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也許被人打過招呼,連把他倆叫回警局詢問都沒提。

這表面安靜之下,一些人卻無法平靜。

葉鎮的特種小組都很震驚,也很納悶,他們可是知曉昨晚都發生了什麼。

城內的幾處戰場,處處觸目驚心,殺人跟切菜似的,那些人都沒有還手之力。

他們可是認得一些彎刀盟老對手的,一些精英打手和他們的組員都不差什麼,但都凄慘的死在各處。

還有那個工業園,他們冒火闖入,還是知曉裡面曾經歷過什麼,面色都不好看,然後就任由燒毀了。

作為一線戰鬥人員,他們都覺得殺得好。

換成他們,他們也想殺,但若沒有命令,他們一般不能出動,況且等他們大舉出動,往往早被一些老狐狸轉移了。

最關鍵的是,他們都能看出,幾處都是一個人出的手,一夜輾轉各方,這得多快的速度。

然後就是城外的狼藉,他們還得去處理。

花顏 城外的戰場,更加觸目驚心,彷彿很多凶獸肆虐過,絲毫不差於上次鬼槍等三大王者的廝殺戰場。

這處戰場,他們都知曉,是那個年輕的不想話,他們曾經還有人懷疑的年輕人。

這幾天的南州,真是風雨滿城。

前不久,世界地下組織暗龍榜高手大戰,先是紅色精英就讓他們頭大,後來又黑暗王者,結果就是這等讓他們束手無策的對手,世界總共就那麼幾個,一下子都死在他們南州市,前後死亡的時間都沒幾秒。

簡直像是在做夢,他們南州都跟著出名了。

鬼槍都成特種小組很多年輕人偶像了,太牛了。

現在又多個百里雲飛,這個平時看起來大男孩般的特使,難道已經不差於鬼槍?

之前的事情才兩天,今晚又出大事。

百里雲飛每次都第一次出現在現場,承認都是他做的,全部包攬下來,一些人全部該殺。

惡魔總裁來敲門 不是爭功,他也不需要,免得麻煩。

一些事都被壓下,這已經超出普通人認知。

沒人敢多說什麼,玄盟下來的特使,對於一般事情,都能先斬後奏,權利極大。

不論是彎刀盟,還是華天集團暗地裡做的事,確實該滅。

政府某些老傢伙也被嚇得不輕,不敢動作,他們很多和這兩個勢力還有著不錯關係,當然有的只是正常往來,有的就不一定了。

如今的時代,比曾經更黑暗。

葉鎮心驚,他實力最強,還是能看出一些端倪,不怎麼確信百里雲飛的話。

他覺得城內應該是另有其人,出手那人,和百里雲飛的劍不太相同。

不過他也沒有提出疑問,既然已經解決,壞人都死了,那就好。

他們特種小組,還是解決一些較為正常事情,太過超常的他們很難處理。

百里雲飛接過去,胸有成竹。他不用多過問,做好自己的就好。

「又是那個人,到底是誰呢。」百里雲飛離去,嘴角拂過輕笑,現在他已基本確定,應該不是家裡派的高手。

先不說家裡不會隨便派出這等強者,後來那個工業園,也不會隨便參與,大家族牽扯太多。

他沒照過面,不能完全確定,也感覺那個人至少得有頂級紅色精英的實力,家中這種級彆強者也很少,不至於會一直在這邊。 溺愛成婚 尤其這個人的作風果決,和家裡的柔和內息不同。他修鍊的就不是家族武學。

這真是路見不平的隱世高人,還是在為孤兒院,甚至為她出頭?

「乾淨利索,倒是有些像一個人的風格。」百里雲飛自語,「鬼槍,不會是你吧,你還沒走?」

不管怎樣,百里雲飛沒有惡感,這人算是幾次幫了他,從行徑來看,並非壞人,這是武者的相惜,他不擔心。

反而他有著期待,戰意,若是可以,他想試試,到底誰更強。

只是友情切磋,很久沒有遇到同級的對手了。

昨晚雖然受傷,也是司徒沖操控凶獸埋伏,到最後都沒敢露面,這種戰意都不純粹的對手,他打心裡看不上。

相反那個出手的人,來無影去無蹤,一往無前的氣勢,走了很久都能感覺到。

****** 葉鎮也想過鬼槍,不過又搖頭,江湖傳聞,鬼槍早就走了,甚至已經出事。面對兩大王者,就算真勝出,也得是重傷吧,不可能這麼短時間又出來。

那又是誰,南州還是這等層次的高手?

