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立刻對李龍彪說:“李隊長,你能不能帶我們去6號礦洞看看?”

李龍彪點了點頭:“可以,二位請跟我來。”

在李龍彪的引領下,三人在錯綜複雜的礦洞內七拐八彎後,來到一處礦洞前。

大老遠,肖遙便瞧見,礦洞口被一扇不鏽鋼門封死了,那道不鏽鋼門看起來相當厚重,有點類似銀行的金庫門。

洞口呈四方形,邊長約摸兩米。

李龍彪朝着那道不鏽鋼門一指,轉頭對肖遙說:“那就是6號礦洞。”

肖遙走到那道不鏽鋼門前,擡手在門上敲了敲,簡直就跟敲一堵實行牆一般。

“李隊長,這門有多厚?”

肖遙轉頭衝李龍彪問道。

李龍彪回答:“這道門是用28公分厚的合金鋼打造的,一般的炸藥都別想炸開,除非是用定向膨脹爆破專用炸藥。”

肖遙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瑪了個蛋!

28公分的合金鋼,老子就算使上龍魂之力,也不可能強行破門啊!

他又問李龍彪:“那這道門就沒有鑰匙可以打開麼?”

“確實沒有,你們看,這門上連鑰匙孔都沒有。設置這道門的時候,就沒想過還要再將其打開。”

“臥槽!幹嘛整得這麼絕呢?”

李龍彪解釋:“當時發生的狀況,已經在曠工當中引起了極大的恐慌,因爲完全不知道是什麼病毒,於是雷爺下令,將6號礦洞炸燬,但有專家提出來,如果炸燬6號礦洞,有可能產生連鎖反應,使得整個礦區發生垮塌。最後經過一番商討後,決定設置一座密封門,將6號礦洞實施永久性封閉。”

肖遙盯着那道密封門看了一會,眯着眼睛問道:“提出設置密封門建議的,是龍兆集團的人吧?”

李龍彪先是一怔,隨即回過神來,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

“還真是!是龍兆集團的保安主任鬱元良提出來的。”

鬱元良?

這名字聽着怎麼這麼耳熟呢?

肖遙思索了片刻,想了起來,馮明俊曾經交代,陷害他的幕後黑手,就是鬱元良!

這傢伙鐵定是僵族無疑,他提出這麼個建議,必定懷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肖遙愈加認定,6號礦洞內,一定藏有玄機!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道密封門,也是龍兆集團提供的吧?”

“肖大師您怎麼知道?”

肖遙淡淡一笑,不無得意地說:

“我能掐會算,當然知道。”

李龍彪轉頭看了看黑子,一臉震驚的神色。

黑子對肖遙的話深信不疑,一本正經地說:“肖大師可不是一般人,他能未卜先知。”

李龍彪立刻衝肖遙問道:“那肖大師,您說說,那天這道門,到底是什麼人打開的呢?”

“我剛纔不是說了嘛,有人打開了這道門。”

“可門上壓根沒有鑰匙孔,怎麼打開?”

“李隊長,你們都被鬱元良給騙了,這道門,不但有鎖,而且鑰匙就在他的手裏。”

“有鎖?鎖在哪兒?”

李龍彪立刻盯着眼前這道合金密封門,他可完全沒看出來哪裏有鎖孔。

肖遙盯着密封門仔細查看了一番,忽然發現,在密封門的左下角,貼着一塊圓形的金屬片,看起來就像是在門上打了個補丁似的。

金屬片直徑也就1.5公分左右,顏色與門的顏色完全一致,所以很不起眼,若是不仔細查看,很難發現。

瑪了個蛋!

28公分厚的合金鐵門還需要打補丁!?這塊金屬片要是沒有玄機纔怪!

肖遙立刻蹲下身子,用指甲摳了摳金屬片。

金屬片與門雖然貼得很緊,但還是被肖遙摳開了一條細縫,他再用力一扯,將金屬片從門上扯了下來。

再一看,只見金屬片原本貼住的位置,有一個圓形孔洞,孔洞內有一個三角形,看起來有點類似於電梯門上的三角形鎖。

看到這個三角形鎖,李龍彪瞪大了眼睛,驚道:

“這……這怎麼還真有鎖孔!”

