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站起身,微微從女神大人點了下頭,笑道:“我應該叫你一聲侄女,對於曾經發生的一切,我表示深切的歉意。”

三大種族果然如王昃想象的一樣,就像是‘國與國’之間的關係,當前事就是當前事,之前的或者之後的事……是不需要去考慮的,最多也僅僅是一句道歉或者感謝而已。

口頭上的。

女神大人眼睛都要冒出火來,但她卻死死瞪着王昃。

王昃愣了一下,扭頭問道:“你是‘光明’?”

“哼!你這個小叛徒,我要殺了你!”

王昃翻了翻白眼,嘟囔道:“早不醒晚不醒,偏偏這個時候醒……唔……麻煩您把智慧叫出來可以嗎?”

女神大人一愣,詫異道:“什麼‘智慧’?”

正這時,她眼白突然一翻,然後又恢復正常,但整個人的氣質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臭小子,叫我幹什麼?!”

“嘿嘿,現在這種情況,還是您出來處理要好一些,精靈王答應我們,讓我們去參觀一下精靈族的駐地,我們這就出發?”

шшш▲ TTκan▲ ¢○

‘壞女神大人’直接泛出一個花一樣的笑容,說道:“好啊,去看看也好。”

這就是‘壞女神大人’,她可以瘋狂到要把三大種族全部消滅,但同時,她會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跟王昃唱一個雙簧。

簡直就是‘最毒婦人心’的寫照,簡簡單單的就可以跟你打情罵俏着將一杯毒酒送到你的嘴裏。

這反而讓精靈王愣了一下,他第一是奇怪女神大人怎麼會變成‘兩種性格’,第二點卻是……他沒說過要帶王昃去精靈族駐地啊。

王昃彷彿能看穿他心中所想一樣的說道:“呵呵,我尊敬的精靈王大人,並非是我們不相信你,但我覺得說一萬句話也不如實實在在看上一眼來的真實和靠譜,尤其是涉及到一些祕密的時候,您不這麼覺得嗎?”

“唔……好吧。”

精靈王眼睛中的寒芒一閃而過。

他甚至在那麼一瞬間想到要不要直接把他們給‘滅口’了,尤其帶到精靈駐地的情況下,畢竟主場有優勢。

但轉念一想,爲毛這種苦差事要自己做?三大種族同時惹出來的麻煩,犯得着要自己付出代價去搞嗎?而且明顯女神大人會更恨神靈一些,畢竟算得上是被‘自家人’反水。

微微一笑,精靈王手掌再次在空中翻了一下。

三個人直接被一層綠色包裹住,直接向天際飛去。

就在這麼一瞬間的功夫,王昃還不忘喊一句:“小鳥看好家啊,我們一會就回來了!”

……

讓王昃感到不可思議的是,精靈族的駐地竟然就在地球上,而不是像神殿一樣懸浮在宇宙之中。

這是一片廣袤的森林,具體有多麼的廣袤,就相當於後世所有的大陸板塊加在一起,然後劃出一半都變成原始森林。

這裏就是精靈深林,偌大的土地上,卻只生活着數百名精靈而已,‘地廣人稀’到這種境界,也算得上是一種奇蹟了。

不過精靈族也‘豢養’了很多人類,讓他們勞作,提供給精靈族一些生活必要品。

可以說每一個精靈,都能享受到帝王一般的生活,還有權威。

王昃伸出手摸了摸身旁的一株大樹,嘆道:“這種樹木我可是第一次看到,要是放在某個年代,肯定早就被人給閥倒做成無數個手鍊,賣往全世界了。”

這根樹確實很奇怪,尤其是樹皮,不但沒有斑駁,甚至好像一塊細膩的皮子,通體一色,便如同被人拉光了樹皮一般,但王昃還是能清晰的感受到裏面養料流淌的脈絡,尤其……是他感覺到一種‘光’的力量,不是在葉片上進行了光學作用,而是把光這種‘物質’直接吸收進去,運送到整根樹木的各個部位。

而且它的質地厚密的可怕,用煞氣去感應,甚至可以感覺到‘分子’的力量。

也許……也許它們深埋地下的話,億萬年後就是‘靈石’吧。 「劉琦何在!」一陣整齊的踏蹄聲過後,安靜的小山坡再次被吵醒,袁尚走了沒幾天,整個江夏郡似乎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現在竟然會有兵馬出現在荒無人煙的南郊,這讓隱居在樹叢中的劉氏一家感到意外。

「何事?」劉琦放下手中的斧子,嘴裡喘著粗氣。

「長公子,你已經被討賊盟主任命為荊州牧,請跟我一起進城去述職吧!」領頭的軍官喝開最前面的無知士兵,急忙下馬拱手,他似乎認得劉琦,雖然身著不再華麗,但公子的氣質還在,顯然他是荊州兵出身。

「討賊盟主?」如果記得沒錯的話劉備是天子親封的討賊盟主,現在荊州丟了,他反過來認命自己為荊州牧,這謂免太過匪夷所思,還讓前往郡府任職?

