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們的大業……風玫身後的【吾為皇】的人瞬間都變得焉耷耷的。懶人聽書

氣氛一時間有些低迷。

風玫想了想,她覺得她這個魔王有必要鼓舞一下士氣。

只是還不等她說什麼,對面那些神界的人已經反應過來開始吵嚷起來。

「尊你為王身上現在是不是有兩件橙裝?」

「別讓她跑了!」

幾乎是話剛出,就有人發動了攻擊。

長教訓了,與尊你為王就不能廢話,因為她溜的太快了,要趕緊動手將她拉入戰鬥狀態才能避免她又溜掉。

這一波攻擊來的措不及防,風玫身後的人只來得及吼一嗓子「保護王」,就見他們新晉的魔王已經一馬當先迎了上去。

噗通噗通——

下餃子一般,一個個都掉進了轉生池裡,驚慌之下,自然不可避免的就喝了幾口水。

轉生池的水一入口,立即從神族變成了魔族,等級裝備一切都歸零,回到剛進入遊戲的初始狀態。

注意到這一情況,【吾為皇】的其他人眸子一亮,立即也加入戰鬥,跟著風玫現學現用的推人入水。

一時間只聽到「噗通」的落水聲以及一聲聲怒罵。

轉生池旁集聚的神界的人有上千人,而魔界的在百里邢加入前也就是【吾為皇】的60人,現在上線的更是只有大半人而已。

這人數的差距,按理說他們是該佔下風的,可是混亂中,魔界的人發現自己好像得到了一個了不得的金手指——

魔界初成,有一段時間的保護期,對應的魔界的人在保護期期間可以無視一切的攻擊。

無視攻擊了還有什麼好顧慮的?

於是魔界所有人就如打了雞血一般向神界的人衝去,他們有一個偉大的目標——

將神界所有人都扔進轉生池。 南陽鎮內。

陳天跟隨龔正還有丁天宇張文三人開始尋找他們這幾天住的酒店。

但是無奈南陽鎮這邊的遊客實在是太多太多了,而南陽鎮酒店裡面的房間本身就是有限的,所以除非是提前半個月預定,否則的話很難找到合適的酒店。

陳天四人在南陽鎮溜達了將近三個多小時,天色逐漸黯淡了下來,但是依舊沒有能夠找到合適的酒店。

要麼就是酒店已經沒有位置了,要麼就是酒店的價格實在是太過於昂貴了,即便是丁天宇這種富二代都沒有辦法接受。

「胖子,你說你既然想要請我們來南陽鎮玩,為什麼就不能提前把房間給我們定好呢?」龔正語氣十分沮喪的沖著丁天宇說道。

「我也沒想到這個地方的房間竟然會這麼緊張啊!而且南陽鎮的門票本身就已經很貴了,沒想到竟然還有這麼多人過來玩……」丁天宇表情同樣非常無那我的回了一句。

「現在好了,咱們好不容易跑過來了,沒有住的地方,咱們這幾天總不能一直在大街上面溜達吧,距離武道聚會開始還有好幾天時間呢!」

龔正一邊說話一邊把自己的手機拿了出來,試圖通過其他的途經找到房間。

丁天宇被龔正的這句話說的彷彿是有些不好意思,猶豫了一下之後,低聲說道:「實在是不行的話咱們就去南陽酒店裡面住吧,我聽說哪裡應該還有房間……」

龔正聽到丁天宇的這句話愣了一下,然後表情十分震驚的喊道:「胖子,你是不是瘋了啊?我聽說南陽酒店現在最算是最便宜的房間也得是三十萬一晚上,咱們要是在這個地方住幾天,最少也得是一百多萬啊!」

陳天聽到龔正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雖然陳天在南陽酒店裡面住了很長時間,但是他一直都不知道南陽酒店的房價竟然如此驚人,在南陽酒店住一星期的費用在外面都夠買一套房子得了,這確實有些可怕。

