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心跳到了嗓子眼裡,突然呼吸都困難,也沒法出聲了。

沈年初低聲道,「看看你脖子上的玉墜,沈叔叔送你的。」

傅小宋摸到,拿出來看了一眼。

沈年初低聲道,「綠色的,代表你.媽咪安全,如果變成了紅色,她才有危險。」

傅小宋鬆了一口氣,看著他的玉墜。

所以沈叔叔給他和媽咪送墜子是這個意思?

沈年初低聲問,「回去,還是在這裡待一.夜?」

傅小宋沒有絲毫猶豫地出聲,「待一.夜吧。」

沈年初「嗯」了一聲,停好了車,和傅小宋坐在車上,看著車窗外的夜色,和大海。

海風的咸濕味席面而來,潮水的拍打岸邊的聲音在耳邊不停地迴響,心跳聲,一聲應著一聲。

沒有一會兒,他們停車的位置被海水淹過了。

沈年初將車子往後退了一截。

天亮的時候,已經退了幾百米。

傅小宋皺緊了眉頭,拿著手機看地圖,發現這裡原本就是海,沒有什麼沙灘。

昨天,沈年初叔叔沒有說而已!

難怪沈年初叔叔說之前那片沙灘很少有人踏足,原來是這個意思!

沈年初回頭看向傅小宋,「我們先回?」

傅小宋點了點頭,「好吧!」

他們從這裡消失,出現在封家祠堂,這麼看起來,就算爹地和媽咪回來,也不會是在這裡。

看向沈年初,他揪著心問,「之前那片沙灘是怎麼回事?」

沈年初低聲道,「特定的時候出現,剛好是昨天,我們運氣挺好的。」

傅小宋明白過來,果然和他猜的一樣。

他默默地坐在後座上,不停地低頭看玉墜,一直是綠色的,心裡安穩了很多。

回到封家,傅小宋就回卧室睡覺了,就算睡覺的時候,小手也緊緊地握著玉墜,眉頭皺的像兩條毛毛蟲!

這個時候,宋伊一已經進入了幻境。

置身一片雲霧繚繞中,能見度只有百米的樣子。

她能聽到傅瑾的呼吸聲,也能聽到小淵的,卻怎麼都找不到他們,進了這裡,不知道走了多久了,就像在原地打轉一樣。

唯一不同的是,敏.感的聽覺。

洛以淵的聲音,聽得越來越清晰!

傅瑾的呼吸聲,越來越遠了,一點點模糊了,到最後,聽不到了。

憑著聽覺,走著走著,眼前出現了一道門。

她進去,頓時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然後,洛以淵的聲音越來越清晰了。

她輕喚了一聲,「小淵?你在哪?」

洛以淵聽到宋伊一的聲音,僵住。

是幻覺還是真的?

姐姐?180小說

伊一姐姐!

伊一姐姐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不過,他還是回了一句,「姐姐,我在這裡!」

宋伊一不確定是不是真的洛以淵,「你站著別動,我去找你。」

洛以淵,「好的,姐姐,你怎麼來了?」

宋伊一,「我來找你和傅瑾。」

洛以淵,「嗯,一會兒我們一起去找姐夫。」

他乖乖地站定,沒有再亂動一步,眼眶熱了。

是姐姐,是姐姐沒錯吧?

宋伊一,「你一直說話。」

洛以淵一直說話,「姐姐,小九他最近是不是瘦了?」

宋伊一,「嗯。」

「他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

「應該沒有了吧。」

「那就是還生氣。」

「……」

她尋著聲音走去,走著走著,沒有路了,伸手摸了摸,是冰冷的石壁!

「小源?」

「姐姐!」

宋伊一僵住了。

明明聽起來很近,就在身邊,卻被石壁擋住了去路。

她摸了半天,的確是石壁,摸任何位置都沒有任何反應,「小源,我面前有一處石壁,沒有路了,你尋著聲音找找我。」

洛以淵,「好!」

他皺著眉頭看向周圍。

姐姐的聲音很近,彷彿就在他身邊,可是周圍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只有一條黑色的石板路。

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會這樣?