蔡夫人和劉琮聽到動靜從後院奔出來,見院內府兵羅列,還以為是劉備想不開,改變主意了。

「請長公子不必疑慮,袁公子受天子誥命,已經被封為諸候聯盟最高統帥,他特意讓我們前來恭請劉荊州前往郡府赴任!」領頭的軍官像是幫劉琦拆開某件禮物,讓他感到驚喜無比。

這個人竟然還能想到自己,真是蒼天有眼,劉家還有一線希望,只要打敗了曹賊,重返荊襄不是不可能。

「琦兒,去吧,跟著袁公子干出一番事業,你不是山野村夫的命啊!」蔡夫人激動得眼淚都流出來了,現在的她,已然將劉琦當成親生兒子看待,他是劉家唯一的希望。

一匹赤色馬被牽到劉琦面前,他將雙手在腰圍上擦了擦,輕輕地摸著馬脖上的鬃毛,像是在尋找那種久違的感覺。

「上馬吧,劉荊州!」荊州士兵跪滿一院,眾人渴望的眼神像一輪紅日,讓一家三口惕見黎明曙光。

「父親,你在天之靈可以安息了!」劉琦回頭望了一眼蔡夫人和劉琮,轉過身去翻身上馬,領著兵丁們飛馳於原野之上,直叩江夏城南門。

江夏有南北兩市,隨著難民的不斷湧入,兩市熱鬧非凡,能夠遠涉到此地的人至少付得起船費,也就意味著他們多多少少有些採購能力,那些身無分文的窮困戶,或者還在半道輾轉,亦或是化成路邊無主之墳,無人問津。

袁尚上位之後,擁有大批親兵保護,只要是不遠行,史阿便有不少閑功夫可以單獨行動,這日趁著袁尚、劉備、劉琦等人在郡守府聚酒,史阿約出呂鳳兒一起逛南市,這是對方最為突出的愛好,為了進一步發展兩人之間的關係,史阿特意從袁尚那裡討了些零花錢。

「喂,要不要雇輛車,我們快扛不住了!」呂鳳兒在前面東奔西跑,她的身後跟著兩個搬運工,巨人手上、背上,甚至脖子上都系著布袋,而史阿也沒有閑著,他們身上已經無法再添加任何東西,可是主顧卻沒有絲毫停止購買的意思,這才提計程車的建議。

「你們看看,這兒人擠人,哪來的車啊!」呂鳳兒開始後悔沒多叫幾個人來,江夏是江東與荊益之間的交易中轉站,南方大部分商品都在這裡流通,幾乎每一樣都能引起小姑娘的注意。

「那,那再雇個人唄!」史阿看見路邊有不少挑夫豎起扁擔靠牆站著,他們的肩上纏繞著十幾圈麻繩,這些人原本是在等待那些急需卸貨或送貨的商家,並不指望尋常人家僱用他們。

呂鳳兒順著史阿的目光掃視著那群人,這夥人穿著單薄,有的人連草鞋都沒有,他們會不會沿途起歹心,偷藏自己辛辛苦苦挑來的小物件。

「小姐,需要挑東西么,我願意為您效勞!」正在她猶豫不決的時候,一個高大的身影走到跟前,那人肩上的麻繩比同夥的要粗大得多,腦袋上扎著白色的頭巾,一臉亂須不修邊幅,讓人很難再去看第二眼。

「好哇,他們身上的東西都歸你了,可別弄丟了,落一賠十!」見對方身材魁梧,是個幹活的料,只是大冬天的還穿著破草鞋,呂鳳兒動了憐憫之情,於是朝史阿和鐵鎚招招手。

挑夫動作麻利,很快便將大小物件扎堆捆綁起來,然後往肩膀上一擔,再輕鬆不過。

於是呂鳳兒又開始故技重演,直到史阿從袁尚那裡討來的散碎銀子花得差不多為止。

「敗家子!」史阿心裡咕嘟著,一邊跟著在後面監視挑夫,看他有沒有私藏東西。

「姑娘,您是哪裡人啊?」挑夫時不時追上呂鳳兒想和她搭話。

想必這人平日很少攬到活,想將自己發展成老主雇,呂鳳兒斜著眼睛回答道:「徐州!」

「下邳城東邊有處清水潭,那裡常年四季開著一種紫色的花,你定然是見過的了!」

這話剛說完,呂鳳兒突然停住腳步,她這一剎車,挑夫也呆立原地,後面史阿差點沒被巨人笨拙的前撲壓死,真搞不懂前面的人在搞什麼,一驚一乍的。

呂鳳兒轉過臉來仔細打量著挑夫那張雜亂的臉,越發覺著熟悉,像是在哪裡見過。

他說的那個清水潭並不是什麼大地方,位於小村落的邊緣,每年夏天她的父親就經常帶她去那裡泡澡,一身清爽之後便會趴在草地上數野花,那兒有一種四葉花瓣的紫色野花,雖然叫不出名,但幾乎一年四季都有,當時她才五六歲不到。