「沒辦法啊,咱們幾個人總不能露宿街頭吧?不行咱們就四個人擠一擠住在一個房間裡面好了!」丁天宇語氣無奈的說道。

「還是算了吧,是在不行咱們就回南陽市住,大不了來回折騰一下也要比在這裡花冤枉錢好!」龔正沖著丁天宇擺了擺手。

雖然剛才龔正嘴上一直都在埋怨丁天宇,但是其實他心裏面還是非常感謝丁天宇能夠花錢帶他們出來玩的,所以此時自然不會繼續讓丁天宇花錢。

「南陽市離這邊是不是有點太遠了啊?」丁天宇皺著眉頭說道。

「沒事,不行咱們就租個車唄,反正你要是真的打算住在南陽酒店裡面,這幾天的錢都夠買一輛豪車了!」龔正緩緩說道。

「是啊,胖子,我也覺得咱們還是不要住在這裡了!」張文也跟著勸道。

「都怪我事先沒有考慮周到……」

丁天宇看見龔正跟張文都這麼說了以後,語氣十分自責的回了一句。

「行啦,你能帶我們來這個地方看比賽已經不錯,我剛才就是隨便說兩句,你千萬別在意啊!」

龔正伸手摟住丁天宇的肩膀笑呵呵的說道。

「是啊,反正住在哪裡其實都是一樣的,只要咱們能夠看見比賽不就行了嗎?」張文也跟著說道。

「那行吧,咱們去南陽市吧!」

丁天宇聽到龔正張文的話以後心情明顯好了不少,起身準備奔著南陽鎮外面走去。

而陳天看見這三個人如此沮喪的想要離開,忍不住準備拿出手機給趙士圖打個電話,讓趙士圖給他們安排一下房間。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龔正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龔正連忙拿出手機接通了電話。

「喂?櫻櫻啊,怎麼啦?」龔正大大咧咧的喊道。

「龔正你現在在什麼地方啊?」

電話對面的女生笑盈盈的問道。

「我還能在什麼地方啊,我現在在南陽鎮這邊呢……」龔正語氣無奈的回了一句。

「那實在是太好了,我跟我的同學現在也在南陽鎮這邊,你在哪裡啊?我過去找你吧……」女生十分熱情的說道。

龔正聽到女生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輕聲說道:「我現在準備離開南陽鎮了,這邊的酒店現在都已經滿了,我跟我的同學都沒有地方住,所以準備先回南陽市那邊,然後等武道聚會開始以後在過來……」

「你沒有找到酒店為什麼不告訴我啊!」

女生輕聲回了一句。

「櫻櫻,你有什麼辦法啊?」龔正聽到這話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興奮,連忙問道。

「那你看!」

女生語氣十分驕傲的回了一句,然後繼續說道:「我在南陽大學這邊有個同學,他家裡面正好是在南陽鎮裡面開酒店的,你現在在哪裡啊?我直接過去找你好了,然後再讓我朋友幫你解決一下酒店的問題!」

「你同學家的那個酒店不會很貴吧?」

龔正猶豫了一下,輕聲問道。

「這個你就放心吧,我跟我那個同學相處的還是非常不錯的,而且那個人好像一直都對我姐妹有意思,價格方面你就不用擔心了……」女生笑盈盈的回了一句。

「那行吧,我現在在鴻運酒店樓下等你!」

龔正連忙回了一句。

「行,我一會就過去!」

女生淡淡回了一句,然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丁天宇張文等人看見龔正掛斷電話以後連忙湊到了龔正的身邊,然後笑呵呵的問道:「龔正,剛才給你打電話的是沈雪櫻吧?」

「對啊,沈雪櫻說她在南陽大學裡面有個朋友,家裡面是開酒店的,說不定能夠解決咱們住的地方……」龔正輕輕的點了點頭。

「沈雪櫻?」

陳天聽到龔正跟丁天宇等人的對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在自己的腦海裡面浮現出了一個漂亮女生的模樣。