他很納悶,還好這個人像是嫉惡如仇的,或許根本就是特使的朋友。

算了,葉鎮搖頭,不入十段紅色精英級別,他還沒資格參與太多。

他很遺憾,他喜歡武道,若不是年紀稍大,也可以沖一衝,如今倒是難了。

他沒有趕上好時候,年輕時天地剛剛復甦,有人打破極限,但極限有限。

隨著時間,一些高手不斷打破極限,越來越強。

曾經一些巔峰高手,古武強者,一派宗師,老祖人物,往往也都七八段就頂天了,即便這樣,也遠勝一般搏擊冠軍。

正常搏擊冠軍,還是六段左右實力。

但慢慢的,天地變化,極限不斷打破,有人突破九段,十段,十一段,甚至傳聞還有人運氣好,成就超凡……而他已經不再年輕,何況他不是世家子弟,並沒有系統的傳承和資源。

他渴望見到巔峰強者交手,找些靈感,可惜幾次都沒有見到。

這是武者的遺憾,他也有自己職責。

賀曉曉從司徒沖那裡出來,也聽說華天集團的事情,反而別的都沒有聽說,更沒有聽聞千星被抓,或者被通緝的消息,這讓她震撼。

「是你嗎?」賀曉曉喃喃自語,她心中難受,多麼希望是為她做的,不過她知道,肯定不是。

為了那個女孩,他簡直捅破了他,竟然能沒事?

這本應該是為她的。

轉念又想起那個男人,司徒沖,他氣質斐然,優雅高貴,這才是真正的大勢力子弟,雖然她根本不知道來自什麼勢力。

華少和這個人比起來,根本就像是暴發戶,差的太多,尤其是見過華少的不堪之後。

司徒沖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聊了一些無關瑣事,讓她疑惑,她本來都在決定要不要出賣千星呢。

不是別的什麼,千星最後那一絲殺意,讓她驚懼。

既然沒別的,她也有些想法,司徒沖這種出色男人,到哪裡都會吸引人。

不過想起自己已經被華少玩弄過,她都有些自慚形穢,那個男人看著太出色。想著又很不甘,若是千星早些告訴她,或許都不會有這些事。

但再想想,她又自嘲,她確實沒資格怪人。

「有意思,這個變數,到底是誰呢?鬼槍?」司徒沖搖頭,應該不是。以己度人,在他看來,一個地下殺手,來做好事,簡直是開玩笑。黑暗王者顧名思義,哪個不是地下世界狠人中的狠人。再說鬼槍應該早就離開。

「不管你身份是什麼,知道你是誰就好了。」司徒沖冷笑,儒雅溫和消失。

那晚他正好看到千星抱著百里夕月出來,已經知曉,現在更是查到。

當時前有實力不明的千星,後有百里雲飛緊隨跟來,他沒敢露面。

「和本少認定的女奴同居,這一條,你就是死罪。不,你會生不如死的,實力不錯,把你煉成活死人如何呢?呵呵,期待你加入,和我的小寶貝們作伴。」他說的小寶貝,就是他控制的幾頭凶獸了。

百里雲飛也有些線索,有所猜測,他沒有敵意。他一心修劍,並沒有這些心機,倒是還未鎖定誰,他也沒有碰巧遇到。

「叮鈴。」千星的通訊儀響了,正是蘇珊娜來了消息。

「鬼,我就知道你沒事的,你還在南州那邊嗎?那邊又發生大戰,還有妖獸參與,規格不低,疑似黑暗王者,不會是你吧?不過情報說那人用劍,事發突然,不比上次血色曼陀羅那樣囂張,弄得人盡皆知,具體倒也沒人清楚……」

「哦?用劍的?」千星瞬間就想起前晚的那個人,思緒飄忽,很快捕捉到一絲,「把那個特使的資料給我。」他想起那個特使傳聞也是用劍。

「他的資料屬於絕密,能夠查到的不多,他叫百里雲飛……」

「什麼?」千星忍不住輕呼,一條線索快速在他心中清晰起來,「我知道了。」

「鬼,你保重,我還在忙,先掛了,這幾天都忙,有急事暗密聯繫。」蘇珊娜說著就掛了通訊儀。

千星覺得好似漏了什麼事,「喂,蘇珊娜,借我點錢。」再看過去,已經不在線了,千星有些納悶。

百里雲飛,近乎劍意的氣息,應該是了。

千星幾乎確定,那晚過來的就是百里雲飛,這個玄盟特使。

竟然是王者實力。

千星微笑,眼底精光,也有戰意。

他若恢復巔峰,此人還有所不足,等其人劍合一,才可作為對手。

不過現在自己有暗傷,不足巔峰,此人應該就不差什麼。

不論是千星,百里雲飛,還是司徒沖,對於昨晚那些事都沒怎麼在意,轉頭拋之腦後。

小角色,殺了就殺了,不值得重視。他們已經站在巔峰,可以無視很多世俗規則。

不過一時間,南州市的一些政商都有些壓抑,他們有的未必夠格知道太多,但還是能夠猜測到華天集團的傾倒不正常,還有彎刀盟。

還有外面,難道有凶獸已經敢在他們南州附近肆虐?這麼嚴峻嗎。很多人都在打聽,但也很難打聽到,玄盟出面壓下,涉及機密,誰敢隨便泄露。

……

「想什麼呢?」百里夕月在旁邊喊道,看著千星很自然的跟她回家,她小臉紅過之後,又氣不過。

「還真把這裡當自己家了?我怎麼這麼倒霉,錢都被你騙了,你現在還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說,你準備什麼時候還錢。」百里夕月決定敲打一番。

