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們不想放過對面的人,自然也不奢求對面不會殺他們。

但是讓他們求饒?

不是不可以了,只要對方肯接受就好,倒時候找個好機會反殺一波。

只是他們走到岔路的時候卻愣住了,他們看到了一塊石碑。

紅髮跟藍發相視一眼,愣愣的念道:「斷層點,仙山九路,九路歸一,歸一有主,九路斷層。」

然後又是一堆的設定提示。

最後紅髮震驚道:「藍發弟弟,你讀書比我多,能給我解釋下這是什麼意思嗎?」

藍發現在也不淡定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道:「紅髮姐,你把我殺了吧,這次我不反手。」

然後紅髮也坐在藍發身邊道:「進無路,出無門,仙山不空,永不開啟。以後這山上就只剩我們了,藍發弟弟,研究也沒意思了,要不,我們來造人吧?」 葉初他們跟紅髮他們看到的內容並不相同,某些消息只有相對立場的人才會知道。

就比如紅髮他們根本不知道,歸一路只容許第一波人前往。

如果早知道這點,他們早就不要命的衝上去了。

現在葉初他們還是不要命的奔跑,生怕被人追上。

許久之後,他們在仙山上看到的一縷陽光。

上仙山的時候天就開始黑了,但是在仙山上他們一點天黑的感覺都沒有。

只有看到太陽升起的一瞬間,他們才意識到自己在仙山一晚上了。

這一晚上他們最多的時間,可能就是在歸一路上奔跑了。

歸一路跟其他支線路不同,在普通的路上他們只有吃東西才能增加原力,現在他們走在歸一路都能增加原力。

洛天維跟洛天綾都開始向二階衝刺了,質變原變雙衝刺。

而葉初也感覺自己離四階進了很多。

「啊,我跑不動了,哥你背我。」洛天綾叫道。

貝貝現在在艾莉手中,目前她質變是最高的。實際上她都能扛著洛天綾狂奔,但是她沒敢這麼做。

因為她不能扛著葉初狂奔,而葉初現在跟洛天綾差不了多少。

所以只能維持這樣的速度了,一晚上都沒事,他們也放心了很多,至少沒有一開始那麼緊張。

葉初停了下來:「好了,就這樣吧,暫時算安全了。」

然後洛天綾跟洛天維直接就趴地上了,身為即將二階的他們,能累成這樣,說明他們是跑了多遠。

「確實不用跑了,我們好像到了。」柱子突然說道。

葉初詫異:「到哪了?」

柱子:「通天石柱。」

然後艾莉他們都往前面看去,但是什麼都沒看到。

「沒有啊。」艾莉說道。

「前面有塊石碑,去了就知道了。」柱子說。

然後他們又一次來到石碑前。

「仙路已盡,石柱可通天。」在葉初還沒發問的時候,洛天維又道:「沒了。」

好了,葉初無話可說了。

那麼進去吧,他們也不要求能得到什麼,只要能回去就行。

然後他們所有人毫無留戀的,踏進了石碑範圍,他們都知道這個石碑就是界限。

進去就是通天石柱。

唯獨貝貝回頭看了一眼,她的眼中閃著淚光。

******

通天石柱

這裡原本有不少人,但是現在唯獨剩下一個人,這個人就是艾莉的舊領導。

王楠,一個心狠手辣的組織領導。

為了自己的地位不受任何威脅,為了不在通天石柱發生多餘的意外。

他把自己的手下全殺了,一路殺過來的。

現在的他已經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境界了,但是有一點他知道,自己已經強大的沒邊了。

他有信心,現在就是對上劍網創始人物,他都無所畏懼。

強大的力量,無法理解的力量,這就是他自信的源泉,他都不敢相信自己有一天可以變的這麼強大,這簡直就跟做夢一樣。

現在他只要能夠出去,絕對能成為一方霸主,甚至可以統一世界。

哈哈哈。

一想到這裡王楠就會發出豪邁的狂笑。

這是屬於男人的浪漫,強者的特權。

醫女王妃 這個時候他已經到達通天石柱的盡頭了,在這裡他也看到了石碑。

通天路盡,南柯一夢,木然驚醒,敢問道友,可還剩下什麼?

這是石碑上的文字,王楠不是很懂,但是下一刻他雙眼就露出驚恐。

他的實力在下降,瘋狂的下降。

「不,怎麼會這樣?發生什麼事了?」王楠慌了,這是他的力量,怎麼會消失?

