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看向傲爽的眼神之中,滿是濃濃的震驚之色,他清晰地記得,當他的師尊將靈蠶甲交予他手中之時,對他說的話:此乃靈蠶甲,使用雪山靈蠶吐出的細絲打造,他的防禦極限是五十萬左右的力量。

剛才那一拳,傲爽除了使用**力量之外,還要將衝力,和慣性力計算進去,略微一算的話,宋瀾也是得出了前者的**力量,到底達到了怎樣的層次。

可這個數值,無疑讓他頭皮發麻!

四十萬斤的**力量,就算是在低階靈王境強者的身上,都極少能看到!

而傲爽本人,卻絲毫沒有在乎宋瀾的驚呼,而是轉頭看向那邊的劍狂,似乎是知道對方剛才的心中所想一般,輕笑一聲:「看清了么?這便是我的破刀之法!」 感受到那毫無任何畏懼之色,隱隱還透發出一股驚人凌厲之意的眼神,劍狂眉頭抖了抖,眼眸中那劍形的瞳孔微微凝起后,又逐漸平息下來,也沒說什麼。

其實現在說什麼,也都是多餘的,宋瀾的出手,在劍狂這裡恰巧能夠被算作一次試探。

他也想一探傲爽的深淺,若是實力真的超人意料的話,兩人的仇怨還真要從長計議,但若他只是一個銀樣蠟槍頭,只是虛張聲勢,那被宋瀾擊殺之後,對他也沒什麼壞處。

如果這次前來,不是有著師命在身的話,劍狂還真不介意強行出手,畢竟若是真打不過,暫避鋒芒之後再戰還不行么?可現在的局勢就是把他僵到這裡,動彈不得。

「咣當!」

直到斬冰刀落地,眾人這才意識到,剛才的宋瀾,在一式強招出手后,不僅沒有取得任何的收效,反而靈器都是被傲爽那猶如奔雷乍閃的一掌,生生震落下來。

一名中階天靈師,甚至還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起初他還以為自己眼花了,直到確定眼前所發生的一切盡皆事實之後,這才聲音顫抖著,喃喃說道……

「以血肉之軀,竟將斬冰刀拍落而下?即便他剛才經過雷霆鍛體,可也應該沒有如此變態吧?體質難道真強橫到這種程度?要知道,他還沒使用任何靈技!」

「你沒聽到宋瀾說什麼?那可是四十萬斤的**力量啊!就連那雪山靈蠶吐出的細絲打造的靈蠶甲,都是出現了破碎的跡象,這雙鐵拳,天靈師階強者中,幾人能夠接下?」

「那句話說的真好,是狼到哪都吃肉!在靈師階武者的搏殺中,能夠達到王中王的殊榮,如今進入到天靈師階強者的層次,恐怕也是不容小覷之輩!」

眾人越說,越感覺心裡的震驚之意越發濃郁起來,這等的天才,在大宗門中都不多見,恐怕早就超越了尋常的妖孽級天才,而是真正達到了天嬌鳳楚般的存在!


宋瀾弱么?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高階天靈師的境界,還是來自冰山雪窟,修鍊條件自不必多說,所修功法和靈技必然盡數頂級,可就是如此,還是在小小的爭鋒之中,三招兩式之下,無奈棄刀!

站在李慕垚身邊的刀傲,此時也是一臉的凝重之色。

「剛才那一掌,傲爽出掌的時機有種以逸待勞的韻味,一掌拍出,更是不給宋瀾留下任何機會,直取刀身不說,配合著那般強橫的**力量……」

說到這裡,他便不再說下去。

傲爽剛才那一掌,確實只是拍到了刀身,沒有觸碰到刀刃,可宋瀾的刀法是多麼急速?尋常之人,哪敢在他的刀下出手,這種無異於虎口奪食的驚險之舉,確實震人心神。

其實說白了,傲爽剛才的出手,就三個字。

穩!准!狠!


