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交通不便,等流民涌過來述說那戰場的慘狀的時候,已經又過了幾日了。

此刻,一支肅穆的軍隊從宮中離開。

為首的居然是一個女子。

然而此刻沒有人能說出什麼勸解的話。

李南國扁著嘴將哭未哭,他將在宮中留下。

原本神佑打算把他送到漉山上去的。

但是太后瑰說可以留在宮中,陪陪她,她不想一個人等太久。

太后瑰坐在車攆里,車簾偶爾被風吹開。

這個經歷了喪夫,如今又恐怕要經歷喪子的女子,頭髮上染上了風霜。

她沒有嚎哭,經歷過多了就知道,哭是不能解決問題的。

當然最初也哭過。

我家夫人是隱藏大佬 看著戰馬上身穿男裝的女子,太后瑰眼中盛滿擔憂,也有著一絲欣慰。

之前神佑來找她,說了一句話:「我要上戰場,我要親自去找他。」

千言萬語,國家大事,一句話太重。

她沒有勸解,只是以為是神佑太難過而說的。

就像有人在親人去世的時候,哭著說我要陪著你去。

實際上,不能真的陪著去死。

她只能抱著這個孩子,像抱著自己的孩子一樣。

可是沒有想到,她居然真的要去戰場。

她穿著一身男裝,有點瘦,好像又回到了第一次見她,到熙國皇宮的模樣。

太后瑰都有點恍惚,如果不是自己當初堅持,是不是一切會不一樣。

看著她爬上戰馬,荒唐又真實。

繼皇上失蹤半月之後,皇后突然發作,以雷霆之力抄了孟君的家,治謀逆之罪,誅九族。

從搜出證據到認罪殺人,短短几日而已。

連太后瑰都有些驚訝,她向來知道自己選的兒媳很厲害,卻沒有想到她居然到了這樣的程度。

甚至腦海里也有過一絲擔憂。

而後,她卻毫不念棧的要奔赴戰場。

她說她要去找他。

朝臣中願意去的不多。

上一次熙皇御駕親征,不少人搶著去。

可是這一次,幾乎所有人都靜默了。

經過戰亂的申國人變了。

變得比荊軍還要誇張,燒殺搶奪,無所不盡極其,像是一隻被欺負的狠的綿羊,忽然就變成狼了一般,甚至比狼更凶更惡。

這些申國士兵以前面對荊國大軍的時候節節敗退,此刻入侵熙國的時候,卻兇狠如虎。

把荊國大軍加之於他們身上的災難,加倍的加之於熙國人身上。

朝臣都知道這戰難打,況且誰知道還有沒有姦細沒有抓出來,萬一背後又有人放冷箭,你打的再厲害也沒有用,最終還是被自己人殺了。

熙國人節節敗退。

已經無對戰之心。

皇后居然要帶兵前去,怎麼看都是兒戲。

朝臣想著帝后都不在了,朝中局勢如何……

各種心思都有。

太后瑰明白眾人的想法,可是此刻看著馬背上那略微纖細的背影,眼中還是濕潤了。

神佑回頭看了一眼。

看到車攆里的太后瑰,她回頭揮了揮手,表情鎮定從容。

她身邊是兩個哥哥,五哥和鹿哥一同陪她去。

尋哥在書院等她。

即將開啟的行程,大概很艱難,可是身邊有親人,神佑覺得又很安心。

她不覺得兒戲,從來,她做了決定就會勇敢去做。

命運也許就是白骨山的樹根,朝天一丟,出現的結果無論正反就是選擇。

在陽光明媚的這樣一日。

一支肅穆的隊伍,離開了熙城。

離開了繁華,走向了有些茫然的遠方。

甚至在第二日早朝的時候,眾人沒有見到年輕的皇后,都有點鬆一口氣。

皇后對孟家的出手,嚇住了朝中大多數人。

面對朝堂上,那個頭髮半白的太后瑰,一時間朝堂甚至有點其樂融融。

若是以前,熙國這樣大概又要被申國人嘲笑,禮儀崩壞,上下不分。

不過現在的申國人,是太后昭做主,朝中,武將取代了大多數文臣,他們忙著打戰搶劫,並不太喜歡打嘴仗了。