陳天記得龔正前世的女朋友就叫沈雪櫻,只不過後來龔正因為想要幫助陳天報仇所以進了監獄,他跟沈雪櫻之間的感情最後也就不了了之了。

在陳天的印象當中,龔正跟沈雪櫻應該是高中同學,後來上大學以後沈雪櫻去了南陽大學,而龔正則是來到了江州大學,沈雪櫻這個女生長相不錯,心底也非常的善良,前世的時候跟陳天見過幾次面,給陳天留下了非常不錯的印象。

「對了,小天,你可能還不知道沈雪櫻是誰呢吧?」

就在這個時候丁天宇扭頭笑呵呵的沖著陳天說道。

「不知道……」

陳天這一世沒有見過沈雪櫻,所以直接搖了搖頭。

「我跟你說啊,咱們寢室的龔正大公子可能要談戀愛了,現在他每天晚上都在和這個沈雪櫻打電話,我還見過沈雪櫻一次呢,小姑娘長的還是挺漂亮的,跟龔正在一起明顯是有點可惜了!」丁天宇一臉惋惜的沖著陳天說道。

「胖子,你在這胡說什麼呢啊?我跟沈雪櫻現在就是普通朋友關係!」

龔正聽到丁天宇的話以後彷彿有些不好意思的反駁了一句。

「既然是普通朋友你們兩個為什麼天天晚上打電話,而且沈雪櫻沒課的時候還會來咱們學校裡面找你,我跟沈雪櫻才是普通朋友呢,她怎麼一次都沒有來找過我……」丁天宇撇著大嘴反駁了一句。

「我們兩個現在沒有確定戀愛關係,就是普通朋友!」龔正低聲說道。

陳天看見龔正似乎現在有些不敢面對自己跟沈雪櫻之間的感情,上前一步輕聲沖著龔正問道:「龔正,這可不是你的性格啊,你看見女生不都是非常主動的嘛?這次怎麼好像還有點猶豫了呢?」

「……」

龔正聽到陳天的話忍不住愣了一下,他心中非常的震驚陳天是怎麼看出他的心思的。

「是啊,龔正,我也覺得你有些不太對勁,這個沈雪櫻明明非常喜歡你,而且對你也很好,我也能夠感覺到你喜歡她,你為什麼一直都沒有跟人家沈雪櫻表白啊?莫非你是等著人家女生主動過來給你表白?」

丁天宇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也反應了過來,連忙看著龔正問道。

「……」

龔正站在原地猶豫了一下,然後低聲說道:「你們可能不知道,沈雪櫻家裡面的條件非常好,而我爸其實就是江州市的一個小局長,而且這麼多年一直都是非常清廉的,所以我覺得按照我家裡面的情況我根本就沒有辦法配上人家沈雪櫻,就算是跟她在一起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

陳天看著龔正臉上認真的表情,他能夠感覺到龔正現在應該是真心的喜歡沈雪櫻,要不然絕對不會考慮這些東西的。

「我覺得你現在考慮這些東西有些多餘了,既然喜歡就大膽一點,雖然你現在的家庭條件可能配不上那個女生,但是幾年以後說不定你就能夠配得上了!」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看著龔正說道。

「可是……可是沈雪櫻家裡面非常有錢,我可能就算是努力十輩子都不一定能夠追得上她!」龔正十分不自信的說道。 南陽鎮內。

陳天看著自己面前的龔正忍不住淡淡一笑,然後輕聲勸道:「龔正,你相信我,將來的你絕對能夠配的上這個沈雪櫻,你根本不用擔心這些東西。」

其實陳天說這句話並非完全是為了鼓勵龔正,而是他心中非常的確定龔正以後在江州市那邊的成就絕對不會比任何一個普通人低,因為龔正真正的靠山並非是他的家庭,而是能夠在整個江南省都無可匹敵的陳天!