這個穩,自然是來自傲爽那超人的膽識,若是尋常的高階天靈師,面對宋瀾這一刀,恐怕早就心生畏懼,一身實力發揮不出五、六成,大打折扣。

而這個准,想來應該是傲爽戰鬥經驗異常豐富的緣故,兩人都是高階天靈師之境,誰若是戰鬥經驗更為豐富,戰鬥天賦更為高超,未戰便是佔據了很大的優勢。

至於這最後的狠,就比較好解釋了,前兩點都能做到天衣無縫的情況下,雄厚的靈力,配合著強橫的**力量,逼得宋瀾無奈棄刀,只是翻翻手的事情。

這三點,說起來簡單,可若是真讓眾人去做的話,沒幾個人能夠達到這種程度,或許也只有劍狂、傲刀之流,能夠略微企及一些,但也難保出現一些略微的差池。

「噗……」

而身形頓住后,宋瀾還是臉色煞白,吐出了一口鮮~血,此時的他只感覺身體中一陣翻江倒海,這股震蕩,自然是來源於傲爽那強大的**力量。

眼中隱隱透發出驚駭之意,此時的傲爽,在他心中有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對他造成傷勢的那一拳,或許他還不怎麼驚詫,但那一掌,卻屬實超出了他的預料,精明如他,自然是能夠猜出,到底擁有著怎樣的手段,才能拍出那一掌來。

可即便此時沒有任何的優勢,而且因為心中沒有了剛才的把握,宋瀾甚至都不知如何去進行接下來的戰鬥,但也不可能怯弱,戰鬥還是得進行下去。

或許這也是來自大宗門弟子的一個特點,那就是戰鬥可以輸,但鬥志,不能輸!

心念一動,那橫躺在地面上的斬冰刀,頓時『嘩啦啦』地震顫起來,隨後便是慢慢升騰到空中,散發出大片的冰寒之意后,向宋瀾的方向飆射而去。

見此,傲爽也沒有多加阻攔,畢竟自己剛從原本的巔峰靈師,突破到高階天靈師的境界,其中可是相差著整整兩個小境界,即便是他,也需要一些時間去適應。

長刀入手,宋瀾整個人的氣勢也是隨之強橫了一分,一股股靈力在源源不斷地灌注之下,斬冰刀的刀身之上,竟然隱隱透發出一股萬年寒冰才會擁有的,冰霜氣息!

感受到其中那股驚人的冰霜氣息后,不知是誰驚呼了一聲。

「是雪崩斬!」

雪崩斬?!

聽聞這招式的名稱,眾多天靈師階強者的眼中,莫不泛起一絲驚詫的神色。

「這宋瀾,竟然將雪崩斬參悟而成,實在妖孽!」

冰山雪窟的弟子,因為常年生活於東域的冰山之中,所修功法自然都是蘊含著濃厚的冰寒氣息,而且觀雪參悟,往往能夠參悟出強悍的招式來。

這雪崩斬,便是一種極為強悍的刀法,據說能夠和冰山雪窟的另一種靈技,寒霜霸拳想媲美,同樣是藉助著大勢的攻擊,利用絕對的優勢,將人生生斬殺。

睜大了眼睛,此時的眾人,都不想錯過哪怕一絲一毫的畫面,這場戰鬥,起先本以為宋瀾能夠極為輕鬆的完敗傲爽,可被迫棄刀之後,使得局勢變得相當微妙起來。

而現在,宋瀾也是被逼的用出雪崩斬,想來也是沒有了辦法,這種層次的招式,就算用來對付半步王階的強者都不為過,如今卻要施加到,一名新晉高階天靈師的身上。

但出奇的是,幾乎所有人都能夠理解宋瀾……

斬冰刀高舉過頭頂,雪白的靈力源源不斷地自宋瀾的丹田中湧出,在其身體周圍,竟泛起大片的雪光,這些雪光以肉眼可見的程度連成一片,好似一片風雪。

眾人這才發現,天地間,好似隱隱下起了小小的雪花,見到這般場景,所有人都是不由感嘆,不愧是來自冰山雪窟的弟子,僅僅是一個招式,居然能夠引動小範圍的異相。

而傲爽,也是單手一招,一把閃爍著銀璨璨靈光的長劍,頓時自虛空之中被其抓了出來,頓時,在他的身體周圍,也涌動出了一些冰寒的氣息,正是撕寒劍!

