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淡淡一笑,神色睥睨地望著刑天,語氣之中滿是自信,朗聲開口道:

「為什麼?因為……我才是戰神!」 「因為你才是戰神?」

被稱為遠古天庭戰神的刑天先是一愣,隨後喃喃開口道。

「是啊!」安林一本正經地回道,心底補了一句,我可是擁有戰神系統的男人。

「哈哈哈哈……「刑天突然大笑,洶湧無盡的戰意再次爆發出來,「只有保持不敗,才能稱之為戰神,但現在,你可是要敗在我的手裡!」

他雙手結出了一個古印,地面上的黑暗深淵突然涌動,形成一個影子漩渦。

「深淵重力!」

轟隆!極為恐怖的引力從地面上的黑暗傳來。

安林在這一刻,感覺到整個身體彷彿都要被吸扯進黑暗之中,肌肉骨骼承受著極為可怕的力量,咯吱作響。

深淵中傳來的引力非常的恐怖,但安林依舊沒有倒下,他還站著。

刑天單手一握,一柄蘊含無上殺戮之力的血斧再次凝聚,沖向安林。

安林指尖牽雷,一道金虛雷光帶著毀滅虛空的力量,轟然擊向刑天的頭部。

電光火石間,刑天的血斧穿透虛空,劈在在金雷之上,竟瞬間將其劈碎,並且腳步不止,衝到了安林的面前,一斬而下!

安林不躲不避,其實在可怕的深淵重力下,他也躲不開刑天的攻擊。

血斧對著安林的胸口落下,安林沒去格擋,而是仗著皮厚,金蓮閃爍,一拳砸向刑天那張清秀的臉。

轟!安林被血斧劈飛,刑天也被安林一拳砸得後退了幾步,白皙臉頰出現了拳印,鮮血從嘴角滲出。

安林又站了起來,氣喘吁吁,但雙眼卻極為明亮,戰意依舊高漲。

刑天嘴角微微一抽,二話不說又撲了過去,血斧怒嘯著落下。

安林也變成人狠話不多的猛男,掄起拳頭金光纏繞,對著刑天清秀的臉猛地砸去。

轟隆!安林再次被血斧劈飛,身子像炮彈般撞在仙靈塔的牆壁之上,引起陣法猛烈的顫動。刑天也被一拳錘得暈頭轉向,竟也摔落在地。

「你怎麼還打臉?!」 在霍先生懷裡盡情撒個野 刑天摸著幾乎要腫起來的清秀臉蛋,又驚又怒道。

安林有些無語地望著他:「我打你哪裡,關你屁事!」

「靠!」刑天難得爆了聲粗口,掄著血斧又撲向安林。

兩人其實經歷了之前那兩次驚天動地的交手后,早就不剩什麼力量了,再也放不出那種驚天地泣鬼神的術法。

刑天剩餘的力量可能多點,但是安林皮厚啊!

就這樣,兩人又開始了近乎肉搏的交戰,戰鬥場面異常慘烈。

安林宛如打不死的小強,無論遭受何等猛烈的攻擊,都能再次站起來。

仙靈塔外,數千名學生看得那叫一個熱血澎湃,神情專註。有的人甚至不自覺地握緊了拳頭,一臉崇敬和熾熱地望著畫面上的那個永不倒下的身影。

就連唐西門這種鹹魚,也是看得熱血沸騰。

白鍾也很認真地看著,安林的戰鬥可謂是真的觸動到了他的心弦。

那強大的身姿,那一次次站起來,永不屈服的戰意……虧他之前還覺得安林好高騖遠,不切實際,現在回想起來就覺得羞愧。

就在所有人都將注意力,聚集在兩個戰神之間的戰鬥之時,八十四層之中,早已經通過試煉的蘇淺雲正一臉茫然地呆立在原地。

她嘟著小嘴,有些困惑地喃喃自語:「啊咧?接下來我該怎麼出去啊?那個老爺爺怎麼不見了?我現在該做什麼?」

她望了一眼空蕩蕩的四周,卻毫無辦法。

被壓制了力量的她,無法直接破開仙靈塔的防護屏障,只能被困在裡面。

蘇淺雲嘆了一口氣,繼續發獃,心裡還嘀咕抱怨著。

「哈秋!」白鍾突然打了一個噴嚏。

嗯?有人想我了?

