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終於明白了當初蘇錦溪身上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她欲言又止。

原來她做這麼多都只是為了蘇家,她將蘇家當成了自己的一切,蘇家只當她是工具。

顧南滄又心疼又憐惜,也許是遇上了司厲霆才讓她慢慢認清現實。

「當時我確實很傻,不過從今往後我再不會那麼傻了。

我本以為我恪守信用,處處為別人著想,到頭來她們竟然這麼對我。」

「傻丫頭。」顧南滄將頭埋在了她的肩膀。

「沒事的滄海,雖然我的家人很混賬,但我也遇上了三叔,還有你,我也不算太慘。」

要是別人遇上這樣的事情也不知道受了多大的打擊,好在蘇錦溪自己很是開朗。

「小丫頭,你希望有一個哥哥么?」顧南滄的聲音在夜裡聽起來十分溫柔。

「以前看到父母對蘇夢那麼疼愛的樣子,我就在想要是我有個哥哥和姐姐就好了,那樣她們也會關注我的吧。

現在想來其實她們本來就不喜歡我,跟我是老大或者老幺沒關係。

有時候我都在懷疑我是不是被撿來的?所以他們對我才是這麼漠不關心的態度。」

「也許你真的是被撿來的呢?」

「滄海你說什麼?」

「沒什麼。」顧南滄從蘇錦溪的敘述之中也差不多能夠確定他就是自己的妹妹。

天下間有哪個父母不在乎自己的孩子?怎麼看蘇錦溪都不是蘇家的人。

當然現在缺少的就是證據,為了不竹籃打水一場空,顧南滄決定有確定的證據之後再告訴她這件事。

兩人的談論緩和了不少蘇錦溪緊張的情緒,六點半整好到岸邊。

岸邊一早就有顧南滄安排的車等候,蘇錦溪看了看時間,這才放心下來。

「從這裡趕到蘇家只需要半個小時,你回去洗漱化妝正好夠時間。」

「滄海,你又救了我一次。」蘇錦溪一臉感激道。

「或許這也是冥冥之中的一種緣分。」

蘇夢四點多回的蘇家,一沾床就睡著,除掉了蘇錦溪,她做夢都能笑。

顧南滄將她送到門口,「自己小心點,有事就給我打電話。」

「嗯,滄海那我先走了,回頭再謝謝你。」蘇錦溪摘下面具就急急忙忙跑下車。

「好。」顧南滄看著晨曦中那人回頭的笑顏,錦兒,會是你么?

顧南滄撥通了一人的電話,「對,是我,我可能找到錦兒了。」

對方的聲音似乎十分激動,「在哪?我馬上過來。」

「您別著急,她身上有胎記,不過還不能確定一定就是錦兒。

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先打電話通知你一聲,只要一確定她是錦兒,我會將她帶回美國。」

「好好好,我這顆心總算是可以放下了。」老者的聲音透著滄桑和喜悅。

「您保重好身體,很快就能見到小孫女了。」

「嗯。」電話的那頭老者泣不成聲。

蘇錦溪回到了蘇家,蘇媽媽剛剛起床,「這麼早你去哪了?化妝師都來了。」

看蘇媽媽的表情充滿疑惑,果然昨晚的事情和她們無關,一切都是蘇夢和白小雨的主意。

就算和蘇媽媽無關也無法讓蘇錦溪消氣,她對蘇家已經徹底沒有了感情。

昨晚她所受到的侮辱她記得清清楚,這個仇她一定要報!

