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的逆鱗!

噠。

杯子擱在桌面上。

「如果沒有別的事,霍氏還有事情要處理,我先離開。」

哎,又是這樣子!

每次只要談到這個,霍驍就是這種反應。

老將軍敲了敲拐杖,聲音在寂靜的室內越發的響亮。

簡單的舉動卻透著上位者的強勢,氣勢非凡。

「京城與容城合資開的孤兒院開幕,陪我去看看?」

老將軍會到容城,也就是為了這個。

這次京城與容城的合作,還是他牽頭的。

所以,特意過來驗收成果。

本來只是簡單的工作,卻沒想到,在容城,遇到那樣特別的女孩。

只可惜,不知道她的名字。

夢之家,京城與容城合資的孤兒院,造勢浩蕩,引來上下級各方人馬的重視。

開幕式當天

記者們聽聞今天會有厲害的大人物來剪綵,所以早早就蹲點。

而孤兒院內,幾乎容城所以喊得上名字的政客名門都來了。

可想而知,氣氛有多麼的緊張。

夏冉冉一群人呆在後台,圍著周旋追問,「周老師,我們的首播確定是今天?」

他們的主題就是圍著孤兒院的,所以,在今天首播,其實很正常,只是,場面似乎超乎他們的想象。

那麼多大人物集聚,眾人原本激動的心情現在卻變成忐忑。

周旋嘴角掛著優雅的弧度,沒有絲毫的緊張,淡定如常,「這宣傳片本來就是為了今天。」

不然,她怎麼會接拍呢?都是看在某人的份上。

慕初笛一直沉默,原本一直糾結的事情,在聽到周旋最後那句話后,終於下定決心。

「周老師,等下,我還是不上台了。」

按照約定,慕初笛可以陪同周旋一起上台剪綵。

本來不清楚狀況,現在才明白,那是多大的殊榮。

「小笛,別擔心那些,宣傳片,你是靈魂,我希望你能陪我一起上台。」

周旋會讓慕初笛上台,其實也是變相地告訴所有人,她撐著慕初笛。

「可是……」

今天的場面出乎她的意料,慕初笛很擔心會出什麼意外。

「在我這裡,沒有隻是。走,開幕式要開始了。」

周旋挽著慕初笛的手,直接走出後台。

「話說今天,好像會有神秘節目。」 「不是說大人物來嗎,這還不算神秘節目?」

「不,我不是指這個,總之等下看看就知道。攝像師做好準備。」

幾位相熟的記者相互討論一輪,都沒摸出個究竟來,只能說,容城這次的項目,很神秘。

記者們如刀子般犀利的目光掃視場內,卻沒發現任何異樣。

很快,女主持人便開始演說孤兒院建立的歷史以及感謝相關部門,內容大同小異,並不怎麼吸引人。

只是很快,屏幕上女主持人的臉轉換了,換成一張精緻柔美的臉,雖然只是一個側臉,卻已經讓人非常驚艷。

淡如菊,雅如蘭,舉止投足都散發著別樣的誘惑力。

這張臉,並不陌生,最近新聞和報紙和微博上經常出現的人。

慕初笛!

場內的音樂聲停了下來,變成淡淡的古箏聲。

照片過後,並沒有停止,反而變成一個視頻。

正確來說,那是個短片。

「怎麼可能?」

「為什麼在今天這個日子播這個宣傳片?不是說被禁了嗎?」

「不會吧?開玩笑嗎?」

場下不少人發出不同的質疑,畢竟慕初笛殺人,微博上鬧得沸沸揚揚,她這種身份,很敏感,並不適合在今天這種氣氛出現。

然而,他們料想不到,她不僅是出現在屏幕短片里。

慕初笛一進場,便聽到不少質疑的聲音。

她側頭看向周旋,周旋卻連眼睛都沒眨一下,好像什麼都沒有聽到。

「趕她出去吧,不是說大人物要來嗎,這不是存心的扯後腿?」

質疑的聲音越來越多,容城的市長秘書連忙跑過去詢問。

「市長,我們要不要先把短片截停,當初說好的剪綵,還是不要讓她們上台吧!」

開幕式當天播放宣傳片,已經讓周旋和慕初笛剪綵,那都是之前談好的,只是現在出了那麼大的事情,他們的確扛不住群眾的壓力。

今天到場的,不只是名門政客,還有不少市民。

「市長,不能再等了,你看,場面都快暴動,不然等下那人來了,看到這種場面,該怎麼辦?」

市長臉色沉了沉,其實這個,他早就想到,只是……

「不必,一切如舊!」

他是想過要切的,只是,昨晚,霍小爺拎著槍到市政大樓給他談話來著。

雖然話像是隨意的閑扯,只是,深思極恐。

慕初笛似乎,被霍家罩著。

所以,他才沒有截停。

然而,他還真沒想到,場面會如此的一片倒。

微博,他也有關注,明明也有不少人維護慕初笛來著。

所以,他才會一切如舊。

可是現在,都到了這種地步,片子都播了,人也來了,就算截停,也起不到什麼作用了。

還不如,一錯到底,也許,會有不同的效果呢?