反握長劍,斜橫胸前,傲爽的氣息逐漸變得虛無縹緲起來,整個人都是變得虛幻了一些,凝望著宋瀾的同時,撕寒劍的劍身輕微顫抖著,猶如巨蟒吐信。

不知怎的,即便此時傲爽沒有出劍,但看到他這般動作的人,莫不生出一種成名已久劍客大師的感覺,也許只是一瞬間的錯覺,或許是那……亘古不變的劍意!

「是劍意!」

「而且是一通百通的劍意!」

望著傲爽手中的撕寒劍,感受著那股兇悍的劍意后,劍狂的雙眼隨之微微眯了起來,還真是沒想到,這小子,居然能夠領悟出劍意來,要知道就算是自己在這個年齡時,在劍意上也沒有達到一通百通的境界。


宋瀾咬著牙,沒想到對方居然還是領悟出劍意的存在,心念煩雜的他,神色已經變得有些不像原本清明,顯然傲爽那達到了一通百通境界的劍意,的確又狠狠地打擊了一下他的自信心。

「看招!」

一聲暴喝,只見其手中的斬冰刀,驀然席捲起無盡的冰霜氣息,勾動著周圍空氣中瀰漫的雪花,發出陣陣仿若真正雪崩之時的『轟隆』之聲,一刀斬下!

雪白色的刀光,攜帶著一股擎峰馳海的氣勢,彷彿雪山崩坍,鋪天蓋地的籠罩而下,左近的一些武者,哪怕是高階天靈師,都是不由臉色一變,有些承受不住。

「好強!」

靈師階武者,甚至生出一種無法抗拒的念頭來,這一擊若是由他們對抗的話,其實別說對抗了,就算是現在,他們都有種被其中的威勢生生鎮壓的感覺。

感受著這股濃厚的威勢,望著那洶湧席捲而來的靈力,傲爽不知怎的,就在剛要出劍之際,整個人卻突然好似進入了空靈狀態一般,頓時感覺身體都變輕了一些。

天地間,除卻這邊,儘是一片微風徐徐的祥和景象。

此時的傲爽,便是有種清風掠過手中撕寒劍時,感覺異常清晰,並且在無限擴大著,就好似自己站在狂風暴雨中一樣,能夠感受出其中精妙到一絲一毫的變化。

同時,心中驀然升起一種極為舒暢的感覺,手中的撕寒劍,更是不假思索的遞了出去。

「這一劍!」

明明是直直刺出的一劍,卻讓得劍狂和刀傲兩人,都是不禁神色大動,因為這一劍,好似已經超脫出了一通百通的劍意,達到了傳說中的……萬通歸宗! 平淡無奇的一劍,在傲爽的手中遞出,卻好似蘊含著無上的威勢,在震破了那雪崩之勢的同時,猶如蒼龍出海般狂涌而出,更是使得大片的風雪快速消融。

去勢未減之下,宋瀾更是當即被斬作了兩截,鮮血四濺,不僅使得整個場面附加了一種濃厚的肅殺之氣,也使得不少的天靈師階強者,眉頭緊皺,神色莫名。

這便是……這屆王中王的手段么?

而此時,傲爽的身體周圍,卻驀然升騰起大片的純青色氣息,整個人被籠罩其中,雙目微微閉合,眉頭不時皺起,又不時舒展開,顯然是在參悟著什麼。

「萬通歸宗!」

剛才那平淡無奇的一劍,在劍狂和刀傲的腦海中不斷回放著,那一劍,絕對超過了一通百通的層次,想來若是此番傲爽能夠有所感悟的話,定然會再作出突破。

或許如今剛剛突破到高階天靈師之境,只是經過了一番戰鬥,就要再做出一些突破,確實有些駭人聽聞,但這就是一個武者的機緣,而且他作出的突破,也並不是境界上的突破,而是劍意上。

