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慢慢站起來,從袖口掉了一張紙張出來。

「你要活下去,因為我會自從要披風的!」

是女子的字跡,看得出來,教養甚好。

他想到了夢中的聲音,那一刻,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從來不欠人的蕭相國,居然就這樣,欠了人一條命。

他將披風打包好,藏在了一個絕密的地方,然後開始進入樹林中,養傷。

比起人類,他一直覺得,動物更好相處。

就如同十二歲那年,那個和他關係最好的少年,居然利用他一瞬間的猶豫,傷了他。

比起那頭兇猛的猛虎,那個少年,才最讓他心寒。

他養好傷,這一次小心謹慎,還是不免被那人反撲重傷!

這一次比上一次更狼狽,他倒在了路邊。

醒來之後,他不能動彈。卻發現自己此時有多狼狽。

果然,有不少人把他當成乞丐。他倒是坦然,反正無人會知,他是蕭清珏!

他只當丟的不是自己的臉。

然後他被打了!

原來乞丐也是有地盤的呀!不過第二天,她還是出現在了那裡!

「你餓不餓,給你肉包子吃。」

就在他恍惚出神時,一個柔和的,有些耳熟的聲音,響了起來。

蕭清珏幾乎立刻聽出了那個聲音。

在他以為自己死了,來自天上的召喚聲。

那個留下披風的人!

清宮2:這個宮廷是我的 他看去,就發現面前蹲著一個十分水光伶俐的小姑娘。

她的確很小。

小小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

那麼小的姑娘,他的救命恩人!

「妹妹……」他抬頭看去,就發現女子身邊,有一個錦衣的公子,五官俊朗,眉宇間飛揚不已。和少女說話時,語氣卻有些無奈。

或許是第一印象太過深刻,導致後來,他見到蘇華年時,都忍不住懷疑。

面前溫潤的少年,是否就是當年那個不羈少年。

小姑娘見他不說話,還以為他不能說話,面上頓時有了一絲憐憫。

她用手拿了包子,然後撕碎,遞到他的嘴邊,臉上綻放了一個笑容,像太陽,雖然刺眼,卻讓人溫暖。

「吃吧。」 上一章被屏(和)蔽(諧)了,寫得太H(顏色)了,如果要看,在書城置頂評論有。跳過也沒事兒,不影響情節。

***

回到宮中的時候,已經很晚了。索性,一切順利。

蘇傾城上了榻,房間中只剩下離寞。

「娘娘,你何苦?」離寞鼻子有些發酸,她並沒有覺得蘇傾城這麼做有什麼,只是有些心疼。

「你想到哪裡去了?如果我不喜歡他,我會和他上床?」蘇傾城聲音中帶著疲倦,可是眼神卻十分亮。

今晚的事,的確發生得太快。

她太脆弱了,又有軟肋存在,接下來的事,她根本做不了什麼。

她閉上眼睛,身體有些酸軟。

她從來沒有想過,在床上,蕭清珏居然那麼……

她笑了笑,就陷入了沉沉的夢境中。

等她醒過來時,才發現外面已經大亮。

她直接走下床,打開窗戶。立刻有陽光和風進來,有一些涼,卻已經沒有寒冬那種涼。

「娘娘,你醒了?」玲華和離寞打了水進來,服侍蘇傾城梳洗。

梳洗完,就是用膳。在看到桌上的稀粥,以及一個小菜時,她面色絲毫未變。

如今整個「碎芳齋」,就像是冷宮一般。恐怕不用多久,整個後宮的人,都會知道,她被皇上不喜了。

對此,她根本沒有任何意外。

或許,她根本沒有對邵鳴笙,抱有多少幻想,故而此時,她心中也很平靜。

如果重來,或許她還是會將那些話說出來。將所有偽裝都撕掉。

只有這樣,她才不會覺得,被她愛上的,是不真實的自己。

她在邵鳴笙為她打造的牢籠里,十分愜意的開始了一天。

或許是因為,有蕭清珏的承諾,她雖然心中還是擔心蘇華年。但是,也已經沒有最開始那麼激動了。

殊不知,在她安然度日的時候,外面卻已經鬧翻天了!

朝堂。

「皇上,不能放過蘇華年那個姦細呀!不僅如此,儷妃恃寵而驕,也應該廢黜她的位份,打入冷宮!」

沈傳贏的聲音,很大,充滿了感染力,他的話落,有不少大臣附和。

邵鳴笙高坐在龍椅上,透過冠冕流珠,看著下面的大臣。

他並沒有接沈傳贏的話,目光卻落在他的身上。

沈傳贏背脊發涼,忍不住後退一步,給一旁的孟蒙使了一個眼色。

孟蒙咬牙,也站了出來:「皇上,老臣覺得沈大人這句話,很有道理,蘇華年兄妹,都應該處死!」

「臣也附議!」宋業也站了出來。

說到底,雖然宋賢妃如今已經廢了,但是到底皇上沒有廢黜她的位份。

宋業更加犀利:「皇上,蘇氏兄妹,都是大涼人。雖然蘇家已經被滅。但是,如果他們真的是愚忠呢?而且,儷妃的身份,實在不能撫養公主!請皇上,儘快處置蘇氏兄妹!」

三人的話,一個比一個犀利。可是無一例外,都是想要蘇氏兄妹的命!