軍師威武 ……

朝臣沒有相送。

大概是沒臉相送。

他們更喜歡的其實是皇后說為皇上祈福。

對外就是如此說的。

皇后應該和其他女子,或者說和太后一樣,抄經祈福。

女子本來就該做這些。

用真心感動上天,等等。

可是神佑不是這樣一個女子,她看到了太後日夜抄經,其心可鑒,可是並沒有什麼用。

啟程。

迎著凌厲的北風。

神佑感覺臉有一點點疼,還有一點點親切,恍若回到了蠻荒。

回想來到熙國這麼些年經歷的事情。

從一個女孩成為妻子,從公主成為皇后。

似乎走過了半生。

也許曾經沒有那麼深刻的感情,相處的時候沒有,熾烈的時候也沒有,反而是離開的時候,才明白。

總總想法,很多很多。

眼下都在耳後。

神佑的頭髮紮起來,風吹的還是有些亂。

散落的頭髮,別在了耳後。

隊伍繼續朝前,奔赴戰場。

神佑此刻不知道她會遇到那麼多事情,她的想法很簡單,去尋找,哪怕在戰場上。

人生很長,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做。

誰也說不清哪一件更重要,哪一件更不重要。

所以不說了,去做就是了。

……

又是一個早朝,太后瑰坐在朝堂上。

看著朝臣一個個出列,闊談江山。

她聽的很認真。

她其實是一個普通的女子,當年熙皇融教了她很多年。

唐家的男子似乎都有這樣的特點,很聰明總是不愛政事。

她肩膀上的頭髮白了,肩膀也有點塌了。

此刻還是堅挺的坐著。

她越過朝臣的官帽,看到朝堂外,有陽光有風。

不知道神佑到哪裡了。

她想起來她抱著那孩子的時候,她依靠著自己的肩膀說:「母后,我要去找唐希,他膽子太小了,比我膽小一百倍,外頭那麼亂,他看見血都會暈,我去找他,我把他帶回來,我一定會把他帶回來。」

太后瑰聽到這句話就崩潰了。

此刻,她心如刀割,卻面如菩薩。

她抄寫了不計其數的經,神仙能保佑嗎?

PS:說三件事。

1、早上那一章文刪了寫寫了刪,寫了很多遍,總歸是發出去了,接下來會有一個大轉折,所以比較慎重……

2、近期搬家,可能會有點影響寫作。

3、長輩病重,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從知道到接受,和病魔抗爭,也許時間很長,也許很短,生命就是如此。總之,我盡自己的努力去寫好每一個篇章,都是人生,神佑。 聽到這裡,原本打算維護何喬喬的霍澤南,默默地轉身走了,臉上一抹失落的表情,他是她不需要的王子,她有自己的騎士。

閆馭寒將掛在何喬喬肩頭的包包拿了下來,手拍了拍后,遞給了漢娜,說道,「打開,不要讓事情變得不明不白,我太太需要這個清白,我也需要。」

漢娜心裡頭顫抖了一下,但想著自己的計劃天衣無縫,沒什麼好怕的,便理直氣壯地接過了包包,打了開來。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這個包包上。

然而,漢娜里裡外外地翻了一遍,卻沒有找到自己的胸針,她一愣,立刻又搜了一遍,還將包包倒過來,一陣晃動,包里所有的東西都掉了出來。但是,除了一個手機和一支口紅之外,就什麼都沒有了。

冷少,請剋制 漢娜的臉色一下子變得煞白,「這……這怎麼回事?我的胸針呢?」

這怎麼可能,她明明親手將那個胸針塞進了何喬喬的包里,怎麼會不見了?

貝芙麗也嚇了一跳,漢娜小姐不是說不會讓她變成撒謊的人,胸針一定會在這個何喬喬的包里嗎?