「我不是騙子。」千星糾正,「你這麼漂亮,我怎麼忍心,就算要騙,我也把你先騙過來。」

「找死啊。」百里夕月像小老虎衝來,不過接著又成了小貓,看向一側,「房東大姐,你也在啊。」

「夕月啊,該交房租了,你也知道的,家裡孩子還要上學,大姐也不容易。」中年女人說道,「昨天我去了,你那裡沒人,要真不行,我也只能租給別人了。」

「這樣吧,明天,明天給你送過去。」千星上前說道。

「咦,這小夥子是?」女人看的千星,有些疑惑,不過千星的氣質還是讓她多看幾眼,那是自信的傲骨氣質,一看就不普通。

千星故意顯露的。

「他是……」百里夕月頭疼怎麼說。

「你都看到了,還用問嗎。」千星微笑,「放心吧,主要是這兩天忙,明天給你取錢。」

「既然帥哥都這麼說了,那我明天再來,大姐家裡也不容易。」中年女人笑道,「夕月,你男朋友不錯。」

百里夕月乾笑幾聲,等人走後,已經轉成冷笑,「哼哼。」

「怎麼樣,月兒,我幫你搞定了。」千星彷彿沒有看到。

「搞定個屁,明天?明天你有錢給我?她家裡要真困難那沒得說,根本沒有。」百里夕月發飆,然後又是警惕,「還是你這混蛋又想溜?」

「你就不會說下月,不,下下月再給她嗎。」

千星一臉無語,我說下年好不好?

****** 「做人要誠實,要謙卑,但有時候也得變通啊。」回到家裡,百里夕月覺得好好給千星上一課,隊里抓回去的不良青年,都是她教育的。

「比如這次……算了,還是說張奶奶,他老人家對你那麼好,把你當成自己的孩子,你怎麼忍心騙她?還說自己進了很好的公司。」

「還有,你為什麼怕進警局?」

「我沒有吧,我又沒犯罪,進去影響多不好,我是一個孤兒,無父無母,被奶奶撿到……我只有奶奶一個親人,不想讓她擔心,你也看到了……我喜歡我的工作,只是離家太遠,後來想想,就給辭掉了,我想找個離家近的,後來……」

「是嗎,你太可憐,太不容易了。」百里夕月感動,「我原諒你了。」

「謝謝。」千星臉色古怪,差點笑場,開個玩笑至於這麼嚴肅嗎。

「但你不能這麼荒廢自己啊,明天我給你介紹個工作,你去好好乾,不要讓奶奶擔心,就算你沒拿到畢業證,憑我的面子,應該也能讓你去的……」

「等等,我沒畢業證?」上次是狐疑,這都確認了?

「這不丟人,浪子回頭金不換,就算你經常掛科,被學校勸退,只要現在開始努力,將來一定可以的……」

千星無語,嘴角抽動。

「停。」千星喊住,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我沒掛科,也有畢業證,我還修了三學位,只是現在還沒畢業,沒發而已,你不也還沒發嗎。」

這點倒不是吹噓,隨著實力提高,他的心神也很強大,學習起來很快,近乎過目不忘,沒事回來,大多時間又喜歡去圖書館看書。

「我學習很好的。」千星認真道。

「真的?」百里夕月還是狐疑,「嘻嘻,那就更好了,我也不用讓梅姐為難,明天你就去面試。」

「不去行嗎?」千星古怪看去,「再說我明天上班,也沒錢交房租啊。」

「到時候你再去給房東解釋。」百里夕月哼道,「剛剛占我便宜,讓房東誤會,不是很自得嗎。」

「我得先算算,你的工資該怎麼還我,還有這兩天的吃住,你半年的工資都得抵押……」

「……」千星無語。

「到了公司,你要好好乾,別給我丟人,就算你學習好,工作和學習不一樣,你也要更加努力……」千星沒發現,這丫頭還有這潛質。

不過他絲毫不排斥,反而心中暖暖的,關心他的人不多,屈指都數不到幾個。

「你真學習很好?你不會又騙我吧?」百里夕月走在前面說著,忽然又回頭看去。

「真的。」千星鬱悶,「我很像說謊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