想要他心愛女人的命!

看著幾人,邵鳴笙唇角上揚,一抹冷然的笑容,出現在他的面上。

只是隔著流珠,沒多少人注意到罷了。

邵鳴笙依舊沒有接話,反而看著一旁低著頭的林矜然。

「林大人如何看?」

林矜然依舊是一派儒雅,聽到邵鳴笙喊他,面色也沒有變。

他出列,然後道:「臣附議!」

他出列之後,代表三大家,全部都想要蘇氏兄妹死!

終於,滿朝之中,大部分人,都跪了下來:「臣等附議!」

終於,邵鳴笙面色大變,猛地站起身:「你們全部都要他們死?!」

實際上,並不是全部,以連正、孟懷遠為首的新人,都沒有跪下。

不過,他們站的位置偏後,人數也不多。在這些老臣面前,他們似乎根本不能夠看!

聽到邵鳴笙的話,一些人的身體猛地一震。

他們心裡咯噔一聲,他們之所以跪下。一個方面是因為三大家首次統一了目標。

第二就是因為,他們以為邵鳴笙也不會讓蘇氏兄妹活著。

畢竟如今已經有流言傳出,說出事之後,蘇華年入獄后,儷妃的寢宮,也被圈了起來!

他們都以為,邵鳴笙也已經對兩人失望,想要殺了他們!

難道……一切都是他們弄錯了!

連正和孟懷遠一同出列,他和孟懷遠在一眾年輕官員中,站的最前面。

是一眾親帝派的代表人物。

「皇上,臣認為,蘇大人定是全心為了皇上。至於儷妃,儷妃曾經為了皇上孕育子嗣,如今又照顧大公主。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請皇上明查!」

他的話,讓邵鳴笙面色一緩。

孟懷遠沒有看跪在地上的孟蒙,在連正說話之後,道:「皇上,昨夜,臣得到消息稱。事發當天,也就是蘇大人被人誣陷,和涼帝私自見面那天。有人在距離所謂會面地點半個時辰的地點,見到了蘇大人!」

「轟」

如果說連正那番話,還沒有怎樣,那麼孟懷遠一席話已經可以證明,純粹是誣陷!

「怎麼會這樣?」

「如果孟大人說的是真的,那麼也就是說,是有人冤枉……」

「原來是這樣呀。」

……

朝堂之上,不少人已經議論起來,那些聲音,讓前面跪著的四人,面色一變。

就連一向以溫潤聞名的林矜然,面色也難看了不少。

其實,所有人都可以站出來指責蘇傾城,他也不應該站出來。

畢竟當初他的一條命,是蘇傾城救的。

如今如果真的被孟懷遠拿出證據,恐怕他的臉也會丟光。

當然,他早就不怕丟臉了,他怕的是,宮裡的女兒,恐怕也會因為她的行為,感到內疚。

「逆子,休要胡說!」孟蒙一聽孟懷遠這話,又聽到周圍的議論,立刻指著孟蒙,怒道。

孟懷遠卻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後看著邵鳴笙:「臣,萬萬不敢欺君。」

這「欺君」這句話一出,孟蒙面色又是一變。

欺君之罪,連坐!

而孟懷遠,的的確確是他的兒子,到時候……

想到這裡,他只能垮著臉,再也不說話了。

邵鳴笙待他們吵完,才看著孟懷遠道:「孟大人,你可有證據!」

「有!」孟懷遠眼眸中閃著光,猛地朝沈傳贏方向看了一眼,才道,「請皇上讓人宣證人!」

邵鳴笙大手一揮:「朕准了!」

「多謝皇上!」孟懷遠站起身,看著連正笑了笑。 很快,一個老大爺就走了進來。

他明顯有些緊張,頭也不敢抬,「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老大爺跪下之後,身子都在發抖。他從來沒有想過,有朝一日會踏進這裡。

「平身!」

邵鳴笙話落,老大爺條件反射地抬頭看了一眼。

頓時,只覺得天威浩蕩,頓時,連站起來的力氣也沒了。

「好了,就先跪著回話吧!」

邵鳴笙見他這副模樣,皺了皺眉,沒有再讓他站起來。

「是!」老大爺鬆了一口氣。

「聽孟大人說,你在幾天前,見過蘇大人?」

老大爺一聽這話,立刻道:「回皇上,草民的確見過蘇大人!因為草民家有一親戚,是從江源地帶逃難到宣定,心中感謝蘇大人曾經為江源百姓做的一切,便親自繪圖,前幾日,草民見到的,的確就是蘇大人!」

他信誓旦旦,也沒人懷疑他在說謊。

畢竟剛才他的一番姿態,也表明不是一個會撒謊的人。

在哪裡見到的?

「城西!」

這句話一出,滿朝頓時又有雜音出現。

「城西?沈大人不是說蘇大人和涼帝是在城東一個酒肆裡面……」

「看來這一次,的確是沈大人冤枉了蘇大人!」

「你們說,會不會是因為皇後娘娘……害怕皇後娘娘的地位……」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