他有些困惑地想了一下,隨後又將那念頭甩開,興奮而期待地繼續望著九十八層的戰鬥。

安林和刑天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的肉搏階段。

刑天為了節省力量,連深淵領域和血斧都收了起來,直接赤手空拳砸向安林,就打臉!

至於什麼仇什麼怨。

看到刑天那清秀的臉,如今變成了紅腫的豬頭臉,大家就可以明白了。

蹦蹦蹦……啪啪啪……噠噠噠……噗噗噗……

一斬激烈的交戰,安林一拳砸向刑天的眼睛,刑天一拳砸向安林的臉蛋。

兩人再次暈頭轉向,後退了幾步。

刑天覺得眼睛有些黑,指著安林怒道:「不是打臉嗎,你為什麼又打眼睛了?!」

安林晃了晃有些發暈的腦袋,有些不好意思道:「打到眼睛了?對不起,沒注意……」

說罷,他再次緊握著拳頭,擺出了出拳的姿勢:「再來!」

還來?聽到這句話,刑天莫名的有些慌。

他認真地望著安林,感受到了安林體內那磅礴的戰意,那的確是戰神該具備的潛質。戰鬥到了這種地步,刑天也不得不承認,安林真的是他的勁敵!

他又看到了安林那俊秀的臉,明明已經被砸了那麼多次,竟然還不腫……

不公平啊!為什麼自己都破顏了,安林還沒事?!

刑天指著安林,冷聲問道:「你的身體到底是什麼體質?難道是獲得了玄武的傳承,或者是擁有玄武,烏龜之類的血脈?!」

他這句話,問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問。

安林聞言卻是心口一悶,抬頭肅然道:「我這是戰神之體!」

刑天嘴角一抽:「又敷衍我?你對『戰神』的執念就這麼強?」

安林無奈道:「我沒騙你啊!」

這年頭,說實話偏偏沒人信。

「也好,現在就讓我們兩人,分出勝負最後的勝負吧!」刑天不再廢話了,渾身所有的力量開始調轉起來。

他知道,已經不能再拖下去了,安林那肉體的強大,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消耗戰明顯走不通,他必須用最強大最尖銳的一擊,迅速解決戰鬥!

紅色的血氣籠罩了他的雙手,一柄漆黑深邃的長矛開始出現在他手中。

匯聚了刑天所有力量的長矛一出現,無止盡的深淵氣息便瘋狂擴散,讓空間如至極寒之地。

安林的心頭一顫,極為濃郁的死亡預兆席捲全身。

「深淵閃矛!」刑天腳步一踏,身體快若奔雷,手中的深淵長矛更是宛如一道黑色雷閃,瞬息刺中了安林的胸口。

安林拳頭籠罩金光,依舊是一拳轟向刑天的臉。

嘶咔……

黑色長矛刺中安林的胸口,爆發出了極為尖銳的嘶鳴聲,彷彿要貫穿他的整個心臟。而安林的金色拳頭,也落在了刑天紅腫的臉上。

轟隆!

無盡黑暗的深淵之力,再次充斥了整個空間。

仙靈塔外的學生們,看到水紋屏幕畫面再次黑屏。

待畫面再次出現的時候,出現的是兩個人都倒在地面的一幕。

誰贏了?

數千名學生瞪大了雙眼,緊張得甚至忘了呼吸。 仙靈塔外,突然變得安靜了下來。

每一個人都屏氣凝神地注視著畫面,有的學生甚至連手心都有了汗水。

白鍾探著腦袋,神情專註地望著九十八層之中的戰鬥。

在眾人的注視下,一個身影動了!

數千名學生心中一陣失望,因為那個緩緩站起來的身影,是遠古天庭的戰神,刑天!

然而,他們還未來得及失望多久,又一個身影站了起來。

這一幕,讓一部分學生直接忍不住大聲驚呼。

安林也站起來了!