因為著急,額頭上很快出現了一層細密的汗水,「姐姐?」

宋伊一,「我聽得到。」

洛以淵很仔細地聽,不是從腳下傳來的聲音,就站在他旁邊說話一樣,可是他真的看不到姐姐的影子!

頓時記得額頭上冒汗。

「姐姐?」

「我在。」

「姐姐!」

一直能聽到姐姐的聲音,就是看不到人。

雖然這裡光線暗,可是他已經能看到了,能清晰地看到這裡的一切。

這這麼可能!

怎麼會這樣?

突然想到之前聽到封衍哥哥的聲音,後來就聽不到了。

一頭汗地找了好幾個小時,就是找不到宋伊一。

「姐姐?」

宋伊一,「不要著急,我們再想想辦法。」

洛以淵,「好!」

她昏迷的時候,聽到了很多事情,記得傅瑾的血開啟了那裡。

想到這裡,宋伊一咬破了手指,撫.摸著石壁,塗上了自己的血。

也不知道有沒有用,總要試試。

然後,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血就像被吸收了一樣,石壁上突然映出了一串神秘的符文,在黑暗裡,閃爍著冷金屬的冷光澤。

突然,光芒耀眼,刺的人睜不開眼睛!

過了一陣,石壁就像霧氣一樣緩緩地散開了。

視線突然變得豁然開朗,她看到了不遠處的小人洛以淵。

洛以淵紅了眼睛,跑過來,「姐姐!」 洛以淵紅了眼睛,跑過來,「姐姐!」

眼前一道透明的壁壘,將他撞了回去,整個人撞飛出去,摔翻在地上,臉擦破了,滲出血,原本腳下的石路,突然就像野獸一樣,不停地吸食他的血液。

宋伊一驚呼了一聲,「小源!」

洛以淵呼吸漸漸衰竭,一張過分的臉透出不一樣的紅色。

宋伊一呼吸亂了,想要衝過去,那道無形的牆壁將她也整個人撞飛了出去。

摔在堅硬的石板上,手指擦破了!

她看到自己手掌傷口上的血液凝成一股細小流,被什麼東西瘋狂吞噬一樣!

她想掙扎,爬起來,身體就像被一股巨力禁錮在石板上一樣。

一瞬間,腦海里各種信息充斥著大腦!

「我和她在一起只是因為她身上特殊的力量。」

清冷的嗓音,沒有一絲溫度。

腦海里,浮現出傅瑾那種勾人的臉,那一刻臉上只有蝕骨的冰冷。

「她不會有我的孩子,永遠不會。」

心口一瞬間,就像被無數利劍刺穿過一樣疼。

幻覺!

一定是幻覺!

可竟然這樣真實!

突然想起自己昏迷時候斷斷續續的畫面,一瞬間連在一起一樣。

太多的信息,頭痛欲裂!

就在她快要喘不過氣來失去理智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了傅小宋的聲音。

「媽咪!」

「媽咪,你怎麼了?」

「媽咪……」

軟糯的聲音,就像帶了一股能讓瞬間鎮定的力量。

她心緒漸寧,意識漸漸清明,再看自己手,沒有一絲血,也沒有任何東西吞噬她的血液。

這裡是一片草原,白雲,藍天…

可洛以淵不見了,看不到他的一點影子。

「小淵!」

「洛以淵!」

沒有任何迴音,只有習習的涼風不停地吹來。

這……

她突然看到了不遠處的小茅屋!

傅瑾?

這一次是真的,還是幻覺?

她聽到了傅瑾的呼吸聲。

有許多陌生的記憶襲來,一時間心情複雜。

恨意和怨你,衝撞著她,焚燒她的理智。

不知不覺,手中凝出了一把劍,朝著茅屋的方向而去,每一步都渾身僵硬,清晰地應著她紊亂的呼吸和心跳。

看著很近的距離,走起來很遠。

到小茅屋門口的時候,渾身出了一層薄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