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爹娘根本沒來。

赫連嵐騙他。

元長卿怒極,「赫連嵐!」

一把扯碎自己身上的喜袍,準備換上自個兒的衣袍回元家看看。

可是……

他剛喊了一句,外面傳來赫連嵐的清冷聲音,「我在呢,你找我做什麼?」

「你騙我!」

元長卿怒瞪著她,一雙桃花眸像是閃動著要將人焚燒殆盡的火焰似的。

面對這眼神。

赫連嵐向來抵抗不住。

這次卻抿了抿紅唇,撩開鳳冠上精緻的珠簾,一雙描繪精緻的眸子睨著他,「騙你不好嗎,難道真的將你爹娘抓起來威脅你,你才高興。」

「……」

元長卿被懟的啞口無言。

重點是他心裡竟然覺得赫連嵐說的沒毛病。

真是瘋了。

抓了抓頭髮。

元長卿吸口氣,「我不跟女人計較,你讓開,我要出去。」

一邊說著,一邊換了衣袍。

抬步準備出門。

被赫連嵐堵在門口,堵得結結實實。

「讓開!」

「不讓。」

赫連嵐身形晃動的時候,鳳冠上的流蘇晃動。

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

「我不打女人,但是你要再攔著我,我真的動手了。」元長卿舉起手,嚇唬她。

赫連嵐又不是被嚇大的,此時聽到他這甚是幼稚的嚇人的話。

下巴輕抬,無所畏懼,「你打啊。」 「我……」

元長卿被她這動作氣得不輕。

他怎麼可能真的打。

但是誰能想到這女人如此沒皮沒臉,「你還是跟公主呢,能不能別這麼……無恥?」

赫連嵐見他放下手,「若是無恥能留下你,我無所謂。」

「你就是知道我不打女人。」元長卿懊惱的坐下。

高大的身影坐在椅子上,顯得特別可憐。

依舊是一身鳳冠霞帔美麗高雅的女子手指輕敲桌子,說的從容自若,「不是啊,你若是打我我以後就當個兇惡的後娘,欺負你兒子。」

「你敢!」

一聽到欺負他兒子,元長卿立刻拍桌子站起身。

超凶。

赫連嵐面對他兇惡的眼神,依舊能保持淡定姿態,「怎麼不敢,你又不知道。」

被她氣壞了。

元長卿恨不得揍這個女人一頓。

眼看著氣得元長卿眼眶都發紅了。

赫連嵐點到為止。

「只要你好好對我,我肯定也會好好對你兒子的。」

「行了,現在可以洞房了。」

說著,赫連嵐拍拍手,順利的上前,準備為元長卿寬衣解帶。

元長卿滿臉抗拒。

整個人都不好了。

「你……自重啊。」

「我告訴你,我們不是真的成親。」

元長卿往後退了退。

赫連嵐笑的溫雅賢淑,「那麼多賓客見證,你想要脫身,晚了。」

「明日同我進宮見父皇。」

「整個臨昭作為陪嫁,不是說著玩的。」

一聽這話,元長卿更抗拒,「誰稀罕你們臨昭誰當駙馬,反正我不稀罕。」

「你不稀罕也得收著!」

赫連嵐直接抓著他的手往自己身上放。

元長卿沒想到這個女人力氣這麼大。

他掙扎不開。

順勢被赫連嵐摸到了命根子。

「你怎麼了?」

反覆摸著,赫連嵐覺得不對。

她頭一次霸王硬上弓,竟然是這般結果。

赫連嵐頗為不爽的看著元長卿。

「看著高大威猛,實則竟然硬不起來,你是男人嘛?」

元長卿一把推開她的手,「對你硬不起來,你難道不該從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嗎?」

頗為嫌棄。

他竟然被別的女人碰了。

赫連嵐看著他肌肉結實的背影。

怎麼都覺得不對勁。

「我長得不美嗎,還是說身段不好?你瞎了嗎?」赫連嵐細細思索,覺得他瞎了的可能性比較低,唯一的可能就是身子不好。

「算了,既然嫁都嫁了,我也不想守活寡,有病就治,明日我便宣太醫來給你治療。」

元長卿暴跳如雷,哪裡有男人願意被說成不行。

但是他忍住了。

不行就不行。

總比被這個女人強行上了好。

最後按住突突跳的額頭,一轉身,背對著赫連嵐閉上眼。

看著他即便躺著,依舊掩不住寬肩窄腰大長腿的好身材。

赫連嵐十分可惜。

怎麼就是個銀槍蠟燭頭呢。

罷了,自己選的駙馬,即便身子不行,也得咬牙撐下去。

難怪之前風錦月那麼輕易答應與元長卿和離,估計是早就耐不住寂寞。

還要給自己找一個大仁大義的理由。

呵。

風錦月對此當然一無所知。 西南邊陲,洛水鎮。

元長歡的肚子已經九個月了。

這幾日便要臨產。

秦瀾滄每天膽戰心驚的看著元長歡的肚子。

生怕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要生了。

相較於秦瀾滄,元長歡十分淡定,在臨產當日還到處溜達。

秦瀾滄跟在她身後,不斷地喊道,「長歡,你慢點慢點慢點。」

繞著院子散步一圈。

元長歡倒是一點汗都沒出,跟在她身後的秦瀾滄,已經大汗淋漓。

快要濕透。

看著他如此緊張,元長歡頗為無奈,自從她肚子開始大了后,秦瀾滄就開始憂心。

肚子越大,他越憂心。

每天早晨元長歡打開門,都看到蹲在門口的秦瀾滄。

她問他為什麼蹲在這裡。

秦瀾滄回道:「怕你晚上發動了,我不能第一時間過來。」

一本正經的說著這話。

差點把元長歡感動哭。

於是便讓人將隔壁房間收拾出來給秦瀾滄住。

有什麼事情,一敲牆壁,隔壁就能聽到。

免得他不眠不休的在門外蹲著。

在秦瀾滄悉心照料下,元長歡這孕期過得相當舒坦。

一直到今天。

今日難得好天氣。

秋高氣爽。

「今天這個天氣放風箏不錯。」

「等你卸貨了,我帶你去放風箏啊。」秦瀾滄小心翼翼的戳了戳元長歡鼓起的肚子,「等他長大,我也帶他去。」

被他說得卸貨逗笑。

這個詞形容的真是好。

元長歡眯眼笑的歡快,「好啊,他一定很喜歡你這個乾爹。」

哎。

每次聽到乾爹這個詞,秦瀾滄都好惆悵。

他還是想要當親爹。

然而……長歡到現在都沒忘了謝辭。

豪門重生之暖愛成婚 自從他住在元長歡隔壁后,就經常聽到元長歡做噩夢,偶爾還會喊謝辭的名字。

謝辭那個小白臉有什麼好的。

遲早他會讓長歡忘記他。

說話時。

外面傳來葛軍師的聲音。

「少將軍,元姑娘,有大事稟報!」

「何事?」

看著葛軍師匆匆進門,一臉緊張。

元長歡主動問道。

葛軍師面色沉重,「方才接到消息,皇上派七皇子與御親王前來西南。」

「前往西南,必經之地便是洛水鎮,我們得早做準備。」

畢竟要進洛水鎮的是七皇子他們,不可能不讓他離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