一直等著看戲的夏程菲也愣住了,這是什麼情況?漢娜不是一副有十足把握的樣子嗎?怎麼關鍵時刻找不到贓物了?

何喬喬也愣了一下,剛才看漢娜這樣子是有百分百把握,胸針在她的包里,才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要搜她的包的,結果包里沒有?她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貝芙麗,你不是說親眼看到閆太太把胸針偷偷藏進包里了嗎?」霍澤中嚴肅地問道,貝芙麗是皇室的工作人員,如果說謊誣陷貴客,將損害皇室的形象,這是非同小可的事,他必將嚴懲。

「大王子,我……我是因為……」貝芙麗頓時腿腳有些發軟,朝漢娜投去求救的目光。

「不可能!這鑽石胸針肯定是她拿了,說不定,她拿了之後就從包包里拿出來,藏到別的地方了!肯定是這樣的!」漢娜眼看著精心策劃的陰謀打了水漂,激動地將包包一把丟在地上,惡狠狠地看著何喬喬,說道。

而何喬喬靈機一動,說道,「漢娜小姐,雖然昨天在酒店,我為了保護小孩子不被推車撞到,衝出去抱孩子的時候,不小心碰了你一下,你也不用嫉恨到污衊我偷東西的地步吧,這是皇室的宴會,你這麼做,也太不把閣下和王子放在眼裡了吧。」哼哼,漢娜陷害她,那她也要適時地反擊。

閆馭寒眼底露出讚賞的目光。

「你!何喬喬,你別血口噴人!」漢娜頓時氣急了。

「但是,確實沒有在閆太太的包里看到你的胸針呢,漢娜小姐。」周圍有人說道。

「一定是她早就把胸針藏起來了,現在搜查當然沒有了,反正貝芙麗都說親眼看到她把胸針放進包里了,貝芙麗總不會對大王子撒謊。」漢娜打定主意就算搜不到胸針,也要把小偷的惡名安給何喬喬。

「貝芙麗,你是皇室工作人員,如果你今天撒了謊的話,你應該知道即將面臨什麼樣的後果。」大王子霍澤中望著貝芙麗,嚴肅地說道。

「我……」貝芙麗又不由自主地看了漢娜一眼,漢娜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她想起漢娜之前的警告,事情到了這種地步,總不能反口了,於是肯定地說道,「是的,大王子,我確實看到這位夫人偷偷將漢娜小姐的鑽石胸針放進她自己的包包里了,現在沒看到,我也不知道去哪兒了。」

「你撒謊,我根本就沒有拿!」何喬喬爭辯道。

「我沒有冤枉你,你就不要再狡辯了,閆總裁,很抱歉,我也不想事情弄成這樣,如果是其他的東西我就看在你的面子上算了,可這是我祖母留給我的,我必須盤根問底。」漢娜一臉無可奈何的樣子。

夏程菲見事情又發展到了這個地步,頓時暗暗地鬆了口氣,漢娜非要死纏爛打的話,即使搜不到證據,何喬喬也會被人背後說的。

「漢娜小姐,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你卻一口咬定是我拿了你的東西,我只能懷疑你對我別有用心了。」何喬喬說道。

閆馭寒目光微眯,溢出一道冰冷的光,他眼睛落在愛德華三世閣下的管家手裡牽著的那頭金毛犬上,手指輕輕地彈了彈。

那隻金毛犬突然間受了刺激一樣,朝漢娜跑了過來,用力地衝到她的身上,頓時,漢娜沒有防備,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啊,漢娜小姐,你沒事吧。」其他人被這狗嚇了一跳,而管家則匆匆忙忙地走了過來。

漢娜惱火極了,但因為的閣下的狗,她只好忍著不悅,自己撐著地爬了起來,說,「沒事,就是嚇了一大跳。」

「啪」,這時候,一個東西從她的身上掉了下來,她低頭一看,頓時猛地變了臉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