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氣憤的指責:「你們辦事也太不利了,現在讓我們超市開天窗了,我們可要告你們違約!!」

他翹著蘭花指,氣憤無比的看著她們。

司初九在聽到他這話,一下就氣樂了。

司初九挑了挑眉,氣定神閑的看著經理,眼神銳利的開口:「經理,我在早上的時候已經把衣服完整無好的從家裡運了過來。」

「衣服放在你們的超市服裝間里,那就是到了你們的勢力範圍里是嗎?」

「現在衣服在你們超市的服裝間里被人畫成這樣,我認為我能至少能保留對你追溯責任的權利。」

她看著眼前的經理,冷眼開口:「現在,您還要追溯我的責任嗎?」

她的眼神凌厲無比,一雙嫵媚而慵懶的狐狸眼瞬間就散發出了駭人的神光。

她慵懶的站在那,頭髮微卷的垂在肩上,整個人十分平靜而淡定的愛著眼前已經傻眼的白人經理。

她身上從內而外的散發出來的氣勢讓那邊的經理一下就被鎮住了。

眼前的女人頭髮微卷的放在肩頭,一雙眼睛攝魂多魄,站在那卻偏偏帶著几絲凌厲的氣勢,絲毫讓人不敢小覷。

經理抹了抹額頭上的汗,訕訕的笑了笑:「話可不能這麼說。」

「雖然是在我們超市的管轄範圍之內,但是…」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聽到那邊的女人聲音懶洋洋的響了起來:「但是什麼?」

「但是不歸你們管?」

「就算是顧客的話,在你們超市裡邊掉了東西也會找你們超市吧?」

「更何況,我還不是你顧客,現在我的衣服放在你們超市提供的服裝間里被人毀壞成這樣,我是不是有理由懷疑是你們超市的內部員工乾的?」

她似笑非笑的看著眼前腆著肚子的白人經理開口:「畢竟你們公司的員工有這個能力,有這個條件,不是嗎?」

白人經理在聽到她的話時候,一下就急了,他忙擺手辯解:「怎麼會呢,我們超市裡的員工怎麼會做出這種事!」

「你可不要隨便亂冤枉人!」

司初九聽到這句話,唇角勾起了一絲似笑非笑的淡淡弧度:「怎麼,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還是說你們超市人來人往的,小偷小摸的人多,所以才會出現這種事情。」

「怎麼說這也是在你們超市管轄範圍內出的事,你們也脫不了干係,不是嗎?」

她冷笑了一聲,整個忽然走向前了幾步。

穿著高跟鞋的司初九,雙手環胸,啪嗒啪嗒的邁著步子走了過去:「而且這麼重要的事,你們服裝間門口竟然連攝像頭都沒有一個。」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如果有人在你超市裡出了事故,那連兇手是誰的證據都找不到?」

「那你們超市也並不是很安全啊。」

司初九說得十分坦然。

超市經理在聽到她的話之後,氣得頭頂都冒煙了。

他氣得跳腳的開口:「你胡說什麼?」

「我們超市怎麼會不安全?」

「什麼兇手什麼證據,你亂說什麼!」

眼前經理的臉紅了又白白了又青,最終只是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而後甩了甩手:「你們先自己解決吧,你們現在不是在想解決辦法嗎?」

「就在給你們一段時間!」

他說完后還沒等司初九開口,就灰溜溜的開溜了。

……

司正霆看著那邊胖經理慌不擇路離開的樣子,嘖嘖的感嘆了一聲:「大美妞越來越彪悍了。」

司初九白了他一眼:「畫你的畫去吧,這一次可是畫在我衣服上,那麼多人看著你呢,畫毀了你丟人就丟到國外去了。」

她的話頓了頓,又笑眯眯的補了一句:「這麼丟人的事要是傳回去了,你可是要掉粉的!」

司正霆嬉皮笑臉的湊了過來,笑眯眯的小聲開口:「要是能讓你粉我,掉粉算什麼!」

「掉了全世界我也願意啊。」

他半開玩笑半認真的開口,朝著她笑眯眯的眨了眨眼。 收拾了一下之後,司正霆開始動筆畫了起來。

原本那件潑了墨的禮服被穿在了假人模特身上,那長長的裙擺中央的那一片黑色的污漬十分明顯。

那裙擺上神聖而皎潔的月光被這一抹黑色污漬擋住了。

司正霆手裡拿著調色盤和畫筆,站在眼前的這件禮服面前,深深吸了口氣,開口道:「怎麼畫?」

司初九的在看到那一片黑的時候,眯著眼睛開口:「裡邊的綢布我會換成黑色,既然我們現在要換,就要來做一個徹頭徹尾的風格變化。」

「原本的白色底走的風格是清純和高雅帶仙氣的風格。」

「這一次我們把它換成黑色,走一個純純粹粹完全相反的風格。」

她的狐狸眼裡一下浮現了几絲興奮:「你想想,同一個設計,只是不同顏色,加上了不同畫筆的筆觸,風格一下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這個點你覺得怎麼樣?」

她在想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得極快。

司正霆愣住了。

黑色?