這是父母留給他最為深刻的記憶,而眼前這個人似乎在刻意地提醒自己。

「是有那麼回事!」不對,應該是巧合,自己的父親早在十年前已經死了,據說她的母親也殉情而死,收養她的人家還拿出過兩件帶血的衣物加以證實。

「清水潭邊有顆老松樹,樹下面埋著一堆五彩石,其中有一塊透明如冰的石頭,上面刻著一大一小兩個口字!」

呂鳳兒再次停住腳步,整個人像被瞬間冰凍一般,那個挑夫在她的瞳孔里流淚,這麼高大的漢子竟然當著一位小姑娘流淚。

「難道,你是…」這次不太可能會是巧合,因為剛才他的描述是兩個人之間的小秘密,除了那個人,沒人會知道,天底下沒有這種微乎其微的巧合。

「鳳兒!」擔子自然從肩膀上划落下來,發出清脆地落地響聲,挑夫激動地的抓住呂鳳兒雙手,屈膝跪在她面前,淚水如滾滾長江滔滔不絕,十年了,三千多個日日夜夜,無休止的思念,今天竟然實現了。

「什麼情況!」史阿和鐵鎚驚立在後面,初以為這個賤民想憑藉強壯的體魄行不軌之事,見呂鳳兒流下淚來,這才覺得事有蹊蹺。 樹木很神奇,但面對精靈王所展現的他的住所,就顯得……太過平凡了。

透明的彷彿寶石、水晶一樣的奇異圓形的植物,明明是活着的,中間被挖空,裏面佈滿了各色果子一般的傢俱,還欣欣向榮。

跟整個自然渾然一體,但又顯得那麼的耀眼,就好像戒指上鑲嵌了巨大的寶石,突兀,而又和諧。

理應如此的感覺。

“你這真不錯啊!”

王昃有感而發。

精靈王表面風輕雲淡的,但心裏還是很自豪很高興的,琢磨着你們喜歡吧?沒人能不喜歡,這可是天地賜給我的,羨慕吧,嫉妒吧?哇哈哈~

王昃就感覺精靈王的表情有點賤……

伸手撫摸了一下那‘屋子’的牆壁,感覺到一絲冰涼,甚至還有些柔軟,彷彿……很水嫩好吃的樣子,最誘人的水果也不過如此了吧,尤其那絲絲甜香……

隨後,張嘴,咬了下去。

果然是很美味啊~,尤其那汁液,直接爆漿出來,流了王昃整嘴,爽利的不得了。

精靈王眼睛都要紅了,心疼的全身發抖,怒道:“你……你個臭小子在幹什麼?!”

王昃咳咳兩聲,轉過身抹了抹嘴道:“咦?精靈王怎麼如此話語?您把我們帶到這裏,不就是爲了讓我們享受一下這種自然的恩澤嗎?我們很滿意啊,這很好吃啊。”

“呃……我不是要……你們誤會了……”

正這時,女神大人也滿臉好奇的衝了上去,挑一塊最晶瑩的地方,一口咬了下去。

精靈王翻了翻白眼,暗道:“得,還是趕緊領走吧,不能顯擺了,到時被他們全吃了就慘了。”

他咳嗽兩聲,說道:“這個……你們不是要看神靈的祕密嗎?那麼就請跟我走吧。”

王昃哦了一聲,直起身笑着走了過來。

心中一陣笑,讓你小子那些這東西跟我們磨洋工,怕了嗎?小心老子能吃的吃,能拿的拿。

又在精靈森林裏穿行了一陣,三人站在了一個巨大的屏障面前。

忽明忽暗,有時能看到裏面,有時只是一片斑白。

看起來就像是一片綠色上,多出一個白色的饅頭。

“咦?這裏面是什麼啊?”

精靈王緩步走到白色屏障之前,眼神一陣自豪一陣憤怒,還有一點哀嘆。

他說道:“這裏……就是整個精靈族的依仗,整個世界的祕密,但是它……哼,一個喜新厭舊的傢伙!”

話語間竟然還有點小幽怨。

王昃趕忙道:“那我們馬上進去啊!”