沈雪櫻所在的身價其實無非就是南陽市的一個小家族而已,在龔正的眼中可能非常的高不可攀,但是其實在陳天的眼中實在是太過於微不足道了,陳天現在隨隨便便一個電話邊可以改變整個沈家的命運,同樣他也能夠改變龔正的命運。

陳天很早以前便考慮好了,一旦等到龔正張文丁天宇三人在江州大學畢業以後,他便會出錢給這三個人開一家公司。

剛開始的時候陳天本來是打算直接讓龔正去韓曉汐的公司工作,這樣的話能夠更簡單一點,但是后倆考慮到龔正的性格,他肯定不會接受陳天如此直白的幫助,所以陳天打算幫助龔正開個公司。

現在韓曉汐所在的韓家已經掌握住了江州市百分八十的商業資源,陳天覺得龔正等人如果能夠得到韓家的幫助,那麼他們的公司想做不好都難!

也許龔正現在自己不知道,但是陳天卻非常的清楚,龔正現在所擁有的背景絕對不是江南省那些小家族能夠相比的,龔正想要出人頭地也是非常簡單的事情。

楚校官–吃完請負責 陳天前世的時候一直都覺得自己非常虧欠龔正,所以這輩子他只能用這樣的方式彌補回來,讓龔正擁有一個不留遺憾且衣食無憂的人生。

「小天,我真的能夠配的上沈雪櫻嗎?」

龔正聽到陳天的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表情疑惑的沖著陳天問道。

「相信你自己,你肯定能做到!」

陳天語氣平靜的回了一句。

「是啊,龔正你現在若是錯過了沈雪櫻,將來你可能會後悔一輩子的……」一直都不怎麼喜歡說話的張文也忍不住輕聲勸了一句。

「我……我試一試吧!」

龔正看見大家都這麼鼓勵自己,也下定決心面對這件事了。

「你還試什麼試啊?誰都能夠看出來沈雪櫻肯定是喜歡你的,不行的話你就在南陽鎮跟她表白好了,反正兄弟幾個都在這裡,你有什麼好怕的……」丁天宇大大咧咧的喊了一聲。

「我覺得這種事情還是我跟沈雪櫻單獨說說吧,還是不要弄得太大!」

龔正笑著回了一句。

「那也行吧!」

丁天宇彷彿有些思落的點了點頭。

「龔正!」

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突然傳來了一個女生的聲音。

陳天等人聽到聲音以後紛紛扭頭看向了街道對面,只見一位身穿白色連衣裙長相溫婉的女生沖著龔正的位置揮了揮手。

「小櫻,你過來了啊!」

龔正沖著丁天宇使了使眼色,示意他們幾個人不要繼續聊這個話題了。

沈雪櫻領著自己的幾個朋友直接奔著龔正陳天等人的位置走了過來。

當丁天宇看見沈雪櫻身後的幾個姑娘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震驚,丁天宇雖然跟沈雪櫻接觸過幾次,但是卻從來沒有看見過沈雪櫻的這些朋友。

不得不說,沈雪櫻自己是個美女,她身邊的朋友竟然也全部都是美女,無論是身材還是模樣都非常的不錯,而且臉上花著淡淡的妝容,穿著打扮也非常的時尚,無論是衣服還是配飾以及包包,都是非常昂貴的奢侈品,這說明沈雪櫻的這幾個朋友家境應該都非常的不錯。

「龔正,你找不到酒店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啊?」

軍門閃婚 沈雪櫻走到了龔正的身邊,語氣彷彿有些不滿的問道。

「我當時也沒有想到你竟然也會來這裡,你是跟你朋友一塊過來的嗎?」

龔正笑呵呵的解釋了一句。

「對啊,我跟我朋友一起來的!」

沈雪櫻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直接將目光挪向了丁天宇跟張文兩人,因為之前他們幾個人都見過了,所以打起招呼來還是非常輕鬆的。

但是當沈雪櫻看見陳天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輕聲說道:「龔正,這個帥哥就是你說的那個陳天吧?」

「沒錯,這個就是陳天!」龔正連忙點了點頭。

「看上去還挺帥的!」

沈雪櫻輕聲評價了一句,然後主動沖著陳天笑了笑輕聲說道:「你好啊,我是龔正的朋友沈雪櫻,之前一直都聽龔正提起過你,但是就是一直沒有見到過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