他能在這個位子呆那麼久,憑的就是敏感的預測能力。

片子繼續播放。

暴亂的場面,漸漸的安靜下來。

那些質疑的聲音,也慢慢的消停。

直到後面,場面一片寂靜。

靜得聽到斷斷續續抽鼻子的聲音。

直到後面,短片播放完畢。

再也沒有出現要趕走慕初笛的聲音。 在場的都是小市民,情緒很容易被帶動,之前對慕初笛的質疑,只是站在道德的最高標準去批判。

和校花荒島求生的日子 現在,當他們被短片吸引進去,心靈被打動,那麼,情感的天平,很容易就會傾斜。

「好的作品,能夠打動人心,所以,小笛,對自己有點信心。」

周旋拍了拍慕初笛的手,帶著她,穿越人群,走向一旁的市長。

簡單的寒暄幾句,市長微微嘆氣,心裡的巨石終於放下,幸好,場面壓了下來。

就在他想要刺探一下慕初笛與霍家的關係,大門處倏然傳來吵鬧的聲音。

作為今天的主導,市長不能就不作為,特別是時間快到,那人快要來了。

市長急忙忙走了出去。

大門外守著不少警員和保鏢,沒有邀請函的並不能進去。

市長一出門,入眼就是黑乎乎的一片,如同烏雲,壓了過來。

站在前面的,正是抱著骨灰盒的楊雅蘭。

她一身黑衣,頭上戴著白花,似乎來送殯的。

而她身後站在不少人,舉著嚴懲殺人犯,不能讓殺人犯毀掉容城,殺人犯不能代表容城道德等等的旗子。

那是一些過激的愛國份子,他們的道德標準,比任何人都要高。

警員形成一道嚴密的守護牆,禁止他們進入。

市長站在警員後方,見這些市民數量頗大,如果用武力解決,只怕會激發矛盾。

於是,溫言哄道,「今天的開幕式人數已滿,沒有邀請函的各位,可通過新聞直播一起分享喜悅。我想各位也不想人多,驚擾到孩子們吧!」

容城的孤兒眾多,其他孤兒院早就分了部分孤兒過來,所以今天的開幕式只是表面的,孩子們早就安排進宿舍。

為了不驚擾到孩子們,他們的開幕式距離孩子們的住宿有一大段距離,而且還派了不少人去照顧孩子。

少年強,則國家強。

他們熱愛國家,當然不會去驚擾孩子。

可是,今天不一樣。

「市長大人,慕初笛親手槍擊我弟弟,那樣危險,手染鮮血的人,怎麼配代表容城呢?我知道,在法律上,判定不了她,可她身上始終背著一條人命。 希望咖啡屋 我這次來,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容城。」

「容城千百年的歷史,怎麼能夠因為這樣的女人,而成為笑柄呢?」

楊雅蘭把握得很好,她決口不提要給楊天奇要個公道,而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歸結於為了容城,為了華國。

話說的大義凜凜!

四周的人群也跟著起鬨。

他們是愛國主義者,自己形成了愛國民間組織,楊雅蘭向他們求助,想讓他們一起挽回容城的聲譽。

甚至,給他們看了剛才開幕式內的畫面。

沒想到周旋沒有聽從民意,依然選用慕初笛,而政府也在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播出這個宣傳片。

那意思,已經很明顯!

所以,他們才暴怒的!

「對,我們絕對不能讓這個女人代表容城。」

「宣傳片必須禁止!」

「請聽從民聲,封殺慕初笛。」 市長一個頭兩個大,剛才解決了一批,現在又來一批。

這批似乎更加難搞。

他們口口聲聲都是為了容城,封殺慕初笛。

不管他軟硬兼施,都沒作用。

市長抬起腕錶看了眼時間,時間已經到了。

他沒有別的選擇了。

婚寵豪門巨星 眼眸冷了下來,一聲令下,「把人驅逐!」

市長其實就是怕被那個即將到來的大人物看到這個畫面,不然對影響他的政績。

然而看在他們眼中,就成為市長維護慕初笛。

警員的驅趕,更是使他們的仇恨全都拉到慕初笛的身上。

咒罵聲,越發的響亮。

就連在裡面的眾人都聽得很是清晰。

慕初笛聽到聲音,早就走過去。

現在見那些人被驅趕,擔心矛盾激發,會有人受傷,慕初笛大步跨出,想要出去。

卻被攔住。

「小笛,你想幹嘛?外面場面那麼激烈,他們的箭頭全都指向你,你出去就是找死。」

夏冉冉聽到聲響,也連忙走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