精靈王又是一陣無語,說道:“能不能進去,要看看人家願不願意讓我們進,我們現在到了這裏,它應該已經知道了,就等着吧,如果一時三刻這門還沒開,我就沒有辦法了。”

“呃……”王昃撓了撓頭,暗道這是誰啊?連精靈王都對它都好像怨婦一樣,好像受了莫大委屈一般。

шшш▪t tkan▪¢ ○

大約等了幾分鐘,王昃就不耐煩了,走上前去,伸手摸在那白色光幕之上,本來以爲能受到阻力,卻不想一隻手直接‘掉’了進去,半個身子也歪歪進去,摔倒在地上。

一大堆問號出現在王昃的腦門上,腦袋又從白色光罩裏伸了出來,看起來有點嚇人。

“喂,這不是能很輕易的進去嗎?爲毛要等啊?我說精靈王你是不是在耍我啊?”

精靈王的下巴都要掉在腳面上了,那張帥氣的不像人的臉,都驚訝的扭曲成奇奇怪怪的模樣了。

女神大人瞪了精靈王一眼,哼了一聲走向白色光罩,剛伸手一摸,突然一股大力反彈回來,直接將她彈出老遠,半天站不起來。

“這……這是怎麼回事?!”

女神大人也是眼睛瞪得大大的,因爲剛纔那種力量,她以智慧女神的力量,竟然抵抗不了!

那怎麼王昃能輕鬆的走進吶?還很輕鬆的樣子,還能來來回回的。

王昃撓了撓頭,又想走出來,結果最後一隻腳差點就離開了,突然一股大力涌現出來,直接將他給‘吸’了過去,咕咚一聲,彷彿掉進水裏一般,直接就消失不見了。

女神大人眼睛猛然一瞪,瞬間躍身衝來,金色長劍直衝白色屏障,去感覺一劍砍在棉紗之上,卻又好似有一個大鐵錘迎了上來,直接把女神大人給掀飛了。

女神大人暴怒,嬌喝道:“該死的東西,竟然敢擄走我的人?好好,我一道神雷劈死你!”

嘴裏說的是一道,但實際上她直接祭出百道神雷,神雷在空中旋轉着,猛地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鑽頭,直接向白色光罩襲來。

精靈王再次驚訝,這種攻擊手段,如果正面迎擊的話,他都沒有自信安然而退,當然,這種神雷的手段還是慢了一些,要想躲避還是很容易的。

但他也在琢磨,爲什麼明明是普通的神雷,但要是用這種奇怪的形狀匯聚在一起之後,竟然會產生這麼大的威能,難道……奇怪的地方就是那個‘形狀’?

王昃被吸了進去,整個身體在地上滾啊滾的,最終……“哎呦~你妹的!誰啊誰啊?!他媽的要是讓老子得了機會,絕對把你轉個千八百圈! 官宣離婚:遇見,霍先生 讓你轉世投胎九輩子還是暈的!”

他的腦袋撞在一堵牆上,跳起腳來大罵特罵。

正這時,一道白影飄了過來,輕輕落在他的身前,很好奇的看着他。

王昃撇着嘴擡起頭,摩拳擦掌的剛想動手,突然……不敢動了。

來的是一個女人,一個在美貌上跟女神大人都不相上下的女人,而且更絕的是她身上帶有一種悠然的氣質,彷彿與整個自然渾然一體一般。

好熟悉!

王昃眨了眨眼睛,嘿嘿笑道:“就……就是你剛纔轉的我?其實這個……咳咳,我倒是可以原諒你的,這個……你找我來是要幹什麼啊? 最佳首席:前妻不好追 是要搶我當壓寨丈夫嗎?這個雖然有點難,但並非是不可以商量的,比如吶……咳咳,你得容忍有一個……呃,不不,是有幾個姐妹,咳咳……”

那天性自然一般的女子輕輕微笑了一下,更如萬花綻開,陽光燦爛。

她輕輕搖了搖頭,用一種不可思議的聲音輕輕說道:“不是我,是它。”

很好聽,彷彿響在自己的心中。

王昃一愣,撓了撓頭,轉向她手指的方向,看了看,問道:“你說這棟牆?”

那女子又是搖了搖頭,笑道:“它不是牆。”

王昃撇着嘴道:“這麼平,這麼高,不是牆能是……呃……”

王昃擡起頭,望啊望……望啊望,腦袋都成直角了,也沒有見到所謂的‘牆頭’,而是一個發着亮光,彷彿蓋住整個天地的‘屋頂’。

他猛地一晃,趕忙身形暴退,退到很遠很遠,然後張大了嘴巴,呆呆的望着面前的一切。

“好大一棵樹!!”

這根本就不是什麼樹嘛,這分明就是一座長了茂密樹葉的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