引妻入懷:霸道總裁求抱抱 那兩人算計了她一次又一次,上次在游輪上,自己為了保留貞節全身傷痕纍纍。

她不是笨蛋,蘇夢拿了她的房卡,這件事一定和蘇夢有關係。

念著她是自己的妹妹,她並沒有追究。

白小雨從第一次潑自己咖啡,第二次弄傷自己的傷口,三番五次的辱罵。

她覺得這是因為白小雨太沒有安全感,自己要理解。

她放過了兩人多少次,誰知那兩人不但沒有感恩,反而變本加厲。

這次竟然想要將她的一生都給毀了,如果她還要忍下去,就會成為那兩人更放縱的資本。

蘇錦溪眼中冰冷一片,並沒有回答蘇媽媽的話。

蘇媽媽見她目不斜視離開,直接就忽視了自己。

「哎,蘇錦溪你怎麼這麼沒有禮貌?我在和你說話。」

回答她的只有「啪」的一聲關門聲,氣得蘇媽媽跳腳,「這死丫頭脾氣倒是見長。」

一進門就看到兩個化妝師和造型師著急的臉,「蘇小姐,您去哪了?手機沒人接,人也沒有蹤影。」

「不好意思,我去晨跑了,現在還來得急嗎?」

「我們快一點可以的。」

「我先去洗澡。」蘇錦溪拿著手機去了洗手間。

發現司厲霆的簡訊和電話,她趕緊給司厲霆撥通了電話。

「蘇蘇,你怎麼沒有在蘇家?你去哪了?」司厲霆著急的聲音傳來。

「三叔,我就是去晨跑,別擔心,我一切都好,現在已經回來了。」

「回來就好。」司厲霆這才鬆了口氣。

蘇錦溪掛斷電話,她並不打算將昨晚的事情告訴司厲霆,告訴他也只是讓他平添擔心而已。

今天是兩人的大喜之日,她不希望任何人,任何事情打擾自己和司厲霆。

快速泡了澡,敷了應急面膜,很快她就恢復了狀態。

換上那件聖潔無比的婚紗,任由著造型師給她梳頭弄髮型,另外一人則是忙著給她化妝。

兩人忙前忙后,忙了兩個小時,蘇錦溪再次睜眼的時候,看到鏡中的自己都愣住了。

她被譽為校花可不是浪得虛名,但她很少這麼盛裝打扮過,這一打扮,蘇錦溪都忍不住想要讚歎。

「蘇小姐好漂亮啊,我給很多明星化過妝,沒有一個能有蘇小姐的姿色。」

「對啊,蘇小姐本來的皮膚就很好,又白又細膩,我終於知道司總為什麼那麼喜歡你了。

我要是個男人也會被蘇小姐迷得神魂顛倒的,蘇小姐,你就沒有缺點嗎?」

從長相到氣質,蘇錦溪很完美,而且這樣的身材和臉蛋都是純天然。

讓兩個見慣了美女的人也都很震驚,天然的女人能夠完美成這樣也是一種奇迹。

「哪有你們說的那麼好。」蘇錦溪忘記了昨晚的不悅,一心沉浸在要嫁給司厲霆的喜悅之中。

「蘇小姐,我給你披上頭紗。」兩人將特製的白頭紗蓋到蘇錦溪的頭上,一切準備就緒,就等司厲霆的到來。 時針指向了九點,蘇夢伸了個懶腰出來。

這個時間就是司厲霆來接蘇錦溪的時間,一想到蘇錦溪已經被自己賣到了那種地方永世不得超生,她的心情就莫名開心。

特地出來看司厲霆臉上失望的表情,他不是很拽很厲害么?大婚當天沒有了新娘看他怎麼辦。

見到蘇夢身上穿著一件睡衣,蘇媽媽一臉焦急的神色。

「夢兒,你姐姐馬上就要出嫁了,你看看你怎麼還穿個睡衣,也不趕緊梳妝打扮。」蘇媽媽立馬訓斥道。

蘇夢打著哈欠,一臉無所謂的態度道:「媽,蘇錦溪出不了嫁了。」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她怎麼不能出嫁了?」

蘇夢神秘一笑,她總不能告訴蘇媽媽說自己將蘇錦溪給賣了吧?