“李隊長,現在你知道了吧,這6號礦洞內,肯定有鬼!”

“可鬱元良爲啥要這麼做啊?”

肖遙並沒有回答,而是衝李龍彪反問道:“李隊長,你聽說過黃金月宮麼?” 李龍彪一臉懵逼地搖了搖頭,

“沒聽說過?黃金月宮是啥?夜總會麼?”

肖遙一臉黑線,

這哥們可真會聯想,居然想到了夜總會,看來這種地方他沒少去。

“咳咳!當我沒說。”

肖遙摸出一把匕首,嘗試着往那三角形鎖裏插了插,不過鎖孔太小,匕首太寬,壓根插不進去。

李龍彪說:“黑六哥,肖大師,你們在這兒等我一會,我去弄把三角形鎖的鑰匙來。”

黑子點了點頭,

“去吧!快去快回。”

李龍彪轉身離開,肖遙與黑子就在合金鐵門前坐下來等待。

約摸二十分鐘過去了,還不見李龍彪回來,黑子看了看錶,嘴裏嘀咕道:“這個李隊長怎麼去這麼長時間?”

他正說着,忽然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雖說聲音不大,但兩人都聽得真切,黑子立刻將手電筒朝向前方洞道,並開口問道:“是李隊長麼?”

等了片刻,並沒有迴應。

肖遙壓低聲音說:“黑六哥,有點不對勁。”

黑子畢竟是特種兵出生,二話沒說,立刻從腰間拔出手槍,將槍口對準前方,沉聲喝道:“什麼人!?”

依然沒有迴應。

兩人站在原地等了約摸半分鐘,幾道人影出現在了他倆的視野之中。

肖遙一看那幾個“人”的模樣,便立刻感覺不對勁。

幾個“人”的體格十分強壯,身上壓根沒穿衣服,皮膚烏黑,簡直比黑人還黑。

一雙眼睛泛着血光,嘴角露出尖長的血牙。不但如此,還不是以兩條腿走路,都是弓着腰,四肢着地,看上去就像是幾隻正在地上爬行的狒狒。

說他們是人吧,這模樣實在是不像人,要說他們是猴吧,身上也沒長毛啊!

肖遙正感到納悶,耳畔傳來系統提醒:“警告,有山魈靠近。”

山魈!?

臥槽什麼情況?

山魈難道不是狒狒的一種麼?怎麼成這模樣了?

系統解釋:“山魈又名魈魅,屬於精怪的一種,級別雖然不高,但攻擊力十分強大,能夠徒手撕虎豹豺狼,多在山中出沒,故而名爲山魈。”

瑪了個蛋!

沒想到這礦洞里居然有這種東西!

等等!

既然有這玩意兒,怎麼剛纔李龍彪完全沒提這茬呢?

彥如花 黑子並不知道這些是傳說中的山魈,雖然覺得它們的模樣有些奇怪,但還是將它們當做人看。

他端着手槍上前一步,將槍口對準幾隻山魈,用命令的口吻喝道:“都TM把手放在頭上! 蜜寵嬌妻:王牌影后 趴下!”

誰知他話音剛落,其中最爲強壯的一隻山魈發出一聲無比尖銳的怪叫,隨即迅速朝他撲來,其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黑子立刻扣動扳機,對準那隻山魈連開了數槍。

讓人沒想到的是,山魈雖然胸口捱了幾槍,卻只是身體猛顫了幾下,並未倒地,甚至速度沒有絲毫減緩的跡象。

也就眨眼間的工夫,山魈已經撲到黑子跟前,擡起前肢朝着黑子的面門便橫掃而來。

黑子急忙往後緊退了兩步,躲過了對方的攻擊,

山魈的長臂掃在了一旁的洞壁上,竟然在堅硬的石壁上留下了數道深深的印記。

黑子大吃一驚,立刻舉槍,正欲再射,山魈又是一手橫掃過來,

黑子可不敢用手去擋,顧不得開槍了,急忙就地一滾,躲開到一旁,但還不過對方並未給黑子喘息的機會,又迅速逼近。

就在這緊急關頭,肖遙快步上前,一把將黑子拉到身後,隨即大吼一聲,掄起右拳,朝着山魈的胸口猛擊了過去。

山魈被肖遙一拳擊中胸口,身體立刻橫飛了出去數米之遠,重重地摔在地上。

被肖遙一拳打倒的是這些山魈當中最爲強壯的,也應該是它們當中的首領,本來其餘幾隻山魈正撲上來,見它們的首領被肖遙一拳擊倒,立刻停下,衝肖遙發出此起彼伏的刺耳怪叫。

黑子算是撿回了一條命,他穩住身子,驚魂未定道:“這……這到底是些什麼東西?”