他想阻止,但是卻什麼都阻止不了,他的力量沒了,徹底沒了。

「不,把力量還我,還給我。」王楠對著石碑怒吼,甚至發動了攻擊,但是沒有任何意義。

石碑一動不動的屹立在那裡,不論王楠如何攻擊,都不能給石碑留下任何痕迹。

「我的力量,那是我的力量。」

這一刻王楠有點明白了,通天路已盡,一切不過南柯一夢。

所以王楠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回到了通天石柱中,他脫離了盡頭。

然後他的力量回來了,他還是那麼的強大。

他不會再出去了,死都不會再去盡頭了。

而這個時候,葉初他們的身影,也出現在通天盡頭。

或者說他們一早就來了,他們全程都看著王楠,好像王楠的事沒完,他們就不能出現一樣。

後來當王楠精神出現偏激后,葉初他們就出來了,只是王楠並沒有注意到而已。

洛天維對艾莉鄙夷道:「你的舊領導好菜,這就無法接受了?」

艾莉不想多說什麼,反正她已經安心了,自己的未來終於不用活在恐懼中了。

更不用擔心舊領導報復她了。

葉初手裡則拿著一罐藥劑,這是剛剛他讓柱子從艾莉舊領導那拿的。

這個不是生命藥劑,而到底是什麼,他們沒人知道,所以只能先帶著,到時候再說。

然後他們也來到石碑前,這一次他們看到的並不是王楠的看的那些話。

「仙山九路,通天石柱,殊途同歸。」洛天維問道:「這石碑什麼意思?沒頭沒尾的。」

這時候艾莉道:「看,有新的字。」

「可否一見?」洛天維更不懂了。

葉初問道:「你打算見誰?」

石碑:你

然後所有人都看著葉初,柱子擔心道:「小心,誰知道它是什麼。」

石碑:我並無惡意,那個人的出現,就已經迫使我不敢對你有任何不該有的想法,仙山自有規則,能出去我自然不會阻止,能在裡面得到什麼,都是你們自己的造化,與我無關,仙山富裕,不缺這點東西。

恕我直言,你們對仙山一無所知,仙山九路,通天石柱,連仙山百分之一都無法佔據。

這一下葉初震驚了,仙山居然這麼可怕,百分之一,誇張了吧?

這是來裝逼的還是炫富的?

但是這些不重要,仙山有多大葉初不在意,怎麼才能探索後面的路,他也不在意,他現在就想離開。

葉初想了想道:「我見,但是請不要做過火的事,不然我就是傾家蕩產,也會讓求著琴姐來這裡逛逛的。」

石碑:請。

然後石碑中間出現了一個漩渦,就等葉初進去。 柱子擔心道:「我陪你去吧,萬一這個石碑是陷阱呢?」

石碑:請不要侮辱我身為仙山之靈的靈格。

最後葉初搖頭,還是讓柱子保護這幾個渣渣比較適合。

他身上畢竟有三木的力量,只要這仙山之靈不打算魚死網破的話,應該不會對他出手。

如果他有這打算,以他們現在傷的傷,廢的廢,不靠三木不可能活著出去的。

然後葉初頭也不會的走進石碑。

進石碑前葉初覺得,自己應該會來到比較封閉,或者比較炫彩的特殊空間中。

但是當他踏進石碑后,他發現自己居然站在山峰之巔上,這山峰很小,這上面沒有別的東西,有的只是一塊石碑。

石碑上有什麼葉初不知道,但是如果仙山之靈,還要以剛剛的方式交流的話,那麼很遺憾,他們之間無法直接交流。

然後葉初道:「我是個瞎子,石碑上的字我看不見,你要是能說話,盡量說話吧。」

石碑:….

「當年這座仙山是為了培訓強者建立的,只是在使用的過程中被遺失了,我也沒有回去的想法,但是我想請你幫個忙。」是個稚嫩的聲音。

而且還是個女聲。

葉初有點詫異,心想難道什麼靈之類的非得弄成女的嗎?

比如劍靈,刀靈以及艦靈這些,然後那些人會把靈替換成娘,最後變成劍娘,刀娘以及最出名的艦娘。

隨後就會延伸成,萬物皆可娘。

那麼仙山之靈應該叫什麼?

山娘?

俗氣。

不過光憑這個仙山之靈的性別,葉初就有必要相信這座仙山的主人,絕對是個男的。

葉初問道;「我能幫什麼忙?」

「你認識琴姐是嗎?」

葉初詫異:「你也認識琴姐?」

山娘:「認識琴姐很奇怪嗎?五座仙山就沒有不認識琴姐的,我們沒少吃她的虧。」

葉初很驚訝,琴姐都出名到海外了?

琴姐很厲害葉初絕對不否認,但是居然這麼出名,他就比較意外了,難道琴姐這幾年幹什麼大事了?

這個葉初真心不知道,完全沒聽過。

他對琴姐三人一點都不了解。

唯一了解的就是,他們好強大,強大到葉初想不到的地步,琴姐出過手,那種強大讓葉初窒息。

三木出手葉初是在仙山看到的,雖然沒什麼酷炫的大招,但是讓仙山之靈退避,葉初就能知道三木強大無比,六階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不過這麼強大的人,怎麼就在別墅打雜呢,葉初完全不懂。

葉初問道:「你讓我幫忙的事,跟琴姐有關?」

山娘道:「有一點關係了,不過你知道神之念嗎?」

葉初無語,一下子問認不認識琴姐,一下子問知不知道神之念,就不能直接點嗎?

葉初搖頭,這個他真不知道。

「神之念被琴姐奪走了,那是我的主人留下的。」山娘說道。

葉初問道:「你不會打算讓我幫你找琴姐歸還神之念吧?」

「不是的,我想讓你幫忙送個東西給琴姐,讓琴姐把東西交給神之念。」

「神之念是什麼東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