刑天抹了抹嘴角的鮮血,望著安林胸口,那裡衣服破開了一個洞,有五彩晶瑩的光華在深淵長矛刺中的部位流轉。

他有些迷茫地開口:「這都刺不穿,有這麼恐怖的嗎?」

「戰神之體哪有那麼容易被破開。」安林得意一笑,「現在輪到我了!」

說罷,他額頭再次閃爍著金蓮,快步沖向刑天,金光拳頭一落而下。

糟糕,好快的速度!

刑天根本來不及躲避和格擋,便被安林一拳轟飛,隨後滾落在地。

其實並不是安林的速度有多快,而是刑天的力量幾乎耗盡,已經沒有什麼餘力進行躲避和反擊。

刑天被轟飛倒地后,安林乘勝追擊,騎在了刑天的身上,壓制住了他的動作,拳頭金光籠罩,不停朝他那不再俊秀的臉上落下。

轟轟轟……

一陣陣可怕的能量衝擊讓空間顫動,伴隨著刑天的慘叫聲。

畫面十分殘忍!

仙靈塔外,一群人目瞪口呆地望著面前的畫面,久久沒有回過神來。

「明明是刑天先站起來的,可是為什麼戰局瞬間就一邊倒了呢?」

「安神的防禦太逆天了,你們看他的身子,竟然沒有任何的傷痕,恐怖如斯!」

「不僅如此,他的持久力也特別的好,打到現在竟然還能用這麼強的力量。」

「我覺得安林同學又要有新的稱號了,玄武真人?」

「我覺得烏龜真人也可以!通俗易懂一些……」

「只有我一直在心疼刑天嗎?他好好的一張秀氣的臉,現在變成什麼樣了?」

「唉……戰神刑天的確是十分強大,可惜他遇到了個變態啊。」

……

暗中觀察的天帝,不由得揉了揉眉心,那畫面慘烈得……有些不忍直視啊!

刑天好歹是一代戰神,如此高大上的存在,竟然被安林按在地上摩擦。

或許正是如某個同學所說吧,刑天是很強大,但他遇到了個變態,一個難以用常理去衡量的選手……

一個個勢若千鈞的拳頭落在刑天的頭上,如同狂風暴雨般猛烈,讓他在一陣陣痛苦之中,知道自己敗了。

他已經沒有力氣還擊,沒有力氣再重新站起來,他太累了……

突然間,他想到自己這次戰敗和上次戰敗身死是何其的相似,都是活活給累的……這就是命嗎……

轟隆!

一陣金光爆裂間,刑天戰鬥神念所凝結的身軀,再也支撐不住,開始慢慢消散。

安林停止了進攻,氣喘吁吁地看著胯下的男子,一臉歉意道:「對不起,是我冒犯了,刑天前輩……」

刑天正欲說話,安林卻再次咧嘴一笑道:「不過,這場戰鬥是我贏了,看你還不瑟,看你還裝不裝逼!」

刑天:「……」

刑天憋在嘴邊的話,生生止住了。

嗯,對於面前這貨,好像沒什麼好客套的。

他本來想說,贏的只是我的一縷戰鬥神念而已,有什麼好得意的。

但是後來,這話他沒說出來。

因為輸了就是輸了,他戰神刑天是沒輸過,但也輸得起。

「是你贏了,你的天賦潛質是我見過的最強的。」

刑天想了想,最後還是笑著承認道。

安林一聽,覺得也該互吹一下了:「呵……你也不錯,能把我逼到這地步,你也值得自豪了!」

刑天:「???」

這貨能好好聊天嗎?好想打他一頓啊,怎麼辦?

唉,可惜了,刑天現在已經失去了一戰之力。

「你雖然贏了我,但你還不是戰神,別太得意了!要想當天庭的戰神,你還得打敗天庭現任戰神二郎真君,你還差得遠呢。」刑天覺得是該打壓一下安林,讓他別尾巴翹到天上去。

誰知安林聞言沒有絲毫的負面情緒,反而笑道:「我為什麼要和二郎真君爭戰神啊? 兄弟盟黑巖 我本來就是戰神啊!」

刑天:「……,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安林嘆了一口氣:「為什麼你就是不信呢,也對,我這神體的名稱的確太過於簡單暴力了,唉,以後改個名吧。」

刑天有些聽不懂安林的自言自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