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二錢則警惕的盯著子夜書生的一舉一動。

子夜書生輕蔑一笑

」看著我幹嘛,我又不會吃了你,

是愛上我了嗎?(讀心語)「

」我呸!上次的事我記下了,你給我聽好了!有我二錢在的一天,你就休想傷到我家小姐一毛!(讀心語)「

二錢往地上狠狠的吐了口水

」放心吧!我巴不得你家小姐長命百歲!(讀心語)「

李白雙手抱在胸前

」第一次親眼看這天眼探曉過去和未來,果然名不虛傳!「

印尼回頭看向李白

」歐巴!你來了!「

李白撮滅一根煙冷漠的說道

」回頭在收拾你們乾的好事!「

印山紅想起一小時前爆料的微博消息瞬間涼涼。

」愣什麼愣!還不快施法給我查!「

……………………………………………………………………………………………………………………………………..

只見又回到了科爾沁大草原上。

風噓噓的吹,草叢中發出奇怪的啐啐聲。

這是在離多哩河不遠處的野草灌木叢,遠離篝火,遠離喧囂。

靜夜,

只有烏鴉在枝丫上」咕咕!咕咕!咕咕……「的叫聲和少女的嬌微的喘息聲。

草叢裡是一對痴男怨女正相互糾纏在了一起。

「索爾多,啊哈~不要!啊~啊!」

……………………………………………………………………………………………………………………………………………………

索爾多:草原上的一個不知名的小貴族,對葉赫那拉王室的公主—葉赫那拉婉晴一片痴心,也是公主在草原上的青梅竹馬。

兩人經常在河邊私會,但今晚卻是他們的最後一次見面了。

………………………………………………………………………………………………………………………………………………….

「為了葉赫那拉部落的安全和整個部落在草原上的地位,父王要將我嫁給大清皇子—愛新覺羅豪格,

我、

唔~」

嘴已被一團熱乎乎的肉堵上。

索爾多傷心的向心愛的公主索吻,

其實他早就知道了這個消息,剛剛眼線來報,

他就一直焦急如墳的在這裡等著公主的幽會了。

公主也熱烈的回吻。

影后歸來,前夫簽名請排隊 兩個心碎的人兒緊緊相擁

「婉兒,

不要離開我,

婉兒~」

耳邊心碎的呢喃就像一把把鋒利的匕首戳向少女的心房,

少女不顧身邊的鋒利的碩石淤青了臂膀緊緊擁抱著自己的愛人,

儘管身上承受之痛讓她接近窒息,但一想到即將的離別於是乎又用力狠狠的抱緊自己的愛人,生怕他會消失不見了似的。

………………………………………………………………………………………………………………………………………………………

葉赫那拉婉晴:草原女子,葉赫那拉氏的公主,也是葉赫那拉最尊貴的大祭司,被譽為神的少女,精通巫蠱之術。

愛人的離開最終導致了她的黑化。

………………………………………………………………………………………………………………………………………………………

凌亂的衣服散落在草叢間。

「索爾多,我愛你~」

機槍亂射了進去。索爾多腦袋嘛嘛的死死的抱著公主,在她的額上,眉上,耳垂上落下深深的吻,深情的目光灼熱的燃燒著,如同盛開的玫瑰,不管白天黑夜繼續的沉醉

「婉兒,別離開我~」

公主傷心欲絕的依偎在愛人身上,索爾多滿足的吻了吻公主馨香的玉手,抬眼望著散去的星辰…….. 「我若離去,

我的父王,

我的國家,

我的子民該如何是好?

我是公主!我不能這麼自私!

為了一己私慾我就要拋下整個葉赫那拉部的生死存亡嗎?

我們都不可以選擇自己的出身,不可以選擇自己的父母,也不可以推卸自己來世的責任!

我是葉赫那拉王室唯一的公主,受盡萬千寵愛。

擁有一個尊貴的身份,享有一個國家子民的愛戴,

而我又有什麼資格在國難當頭時臨陣脫逃?!「

沁涼的河水從胯下緩緩的流過,

多璃河上—整個科爾沁大草原上唯一的水源,養育著這裡世世代代的游牧民族。

一男一女緩緩向水流峻急的河中走了去,

但一瞬間,

女子停了下來

「索爾多,對不起。我不能為你殉情!」

「為什麼?你難道要嫁給那個大清國來的小白臉嗎?

你是不是看上那個中原來的小白臉了!

婉兒,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是變心了嗎?「

索爾多激動的抱住公主,

「我沒有!

你怎麼能懷疑我對你的忠誠呢?

婉兒眼裡心裡只有你啊!爾多!」

多璃河的河水依舊在潺潺的流著,兮兮噓噓的流水聲清澈動人,東方的旭日已悄悄越過地平線,索爾多完成身下最後一射,氣喘吁吁的放開公主,癱坐在水中。

…………………………………………………………………………………………………………………………………………..

在天眼幻境內,

婉兒公主的身體在初陽的照耀下發生了神奇的變化,

是一個小小的孩子!

「這應該就是小土了吧。

既然不是我的小孩兒!

還不馬上立刻給我把微博給我刪了,在網上向我公開道歉!」

李白一腔怨氣囫圇吞棗的吐了出來。

「再看看嘛,你們就不好奇後面發生了點什麼嗎?」

黎陌饒有興趣的說道。

……………………………………………………………………………………………………………………………………………

轉眼又回到了五百年前。

兵臨城下,為首的正是手拿寶劍的愛新覺羅.豪格。

」就憑你們?再加上十倍也不是我們的對手!

我們葉赫那拉部是不會向你們所謂的大清王朝妥協的!

葉赫那拉民族是東方大地上旭日的民族,每一個戰士都是驍勇善戰,浴血殺敵的!

葉赫那拉氏皇室尊貴的血統豈容你們欺凌,

我五萬將士們就算是死!也絕不會向你們俯首稱臣的!

葉赫那拉的勇士們!

你們說是不是!「

「葉赫那拉!葉赫那拉!葉赫那拉!……「

身後的勇士們將鐵馬騎得錚錚作響,雷鳴般的咆哮震耳欲聾。

」鏘鏘鏘鏘鏘鏘!!!「

」哦?是嗎?「

愛新覺羅.豪格從衣帶里掏出一宗羊捲軸得意洋洋的對壘

「老東西!

你知道我手上的這是什麼嗎?

—葉赫那拉兵防布陣龍圖騰!

哼哼。

沒錯!

就憑我能拿下你們葉赫那拉,

殺無赦!」

身後大軍齊聲開吼

「殺無赦!殺無赦!殺無赦!……「

「駕!駕!駕!馭~爹!

這是怎麼回事?女兒不是答應和親了嗎?為什麼還要開戰!」

清軍八旗人馬已將葉赫那拉大汗的軍隊團團包圍,

「婉兒?」

嶺坡上的將軍微為震撼,揮手示意身後的士兵停下。

嶺坡下,

「婉兒,

爹對不起你!

爹不能在保護你了,

我的孩子!

身為葉赫那拉的王!

我要和我的子民戰鬥到最後一刻!

你走罷。

嫁給豪格,做個幸福的新娘!我唯一的女兒!你一定要成為王后!葉赫那拉氏的未來就在你的手上了!」

向來嚴厲的大汗露出了柔情的一面

「爹!

您不要這麼說,

您永遠都是我英勇偉大的父親!

身為葉赫那拉最後一位公主,國家的大祭司。若舉國被滅。女兒絕不會苟且偷生獨自存活的!

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