「剛才那一劍,到底怎麼回事?在我看來,那一劍極為普通,我還以為傲爽也因為感受到壓力之後不知如何是好,選擇體面的死,沒想到居然發生了如此巨大的變化?」

「那一劍雖然看起來不具賣相,但其中所蘊含的威勢,其實是要超過宋瀾所製造出的雪崩大勢很多的,否則也不可能一瞬間便是將其擊退,甚至將他斬殺。」

雖然對於傲爽那一劍,眾人心中有著太多的震驚,但還是有些人,也同時開始惋惜起宋瀾來,自從前來后,便不明不白地被扯入了紛爭之中,隨後便是在傲爽的提議之下被迫應戰,到得現在,更是被當作了傲爽的踏腳石,靈散魂消。

「宋瀾!」

心底一顫,張雲根本不願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他和宋瀾認識多年,兩人的關係極為不錯,也曾一起探索過諸多古迹,經歷過許多磨難,可沒想到,今日他竟死在了這裡。

憤怒之下,張雲的身形快速地向傲爽飆射而去,手中驟然出現一把土黃色靈力長劍,透發出陣陣厚重氣息的同時,一式劍招便向前者呼嘯斬去。

可他好像忘了,散人堂的其餘七人……

「唰唰!」

七道人影,幾乎在瞬間便是出現在了張雲的身前。


「轟!」

七種顏色不同,蘊含著不同氣息的攻擊,也是當即轟在了張雲的身上,這也使得剛剛還氣勢洶洶想要報仇的他,頓時步了宋瀾的後塵,被轟飛出去,生死不知。

將張雲轟飛后,伊靈心等人點了點頭,便分作七個方向,與傲爽相隔著十米左右的距離,盤坐於虛空之中,他們這是在幫傲爽護法,畢竟處於這種參悟的狀態之時,若是出現哪怕一絲一毫的差錯和打擾,都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局面。

而見此場景,剛要出手的劍狂,又收回了出手的念頭。

他之所以打算現在出手,是因為傲爽的悟性,實在有些超乎他的想象,沒想到只是一場半個時辰不到的戰鬥,便是能夠從中做出如此巨大的突破來。

從原本在劍意上達到的一通百通,出現了一絲突破到萬通歸宗境界的苗頭!

別看只是突破了一個小小的境界,可其中到底有著怎樣經天緯地的大變化,恐怕知道萬通歸宗四個字代表著什麼的武者,都能夠從中了解一些。

如果說,一個武者之所以領悟出劍意,或許是因為他伴劍百年,仗劍殺萬人,這些行為都回增加一些領悟出劍意的幾率,但想要達到萬通歸宗的境界,是根本不可能的。

因為萬通歸宗,和一通百通,完全就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一通百通,能夠證明一名武者在劍法上的悟性,和對於各種靈器的見解,但萬通歸宗,則是需要武者心意赤誠,整個人如同一張白紙,潔白沒有任何的污垢,才能練就而成。

這樣一說的話,可能有些籠統。

打個簡單的比方,一名武者練劍,或許長時間的練過幾千次,幾萬次后,能夠在這套劍法上有所成就,但若是想要在修鍊一門劍法,就又需要從頭再來。

而且在劍意上達到一通百通的境界,只能證明這名武者即便在使用其他靈器對敵之時,也能夠發揮出劍意的效果來,此為一通百通,但一些瑕疵,還是在所難免的。

可若真是達到了萬通歸宗的境界,不僅使用起任何的靈器來都回變得極為得心應手,就連修鍊一門從未了解過的靈技,修鍊起來之時,也會變得如同水到渠成般迅速。

千法雖繁,但大道至簡,溯其本源,皆源於武者本心。

將不可能變為可能,這便是萬通歸宗。

所以考慮到這裡,劍狂便是知道,如果自己不能趁著傲爽還沒有徹底成長起來便將其擊殺的話,若是在等待一些時日,恐怕自己,都沒有了十足的把握。

其實現在,劍狂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將傲爽拿下,只是他本人不願承認罷了。

而在眾人的眼中,此時的傲爽,便是在和宋瀾戰鬥之後,可能是參悟出了什麼,進入到了一種類似於空靈狀態的頓悟中,這種頓悟,可能只是幾十息的時間,也可能會是一兩天,但在頓悟之後,武者的靈魂力和意念之力,都會得到突飛猛進的增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