就在此時別墅外面停了一列豪車,攝像師傅走在最前,將一切都給記錄下來。

司厲霆手中拿著手捧花,雖然和蘇錦溪已經領證,但也按耐不住此刻他激動的心理。

他的蘇蘇今天終於可以徹徹底底屬於他了。

司厲霆臉上掛著得體的微笑,卸下了平時身上特有的寒意。

只要你仔細看就能感覺到他的笑容之中隱約還有一絲緊張。

蘇夢笑得十分明艷,好戲就要開場了。

隨著婚房的門打開,攝影師首先進入房間。

司厲霆緊跟其後,蘇夢在門口張望,想要將司厲霆失望的表情盡收眼底。

誰知道這一看,她發現蘇錦溪乖巧的穿著白婚紗坐在床上,猶如一朵盛開的曇花。

「怎麼會這樣?」她臉色一變,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猛的揉著自己的雙眼。

明明昨晚她和白小雨親手將蘇錦溪給賣到了游輪上,蘇錦溪不可能會出現在這裡的。

「夢兒,你是不是昨晚又熬夜玩遊戲了?我給你說了多少次不要熬夜玩,你眼睛吃不消的。」

蘇夢還是無法相信蘇錦溪還在蘇家的事實,「媽,你幫我看看,床上的那人是不是蘇錦溪?」

「夢兒,你是在夢遊么?那不是蘇錦溪是誰?」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我明明……」

「你明明什麼?」蘇媽媽覺得蘇夢是話中有話。

「沒,沒什麼。」

「我知道了,你是覺得她身上的婚紗比你那時更漂亮吧,我早就給你說過不讓你嫁給唐茗。

女人還是要嫁給真正愛自己的人,唐茗壓根就不喜歡你,上次結婚對你那麼敷衍,怎麼比得上蘇錦溪的婚禮?」

說到這裡蘇媽媽也是十分不甘心。

蘇夢則是一頭霧水,蘇錦溪難道是妖精可以瞬間回到蘇家不成?

司厲霆並不知道昨晚的風風雨雨,他的眼中只有那安靜坐在床上的小女人。

蘇錦溪臉也被白色頭紗所遮,透過那透明的頭紗,司厲霆也知道今天的小女人美艷絕倫。

「蘇蘇,我來了。」他輕喃道。

只見他彎腰蹲在蘇錦溪的腳邊,親手為她穿上高跟鞋。

一個穿鞋的動作也能感覺到他是多麼虔誠,彷彿這就是他畢生的珍寶。

蘇錦溪眼中有些淚花閃爍,只有顧南滄和她才知道這一晚上發生了什麼。

她經歷了昨晚的事情,見過了人世間的黑暗,再看到司厲霆的時候她只覺得很幸福。

也許這個世上的人心醜陋不堪,但不管別人有多醜陋,至少她的三叔一如既往對她溫暖如陽。

經歷了那些苦難,她才會更加感恩和司厲霆在一起的日子。

司厲霆單膝跪地,將手中的捧花遞給了她,蘇錦溪微笑著接過。

司厲霆輕輕撩開她臉上的白色輕紗,優雅的薄唇覆上蘇錦溪嬌艷的紅唇。

「老婆。」這樣的稱呼讓蘇錦溪心中一顫。

攝像機記錄下兩人親吻的美好畫面,所有人都被這一幕給甜到了。

哪怕兩人根本就不用多說什麼,只要一個眼神,一個吻,大家也能感覺到他們滿身暖意。

司厲霆伸手將她從床上抱起,蘇錦溪用手勾住了他的肩膀。

哪怕這個動作早就做過無數次,這一刻她卻覺得尤為甜蜜。

司厲霆抱著她,彷彿珍寶,一步一步朝著外面走去。

經過蘇夢面前,蘇錦溪看到一臉呆愣的蘇夢,眼神掠過一道冷意。

這是蘇夢第一次看到蘇錦溪流露出那樣的眼神,她在警告自己。

那一眼讓她遍體生寒,蘇錦溪似乎悄然發生了改變。

只是在司厲霆面前,她永遠都是那麼單純的小女人。

司厲霆將她抱上婚車,兩人坐在車中,司厲霆緊緊的拽著蘇錦溪的手。

蘇錦溪感覺到了他滿手的汗水,原來他和自己一樣也是這麼緊張。

「三叔,原來你也有緊張的時候。」她反握著司厲霆的手。

司厲霆不知道昨晚的蘇錦溪有多害怕,她生怕自己再也沒有機會見到他。

如果自己沒有出現在婚禮現場,司厲霆該有多擔心和著急?

好在她回來了,準時趕上。

「是啊,不知道為什麼從昨晚開始我的心一直就不踏實,我只要一睡著就會夢到你。」

蘇錦溪本以為昨晚他會睡得很好,沒想到他也並不好受。

「三叔,你夢到我什麼了?」

「我夢到你被困在了什麼地方,你一直在叫我救你,可是我怎麼也找不到你在哪裡。

Leave a comment