,輕輕地扯了扯唇角后,再這般出聲反問著她。

齊卉:「……」

毛曉依:「……」

慕傾瓷的話,倒是瞬間就把她們兩個給問住了。

毛曉依的眼底,有著一抹慌亂之色,一閃而過。

她轉了轉眼珠子,腦子立刻想到了什麼,這再扯唇對著慕傾瓷笑了笑,出聲給她解釋道:「是這樣的,我最近經期,肚子很不舒服,所以必須得喝熱水,而且我不喜歡冷水和熱水混合在一起,必須是滾燙的開水,等它慢慢變涼。」

「是嗎?」慕傾瓷哂笑一聲,再繼續反問道:「但是你的助理不是說,因為是你急著要喝水,所以她才走得急嗎?那既然都是滾燙的開水了,就算是立刻拿到你的面前,你也喝不了啊。既然如此,她急什麼?」

「……」慕傾瓷再三的質問,把毛曉依逼得很緊,一時間,對於她的這個問題,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來解釋了。

而在場的其他演員和工作人員,都將她們的對話聽了進去,也都對這件事,有了各自的想法。

只不過,這種事,在劇組裡,那也不是什麼好稀奇的事。

所以很多人都選擇,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而這時候,唐星澤走了過來。他站在了慕傾瓷的旁邊,看了毛曉依和齊卉一眼,再看向慕傾瓷,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看到唐星澤來了,毛曉依和齊卉的眼底,都出現了一抹心虛和緊張之色。

如果唐星澤也參與到了其中,那麼這件事……可就不那麼容易,輕易過去了。

「沒什麼大事,就是毛小姐的助理,拿開水,不小心燙到了我的助理而已。」慕傾瓷對著唐星澤笑了笑,再這般極為隨意且淡然地說道。

只不過,她卻是很刻意地咬重了話語里的『不小心』,以及『而已』這兩個詞。

【今天更新完畢!求票票~求收藏~求留言~求打賞~求五星評分呀~~~三條五星評分加留言得書幣的活動還在進行中~小仙女們多多參與啦!!】 聽到慕傾瓷這話,唐星澤當然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所以,這隨即,唐星澤也出聲笑了起來,然後看著毛曉依和齊卉倆人,反問了她們一句,「所以……這大夏天的,毛小姐還喜歡喝滾燙的開水?」

那眼前這形式就很明朗了,唐星澤自然是站在慕傾瓷這一頭的了。

齊卉當即就有些慌了,如今唐星澤星少也摻和進了這件事里來,那這件事肯定是不可能就這麼算了。

毛曉依也深知,唐星澤是她得罪不起的人,而且看目前這情況,唐星澤很明顯地是站在慕傾瓷這邊,幫她出頭了!

所以,當即,毛曉依立刻轉身,『啪——』地一聲,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了齊卉的臉上。

齊卉的頭,被打得偏了過去,她當即就伸手捂住了自己那被打得火辣辣的臉,眼眶開始泛紅,

打完她以後,毛曉依再看向慕傾瓷,低垂著眼帘,輕抿著唇角,道:「這件事的確是小卉做得不對,所以還請慕小姐能大人不計小人過,饒了她這次吧!」

說實話,慕傾瓷都沒想到,毛曉依竟然會如此當機立斷,直接就伸手扇了自己助理一耳光。

不過,既然這耳光都扇了,那麼她若是再揪著不放,也的確是有些說不過去了。

所以慕傾瓷淡淡地眨了眨眼,這再道:「下次可要注意一點了,別再這麼毛毛躁躁的。」

「是,我知道了慕小姐。」捂著臉,齊卉通紅著眼眶,吸了吸鼻子,極其委屈又可憐地應了一聲。

說完這話以後,她再低垂下了眼帘,那睫毛遮擋下的眸子里,卻是閃過了一抹猙獰之色。

這件事,因為有了唐星澤的介入,而解決得非常順利。

事後,慕傾瓷回了保姆車那邊,拿到了她的隨身小包,從裡面掏出了一個小的陶瓷瓶。

不過,在準備給侯敏麗上藥的時候,慕傾瓷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這再掏出手機,給侯敏麗現在的手,拍了一張照。

拍好照片以後,她再將瓶子里的綠色液體倒在了侯敏麗的手上。立刻,侯敏麗就感覺到了一陣涼悠悠的舒適感從那原本被燙得火辣辣的手上傳來,疼痛感瞬間消失了。

「瓷姐,你這東西好神奇啊!瞬間不疼了誒!」侯敏麗一臉激動地看著慕傾瓷,再感嘆道。

「嗯,效果很好的,明天你來我再給你塗一次,就好了,保證不會留下任何痕迹。」收好小瓷瓶,慕傾瓷道。

「真的啊?!」侯敏麗一臉驚訝又驚喜地看著慕傾瓷,驚呼道。

「那當然!」慕傾瓷挑了挑眉,道。

開玩笑!這可是她家娘親大人親自調配的東西,能差得了嗎?

就是重度燙傷,或者是燒傷,只要堅持塗抹這個葯一段時間,都能好得完全,別說這點小傷了。

「謝謝瓷姐!」侯敏麗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所以,她也沒有去過問慕傾瓷手上這個東西的來源,當即就笑眯眯地對她道了聲謝。

「沒事兒。」慕傾瓷擺擺手,道。

【臨希繼續賣萌打滾求票票~求收藏~求留言~求打賞~求五星評分呀~~~書評區的活動,小仙們積极參与嗷~~】 其實說起來啊,侯敏麗被燙傷,也是因為她。

那毛曉依,明顯就是想要給她一點兒教訓,所以才拿侯敏麗開刀的!

呵,不過她倒是想了解了解,她到底是哪裡讓這個毛曉依不痛快了!

侯敏麗離開以後,唐星澤看了一眼慕傾瓷手裡的小瓷瓶,這再沉聲對她說了一句,「以後這些東西,你還是少拿出來為妙,知道嗎?」

畢竟這個東西功效實在太神奇,太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了。

「嗯,我知道了。」慕傾瓷也知道唐星澤的意思,所以她點了點頭,乖乖應道。

「對了師哥,你對這個毛曉依,有什麼印象沒有?」慕傾瓷突然想到了什麼,側頭看向唐星澤,這再出聲問了他這麼一句。

蹙了蹙眉,想了想后,唐星澤再搖頭,「我對這個人不是很熟悉,好像只合作過一次,不過……被你這麼一說起,我倒是想起了一個事。這個毛曉依的經紀人,你也應該不陌生。」

「……」聽到唐星澤這很有深意的話,慕傾瓷扭頭看了他一眼,眼含狐疑地眨了眨眼后,這再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一般,挑眉問道:「她的經紀人……是葉敏慧?」

「不錯。」唐星澤點點頭,應道。

頓時,慕傾瓷就露出了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她輕笑了一聲后,再雙手環胸,然後單手摩挲了下自己那精緻又線條完美的下頜,看著唐星澤,問了他一句,「嘖,師哥,你說……毛曉依此番行為,跟葉敏慧有沒有關係呢?」

慕傾瓷的問題,讓唐星澤的眉心再次擰了擰,隨即舒展開后,他再輕抿起薄唇,淡淡地說了一句,「這個……還真不好說。葉敏慧這個人吧,在經紀人的圈子裡,口碑還是不差的。又有能力,人緣也不錯,關於她的負面新聞,倒是少之又少。我和這個人沒怎麼接觸過,所以也不清楚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