“是山魈!屬於精怪,子彈對他們沒什麼作用,讓我來收拾它們。”

肖遙說着,一揚手,辟邪寶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辟邪寶劍散發出暗金色的光芒,幾隻山魈似乎有些忌憚,不敢靠近。

被肖遙一拳打倒的山魈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發出一聲低吼,幾隻山魈彷彿得了撤退的指令一般,掉頭就跑。

瑪了個蛋!

老子還沒出劍呢!這些邪乎玩意兒倒是有自知之明。

肖遙正欲收起辟邪寶劍,忽然傳來一陣呼救聲,

黑子驚道:“不好!是李隊長!”

肖遙心裏頓時咯噔一下,想必是李龍彪跟那幾只山魈撞了個正着,這下麻煩了,那幾只山魈還不得活撕了他!

他顧不得那麼多,立刻握緊辟邪寶劍,朝呼救聲傳來的方向奔去。

剛跑了沒幾步,又是一聲更爲雄渾的咆哮聲傳來。

臥了個槽!

難不成這洞裏還有大傢伙?

不過等等!

這咆哮聲怎麼聽着有點耳熟呢?好像在哪裏聽到過,難道是動物世界麼?

肖遙心裏一邊琢磨,一邊往前飛奔,在拐過一道九十度的彎後,他看到了剛纔那幾只山魈,正欲出手,卻忽然發現,這幾隻山魈居然都跪在地上,而站在它們正前方的,不是別人,正是李龍彪!

肖遙頓時怔住了。

這尼瑪什麼情況啊?

這幾隻號稱能夠手撕虎豹豺狼的兇猛精怪居然向李龍彪下跪,難道這位李隊長有什麼過人之處?

肖遙再一看李龍彪,只見他背靠着洞壁,臉色蒼白,身體還在微微顫抖着。

尼瑪哦!

這傢伙居然都已經被嚇成這樣了,看着完全不像是能夠震得住山魈的人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肖遙正感到納悶,一個聲音傳來:“主人!我在這兒呢!”

是阿祁!

肖遙立刻循聲望去,這才發現,阿祁其實就在李龍彪旁邊,只是剛纔被山魈擋住了視線,所以沒看到它。

他恍然大悟,剛纔那一聲極其雄渾的咆哮,是阿祁發出來的,阿祁一般不會輕易咆哮,但在緊急關頭,它發出的咆哮聲堪比獅虎。 看樣子,這些山魈都是被阿祁給震住了,它們並不是在跪李龍彪,而是在跪阿祁。

肖遙有些驚訝,沒想到阿祁一聲吼,居然震住了這些山魈。

阿祁快速躥到肖遙身旁,關切地問道:

“主人,這些有眼無珠的畜生沒傷着你吧?”

“它們能傷得了我嘛!”

“沒傷到你就好,不然看本大聖怎麼收拾它們。”

“我說,這什麼情況啊?這些山魈怎麼會衝你下跪呢?”肖遙疑惑地問道。

阿祁將胸膛一挺,不無得意地說:“那當然,本大聖在猿族當中那顆是祖師爺級的,這些個猿子猴孫,見了本大聖,豈敢不跪!”

肖遙恍然大悟,原來這些模樣像人又像猴的山魈,其實也屬於猿族,而阿祁原本是千古巨猿無支祁,雖說現在被玄天鎖妖圈困住,但山魈見了它,還是將它敬若神靈。

肖遙鬆了口氣,對阿祁說道:“你問問它們,它們怎麼會在這兒?還有那6號礦洞裏,是不是藏着僵族?”

“是!主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