他驚訝的開口:「你是打算將錯就錯,畫上黑色?」

司初九挑了挑眉,點頭:「是。」

她的話頓了頓,補了一句:「完整的禮服不做改動,改動的話時間也來不及。」

「其他的幾件禮服我們做一個修補,在能看出來的地方,用畫筆畫上點綴,沾染上了髒東西的地方你就畫一些紋路上去。」

她說完之後,整個眼睛都亮了,看著司正霆開口:開始把。」

她攤了攤手,笑眯眯的開口:「月光,你只要能在禮服上表現出「夜的月光」這個主題就OK。」

「你畫,我在邊上看著。」

司初九的眼神里是滿滿的信任。

這樣純粹的滿滿的信任是司正霆許久都沒在別人身上感受到的了。

他深深的吸了口氣,垂著眼點頭:「好!」

他的神色是從未有的凝重,甚至他拿著畫筆的手都有些顫抖。

在顫抖的調好顏料之後,他有些無奈的搖搖頭:「大美妞,你真是膽子大,你就這麼相信我這麼一個業餘愛好畫畫的人嗎?」

「說實話我自己都不知道應該畫成什麼樣。」

司正霆拿著畫筆,有點心虛。

司初九打了個哈欠,拿著工具開始給旁邊的那些禮服仔細的修補了起來。

她一邊修補一邊淡淡開口:「不過萬一畫毀了也沒事,之前在服裝設計這行業還沒有人這麼嘗試過。」

「反正這也只是個比賽,大不了就是輸。」

她的神情十分平靜。

以她的能力,這麼一個小小的比賽也根本難不倒她。

那邊的司正霆在聽到她的話之後,深深的吸了口氣,眼神格外專註,話語誠摯的開口:「我會努力。」

他的手攥緊了畫筆,薄唇抿成一條線。

整個房間里的氣氛十分安靜。

只有偶爾的交流聲和畫筆刷刷刷的聲音。

司初九偶爾回過頭看一眼那整條裙子,在看到那司正霆手下展現出來的效果時,她也算是鬆了口氣。

一點一點的,那條裙子開始展現了新的風采。

原本的灰藍白色漸變的裙擺變成了黑色和深藍色。

那原本一塊黑色墨汁的骯髒處用畫筆展現了別樣的色彩。

整個裙擺就如同一個夜色月光的畫卷一般美得讓人挪不開眼。

司正霆坐在那,原本痞痞的桃花眼此刻也十分認真。

他拿著調色盤和畫筆,整張臉都綳著,全神貫注的投入。

星光,月色,深夜,蟲鳴。

這一切都表現得十分完美。

而司正霆的最大特點就是——他的筆觸非常不明顯,看上去就像是整個融為了一體一般,帶著別樣的美感。

局中局:甜蜜陷阱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裴初九也沒有出聲打擾他。

在天色即將暗淡下來的時候,司正霆才從那種忘我的境界中脫離了出來。

他停下了筆,長舒了口氣,在看到眼前這一裙擺上的作品時候,滿意無比的點頭:「這居然是我畫的。」

他的桃花眼閃了閃,唇角勾起了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帶著几絲得意的開口:「大美妞,怎麼樣?」

他的桃花眼裡滿滿的就只有三個字——求表揚。

裴初九看了一眼,神色柔和了幾分。

她看著司正霆:「非常不錯。」

「今天晚上我們不會開天窗了。」

她在看到那煥然一新的禮服時候,眼睛辦眯了眯,伸了個懶腰:「其他的禮服我都修補好了,被許蔻蔻弄破那件只能重做。」

「好在其他的都只是需要修補,你在用畫筆在縫補的地方添上幾筆就行,問題不太大。」

她看了看時間,眼神閃了閃,帶著几絲玩味的開口:「走吧,我們現在……該去赴宴了。」

司正霆在聽到了裴初九的表揚時候,已經整個人都飄飄然了。

他此時哪裡還會反駁裴初九的意見。

他就跟喝醉了踩在雲朵上一般,整個人都輕飄飄的。

他開口道:「好,我去換件衣服。」

……

在路上,她開了機。

之前為了不打擾司正霆,她並沒有打開手機。

她在剛打開手機的時候,她的手機就嗡嗡嗡的響了起來。

她瞟了一眼手機上的名字,面無表情的接起了電話。

「前夫,有什麼事嗎?」

「現在時間離許蔻蔻通知我的時間還差半個小時,我的時間還很充足,應該沒有遲到。」

她挑了挑眉,懶洋洋的開口,「怎麼,你又要轉換目標了,姜琳琳不夠了?」

電話那邊的墨北霆愣了愣,聽到裴初九這帶刺的語氣皺了皺眉。

她這是怎麼了?

他淡淡開口:「蔻蔻說你在想解決辦法,你這事解決得怎麼樣了?」

他的語氣淡淡的,但是話語里卻帶著几絲關係。

蔻蔻說?

在聽到許蔻蔻這幾個字她現在就渾身不太舒服。

許蔻蔻給了她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更何況如今許蔻蔻更是與這一次的禮服脫不了干係。

在想到這個人的時候,她就極度不爽。

她沒好氣的冷冷開口:「我這事當然解決了。」

「反正她渴望的畫面是不會出現了,晚上要讓她失望了。」

她眯了眯眼,狐狸眼裡帶了几絲冷沉。

裴初九那帶刺的話讓墨北霆的臉色悠然一下沉了下來。 裴初九看了一眼旁邊開車的司正霆,挑眉開口:「對了,司正霆跟我一起去吃飯。」

「反正你也帶了許蔻蔻,應該不介意我帶一個朋友吧。」

裴初九的嗓音帶著几絲慵懶的開口。

墨北霆在聽到司正霆這個名字的時候,俊臉一下就黑了。

他的鳳眸微微眯起,狹長的眼睛裡帶著几絲冷厲。

「他跟你一起幹什麼?」

「帶他幹什麼,我沒說要帶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